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62章 虚张声势

第562章 虚张声势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一阵忙碌之后,四个人坐在餐桌前,开始愉快的进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,感谢你对闫静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端起酒杯说道,“我和闫静敬你们俩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一听,也笑眯眯地端起了红酒,敬向董紫鸢和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现在挺懂礼貌的嘛,平时也没发现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调侃道,“进步不小,值得庆贺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你可别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照这么说的话,我还得感谢闫静照顾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平时在一起的时候,闫静可是做了不少拿手菜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此,这一杯祝大家周末愉快,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人也不矫情,酒杯轻碰在一起,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微笑着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你们最近很辛苦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些日子,芜州新闻、晚报上,都表扬了你们刑警大队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你们破获了,芜州有史以来的绑架案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事情是真的,不过没那么玄乎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看了一眼萧一凡,笑道,“其实,就是一桩民事案件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民事案件,不可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惊讶地说道,“市局都已经对你们作了表彰了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啊,到底怎么回事,说来听听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饶有兴趣地说道,“报道不真实,你就当讲故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二女的话,萧一凡心里咯噔一下,心想,“不会是看到了,自己在公园门口的画面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紫鸢姐说得对,你就讲一讲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娇笑道,“对了,当时在公园门口,有个人跟一凡哥长得还很像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你怕是看花眼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心里一阵发虚,狡辩道,“我们抓绑匪,老大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暗地里用脚,轻轻踩了一下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界这么大,长得相像的人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呵呵地说道,“我要是去了,怎么滴也要给我颁发见义勇为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不但发奖状,还要发奖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笑怼道,“不过,就凭你那副清高的样子,也不会在乎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的话,使萧一凡想到,在云都与其遇袭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奖状可以不要,有钱不要不是傻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打着哈哈说道,“我也好奇,常乐你就说来听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额头顿时爬满了黑线,心想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这锅甩得也太快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明是你的事情,我只是配合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复别人也就算了,现在面对大嫂,你教我如何说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样,有点成绩,就开始沾沾自喜了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拿出了北方女人的气魄,贼兮兮地说道,“再不说,本姑娘连敬你三大杯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看不出来,闫警官还是高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打趣道,“常乐你小子藏私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就别挤兑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讪讪地说道,“要说喝酒,你们两还真有得一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,没看出来啊,弟妹原来是女中豪杰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怎么样,来一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我喝也行,除非?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说着,笑眯眯地看向了董紫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看着我啊,我可从来不喝白酒,怪辣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感受其意,连忙摇手道,“一凡,别打岔,听常乐说抓绑匪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夹了一块猪蹄,放在萧一凡的菜碟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紫鸢姐对我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一听,笑嘻嘻地看着冯常乐,“还不快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无奈之下,只能拿陈熙说事,开始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的人不知怎么搞的,为了达到目的真是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感慨道,“难怪表哥要雇保镖,是挺吓人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,你也让表哥给你雇两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冯常乐胜利过关,只字没提自己,萧一凡戏谑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要呢,身后天天跟着两个五大三粗的人,怪瘆人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狡黠地笑道,“要不,你考虑考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人兴趣爱好不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要不,你也考虑考虑,做我的专职秘书,咋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也太卑鄙了,我好不容易蒙混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心想,“你当我的面撒狗粮,太不够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紫鸢姐,你别怕,有我在,谁也不敢把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傲娇地插言说道,“以后上下班,我专程接送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妹妹关心,我才不怕呢,我又不是老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笑道,“对了,听说芜州新开了一个商场,下午一起逛街,咋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听说了,下午逛商场,好久没逛过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忙不迭地赞同道,“帅哥,你不会不愿意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,肯定要去,你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握了握拳头,笑道,“这么好的腱子肉,不去岂不是无用武之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幽默的样子,众人欢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为了不影响董紫鸢和闫静的兴趣,萧一凡和冯常乐表现得很是积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起来到泰山路上,新开的大型商场——茂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这个商场装修豪华,看来不简单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看了看四周,说道,“估计商品价格不低,你我还是早做准备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也有你怕的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调侃了一句之后,笑道,“不过,以现在情形看来,我赞同你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前面有个邮政储蓄银行,一起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拉着萧一凡便要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一看,似乎明白了什么,连忙阻止二人道,“一凡,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,你和闫静在这等一会,我们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回头说了一句,拉着萧一凡继续往前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这是想干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疑惑地说道,“不会是看到茂盛装修豪华,找地方取钱去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语点醒梦中人,董紫鸢后知后觉地说道,“两个傻瓜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拉过闫静窃窃私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之后,两人满心欢喜地,陪着二女进入了商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和闫静手拉着手在前,萧一凡和冯常乐在后随从。

