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89章 盘根问底

第589章 盘根问底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公司要想发展壮大,长期发展,就必须要引进人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点头说道,“你只要引领好方向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事无巨细都要操心,真够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不可置否地笑了笑,“很快毕业季就要到来,我准备去人才市场招聘一些人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一听,来了兴趣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想法好,除了企业管理人才,还要找一些建筑设计类的人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目前,我们东升实业建筑类产业结构已经完善,保持现有的规模已经足够应付市场需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要进军房地产开发,没有人才,是绝对不能发展长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妹现在的担子越来越重了,一凡你就不想帮她分担一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哥,你就别拿一凡寻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连忙说道,“一凡不但志不在此,而且,不出意外的话,很快就要离开芜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离开芜州,是高升了还是平调,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惊讶地说道,“一凡终究是人中龙凤,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听紫鸢在这一惊一乍的,还有些日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我这次回来,就是考察一下市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考察市场,具体是哪方面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笑眯眯地说道,“说来听听,看我是否能为你提供一些信息,能帮你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也不隐瞒,坦然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市.委陈书记,前两天去了真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真州的发展、规划,作了一些指导性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州现在准备搞开发沿江,还要建真州港码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建码头好啊,这样一来,我们的运输就更方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笑道,“要是能把真州和芜州的沿江连成一片,就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的想法是不谋而合,真是英雄所见略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的发展规划,就等下一步的具体实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沿江发展,除了一个港口码头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沉声道,“虽然能带动许多附属产业,但是还要多元化经营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现在就是先来芜州这边看看,做个调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再根据真州的实际情况,制定一个详细的规划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有正事,我就不便多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感慨道,“晚上一起吃个晚饭,好久没和你喝酒聊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那就晚上再见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起身和宦东升握了握手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送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说着,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在真州县府大院戴嘉华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书记,原纪委书记桑书记的遗孀,来找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秘书李健敲了敲门,走了进来,躬身说道,“你看,见还是不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说是为了什么事了吗,还是奇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沉吟片刻之后,“她人现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为了什么,我不清楚,她也不肯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健提醒道,“不过,看她气呼呼的样子,似乎很生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去把她带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蹙了蹙眉头,对秘书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李健带着桑玉奎的遗孀徐桂蓉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你好啊,快请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一见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李秘书,快去给桑夫人倒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桑玉奎夫人徐桂蓉微微欠身,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戴书记,今天给你添麻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麻烦,一点都不麻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不知来意,依旧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健为二人泡好了茶之后,知趣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,请喝茶,你今天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笑容可掬地说道,“只要我能帮到你的,一定不余遗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戴书记,谢谢你的好意,我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桂蓉开门见山地说道,“我家老桑因公殉职,可是死不瞑目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徐桂蓉的话,戴嘉华疑惑地看向对方,心想,桑玉奎的葬礼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事情也都妥善处理好了,甚至,在某些方面,还给了优厚的待遇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徐桂蓉说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还想再讹一笔钱?

        果真如此的话,岂不是给逝者抹黑,心里不免有点厌恶,于是沉声道,“嫂子,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一点,是不是家里遇到什么困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都是明白人,你何必在这打马虎眼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桂蓉直言不讳地说道,“谋害桑玉奎的凶手,已经捉拿归案了,为什么还留着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你说什么,玉奎书记是被人谋杀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震惊地说道,“你这话是从哪里得来的,确切无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消息绝对真实可靠,要不然我怎么会来找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桂蓉说着,眼角不自觉地流下了眼泪,哽咽道,“你不信,你现在可打电话问警察局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,你先别哭,这事可是非同小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对其安慰了一句之后,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如果真如你所说,我必然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走到办公桌前,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州警察局局长林翔正在伏案办公,突然座机响了起来,便顺手接了起来,“你好,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局长你好啊,我,戴嘉华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沉声道,“你在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戴书记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一听,赶紧放下手中的笔,讪讪地说道,“一时没注意,请你原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跟我说这些,你现在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看了看神情悲戚的xx,沉声道,“十分钟之内,我见不到你的人,你这局长也不要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刚毕恭毕敬得说了一句,只听得电话里传来“啪”地一声挂机声,虽然心生疑惑,也来不及多想,挂了电话之后,火急火燎地向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,你先别着急,喝杯水稍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陪着笑脸,将茶几上的茶杯,往其面前推了推,说道,“能否告诉我,是谁对你这样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桂蓉一听,见戴嘉华似乎不知道实情,叹息一声,原原本本地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田锦华