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55章 欲擒故纵

第555章 欲擒故纵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老弟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一听,莞尔一笑说道,“你我虽然分工不同,但是经济发展是我市目前的中心工作,你可不能置身事外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我可没有说不关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打着哈哈说道,“我现在所做的一切,不正是为经济发展保驾护航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此想法也属正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道,“昨天,戴书记私下和我商量了一下,准备给你加点担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加点担子,一凡何德何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说道,“万一辜负了你们二位的期望,叫我情何以堪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摇了摇手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弟不要妄自菲薄,你的能力我们还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经济开发区,是真州经济发展的重点区域,产生的经济价值,几乎占了全县gdp的百分之四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鉴于这两个方面的考虑,决定让你负责经济开发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所谓是好钢用在刀刃上,相信你会理解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杨昊的话,便面看似没有问题,但是,突然之间,为什么将这么大的一块肥肉,送到自己碗里来,萧一凡感到很不理解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们二位的信任,以及对我的栽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这样一来,我不是和你抢权了吗,有点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了,下面的几个人,对这件事情又是如何看待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这些你都不必担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干笑了两声说道,“只要你本人点头同意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哥,坦白地说,有锻炼自己的机会,我又怎么会放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说道,“可是,我还是担心引起其他人不满,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一听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弟,你就放心好了,绝不给你添加任何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午,我会把你的想法,告诉戴书记,我们再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争取在下周一常委会上,把这件事确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还是那句话,不要因为我,给你们增加不必要的麻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无奈之下,沉声道,“当然,我更不想因为这件事,破坏和谐的气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弟能考虑这么周详,实属难能可贵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感慨道,“你放心好了,都是为了工作,我会处理好一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表现得很恭敬地样子,说道,“这都快十二点了,我们一起餐厅吧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和杨昊走在一起,梁相宜知道,约其吃饭的事情已经没了希望,无奈之下,只得拿起小挎包,悻悻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完午餐,萧一凡回到办公室,泡了一杯茶,坐在老板椅上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冯常乐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现在打电话来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小子几天不回来了,是不是有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除了案子,你就不能关心一下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埋怨道,“我可是苦战了好几天,连顿热饭都没吃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关心你,总不能做好了饭,送到刑警队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调侃道,“你是刑大队长,会没人照顾你的生活起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你啊,怎么会有如此特权,还有人送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失时机地挤兑了一句,说道,“你吃了没有,我可是把冰箱的菜都热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喜地说道,“我已经吃过了,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就是问你回不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懒洋洋地说道,“行了,你休息吧,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会,钱三魁审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急声道,“应该有结果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案子已经遇到了瓶颈,正在筹划下一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埋怨道,“要想挺详细的过程,等我吃饭再说,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先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我现在就回去,见面再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挂了电话,直接下楼开车,往真州花园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回到家时,只见餐桌上放着两个热气腾腾的砂锅,以及两个卤菜,冯常乐正忙着斟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挺会享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骂道,“你就不能早点打电话,想独吞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独吞,就不会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怎么样,有兴趣吗,喝一杯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拿着酒瓶,朝着萧一凡摇了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不想再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看在你满有诚意的份上,我也就勉为其难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走到餐桌旁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吃就吃,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为其斟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不对啊,你小子不是不喜欢喝茅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讶地说道,“你这是反其道而行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酒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,就那么点酒,早就喝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贼兮兮地笑道,“这还是上次多下来的,不喝岂不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次多下来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个错愕之间,连忙走到沙发旁,指着拆开的酒箱,问道,“你是说,是这个箱子里的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说道,“这不是你上次拿上来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这是我昨天晚上,才搬上来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骂道,“这个是一整箱,你没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,我还真没注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表现得一副无辜的样子,笑道,“现在已经打开来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喝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,说道,“今天中午,必须把这瓶喝了,否则,照价算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顿时不乐意了,苦着脸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老大,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知道,对于酱香型的酒,我可是很不感冒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所以今天开了一瓶,一是实在没酒了,二是解一下馋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了,晚上雷副局长约我吃饭,我也想找一个不喝多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约你吃晚饭,那你中午就更不应该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不管怎么说,你得留点量,应付晚上才是明智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无奈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知道,我和这个雷局长并无交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现在突然请我喝酒,我能不妨着