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84章 都是明白人

第584章 都是明白人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吃饭还不是小意思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戴熙妍戏谑的话语,萧一凡哂笑道,“等我回到真州,请你吃特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可是你说的哦,不许耍赖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熙妍贼兮兮地说道,“我的胃口可是挑剔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厨艺水平很高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不过你放心,保证让你不虚此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可是期待你履行诺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熙妍娇笑道,“如果你现在觉得亏大发了,我可是允许你反悔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你也太瞧不起人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男子汉大丈夫,岂能为一顿饭反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咯,看你说的神乎其乎的,好像干了什么大事似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熙妍笑得花枝乱颤,娇嗔道,“对了,你家是芜州市区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吧,我们都是芜州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点头,说道,“严格的来讲,我家是芜州南兴县乡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兴县,可是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熙妍开心地说道,“那里可是有好几个名胜古迹,可以说是芜州的旅游胜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自豪感满满,笑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南兴紧靠芜州,可以说是芜州的南大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过去水路交通甚为便利,南出北入芜州城,必经南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南兴的经济、文化,在过去可是在芜州首屈一指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随着陆路交通越来越发达,南兴现在可是与真州不能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可不能这么说哦,真州也是这几年才发展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熙妍莞尔一笑说道,“等你哪天有机会,完全可以搞旅游路线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想呢,可是我们身在仕途,可由不得自己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对了,看你很有经济头脑,你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问我做什么,我就是一个厨师,而且还是家庭厨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熙妍娇笑道,“要说经济头脑,也许是家族遗传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你也太会开玩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摇了摇头,笑道,“这些精辟见解的话语,可不是一个厨师所能拥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没骗你,实不相瞒,我学的是经济学,而且还是硕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熙妍抿嘴一笑,说道,“由于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工作,我暂时赋闲在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你这也太大材小用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说道,“银行、金融机构、对你来说,不都是你很好的选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去呢,要是去的话,早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熙妍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等婶婶上班了,我就出去游历一番,顺便做一些调查研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你志不在此,是有更远大的志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不过,我觉得你应该先上班,骑着马再寻找更好的马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我听叔叔说,你现在负责经济开发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熙妍调侃道,“你觉得我去哪个部门合适,我就去应聘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别逗了,你想应聘哪个部门,还不是戴书记一句话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道,“你不去找你叔叔,反而求其次,是不是有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说我多此一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熙妍娇笑道,“我问你是哪个部门合适,你可是现管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现管不错,可是我只是负责发展、规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具体的哪个部门,我还真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熙妍狡黠地说道,“我决定了,还是先从你的秘书做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秘书,不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讶地说道,“这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熙妍一听,笑而不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嘉华,你看熙妍和萧一凡聊得挺投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英笑眯眯地说道,“我看这事,有点七不离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说对萧一凡个人的评价,真的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点了点头,笑道,“熙妍要是能与之结合,我睡着了,也能笑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,你对他的评价如此之高,还等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华英提醒道,“你要知道,现在的好男孩可是少之又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我不正在撮合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戏谑地说道,“我总不能以命令的口吻,将熙妍嫁给萧一凡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做,我不管,也管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英娇嗔道,“反正这个侄女婿我是认定了,你看着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是不知道,绳子勒得越紧,越容易坏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笑道,“萧一凡的脾气我还是知道的,得温水煮青蛙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要迈着步子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等一会,一点眼力见识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英埋怨道,“现在就这么过去了,岂不是打搅了两个人的好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一听,无奈的笑了笑,只好呆在原地,陪其夫人聊着有关萧一凡的一些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韵姿女子美容院,秦竹韵正在无聊地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回来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走了进来,秦竹韵开心地走了过去,扑入其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晚饭吃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双手环抱其腰,笑道,“一个人坐在这,看什么电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个人,随便吃点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爱郎,秦竹韵媚眼如丝地说道,“口渴吗,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抱着你,能不口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贼兮兮地说着,冷不防地在秦竹韵的俏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坏蛋,你欺负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一把勾住萧一凡的脖子,开心满满地娇嗔道,“不行,我得让你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刚想说什么,嘴巴却被一张柔嫩的红唇给堵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上午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带着陈熙来到真州看守所,看到一辆警车停在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看,那不是雷局长的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蹙眉说道,“他怎么来这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人家好歹也是副局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就算是以检查工作名义,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嗤之以鼻道,“但愿他好自为之,不要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下车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推开了车门,走下车来,径直向监