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21章 酒多了

第521章 酒多了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又要耍坏,秦竹韵伸出玉手,轻轻压在其嘴唇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你不给我亲,我偏要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耍起赖皮,说着便要亲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坏蛋,你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轻推开萧一凡,媚眼如丝地,柔声道,“我要带你,去看你喜欢而又没见过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好东西,去哪里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被挑逗得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嘘,别急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娇声道,“说了就没意思了,必须让你自己看才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呀,这么神秘兮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也不回答,看了一眼萧一凡,竖起食指勾了勾,转身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跟我玩神秘,我还就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嘟囔了一句,随即跟着秦竹韵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房间,只见秦竹韵站在衣柜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又是整的哪一出,到底是什么东西,快给我看看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急不可耐地说道,“你该不会是故意逗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会,不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娇嗔道,“我先给你放水洗澡,等会保证你开心不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走进卫生间打开热水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花洒喷出热气腾腾的热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要洗澡啊,也太麻烦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着埋怨道,“你不会是故弄玄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故弄玄虚,等会不就知道了,快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说着,将卧室内的灯光全部熄灭,只留下卫生间微弱的灯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秦竹韵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,萧一凡无奈之下只得顺从。

        见萧一凡进了卫生间,开始淋浴,秦竹韵也迅速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多分钟之后,当萧一凡洗完澡,回到房间时,只见在昏暗的霓虹灯的照射下,秦竹韵穿着性.感的蕾丝内衣,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情此景,萧一凡只感到浑身血脉偾张,有着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好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摆了一个姿势,妩媚地说道,“是不是感到很失望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看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再也顾不得许多,快速向床边走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绿洋乡派出所的人,押了两个嫌疑犯到咱们大队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真州刑警大队刑侦科科长汤俊,走进副大队长侯佳豪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,埋怨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,你干嘛气喘吁吁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面的派出所经常押人过来,你去处理一下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都得让我亲自过问,还不累死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新来的大队长倒是很轻松逍遥,一天到晚都看不到人影,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据绿杨派出所的焦主任说,这两个嫌疑犯正是冯队长,动用了四五个乡镇的警力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连忙解释道,“而且,这两个嫌疑犯,正是前两天那个溺水死亡的主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你说什么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震惊不已,疑惑地说道,“那件案子不是已经定了吗,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在楼下,我已经将他们带到留置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沉声道,“我们现在该怎么办,是先询问一番,还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奇了怪了,明明查探清楚是件意外溺水案,怎么就成了凶杀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蹙眉沉思道,“冯常乐人呢,他没来队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看到冯队长,据焦大盛说,他被几个所长邀去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上前一步,轻声道,“侯队,现在案子的性质发生了变化,你说冯队长会不会以此为借口,对你进行问责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气愤地一拳砸在桌子上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妈的,真是大风大浪都过来了,没想到在阴沟里翻了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我进行问责,他还不够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冤假错案多了去了,再说,我们也是有凭有据的,没什么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现在该怎么办,当不知道此事,还是先进行审讯一番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懊恼地说道,“没想到一时疏忽,竟然惹了这么大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在这个节骨眼上,出现了这样的事,对我们多少还是有些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沉吟片刻之后说道,“你是刑侦科科长,人又是你接收的,完全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去办,至少问出我们到底错在哪里,遗漏了什么细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说完,转身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常乐啊冯常乐,你小子到底是撞了什么狗屎运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汤俊离去的背影,侯佳豪喃喃自语道,“想不到才和你打交道,就被你胜了一筹,到底是你运气好,还是我时运不济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说,冯常乐在富民镇邀请一帮乡镇派出所所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和吴昊等人自是开心不已,没想到会受到新来副局长的礼遇,这种情况可是少之又少,频频举杯敬向冯常乐,以示恭敬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贾彬在几个派出所所长之中,是最年轻的,在所长位置上呆了好几年,想晋升再进一步,可惜比自己有背景的多了去了,为了自己的将来,即使现在不能咋样,拉近之间的距离还是有必要的,于是,对冯常乐更是大献殷勤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再怎么能喝,也经不起众人频频举杯,再怎么小心谨慎,也架不住众人的一翻美意,也开始有点晕乎晕乎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警官,你去楼下吧台把账结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趁着自己还比较清醒,低声说道,“我初来乍到,可不想落个吃喝局长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,递给身边的沈佳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答应了一声,便要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警官,你这是要干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富民镇派出所所长户东来连忙出声阻止道,“你要饮料还是什么,我帮你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户所,各位所长,你们慢慢用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微一躬身,转身离开包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所长,今天辛苦大家了,不成敬意,还望大家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带着酒意笑道,“酒都喝得差不多了吧,趁杯中还有些酒,我建议来个满堂红,改日再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一起敬冯局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响应,一齐举杯,喝了个杯底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,时间不早了,今天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