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60章 狐假虎威

第560章 狐假虎威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为什么,必然是有求于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这跟地位大小没关系,而是跟手中的权力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萧一凡的话,冯常乐似乎发现了什么,冷笑一声说道,“那只能说声对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事情,不一定要你亲手去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拍了拍了冯常乐肩膀,笑道,“当然,你也不会面面俱到,无所不包,自己注意点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拭目以待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哂然一笑,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心里有数就行了,别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今天是周末,一起回芜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想嫂子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调侃道,“好吧,来了这么久,也该回去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口是心非的家伙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明明想着女警花,非要装的一本正经的样子,虚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你想象的那样不堪好吧,完全是为了陪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莞尔一笑说道,“你要这么说,我还真的就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装,继续装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乐了,说道,“你不回去,周末你还想干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去哪里,当然回队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现在案子正在关键时刻,丝毫松懈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队里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但是也产生了兴趣,“反正现在回去也早,不如你带我一起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抓紧时间洗漱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吟片刻之后说道,“现在钱三魁狡猾的很,正好你去帮我斟酌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之所以这么说,是认为萧一凡有着其高一筹、有敏锐的洞察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,每当自己有着当局者迷的情况下,萧一凡都能作为旁观者,给自己提出有用的建议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冯常乐并不反对,于是加快速度,想前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任务,竟在面对死亡时,还表现的如此坦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真的不怕死,还是身后有着强大的背景或依仗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分钟之后,两人来到刑警大队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办公室,看了一下值日表,随即打电话,让陈熙将钱三魁带入审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将萧一凡安排在监控室,也走进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坐在审讯椅上,看到冯常乐走了进来,表现得很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三魁,身陷囹圄的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知道为什么现在把你叫过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官,你这又是何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懒洋洋地说道,“该说的,我都已经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看来你已经是不胜其烦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声怼道,“今天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人偿命天经地义,一切我都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你又何必在这对我不依不饶的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很清楚自己的罪行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句话叫做好死不如赖活着,我还没见过你这种急于求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谋和从犯的量刑,想必你也清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官,你不要在这对我大呼小叫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丝毫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你是在引诱我胡乱攀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三魁,注意你说话的言词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有个叫徐海明的,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不耐烦地说道,“我不知道,你这问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答的倒是很干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你连死都不怕,怎么不敢说实话,有顾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再纠缠了,我很烦你这种人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恼怒地说道,“事情我做了,最后定罪不是你能决定的,你操什么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不再理会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三魁,告诉你再执迷不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喝道,“你银行卡上,先后有数笔超过十万的资金转入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嚣张地说道,“那都是别人孝敬我的,你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的灰色收入不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纸醉金迷的生活,不知羡慕死了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,现在就算再怎么好,也无法享受了,真够冤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你把我给放了,要多少你说个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桀骜不逊的样子,很是嚣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三魁,看来你很有自信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江龙精细化工厂的荣飞,与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!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漫不经心地说道,“就算是有关系,也不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三魁,你别嚣张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等待你的将是法律的严惩,给我老实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哼一声,呵斥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三魁,就算你不说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年十一月份,包括今年一月份,都有一笔五十万的资金,转到你私人账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都是荣飞转给你的,不会是他雇佣了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多了,那是他给我的保护费!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慌张的眼神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保护费,连你自己也不会相信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你不过是一个混混而已,你拿什么保护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是保镖,也能聘请十来个了,还不如实交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是事实,你爱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冷笑道,“还有其他事吗,没有的话,请把我送回去,我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感受其态度,知道一时半会审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,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你还是死不悔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主任,我们走,让他好好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我的允许,谁也不准进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请冯局放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当应了一声,跟着冯常乐一起走出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离开了审讯室,萧一凡盯着监控画面看了一会,见没什么异常便要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冯常乐走了进来,“怎么样,有没有反常的表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混蛋是个惯犯,态度也极其嚣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现在一时半会,你想审出个什么道理来,难度是非常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个建议,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给