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47章 水到渠成

第547章 水到渠成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事实面前,一切都是枉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叹息道,“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开始改邪归正,做起了小买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福兮祸所伏,祸兮福所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现在不是挺好的吗,自食其力,过安稳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安稳吗,还不是招来杀身之祸?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情绪激动地说道,“我真的不知道,哪里得罪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安心休息吧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起身说道,“至少在案子没结束之前,你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见冯常乐要走,情急之下,忙不迭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正在排查之中,相信很快就有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轻拍了一下潘海涛的肩膀,说道,“你说说的这些话,不要告诉别人,记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潘海涛点了点头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队,潘海涛醒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了半天,还是在熟睡之中,看来麻药还没完全消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道,“辛苦了,再坚持一下,等会派人来换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不用,我和王飞轮流值班,挺轻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笑道,“等他醒来,我会打电话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那就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,说道,“注意,千万不要大意,这可是重要的证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冯队放心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信誓旦旦地说道,“敢到这里来撒野,会腻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还有意无意地摸了一下,腰间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莞尔一笑,带着沈佳琪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这个汤俊我看还是换了他比较好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跟随着起身后,突然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惊讶地转身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一个措不及防,差点与其撞了个满怀,娇羞地说道,“你不觉得他,是跟你在阳奉阴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呵呵一笑,说道,“说说你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撅着嘴巴说道,“明知道你是副局长,还一口一个冯队的叫着,他这是心里不服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一个称呼而已,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把他换了,让你来值班愿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,而不是别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嘟囔着嘴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就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戏谑的说了一句,转身向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坏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娇嗔了一句,满心欢喜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刑警队,冯常乐直接来到审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有结果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,这家伙太狡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我们都快黔驴技穷了,他就是不从实招来,够恼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,看来是个惯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好了,你们出去休息一下,我来亲自审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不用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惊讶地说道,“何必在他身上白费精力,我看还是用点非常手段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非常手段,还是算了,文明执法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狡黠地笑道,“你们去休息一下,等会再来换我,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无奈之下,和陈熙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审讯室,陈熙正准备回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主任,抽支烟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笑道,“这个家伙够狡猾的,只怕冯局一时难以拿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中华香烟,递了一支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侯队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一见,不敢怠慢,连忙帮其点燃一起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,你这次在市里立了大功,兄弟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吸了一口烟说道,“平步青云之后,可别忘了我们这些老哥们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说笑了,我几斤几两你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哂然一笑说道,“果真如侯队所说,我睡着了,也能笑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话可不能真么说嘛,有志者事竟成,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干笑了两声说道,“据说,你们这次是萧书记带的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萧书记带的队,是他提供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看了一眼侯佳豪,说道,“被绑架的是萧书记的朋友,冯局接到萧书记的电话之后,打着我们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被绑架的也是冯局的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惊讶地说道,“我就说嘛,这是怎么就这么巧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冯局和萧书记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摇了摇头说道,“我们只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和萧书记是朋友,冯局可以啊,那可是纪委萧书记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番感慨之后,笑道,“反正也没事,你就对我讲讲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说的,案子你也不是没接触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笑怼道,“还不是那么回事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你就不要藏着掖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继续纠缠道,“惊天大案,可不是常有的,你就让我长长见识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陈熙只得对其讲述了起来,只不过,按照冯常乐之前的叮嘱,换了个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侯佳豪纠缠着陈熙讲破案经过之时,冯常乐打开小太阳,直接射向薛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嘛,大白天的看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恼怒地说道,“快点拿开,否则,我可就要叫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把头偏向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也不答话,将审讯室里不同角度的几盏小太阳灯,全部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手被限制,挡无可挡,强烈的灯光,直照射得自己一阵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闭上眼睛,可血红的一片,使自己更加难受,于是破口大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骂吧,你所剩的时间不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趁此机会,好好享受一下光明世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靠,*的什么意思,是在诅咒老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满骂道,“你这是在野蛮执法,老总要控告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告吧,在老子的眼皮底下,你能走得出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气反笑道,“再说,谁看到我野蛮执法了,笑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一听之下,恶狠狠地说道,“老子跟你没完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