        漫无目的地随心所欲,一会看看这个,一会看看那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商场实在太大,一圈走下来,已经消耗了将近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完了一楼,逛二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们累不累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看到二人略显疲倦的姿态,关心地说道,“要不你们去茶餐厅休息一下,我们先去二楼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怎么行,岂不是显得我们太没诚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了一眼冯常乐,笑道,“怎么样,你是继续走,还是出去先抽支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喃喃地说道,“我当时想呢,谁知道逛商场这么累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转身对董紫鸢说道,“行,你们先上去,一会我们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万一找不着,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会意,带着闫静直接上二楼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真好,太会善解人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哂笑道,“最近经常熬夜,还真的有点力不从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别干起工作来,一副拼命三郎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要注意身体健康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真是大哥说二哥,你还不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等案子忙完了,请个长假,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抽完了赶紧找他们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不知道中午是谁吹牛皮,还一身的腱子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尴尬一笑,不再多说,和萧一凡一起向商场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和闫静走到商场二楼,并没有急于看自己的衣服,而是来到了男柜专区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漫不经心地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紫鸢姐,你看,这是今年的新款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指着一件外套说道,“无论是品牌质量,还是做工,都堪称一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一看,确实不错,便走上前去,仔细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你好,这件衣服是纯手工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位漂亮的服务员,走上前来介绍道,“如果你有需要的话,我给你拿下来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微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见董紫鸢并不反对,随即将衣服从高处拿了下来,交到其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服务员,这件衣服还有现成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,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女士,这些衣服都是纯手工的,同样的码数只有一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躬身说道,“不知道你要多大号的,我这就给你取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拿一八五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看似随意,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八五?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一个错愕之间,随即陪着笑脸说道,“这件就是一八五的,请你稍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就是一八五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也不管董紫鸢正在打量着,一件衣服夺了过来,嚣张地说道,“这么好的衣服,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随便看的,弄脏了咋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本来看得好好的,被其夺了去也就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中年妇女说话太气人,就算再有钱,也不能这么盛气凌人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说话呢,会不会说人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见董紫鸢受了欺负,顿时不乐意了,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懂不懂先来后到的道理,太没素质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丫头,你说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一听,鄙夷地看了一眼闫静,讥笑道,“这么小的年纪,买男人的衣服,想勾引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,再说一句,我抽不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,直接与中年妇女面对面,干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哟呵,今天出门还是没看黄历,怎么遇到这么个玩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看到闫静一副不服就干的样子,心中虽然胆怯,但仗着自己有钱,鄙视道,“这一件衣服要五千多,你买得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一听,刚要说话,却被董紫鸢拉到身后,嗔怒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女士,买不买得起,不需要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既然看了,就有买的想法,你蛮横无理的横插一脚,又算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你不分青红皂白,对我闺蜜满口秽言污语、横加指责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又是什么东西,敢来指责老娘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看了一眼董紫鸢,见其不但长得漂亮,还敢训斥自己,顿时脾气暴发了,恶狠狠地说道,“原来你们是一路货色,这衣服老娘不要了,嫌脏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把衣服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来真巧,也不知是中年妇女用力过猛,还是衣服面料太差,竟然撕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,挂在衣架上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真是解气,这就是恶妇应有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一看,拉着董紫鸢说道,“姐,衣服坏了,让她去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一看,也傻眼了,没想到自己随手一扔,竟然弄坏了衣服,随即恶狠狠地说道,“衣服是她弄坏的,想赖老娘,门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要转身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女士,对不起,这是我们店的贵重物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一看,可是吓坏了,拦住中年妇女去路,冷声道,“按道理,你得照价赔偿之后,方能离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虽然心虚,表面却是装得凶神恶煞地样子,气呼呼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,你眼瞎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衣服是她们弄坏的,你敢赖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最好识相一点,你们的黄总,见到我也要对我客客气气的,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黄总?”

        服务员一听,顿时面露慌张之色,那可是茂盛商场的老总,可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员工,所能得罪的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算你还有自知之明,滚一边去,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妇女说着,将女服务员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女服务员一个站立不稳,差点摔倒,却被闫静一把将其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闫静的暴脾气爆发了,指着中年妇女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,你敢走一个试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,原来也是个强唇裂嘴的泼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不把话说明白了,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霸气外露的闫静,中年妇女扫视了一眼围观的群众,顿时撒气泼来,“来人啊,救命啊,打人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