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83章 没来由的想法

第483章 没来由的想法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在电脑上开始操作了起来,龚晓慧知趣的走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分钟之后,冯常乐擦掉痕迹,起身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查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龚晓慧起身说道,“如果没查到的话,是否可以让我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我查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这台电脑是慢了点,改天得该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不想用好电脑,可是装备办的邱主任说了,队里暂时没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龚晓慧耸了一下肩膀,娇笑道,“要换的话,也得等到下半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队里没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惊讶地看了一眼龚晓慧,笑道,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档案室,冯常乐直接来到停车场,准备前往东郊横沟村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一辆警车从外面开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,直接停在了其身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,你好,你这是刚来,还是要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,副队长侯佳豪从车上走下来,阴沉着脸说道,“昨天晚上绿洋乡,出了一个命案,你知道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命案,什么情况,是自杀还是他杀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蹙眉说道,“死者是什么人,有多大年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死者四十多岁,叫高.德海,是绿洋东高村人,离异,职业,渣土车司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沉声道,“从现场的情况,以及留下来的痕迹来看,应该是醉酒骑车不慎,滑入河中、溺水窒息而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渣土车司机,骑的什么车,通知死者家属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似乎想到了什么,惊讶地说道,“死者身上有没有明显的伤痕,比如说有没有钝器、或者其他什么的致命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骑得是摩托车,身上的伤痕肯定有,应该是从岸边滑下河时,所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坦然道,“绿洋乡派出所已经派人去通知了,尸体暂时送到了东郊天堂殡仪馆冷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可马虎不得,人命关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思道,“法医去了吗,鉴定结果在哪里?拿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法医去了,并没发现死者身上,有受外来的攻击伤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坦然道,“据调查了解,这个死者生前就是喜欢喝酒,说是酒鬼也不为过,很有可能就是醉酒溺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,我想听听理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据调查了解,这个高.德海是出了名的酒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冷哼一声说道,“喜欢喝酒也就罢了,还酒后无德,三两酒下肚,总是喜欢家暴,他老婆就是无法忍受,才和他离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家里还有其他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,说道,“派出所的人,又是通知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家除了一个哥哥,还有一个妹妹,父母也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派出所通知的是高.德海的前妻,因为和前妻生了个男孩,离婚之后,孩子跟女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知道了,这事得慎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大家辛苦了,赶快去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冯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侯佳豪说完,带着人径直向值班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侯佳豪等人离去的背影,冯常乐沉吟片刻,随即,再次来到档案室。

        龚晓慧见冯常乐折返而回,当得知来意后,开始帮其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看到高.德海并无其他不良记录,冯常乐松了一口气,下楼开着车子向横沟村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横沟村五组,冯常乐直接来到高瑞章的家,以采购的身份,想与其见面,打探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却不承想,高瑞章出去谈生意,竟出去进购原材料去了,并不在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,只得讪讪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提前离去,并没有直接回去,而是驱车来到了真州沙集镇政府。