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熙不敢怠慢,连忙下车,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走着,到了楼梯口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边疾步上楼,一边拿出手机,拨打给了看守所所长康振华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,一直到通话结束,都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在通讯录里翻出沈佳琪的号码,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在电话中开心的说道,“有什么指示,请你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监控室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急声道,“告诉我,重型犯监室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监控室呢,情况一切正常,并无异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看了一眼监控画面,疑惑地问道,“还有其他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康振华今天有没有上班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吁了一口气,继续上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早上,看到康所长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坦然道,“要不要我去帮你叫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去了之后,让他现在来重刑犯监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吩咐道,“我要提审钱三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也不等沈佳琪回话,便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冯常乐说话急促的声音,沈佳琪不敢怠慢,随即走出监控室,直接来到康振华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,走进康振华的办公室,不见其人影,立马拿出手机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悦耳的来电铃声,在康振华的办公室里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手机没带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嘀咕了一句,想到冯常乐还在监室,情急之下,挂了电话,转身直接向监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走到四楼,被一道铁栅栏阻挡了去路,一名狱警站在门口,心中暗呼一声,“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狱警看了看冯常乐二人,疑惑地说道,“这是监室重地,闲人不可入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账,这是冯局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见状,呵斥道,“还不赶快开门,你们所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狱警一听,看了一眼冯常乐的警衔,是三级警督,比自己整整高出了三级,一个错愕之后,连忙打开了铁门,陪着说道,“我们所长在里面呢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你刚刚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震惊之余,沉声问道,“你说康振华在里面,哪个监室,还有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还有雷副局长也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狱警一听,直言不讳地说道,“我现在就带你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怒不可遏,看了一眼陈熙之后,向着关押钱三魁的监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冯常乐径直走了出去,狱警刚要追上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,在没有得到命令,你那里也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伸手在裤兜里按了一下录音笔之后,沉声道,“雷局长是什么时候来的,进去有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狱警不明其意,看了一眼陈熙,坦然道,“他们进去有一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会是多久,五分钟还是十分钟,还是更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阴沉着脸说道,“不要犹豫,说仔细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十分钟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狱警沉吟片刻之后,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熙一听,立刻沉声道,“很好,继续在这里站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转身向着冯常乐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关押着钱三魁的监室,见门虚掩着,冯常乐停下脚步,倾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今天就暂且谈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门缝里传来雷烈的声音,“安心地好好改造,有什么需要,尽管找康所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雷局,你放心,在我这一定会让你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忙不迭地表起了忠心,笑道,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还是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一切就拜托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点了点头,转身看了一眼钱三魁,叮嘱道,“自己注意点,不要再闹出乱子来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转身向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按雷局说的去做,争取宽大处理,雷局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康振华打开监室门的一刹那,完全惊呆住了,结结巴巴地说道,“冯,冯局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没想到在这个场合,会和冯常乐碰到一起,震惊之余,曼联队笑着说道,“冯局,这么巧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还真是巧啊,雷副局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你这是什么情况,对犯人真是关怀备至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一听,岂能不懂其意,干笑了两声之后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冯局,瞧你说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知道,这是我的职责范围之内事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巡视的时候,听到呻吟声,不放心就进来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个家伙受了凉,肚子疼,这正准备叫狱医过来看看,你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我还以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了两声,说道,“算了,算了,狱医他是等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什么情况,你这是要带他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见冯常乐并没有过多的和自己纠缠,以为对方念在情分上让了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听到后半句的话时候,疑惑地问道,“去法院还是去你们刑警队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也不隐瞒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雷副局长,钱三魁犯的是什么罪,看这监室你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案子已经到了这个时候,该怎么判还是要判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连环买凶杀人案,他要是不死,天理难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送法院之前,我还有一些问题,想和钱三魁再交流一下,你先忙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抬起右臂挥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熙一看,也顾不了许多,从冯常乐身旁走过,直接向钱三魁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都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伸手轻拉了一下冯常乐膀臂,陪着笑脸说道,“我们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雷局,有话你就直说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根本不给其面子,皮笑肉不笑地说道,“在这个场合,都是自己人,有什么不好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其实也没什么,我只是好奇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尴尬一笑,看了看陈熙正拉着钱三魁朝自己走来,“不过,我提醒你的是,还是等他给狱医诊治一下再走不迟,以防意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雷烈隐晦的话,冯常乐哂然一笑,说道,“谢谢雷局提醒,我看不一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哟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一声痛呼,冯常乐抬眉看去,只见钱三魁双手捂着小腹,表情痛苦地弯下了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好了,别在这耍花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沉声喝道,“你这肚子疼的还真是及时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官,疼,真的疼!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头也不抬,哀求道,“求求你们行个好,帮我叫个医生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