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81章 旁敲侧击

第581章 旁敲侧击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三人来到一家步步高的小饭店,要了一间小包厢,点了几个菜,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队长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满脸笑的说道,“姚鑫在你这,还请多加关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酒杯敬向王天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可折煞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不敢托大,连忙端起酒杯,陪着笑脸说道,“姚鑫工作能力出众,平时许多事情,我还仰仗他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与冯常乐一碰,喝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如果没你的照顾,他能成长的这么快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朝着姚鑫递了一个隐晦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其意,姚鑫笑眯眯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感谢的你关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,王队长就是我的良师益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是他关心支持我,我要想走到现在这个位置,是很不容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队,你可不要妄自菲薄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谦虚道,“你要没有能力,我想帮你也没用,关键还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王队你就别再夸他了,我怕他因此沾沾自喜,狂妄自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俗话说,红花虽好,还需绿叶扶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有了你王队的加持,他的能力才能够发挥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表示我的谢意,我和姚鑫一起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一听,立马端起酒杯,配合着冯常乐行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姚队长,你们太瞧得起我王天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,王天民看到二人诚意满满,顿时心花怒放,笑道,“我和姚队长理应敬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摇了摇手,笑眯眯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王队,我和姚鑫是同学,我们三人又是兄弟加同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今天三人小酌,彼此之间就不要什么局长、队长的称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以后彼此多照应,就以兄弟相称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太好了,不满冯局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开心地说道,“能与你和姚鑫成为兄弟,是我的荣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怎么能这么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有你的加持,我在真州工作就更有底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们就别再互相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笑道,“你们是强强联合,有了你们这棵大树,我可就好乘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这个鬼机灵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与王天明相视一笑,指着姚鑫说道,“为了兄弟们友谊,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开心不已,端起酒杯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,人逢喜事精神爽,王天明自是开心不已,加上冯常乐并没有直接问及钱三魁的事情,三人聊着家常,喝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王天明说话时舌头有点打卷,已经有了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看了一眼姚鑫,后者会意,笑道,“二位兄长,今日高兴,我建议我们再喝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酒逢知己千杯少,今天喝个痛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乐呵呵地说着,主动端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也不矫情,端起酒杯与二人一碰,喝了底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痛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见冯常乐已经干杯,说了一句也喝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喝完酒,姚鑫便要给二人斟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喝吧,我下午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叹息了一声,点了支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疑惑地问道,“好好地叹什么气啊,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笑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姚,姚鑫你不知道,刑警队工作任务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遇到的事情,比我们治安大队可……可是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让你去刑警队,你还能……能像现在这么悠闲,没事巡巡街就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老弟,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,说来听听,我们一起帮你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这件事说来话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唏嘘道,“为了这件事,可谓是实在没有办法,绞尽脑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事,你就说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急声道,“你不说,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帮你或者想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姚鑫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好奇的看着冯常乐,说道,“我们既然是兄弟了,你还有什么好纠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先谢谢你们二位兄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,抱了一下拳之后,说道:“前些时候,钱三魁被抓的事情,你们都知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一听,一个错愕之间,神情立马变得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三魁,在真州地界上谁不知道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见状,插言道,“可是我就奇怪了,你们都已经将他绳之以法了,有什么感到为难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看了一眼王天明,泯然一笑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是这个钱三魁狡猾得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但对自己的罪行,没有深刻反省,还拒不交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他始终隐藏在背后,所以,有很多事情都被他给否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搜集他犯罪的证据,可是苦了我这两条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让我讨厌的是,走访了很多地方,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够闹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一副不以为然地样子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不就这点事情,至于让你这么愁眉苦脸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忘了,我们治安大队是干什么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我不知道的,王哥也不可能不知道,对吧王哥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讪讪一笑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呆在治安大队,也有些年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的不敢说,就钱三魁的情况,自然会比别人多了解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,冯局想了解他具体的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王天明并没有拒绝,冯常乐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,也没什么特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想知道,他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就是,他能走到今天,有什么关系网等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一听,立马侃侃而谈了起来,得意洋洋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说他钱三魁犯罪的事情,黄赌毒至少占了两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他的授意、指使,无论是谁,都不敢背着他行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的不敢说,真州市区地界上,所有的娱乐中心,休闲中心,以及那些灰色产业,都在其控制之