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32章 旁敲侧击

第532章 旁敲侧击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做就对了嘛,这才是我的好兄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见萧一凡终于接受自己的意见,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,笑道,“那天有时间,你把弟妹带来,我请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还是先等一等吧,看你的样子比我还猴急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咂了咂嘴巴说道,“八字这才有了一撇,最终情况如何,还不知道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不管,你刚刚可是才答应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却是不依不饶地说道,“你要是不听我的,我会将这件事立马反映给戴书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你这可就不厚道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悲催似的说道,“我这么信任你,你怎么能这么做呢,叫我情何以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没办法,我也是为了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得意洋洋地说道,“我宁可让你恨我一辈子,也绝不能看着你一条道走到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先谢谢你了,大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无奈之下,只得妥协,说道,“不过要想我现在带她来,等我一切都安稳下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你不反对我的意见,我有的是时间,嘿嘿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一见,贼兮兮地说道,“看你今天受伤了,晚上,请你喝一杯咋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还是算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杨昊一语双关的话,萧一凡一副不情愿的样子,说道,“医生说了,这两天都不能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点小伤小痛,能妨碍你喝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怼道,“今晚,你要是不去,受到损失的可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,不就是喝个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能有什么损失,就算是琼浆玉液又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与不去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狡黠地一笑,说道,“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了,我可不想又被你说,逼着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事情,说得这么玄乎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说道,“我还就不信了,今天我还就非去不可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都说好奇害死猫,看来果真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开心地笑道,“你放心好了,今晚绝对不会让你喝多少酒的,身体重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少来,反正好人坏人都被你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顿感脑门爬满了黑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近下班,梁相宜走进萧一凡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领导,你腿脚不便,我送你回去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开心满满,甚至有点小激动,俏皮地说道,“为了解决你的衣食无忧,我决定送餐上门,高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现在见识渐长啊,值得表扬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咧嘴一笑说道,“我倒是想呢,可是,我无福消受,今天晚上已经有预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啊,到底是夸我还是怼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听,神情有点小失落,嘟着嘴巴说道,“你这个样子,还要出去喝酒吗,你是顾嘴不顾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丫头片子,你竟敢说我嘴馋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,佯怒道,“说话不知轻重,看来,我是不是对你太宽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真是不识好人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嘟囔了一句之后,撅着嘴巴说道,“本想送个猪蹄煲给你补补的,既然不领情,那就只能说是你没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不就是这点小伤而已嘛,还补一补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不过你的心意,我还是要感谢你的,改天等我腿好了,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又没做什么,干吗要请我吃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嘴上虽然这么说,心里却是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而不往非礼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摇头晃脑地说道,“对于你的真心实意,我又怎么能置若罔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油嘴滑舌,我才不相信你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娇嗔道,“好了,既然领导大人有事,小女子就不打扰你了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梁相宜转身走了出去,萧一凡摇了摇头说道,“唉,真是难为你了,今日的善举,日后必有所回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日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真州市刑警大队大队长冯常乐的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躬身说道,“现在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中华香烟,敬了一支给冯常乐,并帮其点燃,一起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候副队长,站在这里干嘛,坐,坐下来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指了指沙发,说道“现在案子审得怎么样了,刘宜军还是拒不交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我正是为这事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陪着笑脸说道,“目前看来,我觉得刘宜军是惯犯,不但拒不交代,而且态度还极其恶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看来你是遇到难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就算是再厉害的角色,也有软肋,你就没发现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也不隐瞒,蹙眉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实不相瞒,能用的方法我都用了,能使的手段我也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我再怎么想方设法,他依旧稳坐钓鱼台,不为所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担心这样下去,不但审不出效果来,反而让他感到我们对他束手无策,真是急煞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见了鬼了,他不知道这是谋杀罪吗,难道他连死也不怕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深吸了一口烟,吐了两个烟圈,冷笑道,“就算他是穷凶极恶之徒,面对死亡,也不可能面对死亡这么淡然,莫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莫非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不知其意,下意识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打岔,他家里还有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思道,“他的历史档案查了吗,而且,你有没有旁敲侧击过,他以前都做了些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坦然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家里还有什么人,我这倒是没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,他的档案我已经查过了,初中肄业之后,就一直在社会上瞎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十岁之前,到处惹是生非,曾经有三进宫的经历,最严重的一次,判了六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年前,成了家,有了一个女儿之后,便一直在沙石场上班,期间倒是