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04章 酒后吐真言

第504章 酒后吐真言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就先将就着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大手一挥,说道,“给我把台灯电源插上,你就想出去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插好了电源之后,便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打开台灯之后,将灯光照向林大江,随即打开瓶塞,一阵醇厚的酒香顿时四溢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嗅,嗅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不自觉地闻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看在眼里,心中暗自一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十来分钟之后,焦大盛手中拎着个方便袋,笑嘻嘻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焦主任,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你看,我这酒都已经准备老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不好意思,现在都九点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陪着笑脸说道,“卤菜摊早就收摊了,我特地去饭店敲开门,弄了几个菜,你就将就着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将方便袋中的打包盒,一样一样地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盐水虾、猪头肉、花生米、酱排骨!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那一样,冯常乐如数家珍似的报一样菜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你先喝着,还有红烧牛蹄筋,青菜河蚌,我拿去吃饭给你热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拿出一副餐具和一只酒杯,说道,“五分钟之后,我给你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急,等你把菜热好了,喊向所长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这么多好菜,我也吃不完啊,见者有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我替你把向所长叫过来,陪你先喝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一听,瞄了一眼桌子上的茅台酒,乐呵呵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去吧,速去速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拍了拍肚子说道,“到现在还没吃晚饭,肚子可是早就饿得呱呱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一听,不敢怠慢,放下多余的餐具,连忙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,拿起酒瓶斟了满满一杯,闻了一下,自言自语道,“香,*的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听焦大盛说,你叫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躬身说道,“我正准备吃晚饭,有事你请吩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向所长,搬张椅子过来一起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招了招手,说道,“今天可是辛苦你了,来,大家有福一起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迟疑了一下,随即开心地说道,“不怕你笑话,我还没喝过茅台呢,今天可是沾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没事,不就是茅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爽朗地说道,“喜欢,尽管放开肚皮喝,保证管够,后备箱还有好几瓶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我可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说着,搬了一张椅子,在萧一凡旁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满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拿起酒瓶给向玉怀斟了一杯,笑道,“你先尝一尝,口感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恭敬不如从命,嘿嘿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憨厚地笑了笑,端起酒杯浅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看着向玉怀闭着眼睛,满脸享受地样子,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香,真是太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开心地说道,“酒体醇厚、香而不艳,幽雅细腻、回味悠长,这才是真正的好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想不到向所长是品酒高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干笑了两声说道,“实不相瞒,我对酱香型的酒,不是太感兴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,我办公室还有一瓶五粮液,要不我去给你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一个错愕之后,讪讪地说道,“你可不要嫌弃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了,等喝完了这个,我拿两瓶跟你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大大咧咧地说道,“焦主任怎么还没来,要不我们边喝边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一会就来了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端起酒杯说道,“来,我先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喝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端起酒杯,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酒香四溢,弥漫开来,林大江肚里的酒虫开始不安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菜来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端着个食盘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主任,就等你了,快坐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也给其斟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冯局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喜不自胜地说道,“我借花献佛,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酒杯敬向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大家一起喝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招呼了一声,端起酒杯再次抿了一口,随即,戏谑地问道,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酒就是好酒,果然感觉不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笑眯眯地说道,“冯局长,你吃菜啊,吃菜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哈哈一笑,三人边吃边聊,气氛甚是融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尼玛,一帮腐。败的家伙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看三人喝得快活,浑然不顾及自己的感受,暗自怒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一瓶酒已然下肚,冯常乐又拿来一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这么好的酒,我可不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连忙摇手说道,“喝一瓶已经很知足了,再喝,可就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你是瞧不起我,还是舍不得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戏谑地说道,“你放心,我答应你的,就一定会给你,不就是茅台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这么说,我可就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讪讪地笑道,“钱主任,你发什么楞啊,赶快斟酒啊,喝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一听,赶紧从冯常乐手中接过酒瓶,开始斟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不就是茅台酒吗,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虽然百爪挠心,硬是强忍着,恰在这时,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,于是大声说道,“向所长,就算我是犯人,总该给个饭吃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肚子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冷声怼道,“你不是挺有能耐的吗,还吃什么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江,你大呼小叫的干什么,再叫一个试试?