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77章 诡计多端

第477章 诡计多端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便好,我也实在是没办法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哂然一笑,说道,“为了桑玉奎的追悼会事,戴书记特地找我商量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你就不要纠结了,东升实业不是已经落户真州了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现在重要的是,桑书记的追悼会,县里是怎么安排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点了点,弹了一下烟灰,沉声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戴书记昨天晚上,去了芜州市里,找了市。委陈书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市里面,准备让市纪委书记张铭华主持的,不巧的是,张书记这两天去省里开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商量之后,由戴书记来主持,以示对死者的尊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桑书记尽心尽职,应该得到高规格的对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叹息了一声,说道,“明天什么时候去,我们需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别忙,戴书记思前想后,觉得由你来主持,念悼词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看了一眼萧一凡,微微蹙眉说道,“一是你是县里的纪委书记,身份绝对够了,二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等,杨市长,戴书记怎么会如此安排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讶地说道,“戴书记代表的是整个真州,而我出席主持,只是代表了一个部门而已,规格一再降低,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你先别激动,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摆了摆手,说道,“你这番话,我当时也讲了,可是,戴书记觉得还是由你出面比较好,因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这是市里面决定的事,我一个小小的纪委书记,又怎么好插手,他也太高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,戴书记和桑玉奎之间有过节,当然都是工作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干笑了两声,说道,“我就说,你肯定不会同意的,为此,我特地前来先给你打个预防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,我肯定不会接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吟片刻之后,沉声道,“做事得公私分明,就算有多大的矛盾,也要看看是什么时候,我认为这样做,这是极为不负责任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等戴书记再问我的时候,我再如实回他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哂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我还就感到奇怪了,就算戴书记有如此顾虑,他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了一眼杨昊,似乎想到了什么,想从对方的表情中,发现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着我干嘛,你是不是想说,就算戴书记不同意,为什么不是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萧一凡的目光,杨昊尴尬地一笑,说道,“我刚刚就已经说过,我是来给你打预防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杨市长关心,我肯定会接受你的意见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狡黠地笑道,“我初来乍到,还有很多方面请你多照拂一二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自己人,我们互相关照,彼此之间就心照不宣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道,“对了,你今天帮我这么大的忙,晚上把梁秘书一起带上,我们去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中午刚喝的酒,明天还有事,要不改天再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这件事已经成过去式了,你要再提,可就不把我当自己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我以后不再提了,好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满是开心地说道,“一凡老弟,你那个同学,就是东升实业的那个的副总,跟你的关系匪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同学,关系肯定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再加上和宦东升认识之后,经常聚在一起,你不知有什么想法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那个董副总,比梁相宜还要美、还要有气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贼兮兮地说道,“与你老弟在一起,可谓是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!你完全可以考虑考虑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拿我耍开心了,人家是白富美,我在她面前,可就不够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道,“再说了,我现在还年轻,不趁此时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年轻就是好啊,老弟说得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看似爽朗地笑道,“粱秘书人也不错,你们私下里多接触接触,年轻人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用你说,还不是上次你让我喝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隐晦的说了一句,其意不显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弟,你这就不对了,得了便宜还卖乖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怼道,“你现在可谓是工作和生活两不误,至于,最终如何选择,你自己看着办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吧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可置否地说道,“最终是个什么情况,就让时间去做证明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时间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道,“看来,老弟比我看得远呐,是我多虑了,行吧,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站起身来,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戴书记那边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连忙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回去就打他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拍了拍萧一凡手臂,笑道,“兄弟,凡事不必多虑,这不是还有我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多谢老哥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抱拳说道,“以后,有什么需要,只要我能做到的,定当不余遗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看着萧一凡一本正经的样子,与其用力地握了握手,随即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杨昊离去的背影,萧一凡嘴角翘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在真州警察治安大队、队长王天民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队,既然把人放了,为什么还留下几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直言不讳地说道,“这件事让我很难堪,你这么做,不会是因为那剩下的一百万借条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魁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笑了笑说道,“我是什么样的人,你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坦白地讲,这几年来,你我相处得很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冷笑道,“承蒙照顾,我虽然也赚了不少,但也没亏待你王大队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正因为我们是朋友,所以,我们彼此之间才应该多多关照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沉声道,“这几个人不是不放,而是她们牵涉一些其他问题,等了解仔细了,没什么大问题,肯定会放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