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40章 疑团重重

第540章 疑团重重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被抓之后,冯常乐立刻让侯佳豪和陈熙以及沈佳琪,对其进行审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开心地说道,“今天总体来说,还是比较顺利的,3.17溺水案,很快可以盖棺定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现在只能说是抓到了主犯之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了笑,沉声道,“要说盖棺定论,恐怕为时尚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高瑞章还不是真正的幕后之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疑惑地说道,“不应该啊,根据刘宜军的交代,他就是主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给了刘宜军十万块钱,可是,并不代表就是高瑞章买凶杀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蹙眉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完全搞不懂冯常乐的意思,惊讶地说道,“难道,刘宜军并没有完全交代清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刘宜军已经交代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我们现在所要考虑的是,高瑞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侃侃而谈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要说吗,不是仇杀,就是彼此之间有矛盾,临时起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查过高瑞章的档案,在做生意之前,也是混社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像他们这种人,一言不合,就要打打杀杀的,太正常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这么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声怼道,“如果真有你想的这么简单,这个案子岂不是很快结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我认为这件案子,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自信满满地说道,“究其原因,他们并没有什么交集,只是一时兴起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现在下结论,还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摇了摇手说道,“最终谁对谁错,还是等审理下来之后再做定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哂然一笑说道,“事不宜迟,我现在就开始审问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不要给其狡辩的空间,趁他还没反应过来,一举将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我和你一起去审,让沈佳琪做笔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亲自出马,一定是事半功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笑道,“我现在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径直向着留置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侯佳豪的话,似乎有点怪怪的,冯常乐也不介意,转身准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被带进审讯室,坐在审讯椅上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做了一些简单必要的过程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瑞章,知道今天为什么带你来这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阴沉着脸,提问道,“希望你好好配合,争取宽大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官,我不知道为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一脸无辜地样子,说道,“我就是个生意人,不知道哪里犯了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看来你还没认识到,你自身问题的严重性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冷哼一声,说道,“刘宜军这个名字,你应该知道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宜军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神情一凛,震惊之余,说道,“认识,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久之前,有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沉声道,“你们是怎么认识的,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话长,仔细算来,应该有七八年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冷笑一声说道,“那个时候,我还没做生意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了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冷声怼道,“他现在和你一样,还需要我再解释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和我一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惊讶地说道,“警官,我都说了,我和他有几年不见面了,你们抓他我管不着,这样对我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拍了一桌子,沉声道,“还不从实招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警官,我都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抓我,你让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傲慢地说道,“我和刘宜军好多年不联系了,你总得告诉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很有自信啊,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冷笑一声,拿起高.德海的照片,沉声道,“这个人,你应该认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摇晃着头,似乎看不清楚,疑惑地说道,“警官,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高瑞章,你还想狡辩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呵斥道,“自己花了十万块钱,你现在说不认识,还不从实招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,默不作声的坐在审讯椅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,你不说,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站起身来,拿着高.德海的照片,走到高瑞章面前,沉声道,“这个人,是你花了十万块,雇佣刘宜军,对其进行灭口,你又怎么会不认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神情显得有点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,我们之所以这么快,将刘宜军捉拿归案,还是此人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声说道,“怎么样,你花了那么多钱,他现在依然安然无恙,是不是很失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他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话刚出口,顿时发现自己口误,立马不作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为什么说他已经死了,是你亲眼看见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你刚刚不是说,不认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情急之下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高瑞章不自然的表情,冯常乐将照片放在高瑞章面前的隔离板上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吧,还是坦白从宽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他死了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是你运气不好,还是刘宜军心存胆怯,很不幸的告诉你,他没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,我们发现他的时候,已经奄奄一息,经过抢救,现在高.德海正在医院做疗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震惊之余,恼怒地骂了一句,“王八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这么大火气,是气还是恨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声怼道,“高瑞章,我劝你认清形势,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!