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71章 居心叵测

第471章 居心叵测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上午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来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早上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秘书梁相宜走了进来,帮其在泡好了茶的杯子中,增加了一些热水,说道,“刚刚金主任打电话来问,对于桑玉奎老书记的丧事,我们是以集体的形式去慰问吊唁,还是以你个人名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这个事情,我也是没经历过,还真有点不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道,“县里面其他部门是怎么做的,你帮我问一下金主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过了,县府里面四套班子,都以集体的形式慰问吊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如实说道,“而下面的一些部门机构,有的是以集体的形式,也有的是以个人形式准备去吊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啊,那我们就双管齐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毕竟,桑书记以前是干纪委工作的,也是我的前任,以集体形式搞一份,再以我个人名义搞一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惊讶地说道,“要不就以集体的形式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可以不可以的,就这么办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集体形式表示对桑书记的尊重和悼念,个人形式,表示我对桑书记的敬佩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现在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恍然大悟似的说了,转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连忙阻拦道,“你就这样空手去办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怀中掏出钱包,数了一千二百块,递到了梁相宜的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先垫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讪讪地说道,“等我办好了事,回来再跟你报销,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是一样的结果嘛,拿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道,“一千作为礼金,剩下的,买个好一点的花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有点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听,连忙解释道,“据金主任说,以个人名义的可都是出了二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桑书记一生光明磊落,两袖清风,家庭状况也不是很富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虽然这点钱不多,也算是表达我的一点心意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懂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萧一凡的话,梁相宜瞄了其一眼,不再多说什么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梁相宜离去的背影,萧一凡转身拿起办公桌上的茶杯,看着冒着丝丝热气的茶水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冯常乐和魏明星还在审讯刘长海,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了,刚想打电话,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拿出手机一看,连忙摁下了接听键,“杨市长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书记,在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道,“刚刚招商局的周祥泰打电话来说,投资建材生意的宦老板,已经到了,我们现在一起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下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心想,不会是东升实业为了拓展业务,宦东升亲自来了吧,为了释疑,决定去现场看一看,于是,答应了一声,立即挂了电话,来到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了杨昊的座驾,一起来到了招商局。

        招商局局长周祥泰,带着一帮大小官员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局长你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纪委萧书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纪委,萧书记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祥泰一个错愕之间,连忙伸出双手说道,“萧书记你好!欢迎,欢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局长,我今天就是陪杨市长过来,没有其他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受其意,淡然地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别误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祥泰陪着笑脸,讪讪地说道,“杨市长、萧书记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周啊,那个什么宦老板,人还没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点了点头,一边走一边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人早就到了,在会议室呢,有王副局长陪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祥泰似乎感觉到杨昊有点生气,表情显得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看来是我们来的有点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道,“萧书记,我们抓紧时间吧,让客人等久了,可就不礼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的事,杨市长和萧书记亲自接见他们,他们应该感到荣幸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祥泰忙不迭地说道,“只是,这家企业资金雄厚罢了,不过,这个老板宦东来还是很有诚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心想,“宦东来自己根本就没听说过,这家伙跟宦东升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无波澜地笑了笑,跟随着杨昊的步伐一起进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宦老板,这是我们真州市的杨市长和萧书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祥泰满面笑意地介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你好,萧书记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来一听,连忙起身相迎,与二人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宦老板请坐,有点事情耽搁了,让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时间不等人啊,我们现在就进入正题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在主位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也不客气,直接在杨昊的身边坐了下来,看着这个名叫宦东来的企业老总,心中却是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,还是你先说说你们企业的行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祥泰笑道,“其次,为什么会选择到真州来开发?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周局长,感谢你给我创造了这个平台,能与二位领导见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来轻点了一下头,说道,“杨市长、萧书记,感谢你们能在百忙之中前来,我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,真州招商引资的诚意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,不必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干笑了两声说道,“你能来真州投资盖厂,对真州未来的经济发展,可谓是添砖加瓦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来一听,很是感动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感谢你的鼓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,我们在你们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下,会干出一番事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总部在芜州,相信各位对东升实业,也会有所耳闻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东升实业,那可是大公司啊,在同行业中属于翘楚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不可否认地夸赞道,“就是在芜州来讲,也是名列前茅的大企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东升实业,贵公司是做建材生意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自从进了会议室,就不动声色的注意着眼前的宦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听到对方说东升实业时,心中吃了一惊,暗自冷笑一声之后,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你们这次到这边来是开分厂,还是整体迁移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来一听,看了一眼萧一凡,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看来萧书记对我们企业,还是了解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由于业务的需要,我们现有的场地,已经限制了我们企业自身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这次来投资征地,是开分公司,而不是整体迁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贵公司这次准备征用多少土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莞尔一笑之后,说道,“现在建筑行业正在蓬勃发展,想必,你们这次征地不会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由于在土地征用的价格上,我们之间还存在一些分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来双手一摊,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说道,“至于,征用多少,就看你们出的价格了,你也知道,我们是商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虽说商人逐利,是无可厚非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可置否地说道,“但是,总不能让我们贱价卖地吧,还是请宦总先谈谈自己的想法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杨市长、萧书记,年前,我和周局长初步商定的价格为,四万块钱一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来点了点头说道,“可是,现在周局长对我说,现在土地都在增值,在原有的基础上,再追加一万块钱一亩,这个价格,让我们难以接受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,四万块钱一亩,是我们真州前年的价格了,这个价格确实有点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看了一眼周祥泰,说道,“不知道贵公司,看中的是那块地,又愿意出什么样的价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真人面前我就不说假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来笑道,“我们看中的,是你们工业园区、靠近城北高速口的一块空地,大概有百十亩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价格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公司高层也作了商议,四万五一亩,你看还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来坦然道,“这个价格已经不低了,我们可是足足增加了接近五十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价格确实有点低了,你要知道,我们现在定的价格是八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蹙眉说道,“如果是靠江边的地皮,四万五价格,我倒是可以商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谢谢你的坦诚,江边的土地虽然便宜,但是,不在我们的考虑之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来微微欠身,以示恭敬,“实不相瞒,我们公司也是股份制,虽然我是第二大股东,但是决策权还是在董事会,我们看中的就是这块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有点差强人意了,在硬性规定的基础上,我们可以作出一点让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道,“但是价格相差这么多,也太悬殊了,你们是不是再商议一下,拿个可行性的方案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就是考虑到现在的实际情况,才在原有的基础上,加了五千块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来不为所动,笑道,“各位领导,你们也知道,且不谈土地价格问题,就凭我们企业,一年下来的税收,也是很可观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双方各执一词,一时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顿时感到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东升实业的情况,自己太清楚不过了,宦东升是老总,占有百分之七十的股份,董紫鸢占百分之三十,什么时候成立董事会了?