起身说道,“你们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,毕竟都喝了酒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等人一听,纷纷起身相送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沈佳琪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账结完了吧,我们回县城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我去吧台结账,老板说,账已经结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说着,将一叠钱带给了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个错愕之后,扫视了一眼众人,指着房东来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你说什么,账已经结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户所,你这就不对了吧,我之前可是说好了的我结账,你怎么能偷偷地背着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多少钱的,你必须给我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冯局,真的不是我结的账,你误会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户东来连忙摇手说道,“其实也就是一顿饭钱,不管是谁结的,只要没吃霸王餐不就行了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矫情,我可是说的明明白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突然脸一沉,说道,“今天我请客,账就必须由我结,你们这样,叫我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众人面面相觑,向玉怀看了一眼略显尴尬之情的贾彬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看一次好好的聚会,你这又是何必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和我们一起吃饭,就已经给了天大的面子了,又何必计较太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顿算是我们大家给你接风,下次你请客,我们绝对服从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能与大家熟悉一下、增加彼此的感情,也是我所期待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的小动作,被冯常乐敏锐地捕捉到了,为了不使贾彬感到尴尬,笑道,“话说多了没意思,今天就感谢你们的盛情了,贾所长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冯局,你先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贾彬讪讪地说了一句之后,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饭店后,向玉怀一行将冯常乐送上车,沈佳琪开着车子一路向真州城区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你酒多不多,现在是回家还是去队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一边开车,一边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去队里就不必了吧,都快十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揉了揉太阳穴说道,“那两个嫌疑犯已经被接管了吧,今晚是谁值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是候副队长值班,我刚刚电话问过了,两名嫌疑犯已被送进留置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坦然说道,“你今天也累了,我还是送你回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这两天确实够累人的,回去好好睡一觉,明天继续战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哂笑道,“加上这帮家伙都是能喝的主,我差点就被他们灌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你不是说你是大酒量吗,还会醉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俏皮地笑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你这都看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调侃道,“你要知道恶虎还架不住群狼呢,我再怎么能喝,也经不起他们轮番攻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能这么说,说明还是你酒量大,这么喝都没喝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娇笑道,“诶,对了,师父,你觉得今天晚上,是谁神不知鬼不觉的抢先付了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都看不出来,肯定是湖滨派出所的贾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照此看来,你的分析能力也是一般般啊,我对你的期望值,是不是有点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反驳道,“我才刚刚拜你为师,你又没教我多少知识呢,还不是你的责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,说来说去,倒是我的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莞尔一笑说道,“从明天开始,不准偷懒,师父教你怎么审案,你敢偷懒,我就把你调到乡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ok,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开心地回了一句,驾着车子直往市区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真州花园小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我就先上去了,你把车开回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挥了挥手说道,“路上注意安全,明天早上,你把车直接开到队里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这样子能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看着冯常乐走路已经不稳,走下车来,担心地说道,“师父,你住在几楼,我送你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还能控制得住,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打了一个酒嗝说道,“路上慢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小气鬼,也不知道请人家上去喝杯茶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嘟着嘴巴,带着一丝遗憾,埋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丫头片子,竟敢背后说我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调侃道,“你不要喝茶吗,走吧,我让纪委书记亲自给你泡茶,这待遇够高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冯常乐的前半句话,沈佳琪乐不可支,正准备前去扶冯常乐,当听到后半句话,顿时惊讶地呆愣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你这怎么了,走啊,上楼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,疑惑地说道,“就是不知道萧大书记有没有休息,要是休息了,可就不能怪我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你酒不多,自己小心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说完,转身做了一个鬼脸,赶紧开着车子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真是唯小人和君子难养也,这也不是那也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看着沈佳琪开车离去,莞尔一笑,转身向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门口,掏出钥匙打开门,看见屋内漆黑一片,连忙打开灯,向着萧一凡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没人,到哪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耸了耸肩膀,自言自语地说道,“这小子,太不够意思了吧,整天就知道到处乱窜,亏我还想着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走到客厅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半躺在沙发上,拿出手机准备拨打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来电铃声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,老大,你不要吓人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吓了一跳,埋怨道,“早不打晚不打,偏偏在我准备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打,你这不是存心吓唬人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顺手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你小子在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中传来萧一凡的声音,“是回市区了,还是在乡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然回市区了,现在正坐在沙发上等你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吐了一口浑浊的酒气,说道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喝酒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讶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也太不够意思了,你这是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道,“不错,我喝酒了,还不少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