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84章 绝不姑息

第484章 绝不姑息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魏局长,有眉目了吗,情况查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拿出手机一看,连忙摁下接听键,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已经有结果了,情况有点复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坦然地说道,“电话里一时说不清,等你回来再向你报告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查了几个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喜地说道,“我现在正在回市府大院的路上,要不,你就到我住的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回来啦,真是太好了,行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开心的说了一句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刻钟之后,二人在真州花园见了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这是我回来之后,去银行查的资料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说着,从包里拿出一叠纸,递到了萧一凡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万明顺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拿起资料翻阅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万明顺账户上的钱,基本都是工资和奖金的积余,没什么好疑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回答道,“刘常坤则不同了,名下的账户上有三个银行卡,少的有十多万,多的达百万之巨,共有一百四十多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,就算他一年工资和奖金有十万块,这得积聚多少年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这个刘常坤做院长有几年了,在其任职期间,市人医有没有过大的投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才看了这一张,就有这么多疑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笑道,“你继续向下看,我估计能惊吓掉你的眼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太小看我了吧,我心理素质有这么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我看我的,把你知道的情况说出来,我听着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刘常坤的银行账户外,他老婆方丽的账上也有不少存款,大概有三十多万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不再纠缠,坦然道,“不除了这些,刘常坤母亲的账户上,也有一笔七十多万的不明来源资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老太太有这么多的银行存款,他母亲以前是干什么工作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迅速地翻阅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据我了解,刘常坤的老子以前是个体户,开了一个杂货店,其母亲也在店里帮忙,并没有什么正经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介绍道,“她的银行账户上这笔存款,是前年存的,是五年定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张叫王兴芳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递过来一张纸,指着上面的名字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这张,单凭每年的利息,老太太都吃穿不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感叹道,“比起我们,也不遑多让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一个家庭拥有这么多的资金,就算不吃不喝,也赚不了这么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方丽是做什么工作的,也是医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以前刘常坤没发达的时候,只是一个小护士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说道,“不过,现在有了刘常坤的加持,在医院的后勤上班,好像是个副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管她是什么,正如你所说,有了刘常坤这个强硬的后台,别人敢说三道四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说道,“对了,房产的来源查了吗,户主是谁?还有,这个刘长海,有没有查到他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上午回来就去了银行,还没来得及查房产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沉声道,“至于,刘长海的问题,他那点工资还不够他花销呢,自然没什么余款,不过,他的账户上每年的流水账,都达到了七八万之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娘老子有钱,加上他也喜欢利用职务之便,吃拿卡要,这点并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说道,“下午,你去房管局了解一下,等掌握了所有的证据,立马请他去纪委核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萧书记放心,上午一上班,我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沉声说道,“等掌握了全部相关情况,今晚就对他动手,绝不给其转移资产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资料,先放在我这,你自己多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提醒了一句之后,看了看时间,笑道,“都十二点多了,我们下楼找个地方吃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我会的,你就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点了点头,笑道,“离下午上班时间还早,要不我请你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喝酒,还是想陪我,你下午不做事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调侃道,“要是陪我就算了,要是你想喝酒,等这件完成了之后,我请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是听冯局长说,你酒量大的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笑道,“半斤酒也不过是给你漱漱口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不能听他道听途说,他小子喝了酒,就知道胡捧乱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我下午还要回芜州去,等我回来再给你庆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回芜州去啊,那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一听,连忙说道,“这本就是我分内之事,有什么好庆功的,等你回来后,给我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我都一样,什么机会不机会的,想喝酒还不简单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再说了,常乐家里好酒多得很,以后有你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家里酒多,也是他个人的,我总不能吃白食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讪讪地说了一句,拿起公文包,便要跟着萧一凡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对了,在出门之前,我还有一件事提醒你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在临出门之际,突然想起了什么,沉声道,“招商局的那个周祥泰局长,你了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以前在县委办公室做副主任,自从真州这边开始开发、招商引资之后,他就去了招商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笑着说道,“在县委的时候,人缘不错,也比较受戴书记赏识,也没听到不好的言论,至于现在,就说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嘴角翘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,沉声道,“你下午也去银行,查查他的情况,摸一下他的底细,记住,不要声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萧书记放心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星岂能不明其意,答应了一声之后,随着萧一凡,一起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整整忙了一个上午,还是不见自己儿子的踪影,刘常坤的心情可谓是郁闷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拖着沉重的步伐,无精打采的往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回来了,儿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丽一见,急切地问了一句,还不时地向门外张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看了,长海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无力地说道,“今天戴书记他们去芜州了,参加前纪。