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43章 柳暗花明

第543章 柳暗花明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听了戴嘉华的话,萧一凡感到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亲耳所听,绝对不会相信,这种貌合神离的事情,会在他们两人之间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同时也感到疑惑,对方为什么这么做,目的又是什么,借力打力?

        “戴书记,你的意思是,荣飞会说一套做一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解地问道,“还是,怕他们暗中勾结,联手打压降低村民们的拆迁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正有此顾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沉声道,“以往这种欺上瞒下的事情,时有发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为了郑家村的村民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点头,说道,“可是,我没有相关的赔偿标准,也无从下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我等会送给你,真州发展比其他县市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笑道,“为此,我们借鉴了一些南方城市的经验,前年拟定了拆迁文件,并实施至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有了文件作标准,我心中便有了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信心满满地说道,“实施起来也就更加方便快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挑起重担,我很欣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起身说道,“今天,就到此为止吧,我去杨市长那边再坐坐,为你扫清道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戴书记,你慢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起身相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留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摇了摇手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戴嘉华离去的背影,萧一凡折身返回,坐在老板椅上,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分析着刚刚的谈话内容,不由得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戴嘉华离去,梁相宜走了进来,“萧书记,我打扫一下卫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梁秘书,上午听你说,你家是郑家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疑惑地问道,“你父母,现在还住在那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我从小就是在郑家村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笑兮兮地说道,“自从我上初中之后,我们一家就住在市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,还真是巧了,你家现在祖屋还有没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好奇地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啊,三上三下、两层小楼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傲娇地说道,“只可惜,前两年我们那里被划为工业园区之后,就再也没回去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那里的空气污染很严重,回去也是枉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那你知道不知道,你们村像你家这个情况的,多不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黛眉微蹙,沉思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的,我不是太清楚,留在村里的人家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钱的都离开了那里,没钱的也在市区或附近也租了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究其原因,还不是那些化工厂作的孽嘛,又不拆迁,还排放有毒气体,害得大家有家不能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你所说的都是实际存在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想到自己前阵子走访,感同身受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你怎么突然关心起了我们村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突然想到了什么,开心地问道,“老板,是不是,我们那里要拆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还不好说,县里面已经开始有了意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具体哪天实施,还有待进一步的商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骗我吧,还要天天商量,不知道哪天才能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嘟着嘴巴说道,“郑家村的村民真倒霉,拆迁怎么就这么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你现在怨天尤人也没用,还是尽力而为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梁相宜恼怒地样子,笑道,“你既是郑家村村民,那我问你,你知道当时为什么只拆了几家,赔偿费又是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我是去年刚毕业的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娇嗔道,“你问的这些情况,我又能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对这件事,也不是很是上心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今天给你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任务,什么任务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总得听我把话说完嘛,看你这个急躁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莞尔一笑,说道,“回去问问你父母,打听情况之后立马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急,是不是我们那里真的要拆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突然兴奋地说道,“行,这还不简单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别激动,我只是做好相关工作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提醒道,“你可不要见风就是雨,像大喇叭一样,到处宣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鄙夷地看了一眼萧一凡,说道,“放心吧,晚会上等我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,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佯怒道,“这是在办公室,有你这样和领导说话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听,吓得立马伸了伸舌头,俏皮地说道,“知道了,我的萧书记大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头也不回,飞快地逃离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荣飞,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梁相宜离开了办公室,萧一凡自言自语道,“如果你还想在这件事上,闹出什么幺蛾子来,别怪我心狠手辣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切,都在紧张有序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在真州刑警大队,冯常乐刚刚回到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来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大队长侯佳豪急乎乎的走了进来,急声道,“我已经找过你两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这么急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我这不是来了吗,说吧,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冯常乐浓眉紧锁,一口接一口的吸着香烟,侯佳豪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高瑞章对于花钱雇佣刘宜军,谋害高.德海一案供认不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这个案子可以结了,我们是不是将之押送到看守所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,现在还没到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掐灭了烟头,沉思道,“这个案子,你不觉得审的太简单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简单,可是整个审理过程,没有出差错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疑惑地说道,“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候队长,少安毋躁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我在考虑,这个案子是一起连环杀人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连环杀人案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震惊地说道,“为什么这么说,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还记得第一次与我见面的情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了两声说道,“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便怀疑了,并由此付出了行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得啊,就在楼下的停车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个错愕之后,惊讶地说道,“你为什么会这么想,当时,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当我听你说,高.