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05章 第505章 希望落空

第505章 第505章 希望落空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是感到奇怪了,什么样的人让你感到如此害怕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鄙视道,“连说话都开始结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我一喝酒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狡辩道,“你别门缝里瞧人,把人给瞧……瞧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会把你瞧扁了,我知道你当过兵,有点三角帽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淡然一笑说道,“这酒喝得还行吧,来,我们喝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可是酒中极品,什么叫还……还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结结巴巴地说着,举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你喝酒确实是厉害,这么喝下去,我可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摇了摇手中的酒瓶,笑道,“里面还有一点,你自己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放下酒瓶,自顾自的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可就……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眉开眼笑地说道,“你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出去放个水,酒多了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在二楼的监控室里,看到画面中林大江喝得是不亦乐乎,冯常乐冷笑道,“走,随我一起下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现在下去未免早了一点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起身道,“还是稍微等一会,等他酒意再浓些,再下去也不迟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等会,就怕他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现在,就是趁他要醉不醉的这个状态,才能问出点东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还是你厉害,为了他酒后吐真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娇笑道,“你可是搭上了两瓶好酒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算什么,只要能问明情况,就是多搭上两瓶也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哂然一笑,说道,“走吧,万一他打起瞌睡,可就难叫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真舍得下血本,一瓶酒都快赶上我一个月的工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笑怼道,“还再多搭上两瓶,真不知道这酒有什么好喝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这就不懂了,酒中自有乾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干笑了两声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刚走到门口,与向玉怀不期而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还是你的方法有效果,投其所好,果然问出点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你这是要去审讯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没办法的办法,不承想还起到了效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哂笑道,“那个叫什么刘主任的,你知道他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江口中的刘主任,是沙石厂的刘宜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点了点头说道,“现在都这个时候了,也只有明天早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沙石厂?案情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思道,“向所长,这个叫刘宜军是沙石场的,那背后之人又会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的意思是,背后之人会是沙石场老板——邵大康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一个错愕之余,蹙眉说道,“按照道理不应该啊,邵大康我还是知道一点的,没什么黑材料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就不好说了,正所谓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他又不是整天和你在一起,为了利益,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看来明天早上,得把两个人一起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不可置否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必须的,现在下去看看,趁热打铁能多问出一些情况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酱香型的酒,后劲足,我可不想浪费了这么好的资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和沈佳琪一听,连忙陪着冯常乐,再次走进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酒喝得开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醉意十足的林大江,冯常乐冷笑道,“向所长,你这是放了原则性错误啊,怎么好给别人喝酒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开心,当然开……开心了,我这辈子可是第……第一次喝这么好的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醉意朦胧地看了一眼冯常乐,恼怒地说道,“你别以为你是大……大人物,就知道欺负向所长,有本事,冲……冲我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林大江,看来你身处险境还不自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你说,我现在把你放出去,你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高。德海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瞎说什么,怎么能……能把我和死人相比较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恶狠狠地说道,“你把老……老子放出去,看谁敢害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江,请你说话注意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呵斥道,“你要再敢胡言乱语,小心有你好受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吓了一跳,看着满面怒容的沈佳琪,顿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一个女孩子什么不好做,非做个什么警……警察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鄙视地看了其一眼,冷笑道,“还凶神恶煞的,小心没人要……要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一听,顿时气愤不已,握着小拳头,便要走向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别,你跟一个醉汉生什么气,犯得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,连忙拉住沈佳琪,笑道,“你就这么容易被激化啊,还是忍忍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江,你酒喝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走向前去,撸了一下其脑袋,呵斥道,“说话口无遮拦的东西,早知道这样,不给你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向……向所长,我已经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挠了挠后脑勺,讪讪地说道,“你嫌我话……话多,我不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打了一个哈气,便要开始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要坏事,连忙上前说道,“林大江,你先等会睡,我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话你就问呗,我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头也不抬地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究竟对高。德海做了什么,为什么怕刘宜军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急声道,“你所说的惹不起的人,又是谁?快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……真的好烦人,我没做什么,是……是别人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闭着眼睛,有气无力地慢悠悠地说道,“我不认识他,你去问刘宜军不……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说着,竟然打起了呼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账东西,简直是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了鼾声,冯常乐恼怒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现在他睡得像个死猪,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看来,林大江知道的并不多,只有等明天早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有如此了,你找两个人,把他给弄到留置室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顺便给我们弄两个休息的地方,明天早上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你稍等,我现在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答应了一声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早晨。