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66章 意外来得太突然

第466章 意外来得太突然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姚鑫不胜其烦的样子,申延庆似乎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队,你要是不方便的话,要不我来问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有什么不方便的,要是他做了,只能怪他自己倒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叹息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看看他们忙的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看到王斌把徐道荣带了过来,说了一句,连忙转身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门口,见王斌要进办公室,随即,说道,“让他自己进去,你跟我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斌不明所以,看了一眼申延庆,再看看姚鑫,似乎感觉到了不寻常,讪讪地答应了一声,让徐道荣一个人走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兄弟,这么一本正经的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一听,尴尬的笑道,“有烟吗,给我一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现在混得是没脸没皮了,连香烟都买不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中华香烟,扔到了其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也不客气,拿起香烟点了一支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吧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见其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中,隐藏着一丝苦涩,忍不住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事,你不都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漫不经心的说道,“我不为难你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脑子没出问题吧,这种话你也说的出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恼怒地说道,“我知道你是个有原则的人,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,怎么就跑到那个场所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人能去,我为什么不能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大不了罚个款,批评教育一下,不就完事了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真是昏了,你以为罚个款就了事了,弄不好你的工作都得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,沉声道,“嫂子知道这件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还会在乎我,真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自嘲地笑道,“不就是一个体育彩票管理中心的工作吗,除了这个,我还会饿死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一听,明显感觉到不对劲,眉头不自觉的紧蹙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谢谢了,我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说着,掐灭了烟头,随即,又拿了一支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无所谓的态度,这么自暴自弃的,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感受其意,疑惑地说道,“你今天要是不说清楚,恐怕还就真的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凭什么走不了,都放了,就扣我一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情绪激动地说道,“我就是想做个按摩怎么了,要不要把那店里的几个小姐,一起带医院检查,验证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坐下,还有理由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怒不可遏地呵斥道,“你信不信,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嫂子,让她亲自来把你领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爱怎么做我管不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冷笑道,“坐就不坐了,我是你的犯人,不敢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道荣,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气得跳了起来,威胁道,“你别以为我不敢打,我现在就打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掏出手机,开始翻查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冷静一点吧,别白费你的力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要不是被你们给抓了,现在的我,手续早就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什么情况,什么手续办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明显感到了不对劲,惊讶地说道,“我们相处这么多年了,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说的,我说的话,你听不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苦笑了一声,说道,“还是你故意在捉弄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,你和嫂子闹矛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沉吟片刻,说道,“怎么回事,如果你还把我当兄弟,你就明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有什么好说的,她已不再是你的嫂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叹气道,“终于解脱了,没想到,最后被人耻笑的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决定啦,好好的,怎么说离就离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犯迷糊了,急忙问道,“你们可以算的上是青梅竹马了,日子过了这么久,怎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说了,她现在外面有人了,你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不知道是,积在心中的怨气的爆发,还是因为郁闷的心情得以释放,愤愤不平地说道,“早知如此,当初,我就不该听她的,转业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嫂子应该不是那样的人,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此情形,姚鑫没想到被自己言中,但还是不愿意相信,看到徐道荣激动得身体有点不由自主地颤抖,叹息一声说道,“你先回去吧,以后不要再做傻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放我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惊讶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不放你走,难道你还想让我请你吃晚饭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平复了一下情绪,说道,“我这几天比较忙,等过了这阵子,我请你喝酒,好好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了兄弟,其实,我并没有做那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感动地说道,“大恩不言谢,改天再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跟你相处这么久了,我还不知道你的为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拍了拍徐道荣的肩膀,劝解道,“回去好好过日子,不管怎么说,乐乐还小,一切都往孩子身上看,说不定是你误会嫂子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四天前的那个晚上,她回来的很晚,是个男的开车送她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眼露凶光,沉声道,“回到家之后,浑身酒气,趁她洗澡的时候,我偷看了她的手机,信息上全是暧昧的话,难道,还要我捉歼在床吗?这个婚必须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嫂子是怎么回复的,说不定是那个男的,想追嫂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沉思道,“说不定,嫂子也只是在敷衍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白痴啊,别忘了,我可是个正常人,这点意识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恨其不争地说道,“不说了,越说我越来气,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便要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自己小心点,回去之后,再慎重的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说道,“婚姻不是儿戏,错过了,就无法再破镜重圆了,明天,我让徐慧去找嫂子聊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多事了,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道荣叹息了一声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徐道荣走了出去,申延庆走了进来,说道,“老大,你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小子是不是有什么想法,觉得我徇私舞弊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淡然一笑说道,“遇到不开心的事了,还好,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你误会我了,就算做了,你的朋友,我还