        越想越不对劲,觉得这事有点悬,很有必要了解一下,这个叫宦东来的真实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假装要上洗手间,先行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,拿出手机打给了董紫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亲爱的,怎么现在想起打我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笑道,“昨天晚上,我可是等了你很晚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紫鸢,先不跟你说这些,我有正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讪讪地说了一句之后,沉声道,“你们公司是不是有个副总,叫宦东来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了,他是表哥同族堂弟,不过,不是公司的副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惊讶地说道,“以前在公司车间,是个车间主任,不过,前两年自己出去单干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他自己开的公司,现在是什么实力,也叫东升实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紧接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叫东来实业,取紫气东来之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笑道,“实力也就一般般吧,一年也就千吧万的产值,算是个小资产阶级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,谢谢你紫鸢,回头再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便要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似乎发现了什么,急声道,“你问这些,是遇到什么情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紫鸢,情况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把刚刚发生的事情,简明扼要地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怪不得呢,原来如此,是这个家伙暗中搞的鬼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恍然大悟似的说道,“我说,我们去真州谈地皮,得到的结果总是拒而不见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情况,紫鸢,你是说,这个叫宦东来的跟你们抢地皮,还打着你们的旗号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敏锐地发现了问题,但是也感到很迷惑,惊讶地说道,“可是,他是以东升实业的名义,来谈地皮的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东升实业的名义,这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恼怒地说道,“难怪上次,我们公司的钱副总去真州招商局,谈征地开发的事,被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被拒绝了,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不解地说道,“既然都是以一个公司的名义,怎么就被拒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黛眉微蹙,说道,“据钱副总回来汇报,对方只认公司的宦总,其他人一律不予接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让表哥亲自来一趟,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李鬼遇到李逵,不就显出真假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是表哥不想与他一较高下,准备在云都买地皮开分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的语气很是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,表哥也有自己的不得已的苦衷吧,也许,根本就不想来真州开分厂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似随意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想,你要知道,云都的地皮价格,虽然比芜州低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嗔道,“但是,与真州相比之下,可是高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现在,真州这边的地皮价格也要八万一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如果你们想来这边发展的话,我再帮你们从中周旋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才八万啊,别说芜州了,云都也超过十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惊呼道,“从利益的角度出发,还是选择你们那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