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86章 没事给自己添堵

第486章 没事给自己添堵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情有点棘手,查起来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查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首先要摸查关系网,看看有没有他杀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方面你可是内行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想到了,就去开始行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道,“这件事我会去查的,事情结束之后,一瓶五粮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就是没个正行,不就是一瓶酒吗,我答应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这两天你辛苦一下,尽快拿出结果来,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就这么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完,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走了出去,萧一凡点了一支烟,坐在沙发上,开始将自己的所见所闻,全部进行整理,希望能找到一丝相关的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刑警队,想到萧一凡的吩咐,冯常乐将副队长侯佳豪叫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副局长,有事你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候副队长,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指着办公桌面前的椅子,说道,“那个溺水案,有定论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扔了一支中华香烟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案情基本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帮冯常乐点燃,随即自己点了起来,坐在椅子上说道,“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,就可以盖棺定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因醉酒误入河中,基本已经定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吸了一口烟,说道,“死者的关系网查了吗,在饮酒当天的晚上,与那些人喝的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者就是个酒鬼,除了喜欢喝酒,并无其他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一听,心想你这是不相信我,还是怀疑我办案的能力,微微蹙眉说道,“喝酒的当晚,是几个开渣土车的司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事喝酒,是平时的小聚,还是有什么人过生日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发现侯佳豪面部表情的变化,冯常乐眯着眼睛说道,“平时有没有与人发生过大的矛盾,或者说,有没有心生怨隙之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喝酒,是因为渣土车车队的老板,每个星期都给司机加一次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坦然道,“至于,有没有与人发生矛盾,问过几个当事人,都说大家相处得不错,并没有你说的这些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场采集的资料呢,拿来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吟片刻之后,说道,“我们不能疏忽我任何一个蛛丝马迹,没有则罢,如果我们查得不彻底,那就是对死者极大的不负责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副局长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不胜其烦地说了一句,满脸的不悦之色,看到冯常乐阴沉着脸,无奈地说道,“好吧,我现在就让人把资料送过来,稍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但愿是我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侯佳豪离去的背影,感受其脸上的表情,冯常乐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出了刚出来的办公室,径直来到刑侦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刑警大队刑侦科科长汤俊一见,连忙迎了上去,笑道,“什么事让你亲自跑一趟,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这不是没办法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对其表现比较满意,沉声道,“昨天那个溺水案,已经有了定论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刚刚做完技术分析,我现在拿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说着,折身返回,拿着一叠资料放在侯佳豪的面前,说道,“现在根据现场遗留的痕迹分析来看,死者就是失足溺水而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开始在资料上指点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浏览了一遍,嘴角翘起一丝弧度,说道,“既然都做完技术分析了,你把这份资料送去队长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你都看过了,还送去队长室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不以为然地说道,“那个新来的队长,上任也有几天了,几乎看不到他的人影,你这不是多此一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官大一级压死人啊,这不刚刚找我,说要了解一下案子的详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冷哼一声,说道,“还自认为自己能耐得不行,提出许多疑问,我看他就是照本读书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也是可恨,要不是他横插一脚,队长还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不失时机地奉承道,“我们这么多人得出的结果,难道还不如他一个人的主观臆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话,在你眼里,似乎有点瞧不起他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狡黠地说道,“有些话当着我的面可以说,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怕的,侯队,你在咱们队里的威信,谁人不知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叫屈道,“这个案子已经有了结果,案发时不见其人,现在指手画脚的,什么意思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汤俊,你也是跟我十多年的人了,怎么思想觉悟还是没见增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贼兮兮地说道,“一个黄口小儿而已,你又何必在这感慨,他现在既然有所疑虑,你赶紧把结果送过去,快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等会不知道看了这个结果,心里是何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连忙开始收拾起来,冷笑道,“希望他不要因此而脸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赶快去吧,注意态度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冷笑着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请侯队放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狡黠地一笑,拿着资料向队长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结果已经出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浏览了一遍之后,抬眉问道,“技术分析是不错,可是死者的情况,你做过仔细调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我们都做过调查了,这就是一次酒醉之后,出现的意外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神色一凛,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无论是死者生前的行为,还是现场遗留的痕迹分析,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是老刑侦了,对此案件有充分的理由和信心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瞄了其一眼,见其恭敬的神态中,藏匿着一丝不屑,哂然一笑说道,“案发当时,现场有没有目击证人,又是谁发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目击证人并没有,这种意外事件,又是晚上,谁还会先知先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大大咧咧地说道,“发现之人,是个农村的老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个老妪,当时是经过那里,还是附近的村民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问道,“她发现此事之后,报案之人又是谁?