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带着冯常乐,再次来到邵大康的沙石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向所长,你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邵大康见向玉怀带着两个年轻的警察,走进了自己办公室,起身笑道,“怎么样,林大江有问题吗,你现在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要给三人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,邵老板,林大江的事,暂且不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淡淡地笑了笑,“你们那个刘主任人呢,请你把他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宜军,他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邵大康惊讶地说道,“他现在应该在碎石机房,我带你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便好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说着,侧身让开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大康一见,也不敢怠慢,带着三人向碎石机房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快要到了机房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向所长,你们在这等一会,里面灰尘大,别弄脏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邵大康笑道,“我现在就进去,帮你把刘宜军叫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有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机房里烟雾瘴气,听着嘈杂而又震耳欲聋的声音,向玉怀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则不动声色地站在其身后,眼睛直盯着里面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邵大康走近了几步,灰尘呛得人难以承受,捂着嘴巴,“刘主任,你给我出来一下,有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工人带着防护面罩,走了过来,一看是邵大康,连忙说道,“老板,你是叫刘主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王啊,你去帮我把他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邵大康吩咐道,“顺便让他把机器关了,被给我弄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老王点了点头,转身向车间里面走去,邵大康快步跑到门口,大口呼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邵老板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笑道,“你这污染怎么这么大,也不搞通风设备,很不安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的,有的,里面有两台大功率的地风扇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邵大康话音刚落,机器声也随即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抬眼望去,只见一个灰蒙蒙的身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,刘宜军弹了弹身上灰尘,摘下防护面罩,走了过来,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老板,你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找你,是向所长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邵大康沉声道,“赶快去把衣服换了,身上到处是灰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请稍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一听,便要转身去换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见,便迈开步子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刚要跟上去,却被冯常乐摇手给制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着我干嘛,你不嫌脏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一边说着,一边开始脱工作服。看到冯常乐不搭话,拎起脱下来的工作服,用力的甩了甩,搞得灰尘满天飞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见,向旁边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瞄了其一眼,暗自冷笑一声,快步向宿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宿舍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干嘛,我进去换衣服,你也要看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冯常乐说道,“这是私人地方,请你在门口稍等,没后门,你还怕我跑了不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抓紧时间,别耍花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打量了一下宿舍,见刘宜军说的话不假,又见,宿舍里面脏兮兮的,便警告了一句,站在门口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嗤!等着,一会就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宜军冷哼了一声,便顺手关起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无奈之下,于是便点了一支烟,站在门口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约半支烟的时间,见刘宜军还没出来,冯常乐不耐烦地说道,“好了没有,换个衣服时间要这么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谁知,里面根本就没有声音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你好了没有,再不说话,我可就要踹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还用力地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里面依旧没有声音,冯常乐依旧敲了两下,还是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感觉到不对劲,说时迟那时快,冯常乐也顾不得许多,退后两步,一脚将门踹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当冯常乐走了进去之后,哪里还有刘宜军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了,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巡视了一圈,见宿舍里不但没人,后窗户还关得好好的,顿时疑惑不已,“难道这里有地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用力的在地面上,跺了跺几脚,发现地面没有问题,不禁泛起踌躇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找不到猫儿腻可疑的地方,冯常乐打开了后窗。

        宿舍后面是石头山,光秃秃的峭壁,人徒手根本就爬不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看下面,除了一些低矮的杂草,也没有什么东西,更没有路,冯常乐爬出窗外,沿着墙脚跟,向前谨慎地走去,看看宿舍尽头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忽上忽下,艰难的向前走着,再看看其他宿舍,里面根本就没人,冯常乐恼怒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向所长,冯局进去这么久了,怎么还没出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担心地说道,“该不会是两个人打起来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敢跟冯局动手,我看是活腻歪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也不敢确定,连忙说道,“走,咱们过去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迈开步伐,快速的向宿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一听,不敢怠慢,赶紧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向所长,你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邵大康一听,也连忙跟了上来,疑惑地说道,“你刚刚说,那人是谁,冯局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不是局长还有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没好气地说道,“邵老板,这个刘宜军不会真的动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宜军平时挺老实的,就没听到过,他跟别人发生口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邵大康连忙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废话了,还是赶紧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焦急地说了一句,加快步伐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和邵大康一听,瞪了其背影一眼,不再言语,也加快了步伐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边走,一边观察,四五十米的路程,足足走了五分钟才走完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远处的山头,以及山下面,除了石头,就是杂草和稀疏的灌木丛,根本看不到刘宜军的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蛋,真是见了鬼了,人躲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恼怒地说了一句之后,拿起小石头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跑到宿舍一看,不见冯常乐和刘宜军的身影,见后窗户开着,连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p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