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77章 各怀心事

第577章 各怀心事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已经看到了,这还用解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杨昊提出来的疑问,戴嘉华淡然一笑,说道,“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,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事,你这又该怎么讲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惊讶地说道,“依我看,陈书记这是来跟我们*,为萧一凡打气助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讶异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*也好,助威也罢,萧一凡还不是你兄弟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了如此实力强劲的兄弟,你有什么可怕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陈书记是出于什么目的,至少对我们真州更加关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然没什么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自感有些失态,讪讪地说道,“我只是有点不理解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不理解的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一听,顿时感到了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戴嘉华并不反对自己的看法,于是蹙眉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陈书记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在这个时候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就来了吧,还把自己的意图,暴露得这么明显,根本不在于别人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午视察结束以后,还找他私下谈了很久的话,肯定有什么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怀疑的,肯定是关心之类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笑着说道,“这也说明了,我们之前对萧一凡了解不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认同地点了点头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对萧一凡是越来越好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以为是个富二代或是哪家的公子哥,事实却是农民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而,所表现出来的能量,却是我们所不能达到的高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从萧一凡来真州,你们不是相处得很融洽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笑道,“既然了解不够,那就继续了解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只怕我是以诚心待之,他根本就看不上,虚于表面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心烦意乱地说道,“实不相瞒,我刚刚去了他办公室,他正在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摇了摇头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不要急躁,以我之见,萧一凡还是有情有义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有不足的地方,也是无可厚非嘛,你要对他宽容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才二十几岁,表现出来的态度和能力,实属年轻一辈中的翘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跟你说句实话,从几件事情上,我对他的态度也是有了改观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再仔细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嘘唏道,“希望不要以为陈书记的到来,让他忘乎所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淡然一笑,与其谈论起了高智商的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觉醒来,顿感浑身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陈坤祥说的话,便想出去走走,了解一下情况,以便掌握一手资料,随即来到了梁相宜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起来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起身相迎,说道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今天酒喝得有点多,休息一下舒服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点头,笑道,“你怎么了,说话怪怪的,遇到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不敢,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未转正的秘书,我哪有资格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一个小时之前,杨市长来找过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来找我,你怎么不叫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讶地说道,“他有没有对你说,是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时候你刚刚睡下,他得知情况后不让我打扰你,我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娇嗔道,“他说,今晚上邀请你我吃晚饭,问你有没有时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不禁感到疑惑,说道,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嘟着嘴巴说道,“你还想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问问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你是怎么想的,去还是不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随便你,你说去我就去,你说不去我就不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无所谓地说道,“一天天的总是吃饭,除了长脂肪,毫无益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再考虑一下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泯然一笑,说道,“走,陪我出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现在是上班时间,怎么可以出去逛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娇嗔道,“你就不怕被人知道了,说你的闲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今天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唬着脸说道,“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,说话怎么总是阴阳怪气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,是你想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瞄了一眼萧一凡,提醒道,“我是为了你着想,就没一点感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就算我的觉悟不够高,好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道,“我要去江边察看一下环境,你就不怕我迷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江边,全是荒滩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疑惑地说道,“还是去郑家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事现在还不好说,我就问你去不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要是没兴趣,我就一个人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要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,谁说我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说着,拿起小拎包,跟上萧一凡的步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沈佳琪被冯常乐安排在真州看守所,已经到了第四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几天的仔细观察,倒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,便变得无所事事,在监控室玩起了电脑游戏,以打发无聊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一辆警车驶进了看守所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警车停在看守所办公大楼门前,一个身影急匆匆地走了下来,直接向看守所所长康振华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雷局你好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笑脸相迎,说道,“快请坐,我这里刚好还有一点好茶,泡给你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康所长,你我之间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爽朗地笑道,“有阵日子没见到了你,正好路过你这里,就顺便过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伸手与康振华握了握。