你们去了那里之后,死者是在河里,还是已经被人拉上岸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的时候,高.德海已经被村民们拖上岸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坦然道,“我们去了那里之后,就对现场拍照,对围观的人和报案者进行了采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也就是说,你们去的时候,现场已经遭到了破坏,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一听,虽不明其意,心中还是有点小紧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你,是,还是不是,你不要模棱两可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喝道,“尸体是被谁给打捞上来的,是报案者,还是周围村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周围的村民,是个渔夫,穿的是捕鱼时的皮衣下去捞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不敢隐瞒,一边回忆一边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个渔夫,多大年纪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蹙眉紧接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四十多岁,应该快五十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坦言道,“我们去的时候,除了围观的人,还有绿洋乡派出所的一众民警,在那维护秩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就是这样办案的,像这样的见义勇为之人,连名字都没登记下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第一现场遭到破坏,对死者生前的事简单做了个了结,根据现场遗留的痕迹,就这么快结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虽然我们没有面面俱到,但是根据调查了解的情况来看,这就是一次意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依旧坚持己见,对冯常乐的问话,很是不以为意,觉得对方是在小题大做,故意找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是,凡事不尽人意的地方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训斥道,“这个溺水意外死亡的案子,假如是个蓄意谋杀,你们也是这样从表面去分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这也未免有点言过其实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阴沉着脸说道,“种种迹象表明,这就是一场意外,一个渣土车司机,怎么会有仇家蓄意报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不尽然,只是你们考虑得有点简单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道,“既然是命案,就要多个角度去考虑问题,更为谨慎一点,小心无大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,现在这个案子还不能盖棺定论,还要继续走访调查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岂能不懂其意,惊讶地说道,“如果这样的话,那你就要派人重新调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结案,未免有点为时过早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笑道,“好了,这是你们分析的结果,签字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签字,你不调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一时跟不上节奏,惊讶地看着冯常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你是不愿签字,还是想再仔细调查一遍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戏谑地说道,“这么说,你是认同了我的观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我知道命案非同儿戏,但是,这情况是基本属实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讪讪地说道,“如果,你确定要查,我们只有再走访一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心中还是有怨气啊,为什么叫我要再查一遍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指着眼前的一堆资料说道,“好了,我也不想多说了,你在这里把字签了,就跟你没有关系了,签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签就签,还怕你不成,就是出了问题,也不是我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一听,恼怒之下,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句,拿起签字笔,哗哗地签下了自己的大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呵斥了一句,见其转身走了出去,拿起结案资料再次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你没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回到办公室,打开门之后,发现侯佳豪还坐在这里抽烟,惊讶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了,你去了这么久,我这不是担心你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笑道,“情况怎么说的,快说来与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嗨,别提了,他对这件案子有疑惑,说了一堆的废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摇了摇头说道,“真当自己是一把手,自感比我们能力强了,真是没事给自己找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怨气不小啊,快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冷笑了两声,沉声道,“我倒是好奇,他凭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他认为这个溺水案的背后,一定藏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添油加醋地把刚刚的情况说了一遍之后,继续说道,“我还真是奇了怪了,我们也干刑警十多年了,无论是能力还是经验,会比他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他这么说,也许有他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表情中充满了不屑,讥讽道,“人家虽说年纪轻轻,可却是你我正儿八经的领导,你能咋样,你就认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领导,他算什么领导,我连正眼都不会瞧他一下,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苦逼似的说道,“我眼中的领导就是你侯大队长,其他人,我也只是敷衍了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声音小点,就算你向我表忠心,也不至于大声嚷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对汤俊表现出来的态度,甚是满意,笑着埋怨了一句,说道,“以后,自己多留个心眼,不要一遇到事情,就全部表现在脸上,要学会隐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队,我就是这个样子,他爱咋的咋的,我才不会去巴结奉承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恼怒地说道,“也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,弄个官二代跑到这里来,指手画脚的,真是替你叫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点,他不过就是空下来锻炼的,要不了几年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瞪了其一眼,心中却是开心不已,佯装不经意地说道,“你现在跟他置什么气,忍一时风平浪静的道理都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是看不惯他那个样子,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不知道,还在这里耀武扬威的,我闷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不失时机地再次表明了自己的忠心,笑道,“侯队,他现在不想结案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,继续配合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年轻人嘛,都喜欢好大喜功,我们顺着他的意思办,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冷笑道,“对也好错也罢,反正也不是我们拿主张,对了,皆大欢喜的局面,错了,问责的第一个人,反正也不是你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主意好啊,老大,你这招果然高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汤俊贼兮兮地笑道,“管他怎么发号施令,我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我对他的未来倒是很期待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