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瞄了一眼冯常乐,见其微微蹙了一下眉头,立马呵斥道,“吃饭,你想得美,给你两个沙包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是虐待犯人,我要控告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恶狠狠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个败兴的玩意,真以为我不敢动手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站起身来说道,“怎么,你也想喝酒,你也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你们跟他计较什么,也不嫌丢了身份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出声阻止道,“好好气氛,被他搅得连喝酒的兴趣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没你别生气,都是这个不长眼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陪着笑脸说道,“算了不管他了,咱们喝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吃的差不多了,你们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看了一眼向玉怀,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主任,你看看,你吼什么劲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看着冯常乐离去的背影,埋怨道,“这下好了,冯局走了,你看怎么办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向所长,都是这个王八蛋捣的乱,看我不收拾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一听,怒从心起,好不容易与领导吃一次饭,就这么给搅黄了,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,脱下棉袄,就要给林大江一点教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干嘛,酒喝多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呵斥道,“你先给我出去,看看冯局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向所长,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我不揍他一顿,我难出心中这口恶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我的话不管用了是不是,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沉声道,“一点没有眼力见识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一看,无奈之下只得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也不管,一边吃着菜,一边悠然自得喝着酒,喝到开心处,也情不自禁的夸酒好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向所长,你行行好,能不能弄点吃的给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苦着脸说道,“过去就是行刑砍头,还给个断头饭吃呢,我真的饿得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大江,你说这话什么意思,你想吃断头饭喝断头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嘲笑道,“怎么,高。德海是你故意害死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,那是他自己找死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不以为意地说了一句走,后知后觉地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,顿时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找死,他为什么自寻死路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端着焦大盛留下的酒杯,走了过去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别着急,慢慢说,先喝口酒压压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闪烁其词地说了一句,便端起酒杯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慢点,慢点,现在这里只有你和我,没人和你抢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看似关心地说道,“空腹喝酒,容易伤身,我给你弄点小菜来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起身走到桌子前,一手拿着花生米,一手拿着酒瓶,折身返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向所长,你真是大好人,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喝了大半杯茅台,开心满满地说道,“不愧是茅台酒,就是他妈的好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给我尽说好听的,我把你当朋友,你把我当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埋怨道,“其实我知道你心里有苦衷,只是当着冯局长的面,我也是没有办法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将还剩一半的花生米放在林大江面前,还再次给其斟了半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向所长,你给斟满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看了看杯中酒,哀求道,“我这辈子就爱这一口,茅台都没喝过,你就行行好,让我多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酒有的是,就是这一瓶全给你又何妨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摇了摇酒瓶,说道,“万一你喝多了,冯局长还不得撸了我这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啊,能尝尝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,我平时都是一斤的量,只不过家里的每次只让喝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牛气哄哄地说道,“所以,隔三差五的,我就和朋友们在外面喝完了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是嘛,原来你也是酒鬼一个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顺着话题问道,“只因为你们有共同的爱好,所以,你经常和高。德海喝酒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又往林大江的酒杯里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也不客气,端起酒杯喝了个底朝天,眨了一下眼睛,随即感叹一声,“痛快,*的痛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丝毫不顾形象地抓了一小把花生米,送入口中咀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慢点,看你这个样子,像三天没吃饭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见其连喝两杯,足有三四两酒了,又为其斟了二两,说道,“酒就这么多了,我也是仁至义尽了,你慢慢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斟一点,再斟一点,这酒真的好喝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打了一个酒嗝,嬉皮笑脸地说道,“向所长,你知道吗,其实高.德海是被人给针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有人故意灌醉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听了震惊不已,随即感到自己失态,干笑了两声说道,“你有什么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能说,说了有可能小命不保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摇了摇手说道,“具体的我不是太清楚,这是我们主任一次喝醉了酒,偷偷对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任,那个主任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疑惑地问了一句,突然想起了什么,问道,“你该不会是说,就是早上那个姓刘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了还问我,我可是什么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狡黠地笑道,“所以,你管那个什么局长不局长的,我丝毫不怕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端起酒杯再次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是,你现在的疑点最大,你要不说清楚,你难辞其咎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端起酒杯与之一碰,说道,“这杯干了,没问题吧,要是不能喝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自顾自地饮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管他呢,这个酒确实不错,到底是第一名酒,比我们平时喝的酒后劲大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摇了一下头说道,“一斤估计要倒,再喝个二三两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干了杯中酒,随即端着空杯子伸向了向玉怀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是贪杯,我看你就是酒鬼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暗自一喜,随即又给其斟了半杯,试探道,“你们那个刘主任是什么来路,他为什么要和高。德海过不去,非要至他于死地而后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我就不清楚了,给点酱排骨吃吃呗,我最喜欢糖醋排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带着酒意要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冯局在这的时候,你为什么不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试探道,“你现在对我说这些,就不怕我告诉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就看不惯他……他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恼怒似的说道,“还把我在这铐……了半天,我凭什么要……要给他面子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,真是好兄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见林大江有了些许酒意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你刚刚说,要是你说了,小命不保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酒杯与其一起,又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,我……我就不告诉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连忙摇手说道,“反正,是……是你我惹不起的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