,她们做的什么事,你也清楚,这不会是你推脱的理由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恼怒地说道,“这件事让我威信大减,在兄弟们面前很没面子,什么时候放人,你给我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这是你跟我说的,要是换了旁人,你确信你能走得出这个大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冷声怼道,“我们互帮互利,都是拴在一起的人,有时候我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做事吧,你就不能理解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不是不理解你,可你也要理解我嘛,总得给我一句明确的答复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冷哼一声说道,“实不相瞒,那剩下的一百万,我也尽了全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哒,对方是怎么说的,有希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一听,心想,算你小子识趣,表面却是装得很惊喜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非常棘手,对方是混芜州地界的,我的面子在他眼里不值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气呼呼地说道,“对方说了,至少也要给八十万,如果不答应,一分都少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八十万,真是好胃口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瞄了一眼钱三魁,冷笑道,“兄弟,既然说到此事了,你能否告诉我对方的大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好吧,各行有各行的规矩,你就别逼我了,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自知怎么能说出背后之人,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吧,为了尽早地把人捞出来,无奈之下,只得再次放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对对方很是了解呀,八十万,一点都不能少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沉声道,“要不这样,你看,能否让我和对方见一次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不好吧,他是匪你是警,贸然见面,他肯定不会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冷声怼道,“你这不是故意让我为难吗,要能见面,还会等到现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,你说的也对,老鼠再怎么厉害,还是不敢与猫当面抗衡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沉吟片刻之后,沉声说道,“你看这样好不好,你再和对方商量一下,再少二十万,剩下的我一次性付清,从此了无瓜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没想到王天民竟如此爽快,六十万也不少了,可以说,是纯粹的利益,但是想到荣飞的话,一时也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有难度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一见,蹙眉说道,“我已经问过我外甥刘凯了,虽然账面上是三百万,其实拿到手,也就二百多一点,所有的钱,还是被庄家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队,话可不能这么说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一听,顿时不乐意了,沉声道,“还不是因为他好赌吗,愿赌服输的道理,你又不是不清楚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是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冷笑了两声,说道,“话虽如此,但这明显的就是一个局,你叫我怎么想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被怼得不知道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这么说,你觉得应该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,我也不知道跟你怎么解释,才能说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被逼的毫无退路,情急之下,只得无奈地说道,“就算是一个局,我也只是其中一个,而且也不是我组织的,你叫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是组织者之一,办法总会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冷笑道,“之所以这么相信你,因为我们是朋友,我的外甥,不就是你的外甥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如此,所以你当时找到我时,我毫不犹豫地将借条给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见王天民不依不饶,苦着脸说道,“你现在要我跟对方去谈,我已经尽力了,可你还是不满意,你这是逼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不是我逼你,我也是没办法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皮笑肉不笑地说道,“对方既然已经松口,你就再帮帮忙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方不是那么好说话的,我真的是没有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无奈之下,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六十万就六十万,不足的部分,我贴给你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能要你贴呢,这不好吧,你就再跟对方谈一谈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见钱三魁一副唉声叹气的样子,知道事情已经到了底限,再逼可能要坏事,于是假心假意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说过了,我已经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瞄了王天民一眼,心想,还不是被你逼的,假仁假义的家伙,你的心比碳还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真是给你添麻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你真是我的好兄弟啊,那我替我那不争气的外甥,就先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就不要谢了,能帮你做事,也是我的荣幸!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心中虽有不甘,但事已至此,再纠结下去也是无益,抬眉说道,“你要真把我当兄弟的话,以后,对我的产业多加照顾一点,我就感激不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是肯定的,你我之间还需要说这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掏出中华香烟,递了一支给钱三魁之后,自己点了一根抽了起来,漫不经心地说道,“以后有什么风吹草动,我会及时通知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先感谢了,我那几个人什么时候放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吸了一口烟,眯着眼睛直盯着王天民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最迟明天,不管怎么说,你得让处理一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淡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明天就明天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突然想到了什么,沉声道,“王队,现在刑警大队队长换了人,你能不能给我引荐一下新来的队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新来的刑警队队长,是个年轻人,也兼局里的副局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坦然道,“现在引荐,估计不太适合,等些时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王队不愿意帮忙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剑眉一抬,沉声道,“你也知道,我是吃的什么饭,万一他要是做些什么,对我可是有很大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不愿意帮忙,做事得循序渐进,急也是没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天民沉吟道,“不过你放心好了,今天晚上,我正好请他吃饭,等我观察了之后再说,盲目行事,对你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这事,我可就拜托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一听,心想,对方说的也不是一无是处,只好听其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你跟我斗,还嫩了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钱三魁离去的背影,王天民悠然自得地半躺在老板椅上,抽起了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晚上要请冯常乐,于是拿起电话,打给了姚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