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45章 意外再次发生

第545章 意外再次发生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带着陈熙等人,准时赴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欢迎我们的英雄!”

        真州警察局局长,林翔率先起身相迎,与冯常乐等人一一握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林局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政委方荣和常务副局长汪云、副局长戴强,分别与众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包间内的气氛,顿时变得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人都到齐了,我们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荣说着,便邀请众人入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政委,要不再等会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提醒道,“副局长雷烈还没到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冯副局长,你有所不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荣笑道,“雷烈副局长今天家中有事,不能参加庆功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方啊,你们说什么呢,抓紧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我可是等得有点心急了啊,冯副局长,你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指着身旁的主宾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,林局你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,连忙副局长戴强身边的椅子,婉拒道,“我坐在这里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怎么能行,今天你是主角,这个位置非你莫属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摇了摇手说道,“你不坐,叫我和方政委情何以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对,林局说的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荣拉着冯常乐说道,“冯副局长,你要坚持己见,我只有强行为之了,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顿感为难,拒绝吧,两位大佬都说话了,不拒绝吧,未免有点自高自大,显得不识抬举了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副局长,你就不要纠结了,今天是庆功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局长戴强戏谑地说道,“我还想坐呢,可是我没理由啊,你就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副局长,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荣笑意盈盈地做了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拱了拱手,起身来到林翔身旁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荣一见,也在冯常乐的下手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笑道,“各位,今天我们欢聚一堂,为英雄们庆贺,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面前的小酒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荣也起身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起身,喝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林翔的开场白,庆功宴在愉快的气氛中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警察局一把手,林翔自然是众人恭维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一小杯酒只有两三钱,但是一轮下来,也有了三两酒下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不要搞错对象啊,我今天只是个主陪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拍了拍肚子,调侃道,“真正的主角是常乐局长和陈熙他们,你们应该多敬我们的英雄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局说得对!我们可不能本末倒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荣笑眯眯地说道,“冯副局长,我先敬你一杯,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酒杯敬向了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方政委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连忙端起酒杯,与之一碰,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冯副局长不但年轻有为,酒量也是厉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荣笑道,“三四两酒下肚,面不改色心不跳,再喝一杯如何,好事成双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局长,能喝就多喝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翔插言笑道,“今天不要拘束,敞开来喝,只要不醉酒就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答应了一声之后,举杯敬向方荣,笑道,“方政委,这杯还是我敬你吧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干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荣爽快地端起酒杯,与之一碰,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菜,吃菜,总是顾着喝酒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荣说着,夹了一块牛肉,递到冯常乐面前的菜碟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了一句之后,夹起牛肉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副局长,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常务副局长,汪云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你再吃块菜,现在该轮到我敬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汪局,你可别折杀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敢怠慢,端起酒杯说道,“这杯应该我敬你才是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你这不对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汪云摆了摆手,笑道,“现在可是我敬你,你这样一来,不是反宾为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着酒杯冲着冯常乐示意了一下,率先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见,不敢怠慢,也跟着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坐,请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汪云笑道,“冯副局长,我酒量在局里是出了名的佐料酒,我们就到此打住,多多包涵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本想回敬一杯,听了之后,也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酒逢量饮,旨在喝得快乐就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荣一见,笑道,“陈主任,听说,你这次功劳最大,来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政委,我敬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一见,不敢托大,连忙起身,端起酒杯和方荣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副局长,我敬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强起身说道,“这次你带队,为局里争得如此大荣誉,我为你喝彩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酒杯敬向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戴局,常乐何德何能,还是我先敬你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端起酒杯说道,“来局里这么久了,一直忙于公事,怠慢之处,请多多包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副局长客气,都是为了工作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强笑道,“我虽比你虚长几岁,但是,我是由衷的佩服你啊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再多说,举起酒杯与其喝了个杯底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冯常乐接受众人的祝贺,频频举杯的时候,侯佳豪带人来到东城区大柳巷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一阵摸索,终于来到嫌疑人潘海涛的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奇怪的是,始终不见其人影,无奈之下,只得暗中布控,进行蹲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就算是守株待兔,也不至于用这么多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刑侦科科长汤俊,带着一丝埋怨说道,“我带人在这,你先回去休息,最近,你可是够辛苦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着急,先等一会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再不努力,以后可得有苦头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蹙眉问道,“是不是姓冯的,又开始找你茬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说话呢,注意你的言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埋怨道,“万一,哪天不小心说漏了嘴,到时候挨批的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不以为意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怕的,我就是看不惯他牛气哄哄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,还不是靠走关系,否则,他能空降过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现在高高在上,对你也总是打压,我早就看不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近,陈熙和沈佳琪跟他走得近,你得多个心眼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汤俊,你可不能这么说,他还是有些能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提醒道,“我刚得知,他破获了一件绑架案,林局他们正在为他庆功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,还不是瞎猫碰到死老鼠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冷哼一声说道,“他在春风得意,你却在这辛苦工作,太不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不管怎样,成绩是抹杀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叹息道,“你我再不努力,差距可就不是一点半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反驳道,“你这样拼命的干活,到最后,还不是为别人做嫁衣,何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汤俊,你这思想可要不得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批评道,“就算如你所说,你别忘了,你是干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嚣张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气呼呼地说道,“实在不行,大不了先混个一年半载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不想听你说这些自暴自弃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呵斥道,“知耻而后勇,既然不服,就拿出你的本事来给他看,证明你的能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不知道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见自己劝不了侯佳豪,气得一时说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连忙阻止道,“你看,那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目标出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定睛看去,惊喜地说道,“那不是潘海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就要下车,准备冲上前去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急,他插翅难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连忙拿起对讲机,告诉其他人,目标出现,准备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小子日子过得不错啊,喝得东倒西歪的,还有人接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冷笑道,“可以行动了吧,侯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挥手,汤俊迫不及待地向着目标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潘海涛一摇三晃的向着巷子口走去,侯佳豪也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汤俊一前一后,开始实施抓捕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巷口窜出一个黑影,向着潘海涛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看,顿觉不妙,大喝一声,“住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加快脚步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侯佳豪的声音,汤俊一个错愕之后,随即也向着黑影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有人来,黑影迅速地挥了一下手臂,随即向着巷口另一边逃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惨叫,只见潘海涛肥胖的身躯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侯佳豪和汤俊赶到时,潘海涛痛苦地蜷缩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抓住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侯佳豪一声吼,汤俊来不及多想,随即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汤俊追了出去,侯佳豪蹲下身子,扒开潘海涛身体一看,只见其腹部赫然插着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    情急之下,侯佳豪连忙拿出手机呼救,一边阻止潘海涛拔出匕首,生怕对方因伤口流血过多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汤俊追了过来,黑鹰拼了命地溜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跑了一段距离,却见前方来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影见对方步伐稳健,谨慎地盯着自己,敏锐地感觉到情况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环顾了一下四周,除了高墙,别无他路,于是停下脚步,从腰间拔出匕首,准备作殊死搏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活够了是吧,还不投降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大声呵斥了一句,从腰间掏出了黑乎乎的铁疙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蹲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听得又是一声喝,两人也从腰间掏出了铁疙瘩,同时指向了黑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三人的围追堵截,黑影本想拼一把,好歹还有逃出去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曾想对方是警察,三把铁疙瘩同时指向了自己,自己再怎么拼也是枉然,审时度势之下,只好扔了匕首,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汤俊三人押着黑影来到巷口,侯佳豪已经将潘海涛送上了救护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担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,伤口不在致命处,不至于毙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沉声道,“你带个人去医院,我安顿好了,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不敢怠慢,随即叫了一名警察,一起爬上了救护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救护车离去,侯佳豪和另一名押着凶手上了车子,来到了刑警大队展开了审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薛刚,胆子不小啊,竟敢行凶杀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沉声道,“还不坦白交代,是受了谁的指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认栽,该怎么的就怎么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吊儿郎当地说道,“你又何必在这大呼小叫的,不嫌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薛刚,注意你的态度!”