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戏谑地看了一眼冯常乐,笑道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叹息了一声,坦然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,我来这么长时间,从未与其打过交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我听说,他和局里的方荣方政委走得比较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加上这段时间,我忙于钱三魁的案子,他突然相邀,我不得不多留个心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冯常乐的话,萧一凡若有所思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小子现在是大有长进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俗话说得好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怕他对你有所图,故意来了这么一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钱三魁现在是个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抿了一口酒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情况,之前是拒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经过连夜审讯,在事实证据面前,由不得他不得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当问到他原因时,他只承认是自己一时冲动,你认为可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时冲动,怎么会做出连环杀人案,糊弄鬼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说道,“看来他是在想隐瞒什么,或者说,他得到了什么风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摇了摇头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很难说啊,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昨天到现在,我都派人专人看守,绝对不可能有机会通风报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不管他是受人指使,还是有不得已的苦衷,都是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让他心甘情愿地接受现实,我觉得这里肯定有猫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很难说,说不定通风报信之人,就在你们队伍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否则,平时与你没有交集的雷副局长,恰恰在这个时候请你吃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个雷副局长有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震惊地说道,“如此一来的话,那他岂不是成了帮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一惊一乍的好不好,我可没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埋怨道,“目前我只是怀疑,具体的还要以事实为依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恼怒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现在想结案是不可能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我去了交警大队,撞死桑玉奎书记的渣土车是高.德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,司机却是另有其人,遗憾的是现在毫无他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,找到这个司机的住址,摸查一下底细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越是朴素迷离,越证明牵涉此案的人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杯子与冯常乐碰了一下,各自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明天早上,我得出一趟远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就是不知道晚上,等待我的将是一个什么样的聚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,就装着什么也不知道,多听少说,见话搭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狡黠地笑道,“晚上回来,我们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周末,你不回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调侃道,“自从上次去芜州,你有两个星期没回去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还不是和你差不多,有人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埋怨道,“我总不能拖着个伤腿,回去见你嫂子吧,那不是没事找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难得,竟然还有你忌惮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戏谑地说道,“说说吧,晚上和谁约好了,该不会是你那个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就是没个正行,什么那个啥不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今天晚上荣飞约我和杨市长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,这个荣飞倒是与你走的挺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吟片刻之后说道,“他约你为了什么事,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清楚,无非就是拆迁方面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对了,这箱酒,就是昨天他送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刚喝了一口酒,听到萧一凡的话,惊讶得一口喷了出来,“你说什么,这是荣飞送给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呀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丝毫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这一箱酒算什么,我房间里还有两条中华烟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啊,你怎么变得这么没原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震惊得无以复加,结结巴巴地说道,“荣飞的东西你也敢要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把酒杯往萧一凡面前一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坏笑道,“我凭什么不要,你不是也喝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不到,短短几天不见,你变了,变得让我无法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怒气冲冲地说道,“荣飞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不知道吗,竟然收他的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花了钱的,为什么不要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之后,笑道,“请问,你说我要还是不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顿时感到不理解了,气呼呼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,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,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不愿意收,那就直接退还给他好了,又何必闹出这一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好了,花了冤枉钱不说,还背着受贿的骂名,你觉得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笑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错了,我如果不收,我就不能接近于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想真正探清他的底细,我现在只有虚与委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,我把东西折现,以及他给我的现金,全部捐给市慈善总会,是有人给我证明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么做的目的,就是真亦假来假亦真,给他们使障眼法,以便掌握更多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我觉得还是有点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担心地说道,“万一到时候,就凭这一点,给你带来麻烦也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敢这么做,也是经过一番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拍了拍冯常乐肩膀,笑道,“现在这个酒,你还喝不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杯子伸到了冯常乐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喝,干嘛不喝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重新拿回酒杯,气呼呼地说道,“你都不怕,我还有什么好顾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着杯子,与其一碰,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这就对了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干笑了两声说道,“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,今晚你我两人必定有收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,我怎么听不明白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说道,“你能不能说清楚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我一句话,去了之后,多吃菜少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哼一声说道,“给你的,也不要拒绝,尽管放心地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