        停好车,稍作打听之后,直接来到了镇长戴祥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并不认识萧一凡,见其直接走了进来,蹙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戴镇长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我是县纪委的萧一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县纪委,萧一凡,你是新来的萧书记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一听,新来的纪委书记不就叫萧一凡吗,一个错愕之后,连忙起身相迎,陪着笑脸说道,“萧书记,快请坐,不好意思,初次见面,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请萧一凡在会客区的沙发上,坐了下来,开始端茶泡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也不客气,仔细打量着戴祥山,见其并没有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陪着笑脸,小心地说道,“有事你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,刚来真州,四处走走,熟悉一下情况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戴镇长快五十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我今年五十三了,还有两年也该退二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见其满面笑意地样子,紧张的心情也稍微松懈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沙集镇是真州的大镇,其经济实力也是数一数二的,这都离不开戴镇长辛勤付出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点头说道,“真州开发区也是在你们镇,关于土地征用、民房拆迁都得到妥善解决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这些都是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一听,心中一凛,表面却笑道,“我们在大力发展经济的时候,也要注意民生问题,这些早就解决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能妥善解决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戴祥山,笑道,“对了,真州向南到江边,这一块地方,都是属于你们镇的管理范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萧书记,这些地方现在都变成工业园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坦然说道,“不过,由于开发区是属县里开发的,这两年发展有了规模,现在并不受我们管,只是协助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暗自冷笑一声,说道,“现在工厂林立,周边的村民是如何安排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现在工业园区,基本没有了村民,基本都拆迁安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微微蹙眉,说道,“除了一些个别村庄,由于受地理情况的限制,加上拆迁费用大,暂时还没安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具体说说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偌大的一个工业园区,单凭土地转让这一块,就已经赚得盆满钵满了,为什么还有村民住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是土地暂时还没征用,二是村民比较多,拆迁费用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坦然道,“再说了,没有企业老板,花大价钱征地开厂,所以,暂时搁置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据我所知,江边有不少化工企业,那里的村民都拆迁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瞄了其一眼,沉声道,“化工厂的污染比较大,对村民的生活环境,难免造成很大的影响,这些要多关心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说的是,现在整个工业园区,还有三四个村没搬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感觉萧一凡似乎是有所指,坦然道,“我们也正在积极向上级部门沟通,争取早点完成撤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是嘛,既然有了计划,我建议还是赶紧行动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道,“你可是不知道,据我观察了解,靠近化工厂的村民,连饮用水都成了问题,我们可是无法向村民交代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实不相瞒,我们也很为难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暗自吃了一惊,心想,眼前的这个年轻人,今天不会是来自己的麻烦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,其中有什么难言之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一听,看来今天来者不善啊,沉吟片刻之后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关于环保问题,我们去年已经向上汇报过了,到现在也没有人出来解决这事,我们也为此事很是纠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我们镇上所卖土地的资金,我们连应得的部分资金还没拿到,全都进了县财政的账,说是,等资金分配好了之后,再下拨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,我们现在想为村民们办点实事,也是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沙集镇也确有难处,不过你们还是要积极处理这件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说道,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在发展经济的同时,民生问题也不能忽视,回去我再到有关部门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书记关心,我们一定会积极争取,尽快完善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忙不迭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今天暂且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受到戴祥山的态度,再想到错综复杂的问题,觉得再无呆下去的必要,于是起身说道,“我还有事就先走了,关于这几个村的情况,我再向上反映一下,尽早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与戴祥山握了握手,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这都中午了,吃个便饭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陪着笑脸说道,“我现在就通知一下王书记他们,以聊表我们的敬畏之情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戴镇长的好意,还是下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了看时间,笑道,“我还要回芜州,今天就此别过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?好吧,欢迎萧书记,随时前来检查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祥山一听,无奈之下,只得讪讪地答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离开了沙集镇政府,萧一凡开车行驶在大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吩咐冯常乐的事情,拿起手机拨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怎么想起打电话给我了,你回来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开车,刚进入真州市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现在人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我让你去查那个高瑞章,你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吩咐的事情,我敢怠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了一句之后,说道,“今天很不巧,高瑞章不在家,昨天出去进化工原材料去了,跑了个空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去进货去了,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讶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这事我怎么敢开玩笑,还有两天才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坦然道,“这都中午了,你看我这么辛苦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不会是又想喝酒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下午还要工作,中午就免了吧,回去把刑警队的工作多熟悉熟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找理由搪塞,小气就小气了,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无奈地埋怨了一句,说道“对了,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就是皮痒痒欠揍,三天不打上房揭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调侃道,“什么事情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今天早上,绿洋乡有个开渣土车的司机,昨天晚上溺水死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你的工作,才来就遇到这件事情,应该够你忙乎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以为意说了一句,突然想到了什么,沉声道,“你的意思是有人想灭口,不应该吧,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实不相瞒,我一开始听到这件事,也是非常震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直言不讳地说道,“所以,我当时听得这个情况之后,立刻查了这个高.德海的个人资料,并没有犯什么错,几乎是白纸一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联系,不会是你想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应该可能性不大,照你这么想的话,所有开渣土车的起步都成了怀疑对象,你还是先忙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实不相瞒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坦然道,“我总感觉这事有点不踏实,心里好像发现了什么,但一时也道不清说不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对这件事有所怀疑,那就暗中去调查一下,以释心中的疑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看看死者生前在哪开渣土车,平时接触的是什么人,溺水死亡之前,跟什么人喝的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情况我会进一步了解,说不定被我歪打正着,能发现什么也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可置否地说道,“果真那样的话,我可是你的有功之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事情既然还没查清楚,说这话,有点为时过早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如果不幸被你言中,该奖励你的,肯定少不了你的,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也不管冯常乐怎么想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挂了电话之后,开着车子缓缓向着市府大院行驶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魏明星回来时间也不短了,应该查到了一些,关于刘常坤的情况,刚准备再次拿起收音机,问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手机却是响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