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27章 在劫难逃

第527章 在劫难逃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坏了,电话怎么能关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紧张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谁的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疑惑地说道,“瞧把你紧张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刚刚只管追李黑虎了,还有一个女绑匪给遗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秦竹韵不会被她挟持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竹韵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是谁,就是我刚刚跟你说的,杜书记的儿媳妇,在前面的水榭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解释了一句,急声道,“你快到前面去看看,千万不要出差错了,快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你自己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不敢怠慢,说了一句之后,疾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水榭处,出现了一辆面包车,哪里有什么白色捷达车,更没有秦竹韵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秦竹韵有可能被女绑匪劫持,冯常乐走进面包车一看,见钥匙还在插孔内,连忙开着面包车,向着公园门口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公园门口还有二百米远,发现一辆白色的轿车,赫然停在花木带处,随即加大油门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近一看,见秦竹韵被绑在车内,嘴巴里塞着布条,在竭力挣扎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连忙帮其解开,安慰道,“你就是秦竹韵吧,别怕,我是警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女绑匪跑了,快追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一听,急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跑了,对方穿的什么衣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走到捷达车驾驶室,启动汽车,带着秦竹韵向公园门口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穿的一身黑皮夹克,烫着大波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情急之下,也不曾多想,直接说出了李静的外貌特征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看到前面不远,一个与秦竹韵描述一样的女子,就要走出公园大门,连忙喊道,“抓住她,别让她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一帮警察还没反应得过来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本想装成游客,蒙混过关,没想到在这紧急关头,秦竹韵带着警察追了过来,情急之下,疾步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情急之下,一个急刹,从车上走了下来,向着李静追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警察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自己人,刚刚那个穿黑皮夹克的女子是绑匪,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急声道,“别让她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听,纷纷跟着冯常乐朝门外追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掉头一看,冯常乐领着一帮警察追了过来,抬起腿开始没命的往前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岂能让她在自己面前溜之大吉,加快脚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此时哪顾得了许多,卖力地向前跑,无奈自己穿的鞋子后跟有点高,眼看就要被追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中年妇女,从自己身旁路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毫不犹豫地将其撞倒,正要抢夺自行车,冯常乐带人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,你们都给我让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黑寡妇李静,劫持着女子,掐着女子的脖子,恶狠狠地说道,“再敢上前一步,我就掐死她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手稍微一用力,被劫持女子的脸色顿时变红,并开始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别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,连忙伸手阻止,待看清对方的相貌,咧嘴一笑,说道,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城北的黑寡妇李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识相的,赶紧让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静冷哼一声说道,“否则,她就是我垫背的,向后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,你再看看我是谁,还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向前走一步,笑道,“以前小打小闹,不跟你一般见识,你现在这是想吃花生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静定睛一看,惊讶地看着冯常乐,自嘲地笑道,“我真是瞎了眼,原来你是警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瞎不瞎我不知道,可我一直都是警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哂笑道,“以前,你所做的事罪不至死,现在你要是继续冥顽不化,可就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想要我放手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静狂笑了两声之后,语气冰冷地说道,“放我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冷笑了两声,戏谑地看着对方,大声呵斥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放你走,你以为你能逃避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把事情闹大,现在束手就擒,还有生还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你再坚持己见,等待你的,将是法律的严惩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冯常乐的话,看着周围一帮警察,李静犹豫了,心想,自己如果现在放手,罪不至死,顶多十年八年就出来了,如果现在坚持下去,性质完全变了,吃花生米都说不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李静惊疑不定,东张西望之时,冯常乐瞧准时机,一个健步冲上前去,一拳冲其面门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静没想到冯常乐会突然袭击自己,慌乱之间,本能的反应迫使自己遮挡其攻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机会难得,冯常乐改拳为掌,一把抓住对方的手,顺势一个反扭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得“啊”的一声,李静吃痛,被冯常乐制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冯的,你诳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静恼怒地说道,“今天老娘栽在你手里了,我问你,泥鳅是不是卧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以前,不过是我的一个线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声怼道,“自己做的事,终究是要得到报应的,你进去之后,好好改造吧,带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见,迅速给李静戴上了银手镯,押上了警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,在芜州迎宾大酒店的一间包厢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劝你还是点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戏谑地说道,“男子汉大丈夫,这点小伤小痛的算不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什么意思,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治不了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我劝你还是安分一点,免得秋后算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喝就不喝呗,搞得这么凶神恶煞的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阴阳怪气地说道,“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骂谁,你再说一次试试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眼睛一瞪,随即贼兮兮地说道,“看你这次表现不错,就不跟你计较了,自己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见状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这次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有伤在身,医生嘱咐忌口,不能吃辛辣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川重获自由,是件开心的事,为了表示我的诚意,我陪你喝