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着监控画面说道,“看一会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先盯着,我去泡两杯茶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今天上午,我们就和他耗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画面中的钱三魁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萧一凡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回到办公室,刚准备泡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今天周末没休息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敲了敲门走了进来,说道,“昨天酒喝得还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啊,钱三魁的案子一天不结,心里就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转身说道,“你怎么也没休息,今天你也不值班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坦然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汤俊今天家里有事,和我调换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在这,不打声招呼,岂不太没礼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我闲着,不如把钱三魁带到审讯室去,再好好审他一下,咋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迟了,我已经在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茶杯带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带,我自己来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走上前去,给自己泡了一杯茶,说道,“效果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三魁是个什么人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走吧,一起去监控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疑惑地说道,“去监控室,你不审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家伙狡猾的很,先冷他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端着茶杯向着监控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见,随即跟了上去,说道,“这样不是办法,这个家伙心机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我现在可是黔驴技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办法,现在可是法治社会,要文明执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笑怼道,“放在过去那个年代,早就让他交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废话吗,说了等于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骂了一句,走进了监控室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走进监控室,看到萧一凡,感到非常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眼睛看酸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大大咧咧地说道,“来,喝杯茶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家伙心思很是缜密,一点异样的表现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连忙介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侯佳豪知道,萧一凡是县府的纪委书记,而且和冯常乐年纪相仿,心里虽然感到震惊不已,但还是恭敬地说道,“萧书记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候队长,请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周末闲来无事,听冯局长说审案,一时兴起,没影响你们工作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哪敢说个不字,陪着笑脸说道,“领导关心我们,是我们的荣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关心谈不上,就是偶尔来看一下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摇了摇手笑道,“我可是听常乐说了,你很支持他的工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也是我的本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讪讪地说道,“萧书记你坐一会,今天值班,我下去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候队长有事先忙,以后有机会再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打着哈哈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躬身致意之后,随即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向冯常乐,戏谑地说道,“今天让你狐假虎威了一把,是不是挺过瘾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想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贼兮兮地说道,“怎么能把我比喻成狐狸呢,我可是老实宝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以为然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说得不错,把你比喻成狐狸,确实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说你是狈,比狐狸还要狡猾的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明知道我在这里,为什么还要带他过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好吧,算我斗不过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嬉皮笑脸地说道,“你想想昨天晚上的事情,一切不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对自己信心不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叹息道,“本来你我一明一暗,配合相得益彰,这下全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,我这也是无奈之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讪讪地说道,“为了防止有些小人暗中捣乱,我只能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事已至此,多说也是无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让他们知道你我的关系,对你来说好坏参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能是好坏参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反怼道,“以后他们想对我耍奸使猾,得先掂量掂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说对了一半,这只是表面文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你敢保证,那些有心之人,在背后不再对你算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办,这样一来,我岂不是更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有点懊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也没必要感到惶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,说道,“一切顺其自然,坦然面对,不失本心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傲娇满满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必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奇怪了,都快三十分钟了,还是这个样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钱三魁,就真的这么淡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摇了摇头,蹙眉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很难说,说不定心里已经是五味杂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这家伙心理素质很是强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一时半会审出来,绝无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,这样干耗下去也不是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看来,现在只有找正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情况,你能不能说清楚一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说道,“正主是谁,你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有谁,就是江龙精细化工厂的荣飞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他分两次,一共汇了一百万到钱三魁卡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百万,你为什么不早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恼怒地说道,“这一百万是什么时候汇的,你问钱三魁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笔是去年十一月中旬,一笔是今年一月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坦言道,“钱三魁说,这是跟荣飞收的保护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保护费,一年一百万,荣飞有那么好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你现在就从这里入手,必须查出个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去找荣飞谈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说道,“他要是说不出个理由来,今天就对他实施抓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似乎想到了什么,连忙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问道,“怎么了,有什么不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吟片刻之后说道,“现在不要走漏风声,等到星期一再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