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59章 危机四伏

第559章 危机四伏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丫头片子,我怎么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是不是早就给我挖好了坑,等我往下跳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你说的那么伟大,全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开心地说道,“我只不过捡重点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是我自己给自己下套了,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一会就到市区了,你家在哪里,先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离这还有一段路呢,我自己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娇笑道,“前面就到了真州花园,还是先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废话了,深更半夜的不安全,快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在这打口水仗,浪费时间,都把你送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不识好人心,还不是考虑你酒喝了不少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心里开心不已,嘴巴却是不饶人,娇嗔道,“你把我送到市区工人新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工人新村,怎么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嘿嘿一笑说道,“能说个醒目一点的目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才来几天,说了你也不知道,下车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解下保险带说道,“与其那么费事,还不如我自己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想也对,于是将车子靠边,与梁相宜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表现不错,姐今晚就带你认认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傲娇地说了一句,脚踩油门,一路向前方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丫头,是不是皮痒痒了,你让谁叫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不以为意,戏谑地看了萧一凡,继续开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分钟之后,车子停在工人新村小区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啦,这么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伸了一个懒腰,从副驾驶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会是不识字吧,工人新村四个大字看不到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调侃了一句,也从驾驶室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走了两步,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突然脚下一滑,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扑倒。

    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就在梁相宜身体倾倒之际,萧一凡眼疾手快,一把将其抱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本能的反应,梁相宜像抓住一个救命稻草一样,紧紧搂住了萧一凡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,传遍全身,连忙放开手,讪讪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,没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腰部力道一松,梁相宜也反应过来,想到自己的囧样,也连忙松开手,害羞地说道,“是哪个缺德鬼,香蕉皮怎么能乱扔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抬眼望去,还真的有一块香蕉皮,被踩的稀巴烂,随即,关心地问道,“脚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,就是脚板底麻的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站在原地,不敢乱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怕,把脚抬起来,轻轻转动一下,看能不能动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边说着,一边让梁相宜扶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看,眉目含羞地看了一眼萧一凡,按其吩咐做了一遍,喃喃地说道,“还好,就是有点麻麻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没伤筋动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之所以脚板底麻,是你在摔倒之前,脚不自觉的用力踏了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听,顿时后悔不已,想到一开始的情形,恨自己为什么不会撒谎,哪怕再坚持一会也好啊,怎么就傻乎乎地坦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休息一下就没事了,这是充血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道,“下次走路小心点,要是崴了脚,可就有你受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哟,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,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撒娇道,“我都已经这样了,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了嘛,我这是善意的提醒你,走路要小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怎么就没有同情心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就是,你就是幸灾乐祸的大坏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依旧不依不饶地说道,“要是先送你回去,我也不会遭这个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都是我不对,好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梁相宜欲哭无泪的样子,笑了笑说道,“现在能动了吗,感觉好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多了,没有刚才那么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轻轻向前走了一步,说道,“行了,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刚说出口,后悔之意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关心地说道,“进去的时候,走路慢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知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极不情愿地说了一句,转身向着小区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梁相宜进了门,萧一凡转身上车,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早晨,萧一凡依旧卷缩在被窝里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感到鼻子奇痒难耐,不自觉地伸手挠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感觉不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坐在床边笑兮兮地说道,“看来昨天晚上喝得不少啊,竟然赖床,难得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手里拿着餐巾纸,继续在萧一凡鼻子上来回晃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冯常乐开心不已地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混蛋,你敢戏弄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猛地掀开被子,将冯常乐压在被子下面,笑道,“你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,今天是周末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轻点,轻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干咳两声说道,“开个玩笑而已,你也不需要掐我脖子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谁掐你脖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松开手,重新将被子夺了回来,顺势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对,你没掐,是我自己被气味给呛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贼兮兮地说了一句,翻身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气味,什么气味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明所以地埋怨道,“有事说事,没事滚蛋,难得偷懒一会,被你给搅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味,自己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坏笑道,“这么长时间没回去了,气味可不是一般的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再说一次试试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后知后觉,顿时笑骂道,“你是不是想闫静想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就要掀开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别,老大怎么这么不经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连忙将其按住,笑道,“怎么样,两个星期没回去了,要不今天一起回芜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芜州,你手上的事情忙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昨天晚上,你们那个雷副局长,为什么事请你喝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