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46章 意外收获

第546章 意外收获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候队长好大的官威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陌生男子冷笑了两声,说道,“还记得去年夏天,我们在一起吃小龙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龙虾,我吃得多了,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话刚说了一半,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想起来了候队长,记性还不错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陌生男子贼兮兮地说道,“见个面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面就不需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确定了对方的身份,心中反而变得坦然了起来,沉声道,“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别忙着拒绝啊,候队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陌生男子冷笑道,“我刚到真州,你不会连见个面的机会都不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对方带有一丝威胁的话语,侯佳豪随即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说吧,你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嘛,候队长不会这么不近人情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陌生男子笑道,“半个小时以后,我在工农路的蓝天堂浴都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完电话,侯佳豪站在大厅前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上午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带着梁相宜等一行人,早早的来到郑家村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站来到了刘长贵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贵叔你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走进屋里,见老人正在扒拉着收音机,笑道,“你还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萧书记嘛,有些日子没见到你了,快请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一看,连忙放下收音机,笑道,“你们今天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要帮萧一凡斟茶倒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贵叔,你别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我们今天是来核实各家建房面积的,还要劳烦你通知各家,派个代表来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核实建房面积,这是要拆迁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一个错愕之间,笑兮兮地说道,“太好了,终于拆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从此以后不再受污染的困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等核实了面积之后,你们就可以搬到新房子去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我现在就帮你通知大家来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开心地说道,“你们在这坐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迫不及待地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梁秘书,你陪长贵叔一起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到了老家,你好歹也熟悉情况,为大家做点事情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粱秘书,你也是我们郑家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疑惑地看向了梁相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大伯,我爸叫粱奎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笑眯眯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奎喜家的,都长这么大了?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笑道,“你爸他们现在都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挺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说着,和刘长贵一起向各家各户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刘长贵家门口,站满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拉开的横幅,指指点点,欢声笑语的议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请安静,今天召集大家来,是因为我们这里要拆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振臂高呼道,“拆迁的原因我就不多说了,接下来把拆迁的内容,跟大家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开始宣读了拆迁的细则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萧一凡宣读完了细则,人群一时骚动了起来。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乖乖,一比一点二,我家能拿三套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位村民开心地说道,“每套房还补助八万块,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郑华柱,你家是发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村民愁面苦脸的说道,“可我们家就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复明,怎么我家发财了,你家就遭殃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华柱笑怼道,“你家也赔的不少啊,你就偷着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按一比一点二赔偿,我家实际面积只有一百八十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叫刘复明的村民,冷声怼道,“我家两个儿子,就要两套房,那我和我老伴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哦,我家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另一个村民也提出了类似问题,“现在哪有和子女住在一起的,总不能让我们住车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我就不好解释了,你们还是问这位当官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华柱贼兮兮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受到群众询问的目光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请安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类似这样的问题,我们也已经考虑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你不能拿到两套三室两厅,完全可以拿三套两居室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有三种户型,可以供大家考虑,我公示一下,大家都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不需要购房的,完全可以按价赔偿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命人将相关细则,贴到墙上,以便供众人阅读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萧一凡如火如荼地开展拆迁工作之际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正在刑警队会议室里,与众人研究案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候副队长,你们是怎么做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恼怒地说道,“既然已经看到了潘海涛,为什么不及时将其逮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事出突然,我也没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无奈地说道,“谁也不会想到他遭人暗算,再说,我们已经开始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潘海涛的情况,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有没有生命危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冯局,据汤俊打电话说,潘海涛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坦然道,“现在正在病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薛刚审讯了吗,是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蹙眉说道,“其动机是什么,是仇杀还是受人指使,要灭潘海涛的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审讯过了一次,但薛刚很是狡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态度也极其恶劣,目前还没审出什么有用的结果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,在事实证据面前,还敢狡辩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拍了桌子说道,“现在,立马将薛刚带到审讯室,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我现在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起身说了一句,便要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你等一下,和我一起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阻止道,“这个薛刚,暂时交由陈熙和沈佳琪去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这个薛刚很是狡猾,陈熙和沈佳琪恐怕难以对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蹙眉说道,“我和陈熙去审,沈佳琪和你去医院,你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就先这么定了,行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也不曾多想,下达完了任务,便带着沈佳琪来到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队!