        待雷烈坐定,康振华泡了一杯明前龙井,放在其面前,“雷局,你好久不来了,今天中午必须留下来,好好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最近事情有点多,分不开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笑道,“你们最近还好吧,现在是个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雷局关心,一切都挺顺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陪着笑脸说道,“就是有些设施已经陈旧了,需要更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满面笑意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换的还是要换的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守所不同于其他地方,一个疏忽,很可能产生很大的社会危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,你带我巡视一圈,看看情况,然后再写个书面报告,我给你批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太好了,感谢雷局!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一听,开心地说道,“雷局,茶叶泡开了,你快尝尝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答应了一声之后,不紧不慢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笑道,“好茶,龙井茶的香味,闻着就是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不失时机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我知道你喜欢喝龙井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此,我特意给你带了一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想周末上去带给你的,正好你来了,一会我给你送到车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呀,真是有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干笑了两声说道,“我们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吗,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,我们相处快二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记得刚开始工作时,就是你带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笑道,“要不是你的关心和帮助,我哪能达到如今的高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话可不能这么说嘛,关键还是你自身有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笑道,“走吧,陪我四处看看,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提,我帮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笑兮兮地说了一句,陪着雷烈下楼四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雷烈指着水泥地说:

        “训练场的水泥地已经开始开裂了,这可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说这些犯人有不同的犯罪经历,但我们不能另眼看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让他们早日改造成功,他们的人身安全,是我们必须要关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雷局,我也想重新翻修,无奈经费不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苦着脸说道,“这里情况还好一点呢,后勤设施的情况就更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点说,你们的安全,关系到社会的安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沉声道,“你快领我去看看,你啊,这种事情可马虎不得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终于得到上级领导的认可,康振华不敢怠慢,连忙带着雷烈向后勤部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完后勤部,雷烈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情况,你早该向我或者上级领导反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整改的,赶紧给我查清楚,尽快修复完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牢房那边情况怎么样,那可是重中之重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边情况还好,基本没有什么需要整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不敢隐瞒,如实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雷烈一听,不以为然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,不知道说你什么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看守所的责任人,出了问题,首当其冲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别多说了,既然我来了,就一起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雷烈恨其不争的样子,康振华哪敢再多说半句,于是陪其一起向牢房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层看完了看二层,雷烈沉声道,“情况还算不错,我总算也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雷局关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陪着笑脸说道,“走吧,我们先回办公室,一会陪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现在大家难得聚在一起,我也不能拂了你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笑道,“咦,对了,重刑犯的监室现在不在这里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雷局!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不疑有他,坦然道,“为了安全起见,重型犯监室现在移到四楼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总算让我感到欣慰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淡然地笑道,“走吧,领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雷局,我看就不必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讪讪地说道,“那里面就三个重型犯,没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既然来了,看一下也没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边走边说道,“这几个家伙犯的是什么罪,问题有多严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最严重的,据冯副局长说,是买凶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后知后觉地说道,“对了,雷局,要么还是算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什么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佯装不明其意地说道,“这几个家伙是真州哪里的,还是外县市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雷局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惊讶地说道,“全都是真州本地人,最关键的是一个人,你知道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瞧你说的紧张兮兮地,是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看似不在意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三魁,你应该清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贼兮兮地说道,“另外两个人,据说都是因为受他指使,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三魁,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疑惑地看了看康振华,喃喃地说道,“就是一时想不起来,在哪听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急忙提醒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瞧你这记性,这个钱三魁就是真州市区的大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据说,真州很多娱乐场所,都有他的股份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所有的灰色产业,都是由他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对对,我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恍然大悟似的说道,“想不到他被抓了进来,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这样的社会毒瘤不铲除,简直就是危害社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帮腔说了一句之后,疑惑地说道,“这么大事情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一个错愕之间,一副坦然的样子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,我也不管刑事案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了,刑事案件都是由新来的冯常乐负责的,我与他也没什么交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钱三魁的恶名在外,我倒是知道这么一个人,他长得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对,虽说都是警察,各有分工不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点了点头说道,“这个家伙看似长得人畜无害,实质却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感到好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暗自冷哼一声,随即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走,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雷局,你真的想去看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似有顾虑地说道,“一个不起眼的罪犯,有什么好看的,要不还是算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你怎么扭扭捏捏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佯装疑惑地说道,“是有人交代了你什么,还是你不愿意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我是觉得没意思,不就一个杀人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一脸嫌弃的说道,“我怕你看了之后倒胃口,影响的心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雷烈一听,立马反驳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,我可是老狱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样的人没见过,就是执刑的时候,我还看过豆腐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你领我过去看一眼,也算了了我好奇的心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康振华无奈之下,陪着雷烈向四楼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