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惊讶地看了看秦竹韵,瞄了一眼萧一凡,其意不显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着我干嘛,喝你的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眯着眼睛笑道,“怎么,你该不会是怕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瞧你说的,我有你说的这么不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大大咧咧地说道,“难得有机会压你一头,我又怎会轻易放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请接受我的敬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见状,端起酒杯敬向了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敢,都是自己人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也端起酒杯与之一碰,抿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你不要喝这么猛,下午还有事情要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这件案子你是交给芜州警方,还是直接带回去你亲自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这件案子发生在芜州,还是交给当地警方比较好,我已经让陈熙他们去交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夹了一块牛肉,沉声道,“你也知道,绿洋乡的溺水案真凶已经捉拿归案,我根本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放进嘴里咀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考虑的,反正你的功劳簿上,少不了记上浓重的一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的说了一句之后,沉声道,“回去之后,必须尽快伸出幕后之人,为下一步的工作,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放心好了,最多给我两天时间,我保证给你一份满意的答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说道,“这次破获绑架案,你功不可没,肯定少不得那个见义勇为的称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要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说道,“今天姚鑫他们表现不错,这样的人,你要好好利用,回去之后,找个机会,我请他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喝酒就算了,这也是给他们立功的机会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还是等你伤好了,我请你美美地喝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时候再说,下午,我和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刚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下午还要去上班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惊讶地说道,“你这腿还没好,我劝你还是休息两天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这点小伤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冯常乐不经意地瞄了自己一眼,笑道,“回去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自己小心点,千万不要留下隐患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见状,娇羞地叮嘱了一句之后,不再言语,开始招呼着众人吃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在回真州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这么着急回去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边开车,一边笑道,“好不容易有机会休息,你干嘛还要这么拼,不会是怕嫂子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又想出什么幺蛾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骂道,“我在你眼里有那么不堪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,我的感觉是,美女对你不是一般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贼兮兮地说道,“不过,你还别说,秦美女真的挺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是不是皮痒痒了,三句话就没个正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干咳了两声,说道,“你回去之后,跟市队的人联系一下,我觉得这件绑架案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来了兴趣,笑道,“难不成你怀疑,这件绑架案背后,还有操控之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肯定的,秦川被人绑架,表面看来是有人嫉妒而为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但是,据我了解,秦川这次做的化工原料生意,更重要的是,他做的是荣飞的江龙精细化工厂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秦川这次被绑架,是荣飞指使人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吟片刻之后说道,“应该不会吧,荣飞要是这么做的话,岂不早就要关门大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到哪儿去了,你忘记一个人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说道,“而且这个人也是做化工原材料的,你也去过他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你是说高瑞章,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个错愕之间,疑惑地说道,“生意怎么会被他一个人包了,果真如你所说,这个理由也太勉强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是很确定,只是怀疑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说道,“现在许多事情错综复杂,时不时地总是和荣飞的化工厂交织在一起,你说正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我也不敢妄下结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还是等我把溺水案查清楚了,再作下一步计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一定要审查仔细了,不要错过任何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说道,“有什么情况,及时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两人议论着绑架案话题的同时,在芜州一个居民区的商品房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肥头大脑的壮汉,正悠然自得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,喝着葡萄酒,看着儿童不宜的录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豹哥,总是看有什么意思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打扮时髦,媚态十足,醉意朦胧的女子,手不停地在壮汉身上乱摸,淫邪地说道,“要不,我陪你来个现场直播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茜,*的还真是会玩啊,怎么控制不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叫豹哥的壮汉冷笑道,“你不是老子的菜,大家在一起喝喝酒、偶尔吸两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又是这句话,真没意思!”

        叫姜茜的女孩一听,顿时不乐意了,埋怨道,“你是觉得我长得不漂亮,还是你根本就对女人提不起兴趣,你该不会是那个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贱.货,你就这么想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叫豹哥的壮汉,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,笑道,“老子现在让你看看,我倒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一把将姜茜搂在怀里,便要对其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茶几上的手机不停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亲爱的,我好想你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茜醉眼迷离地撒着娇,显得急不可耐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豹哥一把将其推开,迅速坐了起来,当看到来电号码时,立刻按下了接听键,“赖子,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豹哥,对不起,这次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叫赖子的不是别人,正是李黑虎的兄弟,南门地界的二号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*的什么意思,什么叫让我失望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豹哥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李黑虎人呢,他特妈的干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豹哥,李黑虎被警方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赖子恼怒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你说什么,李黑虎被警方给抓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豹哥震惊之余,怒骂道,“平时牛逼烘烘的,这点小事都办不好,真是不堪大用的东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