还不如实交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真是他妈的笑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气极而笑,一阵发泄之后,坦然地说道,“不错,事情是我做的,我承认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,事实胜于雄辩,想抵赖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怕了怕高瑞章肩膀说道,“说吧,为什么要这么做,从实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什么好说的,这一切都是我指使人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我已经承认了,你该怎么办,就怎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不再理会冯常乐,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和沈佳琪一听,心想,这就完啦,这也太简单了吧?,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抽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掏出中华香烟,递了一支烟给高瑞章,说道,“现在心里的滋味,是不是很难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无所谓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,顺手拿过冯常乐递过来的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发出来也不介意,拿起打火机帮其点燃,说道,“好好品尝吧,留给你的时间可是不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刚猛吸了一口香烟,很是享受的样子,听到冯常乐的话,突然神情一愣,猛的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惊讶地说道,“不会抽烟,怎么不早说,咳得这么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阵猛烈咳嗽之后,高瑞章做了个深呼吸之后,依旧一口接一口的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又是何必呢,是跟我较上劲了,还是跟香烟叫上劲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哂笑道,“你就没有话要对我说的吗,心甘情愿地吃花生米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还用手做了个射击的姿势。

        高瑞章一个错愕之余,又是一阵猛.抽,依旧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不明白冯常乐这么做,到底为了什么,心中感到疑惑地同时,暗自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已承认事实,我也就不再废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起身便要向回走,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转身说道,“对了,像你这种情况,虽然没有致高.德海于死地,就算不执行死刑,无期肯定是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不再理会,折身返回到位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接下来,我们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疑惑地问道,“是送回留置室,还是押送看守所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掐灭了烟头,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先押回留置室吧,派人严加看守,任何人不得接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有人执意想死,再怎么审也是白废力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好书面材料之后,我看一下,然后报送相关部门,这事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我现在和看守所那边联系一下,得准备好重型犯的牢房,省得到时候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拿起审讯桌上的笔记本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和沈佳琪不敢怠慢,随即开始忙碌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中午,接近下班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坐在办公室,悠然自得喝着茶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顺手接过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书记,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中传来真州市市长杨昊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杨市长啊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书记,好消息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乐呵呵地说道,“是这样的,你还记得荣飞江龙精细化工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市著名的私营化工厂,怎么会不记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个错愕之间,笑道,“怎么,难道你要说的好消息,与它有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你说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道,“刚刚荣飞给我打电话了,说要谈关于征地的事宜,这个消息算不算是好消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哒,果真如此,那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释然,笑问道,“就是不知道,他想征用那块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郑家村那块是首选,也是必征之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怼道,“这也是你一直所担心的,他就是想征用其他地方,我也不会答应的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,感谢杨市长,我替郑家村的村民们,再次感谢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开心地说道,“这么长时间等下来了,终于功德圆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之前由于种种原因,把这件事一直耽搁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感慨道,“现在,荣飞主动打电话来,这对于我们来说,可谓是名利双收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郑家村的村民终于得愿已偿了,值得庆贺的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杨市长,荣飞约你什么时候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看来你比我还要着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眯眯地说道,“刚才只顾高兴,忘记告诉你了,荣总打电话来,约我们中午见个面,你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约我们中午见面,这么急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讶地说道,“就我和你两个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心中不免狐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除了你和我,还有戴书记也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道,“怎么,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没有,没有,这是件好事情,我又怎么会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连忙说道,“杨市长,你看我行动不便,再说了,这些事情我去了也插不上话,要不,你和书记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什么情况,你怎么突然这样说,是不是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讶异地说道,“我可告诉你啊,这也是戴书记的意思,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觉地我是个局外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讪讪地笑道,“你就不怕,我一不小心把事情搞僵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逗我开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爽朗地笑道,“行了,就这么定了,一会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会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完,听到电话里传来挂机声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着杨昊的话,萧一凡蹙眉沉思了起来,心想,“难道是冯常乐已经大功告成,对方已经开始局促不安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正准备再次拿起电话,打给冯常乐问明情况,却见梁相宜敲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连忙放下话筒,笑道,“这都快下班了,还不回去吃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你的批示,我敢提前下班,你这不是想炒我鱿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抿嘴一笑,说道,“你中午想吃什么,是我给你去食堂买呢,还是出去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不要多想,怎么好心反被你当成恶意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我中午已经有饭局了,所以,你不必为我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假的,和你说正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娇嗔道,“机会只有一次,过时不候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真的,没有骗你,刚刚杨市长打电话来,中午有应酬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郑家村要拆迁了,这么好的事情,我能不去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