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19章 无妄之灾

第519章 无妄之灾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萧一凡看似自嘲又有些自傲的的话语,杭志华却是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此时的戴嘉华和杨昊等人,听了之后却是暗自吃惊不已,都在猜测: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般正常情况之下,一个小小的科员要想升到副科,至少得三四年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一个科员要想升到正科级别,没有个十年八年的时间,是绝对做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意思的是,萧一凡不但做到了,而且今年还是以副处级的待遇,坐到了县纪委书记的位置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坐电梯式的晋升速度,其背后的能量有多厉害,是不言而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顺水推舟的事情多了去了,可是反过来想想,一艘破船推出去,也是航行不远的,这也证明了萧一凡自身的自身能力,也是不一般的,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戴嘉华隐晦地给杨昊递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感受其意,为了不影响喝酒的气氛,面露笑意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杭副市长,你酒没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诸位领导面前,口无遮拦,大大咧咧,真是没规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论是当初的你、还是现在的你,和一凡书记相比之下,都不在同一起跑线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俗话说,有志不在年高,无志空长百岁,你呀,要以萧书记为榜样,好好学习学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说得是,我辈当自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杭志华虽感极不情愿,但是当着戴嘉华等人的面,自己还是不够看的,无奈之下,挤出一丝笑容说道,“人在成长的经历中,就好比是逆水行舟用力撑,一篙松劲退千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你可别取笑于我了,我哪敢做什么榜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了一眼杭志华,哂笑道,“杭副市长年富力强,工作也是可圈可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萧一凡的话,戴嘉华心里吃了一惊,心想,萧一凡这是和杭志华杠上了,表面看似互相吹捧,实质暗地里是针尖对麦芒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这几天的接触,以及和杨昊私下的聊天,知道萧一凡不是个绣花枕头,而且是个极有能力的人,此时此景,又怎会接受杭志华的挤兑暗讽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之所以请客,一是为了缓解和萧一凡之间的关系,同时感谢对方及时的提醒,挽回了自己夫人的命,并由此对其产生了亲近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杭志华还想辩驳,戴嘉华连忙笑着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啊,就别互相吹捧,让我们这些老家伙自惭形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认为,我们能在一起工作,就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没有请大家坐在一起叙叙旧了,今日不谈工作,只管喝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作为今天的东道主,我建议,为了缘分,我敬各位一杯,诸位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书记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书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举杯,各自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戴嘉华的发言,气氛再次回到了愉快温馨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书记唐炫笑道,“以后,多走动走动,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举杯敬向了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唐书记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敢托大,连忙举杯与之一碰,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真是海量啊,两盅酒下肚,依然是云淡风轻,泰然自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常务副市长张经纬笑道,“我酒量虽然差点,但陪你再喝一盅还是承受的,来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张副市长,你的酒量与萧书记不分仲伯,你就不要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今天本就是请大家喝酒聊天,尽管敞开来喝,管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只要萧书记不嫌弃,我自当.乐于奉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经纬爽朗地笑道,“不怕诸位笑话,现在的酒量大不如从前了,七八两酒下肚,就开始迷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你这话可是有待考证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插言笑道,“一凡书记没来之前,你可是在大院里稳妥妥的冠军,张一斤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拿我开心了不是,以前是你们强加给我的,现在我可不敢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经纬笑怼道,“在萧书记面前,我自甘第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你可不要抬举我了,我顶多也就是瞎喝罢了,状态并不稳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打着哈哈说道,“能喝酒的人多了去了,只是我们没发现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能不能喝,只要尽兴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笑道,“除了我,你们那个不是七八两的酒量,不要管我,你们敞开肚皮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书记说的是实话,我建议大家都不要谦虚了,今天除了书记,我们每人三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道,“第二盅没喝完的,我陪你们一起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高兴,我第二盅也干了,然后再斟半盅陪大家,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乐呵呵地说道,“大家千万不要以为,我是盛酒待客,能力使然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了戴嘉华和杨昊的加持,众人纷纷举杯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有了酒意,喝酒的速度也慢了下来,坐在位置上抽烟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,大家都吃好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见众人都已酒足饭饱,知道自己不说走,没人主动离席,于是笑道,“今天招待不周,改日再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书记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致谢,随即各自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和杨昊等人,将戴嘉华送到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戴书记,嫂夫人不在家,你先回去休息得太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笑着说道,“要不我们找点娱乐项目,你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荣总,今天招待不周,多多谅解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嘉华婉拒道,“这两天有点累了,你和杨市长、萧书记他们去玩吧,我就不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啊,那你好好休息,改天再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点了点头,说道,“杨市长、萧书记,要不我们去打个小牌,或者去唱个歌,也让我尽一下心意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荣总,今天酒喝得比较多,打牌肯定打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摇了摇手说道,“唱歌,我就更不行了,我是属于那种五音不全的人,要不你请一凡书记去唱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你饶了我吧,你至少还会打牌呢,我连牌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尴尬地笑道,“荣总,不好意思了,我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位领导,真是遗憾,既如此,我也就只好作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无奈之下,只能表示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送走了戴嘉华,萧一凡乘坐杨昊的座驾,离开了龙腾大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唐书记、张市长、杭市长,他们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拉着三人笑眯眯地说道,“给个薄面,咱们去娱乐一下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荣总,这怎么好意思呢,又要让你