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了两声,眯着眼睛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刘宜军在这五年期间内,就像一张白纸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没有查过,他老婆以前是干什么的,现在又在哪里,做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另外,他的父母的情况你查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更好奇的是,他老婆不知道他以前的情况吗,假设知道的话,为什么还会嫁给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没有,你的意思是,现在去做侧面了解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似乎想到了什么,疑惑地说道,“可是,我觉得这样做,不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破不了案,还会使案犯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长点没什么,你不要想得太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知道,面对死亡,有时候时间长一点,对案犯的心理来说,有时也是一种折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就去了解他的家庭情况,说不定能达成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如果得不到有用的消息,接下来,我自有办法对付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既然如此,我又何必费心劳神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讪讪地说道,“不如趁现在,你亲自出马,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时候,不能盲目行事,得一步一步的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莞尔一笑说道,“你先去查一下他的家庭住址,完了之后,我和你一起去进行探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信心满满地样子,侯佳豪尴尬地笑了笑,说道,“好吧,请稍等,我现在就去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我在办公室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掐灭了烟蒂,端起茶杯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不敢怠慢,看了一眼冯常乐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之后,侯佳豪开着车,载着冯常乐和沈佳琪,驶出了刑警大队院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我们现在这个时候去,他家里会不会没人在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边开车,一边说道,“这样一来,我们岂不是空跑一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不会,就算他一家人都上班,你别忘了,他家还有小孩需要人带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万一要是铁将军把门,我们也可以私下和村民们了解一下情况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我们这样去有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不管三七二十一,突然问道,“你别忘了,我们可是穿的便衣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丫头,穿便衣就不能工作了,你没带工作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道,“你给我记住了,不要动不动的,做什么事情,非得搞得大张旗鼓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沈佳琪说话随意,而且冯常乐似乎并不感冒,暗自思忖,觉得她现在是如鱼得水,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便暗自决定,以后,要好好善待于她,爱屋及乌的道理自己还是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只怕穷山恶水出刁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阴阳怪气地说道,“青山乡,我可是了解一些的,那里在过去来讲,是属于三不管地带,民风可没什么好口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那里就像土匪窝,这也太荒唐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戏谑地说道,“你也不想想,当今可是新社会,看你年龄不大,思想怎么老旧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信就算,何必这么说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娇嗔道,“还好有候队长在这,你问一问不就清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还别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哂笑道,“我之前没做这方面考虑,正是有沈主任说的这方面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一听,微妙的感觉到侯佳豪语气的变化,心中暗自一喜,等待冯常乐是何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这么说来,倒是我太武断,错怪小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爽然地笑道,“真州现在到处是一片繁荣的景象,时代在进步,那里的民众不会还冥顽不化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冯常乐并不反对,也没纠正的意思,沈佳琪的心思不禁开始活络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话倒是不能这么说,这是一种骨子里的传承,很难说得清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哂笑道,“今天去了之后,具体是得到什么结果,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还就不信了,在这新社会新时代的背景下,还有愚民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顿时感到疑惑不已,笑道,“今天去了之后,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戏谑地说道,“师父,今天我跟你又学到了一招,佩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藏了什么小心思了,我听你的话,怎么总觉得怪怪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之余,狡黠地笑道,“往往这些事,女孩子做的比较容易,我决定让你打头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公报私仇的想法,我提出反对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一听,顿感一阵头大,立马反驳道,“怎么能让我一个学徒打头阵呢,万一办砸了,谁又该对这件事负责,师父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玉不琢不成器,没有担当又怎么能堪大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脸色一沉,佯怒道,“这件事就这么说了,反对无效,一切后果由你承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,早知道来这个地方,我就不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一听,无奈之下,只得怨天尤人,来的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见冯常乐贼兮兮的样子,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十分钟之后,侯佳豪根据自己所掌握的消息,直接开车来到了刘宜军家所在的村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候副队长,你怎么把车开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说道,“我觉得第一步先到刘宜军的组里去,这样情况是不是了解的更为细致一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陪着笑脸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实不相瞒,刘宜军家,到底在什么地方,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村叫刘庄村,下辖七个村组呢,我们也不知道三组是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了,村支书是这里的父母官,了解情况岂不更为方便一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说得也对,那我们就赶紧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觉得不无道理,说完,便打开车门,朝着刘庄村部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和沈佳琪一见,不敢怠慢,连忙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刚到村部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,你们是干什么的,就直接往里面闯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,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,语气不善地说道,“不管你找谁,都先得登记,否则,请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没想到一个看门的,脾气还不小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对着侯佳豪和沈佳琪二人看了一眼,笑道,“佳琪,你去登记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