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28章 人与人不能比

第528章 人与人不能比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豹哥,这可不能怪我啊,要怪就怪李黑虎太霸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赖子气呼呼地说道,“他把我们都支开了,最终,被对方包了饺子,连个接应的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想听这些废话,钱呢,拿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豹哥不胜其烦地说道,“我还在老地方,赶快给我把钱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豹哥,钱是李黑虎负责去拿的,我想应该被收缴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赖子坦然道,“实不相瞒,现在情况紧急,我还想和你拿点钱,出去躲一阵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赖子,*的脑子没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豹哥一听,恼怒地骂道,“我有钱还让你们去做这事,我现在自身都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脑子有没有病我不知道,但是,你可要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赖子冷声怼道,“我要是被李黑虎供出来,你的处境你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赖子,你什么意思,是在威胁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豹哥一听,岂能不懂其意,恼怒之余只得缓和了语气,说道,“我现在真的没钱,要不你想想其他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你让我去哪想办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赖子一听郁闷不已,想到对方竟然铁公鸡似的,一毛不拔,于是沉声道,“为了帮你办这件事,我的兄弟也被抓了,这笔账你准备怎么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赖子,你跟我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豹哥一听这话不对劲,立马呵斥道,“当初可是说好了的,事成之后,三七分成,现在事情被你办砸了,你还好意思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咱们好聚好散,你不仁别怪我不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赖子知道自己的要求无法达到,语气冰冷地说道,“今天很晚,我看不到钱,明天你就准备蹲号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便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喂?”

        豹哥见对方决然地挂断了电话,气得暴跳如雷,恶狠狠地说道,“妈的,跟老子玩阴的,老子不发脾气,真的把我当病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一口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豹哥,是哪个不长眼的惹你生气了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姜茜嗲声嗲气地说道,“不气了哦,气坏了身子,我可是很心疼的!不信,你摸摸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拿起豹哥的手,就要往自己的胸脯上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你妈的,贱.货!”