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厉害,如果不是你说,我还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惊讶地说道,“他能混到这个地步,就没有人管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说来话长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叹息道,“我们就是一个治安大队,处理许多事情,并不是很顺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王天明含糊其辞的话,冯常乐暗自冷哼一声,说道,“你的意思是说,你们在处理一些事情的时候,受到了上面的压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和别人说话,我还会更隐晦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苦笑道,“有些话不能言传,只可意会,你知道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是见鬼了,一个钱三魁而已,竟然能力有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愤愤不平地说道,“整个真州市区被闹得乌烟瘴气,他们就看不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声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嘛,以后这样的牢骚还是少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他们看到了,也会装作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人感到欣慰的是,林局长前些日子,组织了整治行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好奇的是,当初是谁在背后力挺钱三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有谁,肯定是当官的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似乎记性很差,口不择言地说道,“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,至少是你这个级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恼怒地瞪了其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别生气,姚鑫性格直率了一点,你别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看到冯常乐恼怒的样子,连忙出言劝解道,“其实,你们都想的有点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的有点简单了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说道,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们所看到的层面有点低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说呢,只能说是说对了一半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哂然一笑说道,“其实,钱三魁能有今天的辉煌,离不开一个人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,竟会有如此能量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装作一副很惊讶的样子,沉声道,“把一个名不经传的混混,捧到如此的高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有谁,这个人是私营企业的大老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感慨道,“就是县府的大佬,都与其交往甚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震惊得无以复加,问道,“这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王哥你怎么总是喜欢吊人胃口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埋怨道,“说话总是说半句留半句的,真是急死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这个人,你们应该都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贼兮兮地说道,“他就是江龙精细化工厂的老板——荣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荣飞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震惊地说道,“这,这也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哦,荣飞是民营企业家,怎么会和钱三魁走在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也惊讶地说道,“这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,王哥,你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,才来真州几天,对前期的事情又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明笑怼道,“荣飞进驻真州的时候,你好像还没毕业呢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开始侃侃而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王天明的叙说,冯常乐越听越心惊,想不到钱三魁和荣飞的关系这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更感到可恨的是,想到自己去拜访荣飞的时候,对方竟然还拿出什么狗屁协议,来糊弄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想越是恼怒,暗自拿定主意后,沉声道,“王哥,你所说的这些事,让我听了之后,感到很吃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浓眉紧蹙,王天明越发得意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该说的不该说的,我都已经告诉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建议你,对于钱三魁的案子,你最好是对事不对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人的能量,不是你能轻易对付的,你应该懂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王哥提醒,我会注意一些细节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眯眯地说道,“好了,感谢你的慷慨直言,来,干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酒杯与二人一碰,喝了个杯底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萧一凡休息完之后,起身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喝了一口,突然办公桌上的座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放下茶杯,便顺手拿起话筒,接了起来,“你好,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老弟,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中传来杨昊的声音,“现在忙吗,不忙的话,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不好意思,一时没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连忙笑道,“你稍等,我现在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挂了电话,捧着茶杯,向着杨昊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啦,一凡书记,坐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一见,连忙起身相迎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中午休息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午休,已经养成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嘿嘿一笑,说道,“不知你叫我过来,是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事,就是想和你聊一聊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道,“我听戴书记说,要开发沿江码头的事情,你是否有了初步的设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市.委陈书记来的时候,是说了这方面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实不相瞒,这么短的时间,还没有什么方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一听,看了萧一凡一眼,唏嘘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弟,我知道你对于经济发展,可是有一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然,我也不会和戴书记建议,让你挑起开发区的重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书记的眼光,可谓是敏锐独到,我们与之不能相提并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你昨天也去了江边,就真的没有一点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干笑了两声,说道,“不错,我是去了江边,可是,你也不是不清楚我的真实目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呀,有点想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爽朗地笑道,“你们年轻人真会玩,不过,娱乐、工作两不误也不是不可能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瞧,你还在笑话我,让兄弟我惭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要想沿江开发,必须先得造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不可置否地笑了笑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造路是必须的,可是,我们也得先选中地段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知道,真州有六十多公里的江岸线,总不能一同开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样一来,投入的资金,可是个天文数字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,还是从化工园区东边先开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毕竟,那边的交通比较方便,对于我们来说,也能少投入资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化工园区东边,那边不是有好几家农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蹙眉说道,“这样一来,拆迁可是个大麻烦,也要不少资金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