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一见,连忙敬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辛苦了,潘海涛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,沉声道,“能说话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医生说,没什么大碍了,就是要注意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如实汇报道,“我刚刚出来的时候,他已经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推开了病房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谈话声,惊动了潘海涛,见冯常乐和沈佳琪走了进来,疑惑地注视着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感觉怎么样,伤口还疼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走上前去,关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多了,谢谢,你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疑惑地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们冯局长,也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插言道,“你有什么知道的,不要有任何隐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吧,昨天晚上的事情,想必你还历历在目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了笑,说道,“是什么样的仇家,要置你于死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我也感到不解,自问没有什么仇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沉吟道,“虽说年轻的时候,在外面瞎混,可我并没得罪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蹙眉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奇怪了,对方可是冲着要你命的目的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好想一下,你跟什么人仇深似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者说,你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了,对方要杀你灭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啊,我真的没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一脸茫然地说道,“我平时除了开个店,就是跑个出租什么的,早已不在社会上瞎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冷哼一声说道,“是嘛,我问你一个人,看你认识不认识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惊讶地看向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个叫高瑞章的认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我提醒你一下,他是东区横沟村,做化工原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认识,他经常喊我,用我的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坦然道,“这个人很大方,每次跟他跑车,都多多的给我钱,所以我也很乐意为他跑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,那你和他去过哪些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见潘海涛没有隐隐藏藏的,便直接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个定数,有时候去芜州,有时候去江龙精细化工厂送原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十分坦然的说道,“有时也跟他出去送礼,办事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他接触的,都是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耐心引导道,“把你记得的都说出来,对你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高老板接触的人比较杂,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不知道,你要问的是哪个方面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教九流,把你知道的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原因无他,就是排查一下,要杀你的人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去化工厂,见面最多的人,就是钱老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蹙眉沉思道,“可是不应该啊,我以前也跟钱老大后面混过,他有时还去我店里买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钱老大,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似乎敏锐地发现了什么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老大本名叫钱三魁,是真州地下世界的扛把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淡定地说道,“他很会混,在真州几乎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这么厉害,钱三魁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暗自冷哼一声,说道,“潘海涛,我问你,你有没有和高瑞章,在去年的晚上,去过绿洋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绿洋乡?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努力回忆着,片刻之后说道,“绿洋乡去过两次,但不是去年,是今年年初之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大概是我记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莞尔一笑说道,“你还记得,是晚上什么时候去的,高瑞章见的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的时候是晚上,到了那里已经有八九点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似有顾忌的说道,“当时天很黑,所以见的什么人,我没看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,说道,“对了,你认识一个叫薛刚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薛刚,名字有点熟悉,又好像不熟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沉思道,“具体记不清楚了,或许看到人,就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了笑,转头看向沈佳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人你认不认识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会意,从手包里拿出一张照片,放在潘海涛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认识,对,他也叫薛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恍然大悟似的说道,“他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认识他的,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开心地说道,“他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纠结的表情,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敏锐地发现其表情变化,便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就是昨天刺杀你的人,现在已被我们捉拿在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潘海涛欲言又止的样子,沈佳琪急不可耐地说道,“你还想替他隐瞒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要刺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震惊地说了一句之后,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他是钱三魁手下,也是其得力打手之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怎么认识他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内心欢喜不已,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他就是化成灰,我都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恶狠狠地说道,“当初,要不是他暗中捣鬼,我也不会离开钱老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们之间还是有怨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可否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一听,叹息了一声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当初钱老大也没今天这么强大,那时候不过是一个小混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薛刚都跟其后面,说是左右手也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凭着我们的打打杀杀,在真州也有了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一次收完保护费的时候,交账当晚,我带回去的保护费,却不翼而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经过一阵盘查之后,竟然在我的床单底下被收了出来,所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就从此失宠了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而坑害你的人,正是薛刚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点了点头,恼怒地说道,“不错,我们虽然不受人待见,但我们也是有底线的,最恨两种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惊讶地说道,“你们最恨哪两种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就是偷鸡摸狗的人,另一个就是犯强.歼罪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潘海涛满脸怒气地说道,“为了这件事,我当时的女朋友也离开了我,从而投入到了薛刚的怀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你当时为什么不解释清楚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问道,“钱三魁也不分青红皂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