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经纬笑道,“唐书记喜欢唱歌,不如我们去唱个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有此意,喝了点酒,唱歌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高兴地说道,“各位车子就不要开了,坐我的车去,一切我来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杭志华见唐炫并不反对,顿时开始不悦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众人上了车之后,荣飞立马拿起手机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坐着杨昊的车,眼看就要到了居住的真州花园小区,便让司机停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老弟,招待所还没到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疑惑地说道,“今天酒喝得不少,还是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,今天喝了不少酒,我想下车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正好消化消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啊,你确定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关心地问了一句之后,与其一起下了车,贼兮兮地说道,“老弟,你这么早就下车,不会是佳人有约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你想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现在回去也嫌早,我真的是想散散步,正好锻炼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既然如此,我就不打扰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莞尔一笑说道,“对了,杭志华今天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,你可不要多想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怎么可能,我还没那么小家子气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了两声,说道,“行了,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,外面还挺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也不打扰你散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点了点头,说道,“明天上午到办公室再聊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等杨昊上了车之后,便散步在大路上,向着租住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走了几十米路,手机来电铃声不停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拿出手机一看,见是秦竹韵的电话,庆幸自己早早下了杨昊的车,随即便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现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中传来秦竹韵急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傻呀,我还能在哪里,当然是在真州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这么晚打电话来,有什么事吗,该不会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现在能不能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话还没说完,就被秦竹韵给打断,“我弟弟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你慢慢说,你弟弟出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个错愕之后,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我弟弟被人绑架了,都快急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哽咽道,“电话里说不清楚,你能回芜州一趟吗,我真的是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绑架,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震惊地说道,“你别急,我现在就回去,你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店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说着,声音也开始变得哽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哭,报警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边安慰着,一边摇手拦了一辆正好路过的出租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也不能报,对方说了,只要敢报警,就别想看到秦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说着,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急,我已经上车了,千万等我回来再说,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情况紧急,安慰了一句便挂了电话,催促司机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韵姐,一凡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焦急地问道,“他今晚来不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美霞,一凡已经打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擦拭了一下眼泪,深呼吸了一口气,问道,“秦川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,你知道那帮人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眼泪婆娑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和秦川逛完街回来的时候,突然一辆面包车停在我们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,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从车子上下来三个大汉,不由分说,一把将我推倒在地,押着秦川就上了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我回过神来时,他们已经扬长而去了,地上就留下了一张纸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张纸条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拿起桌子上的纸条看了看,满面愁容地说道,“要一百万,这一下子到哪里去筹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啊,姐,我这里还有点积蓄,你先拿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说着,急忙从包里拿出了工资卡,递到了秦竹韵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,秦川平时做生意挺规矩的,这到底是惹了什么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黛眉紧锁,沉思道,“美霞,秦川平时有没有跟你说过生意上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他就是说了,我也不懂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摇了摇头说道,“现在秦川被他们给掳去了,会不会有危险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暂时应该不会,对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给了钱就放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沉声道,“现在我们不能自乱阵脚,等一凡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怎么还没到,真是急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哭泣道,“你说,他们会不会打秦川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快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无奈地说了一句之后,安慰道,“美霞,你现在不要哭,对方只是要钱,秦川现在应该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不知道该怎么办,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和王美霞紧张地对望了一眼,悄悄地走到了门边,对着猫眼仔细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一凡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开心的说了一句,急忙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竹韵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气喘吁吁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看到萧一凡站在面前,不知道是激动,还是由于太紧张,情不自禁地扑入萧一凡的怀中,哭得是梨花带雨,竟然忘了身边还有一个王美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不哭了,别怕,有我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拍了拍秦竹韵的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两人的样子,王美霞震惊得无以复加,心想,“萧一凡和秦竹韵就这么旁若无人的抱在一起吗,自己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二人松开对方时,萧一凡也看到了王美霞,心中慌乱不已,惊讶地喊了一句,“美霞,你怎么也在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竹韵这才想起来,自己由于过于紧张,一时冲动竟然忘了王美霞还在这里,顿时娇羞得满脸通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