        陪审的警员,怒不可遏地呵斥道,“自己犯了什么罪不知道吗,我看你是活腻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不就是杀人未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斜靠在椅子扶手上,冷笑道,“就算杀了人,二十年后,老子又是一条好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对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侯佳豪敏锐地感觉到,对方不是惯犯,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主,冷声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好笑,就凭你,还好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过就是一个没有思想的废物,任人摆布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劝你认清形势,坦白从宽、抗拒从严的道理,就不用我多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刚冷笑了一声,说道,“好啊,我告诉你,我和潘海涛有仇,你们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有仇,不知道你和潘海涛有什么深仇大恨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冷声怼道,“竟然让你置法律于不顾,要将他置于死地,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这家伙顽固得很,在事实面前还这么嚣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陪审的警员气呼呼地说道,“要不你回避一下,我跟他好好做一下思想工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,为了这样的人,犯错不至于,陪他耗就是了,有的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沉声道,“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审,直到他交代为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警员不敢忤逆,讪讪地答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么审问下去,短时间之内,肯定审不出效果来,侯佳豪起身走出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大厅门口,徐徐凉风袭来,想到案件如此棘手,正准备点一支香烟,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,拿出手机一看是陌生号码,于是便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候队长,你好啊,好久不见,还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中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,干嘛鬼鬼祟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恼怒地说道,“你不说,我可挂电话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