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610章 不堪其扰

第610章 不堪其扰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算了,这个电话还是不接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了两声,说道,“走吧,还是干正事要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拎起公文包,和梁相宜直接走下楼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停车场,两人刚刚上了车,萧一凡的手机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了看号码,依旧不为所动,将手机拿在手里就是不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你这是怎么了,谁的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疑惑地说道,“你要是不方便,要不我来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有谁,肯定又是惯用的伎俩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长叹了一声,说道,“暂时不理他,先去江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萧一凡不愿意说,梁相宜也不再多问,开着车子向江边港口工地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连两个电话没打通,荣飞坐在办公桌前恼怒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是谁惹你不开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靳冬萍见其阴沉着脸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没什么,或许是我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讪然一笑,说道,“对了,你去安排一下,晚上我请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靳冬萍一听,看了对方一眼,不疑有他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靳冬萍走了出去,荣飞再次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电话打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问道,“萧一凡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叹息了一声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杨市长,实不相瞒,电话是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让我感到不解的是,座机、手机都没人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次你都是让我打电话,是不是你和萧一凡之间有了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一听,打着哈哈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荣总老弟,你想多了,我和他之间怎么会有误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么大老板,还在乎这么点消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了,也不会让你乱花钱的,之所以找你,也不过是找个说辞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干笑了两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老大怎么可能呢,你想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愿意,我天天请你喝酒都行,只怕你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一凡电话没人接,那接下来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现在还早着呢,打不通,过会再打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坦然道,“不管你用什么法子,今天你必须联系到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请客吃饭嘛,我可是随时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感觉到对方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,直言不讳地说道,“关键他不接电话,我可就无法可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你打电话,他怎么可能不接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哂笑道,“或许他现在不方便,他过会肯定会回你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看来是我心急了,联系好了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说完,便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着杨昊的话,荣飞觉察到了杨昊和萧一凡之间,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究竟是为了什么,一时也想不明白,于是,点了一支香烟,半躺在老板椅上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门口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荣飞的话音刚落,只见雷烈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雷局长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快,请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递了一支中华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荣总,还是你悠闲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接过香烟,点燃抽了起来,大大咧咧地走到会客区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兄弟,你这是拿我开涮呢,我还羡慕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笑怼道,“我这哪里是悠闲,是坐立不安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不敢这么说啊,我的荣总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吸了一口烟,漫不经心地说道,“现在形势越来越紧,不是好兆头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现在偌大的办公室里,就你和我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一听,蹙眉说道,“有话你就直说,我这个心还悬着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医院那边,看守是非常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沉声道,“昨天他们蹲守了一夜,可以说是毫无办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才刚刚开始,就想达到目的,好像有的心急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沉吟片刻之后,说道,“就算他们再怎么严防死守,总会有松懈的时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这不是怕你着急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冷笑了两声说道,“最近真州看似风平浪静,实质是暗流涌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话怎么讲?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疑惑地问道,“你是不是有听到了什么,快说来与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在我来你这里路上,我可是听说杭志华被市纪委给请去喝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阴阳怪气地说道,“杭志华和你平时走得比较近,你可不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杭志华被市纪委请去喝茶了,消息可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一个错愕之间,连忙说道,“我和他虽然经常喝酒聚会,但是我和他之间并没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不经意的瞄了一眼荣飞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我也就没什么可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句实话,我还真怕你背着我,私下找他商量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现在冯常乐已经成了局里的炙手可热的存在,林翔对他都是称赞有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本想去和林翔商谈,给冯常乐施加压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,从他的话里话外的语气中发现,其根本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动摇得了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看来这个冯常乐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一听,郁闷不已,恼怒地说道,“那你觉得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也是处处掣肘,一筹莫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叹息了一声,狡黠地说道,“我思虑再三,现在,也该是你出面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什么意思,我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惊讶地说道,“你是不是又发现了什么,只要我能做到的,你尽管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一听,哂然一笑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荣哥,你还真是当局者迷啊,我现在就分析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据我所知,萧一凡和冯常乐关系很铁,比亲兄弟还要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甚至,冯常乐有很多的事情,都与其商量着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萧一凡不也是好朋友嘛,找个适当的时机,邀他们一起聚一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关系彼此拉近了距离,再加上你的钞能力,还愁办不了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听了之后,惊讶地说道,“利用萧一凡的关系,打通和冯常乐之间的联系,可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荣飞茫然的表情,雷烈面然一笑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什么,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你不能很快和冯常乐达成共识,如再加上我从中周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时间不等人,你就不要再有什么顾虑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