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503章 投其所好

第503章 投其所好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老哥的关心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杨昊的话,萧一凡莞尔一笑,说道,“不管他有多大背景,我只要实事求是、问心无愧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心中无私天地宽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道,“行了时间不早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还有意识地拍了拍萧一凡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既如此,我也就不留你了,金主任还在车上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岂能不懂其意,干笑了两声说道,“你也喝了不少酒,悠着点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彼此彼此,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会心的笑着说了一句,转身向车子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杨昊离去,萧一凡扔了烟蒂,也向着自己的车子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你现在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娇笑道,“和杨市长谈什么呢,说了这么久,外面不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胆子是不是长肥了,敢过问师父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这个时候了,当然是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家,你不是住在招待所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惊讶地说道,“是不是嫌这里人多眼杂,到外面租房子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住在这里,总是感到不习惯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这时才发现自己一不小心,暴露了马脚,但想到梁相宜对自己是绝对的信任,干脆坦然相告,于是笑道,“正好冯局长也才来真州,于是便合租了一个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,那你们还自己做饭洗衣服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俏皮地说道,“看不出来,你们自理能力还挺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上学的时候,不都是自己洗衣服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无所谓地说道,“走吧,真州花园小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听,脚踩油门,向着目的地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真州花园小区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到了,车子停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说着,看向了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车子在市府大院吧,这么晚了,你就直接开过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道,“明天早上,我搭冯局长的车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等会打车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听,心里不免有点小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这么晚了,还搭什么车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打开车门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下了车,梁相宜无奈之下,只好驾驶着车子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二楼,萧一凡打开门走了进去,见冯常乐还没回来,便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中传来冯常乐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人呢,都这个时候了,怎么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一边打电话,一边抽着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我现在绿洋乡派出所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坦然道,“估计今晚回不去了,你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,那个溺水案查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这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行中,报案之人,疑点重重,说的话很难自圆其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直言不讳地说道,“看其表现,应该是个狡猾的家伙,现在正在对他进行连夜突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那你忙吧,有了结果,及时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完,便直接挂了电话,无所事事地打开电视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手机再次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拿起手机一看,连忙摁下了接听键,“紫鸢,你现在哪里呢,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我现在呆在哪里,你还知道关心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埋怨了一句之后,娇笑道,“今天没回去,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当然回来看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,今天不是忙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讪讪地说道,“我这刚回来,你电话就打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巧呀,估计也喝了不少酒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嗔道,“一个人在那边,可要把自己照顾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你就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奶奶现在情况还好吧,你多陪她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你有孝心,奶奶已经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笑道,“今天小妹已经到师大附中实习去了,一切已经安排妥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辛苦你了,你这样宠着她,会把她惯坏了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诚意满满地说道,“等你回来,我给你做好吃的,好好犒劳你一下,以表感激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哒,那我可等着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开心地说道,“小菲是你妹妹,当然也是我的妹妹了,在力所能及的范围,照顾她一下也是应该的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紫鸢你真是太好了,什么都为我考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洗衣服感慨道,“此生有你,我真的很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矫情,我可是个爱运动的女孩子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嗔道,“你这样夸我,我都感动得快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丫头,这么激动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说道,“我以前怎么不知道,你爱激动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和以前不一样,以前是孤家寡人一个,现在因为有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傲娇地说道,“你以后可要小心哦,那天你要是惹我不开心了,我就哭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这么放肆,就不怕叔叔和阿姨听到笑话你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着挤兑道,“只要你愿意,我宽厚的胸膛随时为你准备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你敢取笑我,看我回去不收拾你,哼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撒娇道,“他们到现在还没回来,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感到无聊了,我不是在陪你说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今晚你想怎么聊,聊多久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一凡你真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开心地说道,“那我可就不客气了,到时候不准埋怨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男子汉大丈夫,一言九鼎,绝不会埋怨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很是霸气地说了一句,逗得董紫鸢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两人你侬我侬地煲着电话粥的时候,冯常乐却在绿洋乡派出所,与所长向玉怀商量着对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现在林大江态度极其不配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蹙眉说道,“这样熬下去,估计收效甚微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