        豹哥一把将其推开,谁知用力过猛,将其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,*的什么意思,我关心你有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姜茜痛呼一声之后,讥讽道,“真把自己当大人物了,还不是穷屌丝一个。嗤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,立马从我眼前消失,否则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豹哥正愁没地方发泄怒火,猛地站了起来,向其逼近,狠厉地说道,“三秒之内还不滚,我就叫一帮兄弟来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畜生,我真是瞎了眼,怎么会看上你这个不是玩意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姜茜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,就算自己再怎么不堪,你也不能对我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靠,贱人,你敢骂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豹哥一听,骂着就要过去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姜茜惊叫一声,急忙逃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市府大院到了,你想清楚了,真的要去上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把萧一凡送到真州市府之后,担心地说道,“我看你这个样子,还是回去休息半天吧,耽误不了你多少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这点小伤而已,又没伤筋动骨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也赶紧回去,把幕后之人给我找出来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放心好了,保证不会让你失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道,“你这一瘸一拐地,能行吗,要不我送你上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那么矫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刚说了一句,却见梁相宜开着自己的车子,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来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笑眯眯地摇下车窗说道,“你等一下我,我将车停好,便将车钥匙给你,也算是物归原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就近找了一个位置,将车子停好了之后,走到萧一凡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物归原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脸戏谑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开得好好的不开了,过足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接过车钥匙,笑道,“怎么样,车子被你用了大半天,油给我补上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娇笑道,“更何况是你让我开的,不就是一箱油吗,下班的时候给你加满,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看你表现不错,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与冯常乐挥了挥手,转身向楼梯过道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脚怎么了,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连忙上前搀扶,关心地问道,“是不是昨晚酒喝多了,下楼的时候不小心崴着了,看医生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话长,我这可是见义勇为的见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说道,“你别扶着我,让别人看见了笑话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男子汉大丈夫,这么扭扭捏捏的,像个大姑娘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娇嗔道,“我是你的秘书,再说了你腿受伤了,我扶着你光明正大,有什么好怕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人言可贵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挠了挠后脑勺说道,“你一个未出阁的大小姐,我可不想因此毁坏了你的声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只怕你是口不言中吧,那位不是已经误解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笑怼道,“只要我们清清白白的,干嘛怕那些风言风语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不管不顾地依旧搀扶着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梁相宜扶着萧一凡,像一对恋人似的,冯常乐感慨道,“唉,老大你到哪都有美女相伴,人与人之间的差距,怎么就这么大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自己形孤影单,莞尔一笑,开着车子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搀扶着萧一凡来到办公室,将其安顿好之后,为其泡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午,我没来,有人找我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午,没有其他人找你,杨市长倒是来了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黛眉微蹙,说道,“你知道吗,现在你是出了名了,大院子里已经炸开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嘛,我怎么就出了名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说道,“杨市长来找我,没说是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见你不在,又怎么会告诉我是什么事呢,你以为我是你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娇笑着说了一句之后,沉声道,“你之所以出名,还不是因为你在短短的两天之内,拿下了周祥泰和刘常坤父子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以为是什么事呢,这件事他们要议论,就让他们议论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干笑了两声说道,“不管他是谁,只要犯了错误,我一定会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理直气壮的样子,就好像过去的青天大老爷,刚正不阿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娇笑道,“你知道,大家现在私下议论你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说我是什么,不会也像你一样夸我吧,我这是何德何能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的说了一句之后,笑道,“不管他们说什么,我只要实事求是,就不会怕他们闲言碎语,真所谓,心底无私天地宽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这样想了,可大家却不这么认为,都暗中说你是萧阎王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摇了摇头,说道,“不知道萧青天听了这样的评价之后,有何感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青天,萧阎王?这两个名字都挺不错的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了之后,不但不生气,反而开心地说道,“萧青天,是对我的行事风格的认可,萧阎王,说明那些腌臜小鬼,是怕我雷厉风行的手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是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,对你的敬佩之情,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笑得花枝乱颤,说道,“把两个意思相反的词汇,竟然用的这么顺畅,整个大院子里除了你,恐怕也没第二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现在是胆肥了,竟敢对你的顶头上司和师父妄加评论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佯怒道,“念你是初犯,回到办公室之后,给我把道德经抄写一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,真是伴君如伴虎,一言不合,不是打就是罚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听,狡黠的一笑,说道,“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,习相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戏谑地看了一眼萧一凡,转身一摇三晃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梁相宜俏皮的样子,萧一凡笑骂道,“死丫头,竟敢变相的说我不是,你过来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现在没时间,我要去学习了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做了个鬼脸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莞尔一笑,点了一支香烟,坐在老板椅上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拿出来一看,原来是魏明星打来的,随即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语气恭敬地说道,“现在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魏局长你好,我现在办公室呢,有什么话但讲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今天上午去查了吗,结果怎么样,发现了什么猫儿腻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奉你的命令,我上午去过几家银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沉声道,“并没有发现杭志华副市长,有多余的存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,不知道他是真的两袖清风,还是隐藏的比较深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就凭他平时那副嚣张的样子,打死我也不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我也是这么想的,可是,我们现在没有证据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坦然道,“而且,我发现他和展兴明最近走得比较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暂时先放一放,千万不要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提醒道,“再狡猾的狐狸,总有露出尾巴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请萧书记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点了点头,说道,“对了,自从刘常坤他们出事之后,现在外面对你的评价众说纷纭,褒贬不一,你要小心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这件事我已经听梁秘书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一石激起千层浪,让他们去说好了,只要站在正义的一边,他们又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善意地提醒道,“萧书记,话虽如此,还是小心一点好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魏明星的话,萧一凡岂能不懂其意,无非是有人想给自己找麻烦,甚至与之前的桑玉奎如出一辙,于是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你放心好了,我懂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凭他们那些人,想要对我做出什么事,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,是否够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你现在怎么样,展兴明他们有没有跟你直接面对面的硬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那样,反正是不受待见之人,我也懒得和他们计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坦然道,“萧书记,我还想有个不情之请,希望你能答应我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我之间不必客气,只要我能做到的,决不推迟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爽朗地笑道,“说吧,什么事,搞得这么紧张兮兮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晚上有时间吗,我想请你和冯局长喝杯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讪讪地说道,“我虽然没什么好酒,但是有几瓶存放了快二十年的杜康,给个面子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魏,你才是真正会喝酒之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知道,魏明星不是会献媚巴结之人,笑道,“不过这两天不行,一是我这两天有点事,而且常乐这两天,正在审理一件谋杀案,要不就这个周末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一切听凭萧书记安排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开心的说了一句之后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冯常乐回到真州刑警大队之后,并没有直接回办公室,而是来到陈熙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主任,你也太没组织纪律性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听得常务副大队长侯佳豪,沉声喝道,“你上午带着沈佳琪干什么去的,为什么没有进行请假公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候副队长,我是奉冯队长的命令,带小沈出去办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辩解道,“由于时间紧急,一时忘了在公示牌上登记,你又何必在这问责于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这是对事不对人,没有规矩就没有方圆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冷声怼道,“像你这个态度,很成问题,看来,我有必要和你细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就说吧,你是队长,我再怎么承认错误,还是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熙无奈之下,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翅膀硬了,我还不能说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冷笑着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大队长,好大的威风啊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推门走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