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37章 破冰

第537章 破冰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送走了梁相宜,萧一凡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冯常乐还没回来,随即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你的腿怎么样了,不碍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,就是走路的时候,还有点疼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你小子在哪快活呢,这么晚了,还不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这可是误解我了,我现在正在办公室加班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唉声叹气地说道,“哪像你,不知道躲在哪里潇洒快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是不是皮又痒痒了,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我正在家里看电视呢,你今天值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干笑了两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值什么班,还不是那件溺水案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虽然抓到了主犯,他对此也供认不讳,但是,他绝对不是主谋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知道,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问题,拒不交代,无奈之下,只得请他家里人来试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他家里人,你是想利用亲情打动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说道,“在这种情况之下,还拒不交代,不是受到威胁就是迫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用说嘛,而且,我觉得这个背后的势力,不是一般的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成功与否,就在今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有事你先忙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点头说道,“有新的消息随时告诉我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介啊,这刚说两句,就要挂电话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急忙阻止道,“我这几天,没日没夜的忙,也不知道安慰一下兄弟,太不够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你那点小心思,我还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放心吧,东西早就给你准备好了,在你卧室里,回来自己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准备好了,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惊讶地说道,“我今晚肯定是回不去了,先说来听听呗,就当是给我添加兴奋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瞧你这个猴急的样子,好像没见过世面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骂道,“两条中华够不够,够你兴奋一阵子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,老大你发财了,出手这么大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惊讶地说道,“这么好的香烟,都快赶上我一个月工资了,不会是你买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买,你还以为是我抢的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行了,你先忙吧,我要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这又何必呢,这不是乱花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香烟你拿回去,我抽万宝路就行,不过吗,你后备箱的酒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还就搞不明白了,你小子什么时候变得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原理你的目的是,看上了我后背箱那几瓶五粮液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的那么不好听好吧,你是我大哥,我不跟着你混跟谁混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,“你就说,给还是不给吧,爽快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,我是那种小气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爽朗地说道,“我给你留着,你自己回来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唻,你真是我的亲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开心地说道,“行了,你身上还有伤,就不打扰你休息了,挂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挂机声,萧一凡笑着摇了摇头,起身准备洗漱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挂了电话之后,喝了一口茶,点了一支香烟抽了起来,椅躺在沙发上,准备熬夜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门口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个咕噜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还没休息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笑眯眯地走了进来,说道,“你是准备守株待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一个人,黄丽颖和她家小孩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笑道,“我也想休息呢,今晚是关键时刻,这不是没办法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安排好了,她娘俩在审讯二室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娇笑道,“我本想带她们去值班室的,想了想,还是觉得这样更为妥善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现在有进步,知道用脑子想办法了,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吟片刻,笑道,“不过,太安静了不好,你要让孩子闹出点动静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你的意思是让孩子继续闹,还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娇嗔道,“师父,你为了达到目的,可是不择手段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丫头片子,怎么跟我老人家说话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佯装生气道,“这只是一种手段而已,既然,已经决定了,何不充分利用一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我发现你老人家,越来越老奸巨猾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戏谑地笑道,“至于,能不能成功,就不知道你的功德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怎样,不试一试又怎么能知道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叹息一声说道,“如果刘宜军还有一点良知的话,相信应该有好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正如你所说,不试一试又怎么能知道结果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点了点头道,“我现在去看看,视情况再作打算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便要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,候副队长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摆了一下手说道,“刘宜军现在是什么个情况,有没有时刻注意他的一举一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估计候副队长,现在正在监控室呢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喃喃地说道,“刚刚我经过一室的时候,门口只有两名警察站岗,并没有看到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我和你一起下楼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猛吸了一口烟说道,“在这关键时候,千万不能出一点差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你在这休息一下,上半夜我来盯着,下半夜你再换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关心地说道,“一整夜下来,再加上这几天熬夜,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我还没到七老八十,这点辛苦算得了什么,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掐灭了烟头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发出来的背影,沈佳琪悄悄的,将一瓶牛奶放在桌子上,随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先行来到楼下,见审讯室里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现在进去还是不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轻声道,“现在这个时候,我想他应该正做着竭力的挣扎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愿吧,这个时候最好还是不要去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思道,“你去隔壁看看,最好是弄出点动静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就放心好了,这个时候我又怎么可能让他安静