看来是个老油条,之前是小看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哼一声说道,“你去把他的资料调出来,我还就不信了,对付不了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我已经派人开始查了,这会应该快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担心地说道,“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,在我印象中,林大江从来就没有因为犯了什么事,而被带到派出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现在这个样子,经验很是丰富,绝不像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提示,说明他很是狡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是我们无证可查,也是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踌躇满志地说道,“这个林大江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,比惯犯还要强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因为我也发现了这一点,所以,我更加认为他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声说道,“如果资料上有污点,说明他不是个省油的灯,如果没有什么发错记录,只能说明他善于保护自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不管他个人档案资料是什么样,他都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哑然失笑道,“既如此,还是多想想怎么找到审讯他的突破口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是我一厢情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看出向玉怀的神色中闪过一丝不屑,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想多了,我可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一个错愕之间,连忙解释道,“你是专业出身,我是半路出家,我的话当不得数,一时口误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一名警员站在向玉怀办公室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回应了一句之后,接过林大江的个人档案资料,随即递给了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仔细看着资料,脸色越发的阴沉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冯常乐眉头紧蹙,向玉怀轻声问道,“怎么样,有什么异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整个资料看下来,没有什么问题,犹如白纸一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甚至还带有点的光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污点,还带有光环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惊讶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好看看吧,我说这个林大江心理素质怎么这么强大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哼一声说道,“原来这家伙当过兵,而且还是侦察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接过资料,果真如此,紧接着问道,“现在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现在你去安排人手,连夜对他不间断的审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思道,“我们这是遇到了难缠的对手,要想让他开口,只有耐着性。子,慢慢跟他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能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疑惑地说道,“只怕下面的警员,审讯经验不丰富,问不出个所以然来,要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瞄了其一眼,沉声道,“有话就说,别在这遮遮掩掩的,爽快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我觉得要想快刀斩乱麻,就得一鼓作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陪着笑脸说道,“我建议,将其押到刑警队去,毕竟,他们的经验要比乡警强多了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时间紧急,就在你们这里,我亲自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你派两个乡警配合我就行,不必跟着我一起熬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怎么行,你这不是骂我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讪讪地说道,“你要我们做什么,尽管吩咐,正好也让我学学经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这样说,我也就不浪费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对向玉怀交代了一番,便起身向着楼下审讯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审讯室,沈佳琪和绿洋乡的派出所主任焦大盛一见,连忙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有事请你吩咐!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躬身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去休息一会吧,这里由我继续审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看了一眼林大江,见其镇静自若地坐在审讯椅子上,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知道沈佳琪两人没有生出什么结果来,暗自冷笑一声之后,沉声道,“对了,顺便给我弄点吃喝的东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冯局,我这就给你安排去,请稍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焦大盛一听,躬身答应了一句,连忙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你怎么到现在还没吃晚饭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关心地轻声说道,“要不你先去吃晚饭,吃好了再来换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你去车上,把我后备厢的酒拿一瓶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将车钥匙递给沈佳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你还要喝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不明其意,惊讶地说道,“工作时间是不准饮酒的,何况现在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这么多话,快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瞪了其一眼,说完,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虽然不明白冯常乐为什么要这么做,但感受到其眼神,也不敢反对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空荡荡的审讯室里,只剩下自己和林大江,冯常乐掏出一包中华香烟,点了一根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局长大人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见冯常乐赶走了两人,也不理自己,独自坐在那抽香烟,还是中华香烟,心中顿时不乐意了,冷哼一声说道,“要审问就快点,不审问,就放我回去,把我干坐在这里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抬头看了其一眼,继续不出声,一个劲地抽烟,显得很是傲慢,一副悠然自得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别以为你是副局长,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一看冯常乐不理睬自己,恼怒地说道,“等我出去了,我一定会去告你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一声,还是不搭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向玉怀拿着一个台灯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向所长,你们总是把我铐在这里干什么?都老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一见,终于找到了发泄的理由,大声说道,“我现在内急,我要去厕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内急,你等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惊讶地说道,“我现在就给你叫人去,我没有钥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将台灯放下,看了一眼冯常乐,见其轻轻地摇了摇头,转身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向玉怀急乎乎的走了出去,林大江得意地看向了冯常乐,似乎在宣示着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要的酒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玉怀刚走,沈佳琪拿着一瓶酒走了出来,说道,“你看,是这个酒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茅台,拿这么好的酒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个错愕之后,疑惑地问道,“后备箱没有其他酒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了啊,后备箱里全是这个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佳琪惊讶地说道,“这个酒不好吗,要不,我去给你买一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尼玛,这个酒还不好,那可是正儿八经的茅台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大江一听,心情郁闷地嘀咕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