,敢为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讥笑道,“与其在这喊破喉咙,还不如省点力气,坦白交代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打开空调,将温度调至最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你这是要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感觉得到温度升高,不明其意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,帮我倒两杯水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注意,茶叶不要太多,浓茶我喝不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一听,按其吩咐,泡了两杯茶放在冯常乐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我不叫你不要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吩咐道,“对了,没有我的允许,谁也不准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担心道,“你千万不要蛮干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丫头,我还用你来教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得意一笑,挥了挥手说道,“去吧,把门口给我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无奈之下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薛刚怎么谩骂,冯常乐充耳不闻,悠然自得地坐在椅子上抽烟喝茶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刻钟之后,随着时间的推移,审讯室的温度也逐渐升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脱下棉袄,依旧云淡风轻地喝茶抽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审讯椅上的徐刚,这时却焦躁不安,豆大的汗珠,不停地往下流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脱棉袄脱不了,灯光刺着眼睛,睁也不是闭也不行,浑身难受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人了,救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吧,喊破喉咙也是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阴阳怪气地说道,“忘了告诉你了,这里是做过隔音处理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谋杀,野蛮执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怒不可遏地叫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废话,我这些都是正常的审讯过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嫌热是吧,我觉得挺好的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问什么就问,何必这样折磨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瞪着血红的眼睛,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把老子惹急了,大不了咬舌自尽,大家一起玩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恐吓我,我好怕怕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玩味的说了一句之后,沉声道,“你有种,我就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不为所动,凌人正气的样子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问什么,我说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顿时怂了,哀求道,“请你把灯熄了,我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冥顽不化呢,现在表现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关了一盏小太阳灯之后,沉声道,“只要你如实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,我就关一盏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一听,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见,便不再迟疑,沉声道,“认识一个叫钱三魁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认识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浑身像有虫子再爬,毫不犹豫地承认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见状,又关了一盏灯,继续说道,“谁指使你刺杀潘海涛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神情一顿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有这么难吗,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喝道,“我这是给你机会,你想清楚了,是不是你的大哥钱三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经过一番思想挣扎之后,无力地说道,“我一人做事一人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担当得起吗,这是死罪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呵斥道,“浑浑噩噩的东西,被人卖了还不自知,你有几条命,九条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被怼得一愣一愣的,一时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,我刚刚从医院回来,你别想狡辩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你刺杀潘海涛的目的,我们已了解清楚,是钱三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故意停顿了下来,再次点亮一盏太阳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别,是他指使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连忙扭过头,情急之下,忙不迭地承认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详细说说吧,他为什么这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关掉了两盏太阳灯,沉声道,“是不是因为高瑞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说不就行了,害得我浪费电费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关掉了剩下的太阳灯,以及空调,递了一条毛巾给薛刚,并帮其打开手上的银手镯。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正在门口,焦急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见门被打开,冯常乐夹着棉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迫不及待地问道,“怎么样,有结果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,把陈熙叫过来,然后,通知大家到会议室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珠,随即点了一支烟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不敢怠慢,随即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一众人等全部到了会议室,冯常乐立马宣布保密纪律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众人都交上了手机,侯佳豪疑惑地问道,“冯局,是不是有什么重大的行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你也把手机上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从现在起,统一行动部署,任何人不得私自离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无奈之下,只得将手机上缴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冯常乐开始发放对讲机,开始布置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听到去工农路蓝天堂浴都时,侯佳豪内心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冯常乐一声令下,众人纷纷下楼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楼下,冯常乐再次检查实施抓捕人员时,见全部到位,随即带队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多分钟之后,车队来到蓝天堂浴都,立马实施戒严,并开始逐间排查。

        吵闹声惊动了住宿的客人,三层楼的浴都一时喧哗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,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被惊醒,恼怒地说道,“给老子滚进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奎哥,我是黄卫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浴都的经理黄卫东,慌慌张张地跑进来,躬身说道,“外面已经乱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谁敢来这里闹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穿着睡衣,翻身起床,点了一支香烟抽了起来,一副很淡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奎哥,不好了,警察来检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卫东焦急地说道,“现在怎么办,已经有好几个客人和小妹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察,是治安大队的那帮兔崽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你去,把他们带头的人叫过来,老子倒要问问,是谁给他们的狗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你赶紧出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卫东苦着脸说道,“那帮人我不认识,再这样闹下去,以后,谁还敢过来玩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瞧瞧你这副怂样,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呵斥了一句,掐灭了烟头,起身向门外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