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娇笑道,“你不和我一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了干嘛,也不适合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我去监控室看看,注意,最好让他听到你们的动静,明白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笑而不答,伸手做了个“ok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会心一笑,点了点头,转身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正在监控室,注视着监控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候副队长,有没有发现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递了一根中华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见,连忙起身相迎,帮其一起点上,呼了一口浊气,说道,“这家伙够顽强的,就这么坐在椅子上,一言不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一动也不动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惊讶地说道,“难道,他真的就这么想一条道走到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知道呢,除了偶尔的更换一下位置,根本就没有其他反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蹙眉说道,“冯局,万一这家伙拒不交代,我们岂不是空忙乎一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安毋躁,还是耐心的等待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了笑说道,“你也忙乎一整天,累的话就去休息一下吧,我在这里看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坐在监控前面的椅子上,抽起了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以前办案熬夜太多了,这点辛苦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讪讪地说道,“你要不去休息一下,有情况,我随时叫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反正回去也睡不着,成败在此一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既然我们两个都睡不着,不如在这一起看看,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稍等,我去泡两杯浓茶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笑道,“既然要一起熬夜,趁现在空闲,做好准备工作不是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正说着话,楼下突然传来小女孩嬉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神情一凛,连忙看向监控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,本来呆坐在审讯椅上的刘宜军,突然抬起了头,开始倾听着隔壁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,他动了,我还以为他是铁石心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指着监控画面说道,“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,这才刚刚开始,好戏还在后面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今天不把他拿下,下面的工作,我们可就难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就是不知道你这个方法,对他管用不管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哂笑道,“下面二室就她们母女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沈佳琪刚刚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摇了摇头说道,“记住,我们不休息,刘宜军也别想睡觉,哪怕打瞌睡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已经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正说着话,也不知道怎么的,玩的开心的小女孩,突然开始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嘛,我要爸爸和我们一起玩,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宝宝不哭,爸爸现在不能和我们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听得黄丽颖安慰道,“宝宝乖啊,不哭、不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要嘛,爸爸不是在那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挥舞着小手臂,根本听不进劝告,一个劲地胡搅蛮缠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沫沫,你要是再不听话,我就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丽颖眼泪婆娑地说道,“你爸爸根本就不要你了,你还要他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呜……呜,不要、不要,我要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在黄丽颖的恐吓下,不但没有停止,反而变得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,你爸爸不要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丽颖呵斥道,“你要再不听话,我也不要你了,去啊,你去找你爸爸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不但没被吓住,反而哭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黄丽颖,你凶什么凶,她还是个孩子,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恼怒地说道,“沫沫别哭,听妈妈的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嫌我没本事,有本事你来呀,亏你还好意思说,还不是因为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丽颖大声说道,“宝宝,你爸就在隔壁,你不想他吗,你自己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把小女孩往地上一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……妈妈,妈……妈,我要爸爸,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本来就小,哪经得起这样推搡,吓得哇哇乱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黄丽颖,你她妈的死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一边怒骂着,一边挣扎着要起来,无奈身不由己,只能坐在椅子上干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刘宜军,我是死人,要死的人是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丽颖气极而笑,怒骂道,“这能怪我吗,还不是你这个王八蛋给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女孩什么时候见过这个阵仗,哭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怒骂声、哭泣声交杂一起,场面让人感到揪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真的是气到了极点,用力敲打着隔离板,发疯似的怒吼道,“来人,我要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安静,你吵什么吵,我看你是昏了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警员走进去,呵斥道,“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隔壁又传来小女孩伤心、嘶哑、哭泣的声音,好像被人揍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根本不听劝阻,咆哮道,“去,你现在就去把你们队长叫过来,快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等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警员说完,转身离开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刘宜军发疯似的,用力地狂砸隔离板,冯常乐冷笑道,“火候差不多了,咱们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该不会是,这小子突然开窍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开心地说了一句,紧跟着冯常乐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妈的,人死哪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已经接近疯狂,情绪非常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什么,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喝道,“刘宜军你给我老实点,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我招,我招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忙不迭地拱手作揖,近乎哀求道,“求求你们,不要再为难她们母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问道,“候副队长,隔壁是怎么回事,你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立马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宜军啊刘宜军,你看看你,为了不相干的人,你搞得全家鸡犬不宁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说吧,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说,我说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颔首低头,双手用力的扯着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刘宜军一副痛苦的神情,冯常乐冷静地站在原地,一言不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