德海是一个渣土车司机时,我就已经怀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说道,“可惜,这个案子的关键一步,随着高.德海的死亡,无从查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把自己怀疑的理由,简单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,我们完全可以去交警大队查证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听了之后,笑道,“只要查出高.德海,是不是那次案件的当事人,不就一目了然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中午的时候,我已经去过交警大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无奈地说道,“可是肇事司机另有其人,叫王洪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两者不是同一个人,结果还不显而易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也就是说,你之前的猜想可能是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个定论,未免下的太早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声怼道,“的此情况之后,我去了王洪林家,可是铁将军把门,没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照你这么说,现在王洪林成了这个案子的关键人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沉声道,“既如此,组织人手,开始布控不就行了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为时尚早,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还是晚上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吟片刻之后,说道,“你现在随我去留置室,问一下刘宜军,看他是否认识王洪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事不宜迟,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顿时来了精神,说着和冯常乐来到了留置一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来,起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拍了拍正在睡觉的刘宜军,呵斥道,“现在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和侯佳豪,刘宜军抬了一下眼皮,懒洋洋地坐了起来,漫不经心地说道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宜军,有件事需要你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有个叫王洪林的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公文包里拿出王洪林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洪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疑惑地说了一句,接过冯常乐手中的照片,看了起来,随即说道,“不认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心里顿时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没见过,我没必要骗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,将照片还给了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宜军,我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无奈之下,沉声道,“你还记得,当时高瑞章找你时,还有其他人在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都已经交代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不胜其烦地埋怨道,“你们现在又来问,烦不烦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宜军,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立马呵斥道,“你要认清形势,不要以为供出了高瑞章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恼怒地看了一眼侯佳豪,低头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刘宜军的样子,冯常乐轻轻摇了摇头,上前一步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当时可并没有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每一个情况,都有可能会成为案子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再好好想想,又没遗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已经供出了主犯,还有什么好在意的,争取多立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给支烟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不再懒散,抬头看向了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掏出中华香烟,递了一支烟过去,并帮其点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现在可以了吧,你别得寸进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见刘宜军还是不说话,急不可耐地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看了一眼侯佳豪和冯常乐,满脸的不悦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候副队长,你先出去等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厌恶地瞪了其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恼怒不已,冷哼一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可以说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在床边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高瑞章和我接触过两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吐了一口浓浓的烟雾,坦然道,“第一次是一个人,第二次是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似乎看到了希望,连忙问道,“第二次在什么地方,你还记得那个人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,是晚上,大概十点钟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回忆道,“高瑞章见到我之后,主动下的车,那个人并没有下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并没有和那个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蹙眉说道,“你还记得那个人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,灯光很暗,我并没看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坦然道,“不过,我知道那个人开的车子,是一辆白色的丰田轿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白色丰田轿车,车牌号码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惊喜地说道,“你好好想一下,想清楚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久了,记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沉吟片刻之后,说道,“我只记得最后一个号码是8,其他的真的想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们真州的车牌号码,还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担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们真州的车牌号,这点我敢肯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郑重地点了点头,说道,“冯局长,我提供的这个线索有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虽然要费一番周折,但还是有据可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拍了拍刘宜军肩膀,说道,“好好表现,想到什么随时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定,一定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满心欢喜地说着,眼睛却又贪婪地看向冯常乐的口袋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其眼神,冯常乐随即又拿了一支烟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忙不迭地拱手致谢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留置室,看到侯佳豪站在不远处抽闷烟,冯常乐笑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有结果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淡淡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候队长,听你这语气,还在生闷气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现在有一个新的情况,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情况,快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个错愕之间,笑道,“不会是,幕后真的还有黑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呢,你认为我没事找事,但我自感我的分析不会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道,“你好好想一想,分析一下高瑞章的动机,就会发现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就快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讪讪地说道,“我承认,我的脾气有点急躁,遇事有点不冷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以后自己学会控制,好歹还是大队长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你现在去一下交管所,查一个尾号是8的,白色丰田轿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