委书记桑玉奎的葬礼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忙乎了半天,没见到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丽一听之下,顿时不干了,“我哥人呢,他没跟你一起回来,那你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吗,这都快什么时候了,你想饿死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蹙眉呵斥道,“赶紧的,下午,我还去县里找戴书记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知道,长海到底去了哪里,急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丽一听,埋怨道,“亏你还有心思,要吃你自己去做,没心情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真是不可理喻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话到嘴边,觉得多说无益,只好生生的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不可理喻,还是你办事不力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丽顿时撒气泼来,“你不是挺有能耐的吗,又是这个那个的大人物,你有本事把儿子找回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活该,现在知道着急了,他能有今天,还不是你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恼羞成怒地说道,“一个二十好几的人了,自己的工资不够用,你还暗地里贴补给他,你以为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刘的,你冲我吼什么,长海可是你的儿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丽见对方埋怨自己,脾气也上来了,吼道,“都说养不教父之过,你对他关心了多少,就知道看到那些小护士,眉来眼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屁话,你哪只眼睛看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气不打一处来,顿时发起了虎威,怒目圆睁地说道,“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,这个家迟早被你娘俩给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凶什么凶,怎么,被老娘戳到痛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丽平时有了做政委的哥哥加持,加上刘常坤的不断升迁,早就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格,“还想吃饭,儿子不回来,谁都别想喝一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子惹不起你,躲你还不行吗?嗤!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着方丽的喋喋不休,刘常坤顿感一个头有两个大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死哪去,给老娘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丽紧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想丢人现眼,就给我死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回头瞪了其一眼,转身向车上走去,发动汽车,脚踩油门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方丽一见,本想追问,又怕刘常坤不小心撞了自己,无奈之下,骂了一句,转身向别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出了小区,将车子停在一旁,点了支中华香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猛吸了几口之后,郁闷的心情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自己还空着肚子,加上这两天的操劳,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驾驶着车子,向老市区走去,准备找个小饭馆先填饱肚子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停好车之后,看到路边卖盐水鹅的生意不错,自己从小就喜欢这一口,于是径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前面一个排队男子,问起了价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盐水鹅,加两个酱猪肘,一共四十八块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盐水鹅老板一边忙着,一边报起了价格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声音似乎熟悉的感觉,刘常坤侧身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万,你也在这买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看到王明,顿时惊讶地说道,“怎么买这么多菜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刘院长,你也来买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明一看,喊自己的竟然是刘常坤,一个错愕之间,连忙掩饰道,“我家就在对面的小区,中午买点菜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还真是巧啊,你也没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看到其表情变化,微微蹙眉说道,“正好我也没吃呢,我们去喝两杯,诶,对了,你先把菜送回去,就在对面,我等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院长,你也没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明一听,顿感不对,将刘常坤拉至一旁,讪讪地说道,“现在哪有心情喝酒,家里老太婆正闹腾着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谁说不是呢,我也和你一样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你看,我现在连吃饭都自己管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刘夫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明惊讶地说道,“不管遇到什么大事,饭总该吃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提了,一提到她我就来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唉声叹气地说道,“哪像你这么轻松自在,还买了这么多卤菜,诶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不知道,我家那位一生气,就跟食物较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明顿感不好,又不敢明说,含糊其辞地说道,“我这也是无奈之举啊,对了,你能力比我大,有确切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被笑话我了,我要是有消息,能不告知你一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垂头丧气地说道,“现在,只有等下午了,等戴书记他们回来再打探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真不知道他们两个小子做了什么,要是真被监察局带走,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明看似焦急地说道,“我就怕,怕他们遇到什么坏人,真是急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能有什么办法,只能无谓的等一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看了一眼对方,叹息道,“不过,据老方说,他们应该除了身陷囹圄之外,人身安全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再次看了看万明手中拎的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愿如你所说,说实话,到了你我这个年龄,再也经受不起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明无奈地唏嘘道,“刘院长,你在这稍等一会,我把菜送回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也不等刘常坤回答,便要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万局长,你稍等一下,我再买两个菜,与你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微微蹙了一眉头,直言不讳地说道,“外面有些话也不方便说,不如去你家里谈,你不会嫌弃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院长,瞧你说的,我怎么会嫌弃你呢,请还请不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明一听,吓了一跳,儿子万明顺还在等自己呢,要是真把刘常坤带回去,岂不是露陷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情急之下,连忙说道,“刘院长你也别生气,我家那位看似平静,其实跟火山似的,一不小心,就能爆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嫂子应该是讲理之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常坤一见万明拒绝自己,心中更加疑惑不已,狡黠地说道,“我们两家现在是一个处境,我想他应该会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你就理解一下我的苦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明连忙说道,“我去去就来,请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转身快步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