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一阵错愕之后,疑惑地说道,“自从玉奎书记出了事之后,他就离开这里了,他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我就不清楚了,但小田绝不敢拿这件事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桂蓉说道,“等会那什么林局长来了,确认了这事,你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严惩凶手那是肯定的,你暂且别急,处理事情都有个过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坦然道,“这件事情如你所说,性质就变得恶劣了,等林局长来了,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桂蓉一听,看了戴嘉华一眼,便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门口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转头望去,说了一句,“进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戴书记不好意思,我来的还不算迟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气喘吁吁地说道,“遇到什么事了,这么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嘛差不多,就不跟你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看了看时间,沉声道,“这位是桑玉奎桑书记的遗孀,嫂子这位就是现任警察局局长林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戴嘉华的介绍,两人相互之间打了一个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戴书记,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疑惑不解地说道,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翔,我问你,你可要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看了徐桂蓉一眼,直截了当地说道,“你们最近是不是抓住了,杀害玉奎书记的凶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杀害桑书记的凶手,这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震惊地说道,“我怎么没听说,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一听,见林翔不像说谎的样子,沉声道,“你是局长,你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本就是说的是实情,面对戴嘉华的再次提问,沉思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戴书记,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,也没有人报上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不会空穴来风,我得好好过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戴书记,冒昧的问一下,杀害桑书记的凶手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一听,转头看向了徐桂蓉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二人询问的眼神,徐桂蓉沉声道,“我听田锦华说,杀害老桑的凶手,好像叫什么钱三魁,对,就是钱三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三魁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一听,惊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你是想起来了,还是原本就知道这件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蹙眉问道,“这个钱三魁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自知对刑警队的事知道的不多,直言不讳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戴书记,桑夫人,这个钱三魁是真州地界有名的大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段时间,在全县治安整顿、严打时,被刑警队的冯常乐给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不是太清楚,他那样的人,犯罪的罪名可是枚不胜举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,他被刑警队给逮捕了,事情还不好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指着办公桌上的座机,急声道,“你现在就打电话给那个什么来着的,让他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连忙解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叫冯常乐,是今年刚调来的副局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冯常乐虽然年轻了一点,但是做事干练,也很有原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到现在还没将此事上报,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他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一听,不以为意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不管他是什么想法,你让他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说事关隐秘的话,连田锦华都知晓了,还谈什么隐秘可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他现在怎么做,我必须要知道,以便尽快拿出解决方案来,方对得起逝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无奈之下,拿出手机,翻找出冯常乐电话号码,随即摁下了通话键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冯常乐接到林翔的电话,虽感诧异,还是摁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    获悉对方来电的意思后,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刻钟之后,冯常乐一路疾步来到戴嘉华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与三人简单寒暄了之后,坐在了林翔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副局长,你们前些时候,是不是抓了一个叫钱三魁地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见冯常乐危襟正坐,眉宇之间透露着一股英气,可以说是仪表堂堂,暗自赞许了一声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他犯的是什么罪,你把知道的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戴书记,我们是抓了一个叫钱三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一时吃不准,林翔把自己叫到真州市.委书记的办公室,到底是为了什么,含糊其辞地说道,“他犯下的罪行可是多了去了,不知道你要问的,是关于什么方面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说话注意点,想仔细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提醒道,“现在,外面疯传钱三魁就是杀害桑书记的凶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,我不知道这个事情怎么会传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哂然一笑说道,“但是这件事情,确实与你们获得信息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震惊之余,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这件事情为什么不上报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戴书记,我说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起身说道,“之所以没有上报,因为我们还在审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刚都已经承认了,说钱三魁就是杀害桑书记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喝声问道,“你现在又说,还在审理之中,你把我们当什么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戴书记,请息怒,常乐一时误解了你的意思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应声作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林翔拍了一下冯常乐后背,说道,“常乐,你就把案情对戴书记和桑夫人讲一讲。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给你添麻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桂蓉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我也是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,来请戴书记给我一个说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,方才感觉到自己误会戴嘉华了,连忙将案情原原本本地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冯常乐的一番话,戴嘉华疑惑地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副局长,我一个问题要请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,钱三魁已经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,你为什么还不结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想再仔细的复查一边,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常乐,按照你所说的情况,是该结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笑问道,“你放心好了,我们不会泄露今天所谈的每一件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案子发展审查到现在,在案子的表面来看,是早就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三魁也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,我们也可以将一桩连环杀人案上报结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所以一直没惊动上面,是因为这件案子还有文章可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