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笑道,“今晚上没事了吧,兄弟请你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喝什么酒,钱嫌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笑怼道,“晚上没事,你和王斌跟我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心口不一了吧,说吧,晚上去哪喝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贼兮兮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得美,有饭跟你吃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看到申延庆一脸坏笑,沉声道,“晚上有任务,这件事你们要是做好了,以后对你们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任务,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一听,觉得姚鑫不像在和自己开玩笑,疑惑地说道,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了就知道了,人都放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瞪了其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差不多了吧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不可置否地回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间不早了,得抓紧时间,你去把王斌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沉声道,“我先到车子上等你们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一听,顿时来了精神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坐在过道中间,看守刘长海和万明顺二人,不知不觉过了一刻钟,既不见萧一凡,又不见姚鑫回来,心中郁闷的不行,刚想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听见了敲门声,连忙起身去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来的还算及时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姚鑫带着两个陌生人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鑫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关上门,蹙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这是我们一中队副队长申延庆,王斌也是得力干将,都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笑道,“这种小事,怎么能让你在这苦熬呢!交给我们就行了,你先休息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你小子有良心,人在房间呆着呢,你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一见二人发呆,呵斥了一句,随即说道,“这是新来的冯副局长,还不敬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副局长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虽感到震惊,还异口同声地问候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辛苦二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人在里面呢,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和王斌不敢怠慢,答应了一声,连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渴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见,走到客厅里,准备泡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我来吧,你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一见,连忙抢先一步,便要拿起水壶替冯常乐泡茶,笑道,“萧书记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出去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回了一句,拿起香烟叼了一根,说道,“你给他们先抽,等会下楼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他们都有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将茶杯递到冯常乐面前,笑道,“今晚怎么安排,他们两个可是审案的好手,什么时候开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还是原来那个样,做事挺积极的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不急,等萧书记回来再说,我们现在看好这两个家伙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点了点头,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去,也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申延庆和王斌来到房间过道上,看到房间里各关着一个人,又见姚鑫对冯常乐十分恭敬,顿觉表现的机会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,分别向两个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刘长海和万明顺看到人越来越多,心中害怕得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!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明顺哆嗦着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沉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上厕所!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明顺夹着腿说道,“你就行行好吧,我快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跟我玩花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冷声怼道,“先忍着,真是事多,房间里要是有一点异味,你知道后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真的忍不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明顺夹着腿,悲催地急得在地上乱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怂货,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一见,生怕对方忍不住,弄脏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万明顺一听,顿时急冲冲地向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一见,也连忙跟了过去,见万明顺傻站那儿,催促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明顺悲催地说道,“你能不能别站在这,我,我尿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不急了是吧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才不管他是个什么想法,瞄了一眼窗户,沉声道,“少给我耍心眼,不信你跳一个给我试试,看你是否能够逃脱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不敢!”

        万明顺一个错愕之间,似乎明白了什么,无奈之下,也不管什么害羞不害羞了,只得先放水再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,笑道,“姚鑫,你这是从哪找来的活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能这么说呢,这是工作认真的表现,好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随即笑道,“申延庆,进去,把门关上,你想让我们闻骚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队,不好意思,一时失误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延庆一听,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,讪讪地说了一句,走进卫生间,并关好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时间不早了,萧书记怎么还没回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急不可耐地说道,“要不,让他们两个先看着,我陪你到楼下转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亏你想得出来,万一萧书记回来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道,“你们也劳累一天了,要不你们先去,记住,别忘了开票,我在这看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能呢,我还是陪你一起等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讪讪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,萧一凡下楼之后,直接开车来到监察局门口,保安一见,赶紧放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子来到门厅处,萧一凡停好了车,从车上走了下来,径直向监察局局长,纪委副书记展兴明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就这点小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展兴明正打着电话,突然看到门被打开,刚要发作,见是萧一凡,连忙挂了电话,陪着笑脸说道,“萧书记你好,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展局长忙着呢,没有打扰到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展兴明满脸堆笑,一副自来熟,很是亲昵的样子,萧一凡皮笑肉不笑地说道,“那两个家伙审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亲力亲为真是让我感动,请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展兴明一个错愕之后,连忙笑道,“两个家伙已经审过了,其实也没什么大事,教育批评了一下,让他们的领导给领回单位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掏出中华香烟,恭敬地递了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