,昨天晚上局领导全到了,说是什么正常的小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松开了手,拿出中华香烟,与萧一凡一起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吧,你来这么久了,总共参加了几次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吸了一口烟说道,“怎么偏偏在这节骨眼上,请你们喝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几次我不知道,但昨天晚上是第一次参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对了,临走的时候,还给了我一张购物卡,说什么回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礼,他家办什么大事了,你出份子钱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购物卡的价值是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多少我还没来得及看,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坦然道,“真州这边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不管局领导当中谁家有事,都是会计从工资卡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上衣口袋里,拿了一张卡,扔到了萧一凡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千,这么多,你份子钱出了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随手拿来一看,不由得惊呆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千,怎么可能,你是眼花了,还是觉没睡醒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连忙将购物卡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也犯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你不会是和我一样,也眼花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不会是他弄错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惊讶地说道,“不行,我的打电话问问,到底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不着急,昨晚上,你确定每个人都拿到购物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说道,“还是聚会结束,雷烈悄悄塞给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聚会结束之后,当时在酒桌上,没看到他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吟片刻之后说道,“如果他只给我一个人,目的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沉思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大家都有,好像有点不现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只是给了你,我想他也没必要这么做,除非他有事求助于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告诉我,昨天参加聚会的,就你们几个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昨天晚上林局临时有事没去,方荣和三个副局长都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也感到事情绝不会这么简单,坦然道,“对了,还有治安大队的王天民和刑警队副队长侯佳豪,也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天民不是请你喝过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吟片刻之后,说道,“你现在问问他,看他收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问王天民干嘛呀,我直接问侯佳豪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就这么点事,闹出那么大动静干嘛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拿出手机,便要开始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确定你那个副队长,还会告诉你实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看来你跟我这么长时间,还是没学会识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未免想得有点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满不在乎地说道,“这件溺水案,要不是我让他负责,他现在可是要接受问责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冯常乐的话,萧一凡冷声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呀还是好好动动脑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局级领导聚会,王天民去就已经让人感到意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一个副队长,有何能耐,你不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王天民去了,与侯佳豪还不是一样的道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让我去问他,万一,他糊弄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依我之见,干脆问雷烈本人算了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掐灭了烟头,哂然一笑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问雷烈,他会告诉你实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告诉你实情,他要坚决不收回此卡,你会跟他翻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忘了,就算王天民不说实情,但至少对你还有一份敬畏之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就按你说的办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无奈之下,拿起手机打给了王天民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到一支烟工夫,冯常乐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王天民有没有告诉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再次点了一支烟,戏谑地眼神,看向了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天民昨天是和方荣一块走的,并没收到什么购物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坦然道,“而且,他还告诉我,是他送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似乎想到了什么,连忙起身跑回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呢,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的车子在楼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看来我又一次喝迷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讪讪地说道,“现在怎么办,要不星期一,我亲自去找他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这张卡你先收着,但是不要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,最迟明天,他还会单独的约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他不过是和我一样,只是分工不同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道,“如果经常约我,或者说,像送购物卡诸如此类的事情,他家又不开银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昨晚喝糊涂了,还没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恨其不争地说道,“你脑子不是挺灵活的吗,怎么就想不明白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想不明白,我希望他是酒喝多了,把事情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蹙眉说道,“作为一名警察,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很难说,你这么想,不代表别人就和你想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我昨天去芜州喝的酒,可谓是考虑的无微不至,还送了一张贵宾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贵宾卡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惊讶之余,笑道,“贵宾卡有什么了不起,也不过是商家为了赚更多的钱,搞的噱头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眼界小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道,“这个可不是寻常商家的贵宾卡,而是能当钱用的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厉害,那你以后工资岂不是不用花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震惊地说道,“那你说说,这个贵宾卡是哪里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平湖度假村听说过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哪里的条件、设施,可以与四星大酒店相媲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听过但没去过,据说投资了不少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可置否地说道,“可是,这样的贵宾卡,你敢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告诉你的原因,并不是我想用这个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道,“我是提醒你,有人想达到自身的目的,正在费尽心思地腐蚀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蹙眉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就别卖关子了,还是实话实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贿赂你倒是情有可原,毕竟你是县纪委书记,大权在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像我这样的,又是为了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