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58章 往事不堪回首

第458章 往事不堪回首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怀礼大哥,你抽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为了缓解对方的情绪,掏出中华香烟问了一句,见其点了点了头,随即,分别给二人各递了一根香烟,并帮其点燃,沉声道,“你所说的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的我不清楚,但一定跟化工厂的人有关!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说着猛吸了一口烟,不只是由于太过激动,还是吸得太猛的缘故,突然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一见,担心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事,放心吧,长贵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平缓地呼吸了一口气,顿感舒服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必着急,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其脸色缓了过来,说道,“他们当时在什么地方对你进行拦击的,那些人的样子,你还能记得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天色渐晚,我从街上回来,快要到村口时被他们袭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坦然道,“情急之下,我根本来不及呼救,所以,他们的样貌,我看的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不过你放心好了,他们迟早都会受到法律制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宽慰道,“当时,你是怎么找到萧书记的,能把前前后后的情况,详细对我说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一听,吸了一口烟,侃侃而谈了起来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我们这里原是农村,两年前变成工业园区,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开始,大家都以为土地既然被征用了,我们也会迟早离开这偏僻的地方,所以,大家都持积极的态度,在土地征用的协议上都签了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一年下来了,周围很多田地都被征用了,我们却依然没有收到任何拆迁的消息,这使我们很是紧张,于是我们到镇上了解情况,给我们的回答是,耐心等待,拆迁是迟早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知一等又是半年之久,也就是在去年夏天的时候,我们发现问题了,隔壁的化工厂,时不时地传出来一些刺鼻的味道,很是难闻,而且,我们也发现,周围小河里的鱼虾,经常莫名其妙的死了,漂浮在水面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蹙眉说道,“遇到此类情况,你们当时就没有人站出来,找化工厂问个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当时组织了全村三十多户,一家派一个人,去找化工厂理论,可是遭到了拒绝,连大门都没能进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说道,“既然对方不理我们,我们在无奈之下,找到了镇上,谁知,镇上说我们故意寻衅滋事,让我们少生事端,并以拆迁相要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简直是太不像话了,他们当时就没派人,来现场查探情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了气不一处来,沉声道,“你们后来是怎么做的,为什么把眼光盯上了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让人感到气愤,由于镇上的干涉,再加上有些人本来受害也不大,便退而求其次,干脆不闻不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恼怒地说道,“可是我家离河边近,深受其害,现在连井水都被污染了,我实在气不过,就去市里的环保局反映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点做的不错,有事当然找相关部门解决,环保局又是如何对待这件事情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点头,说道,“环保局的人来过几次,有没有对水质进行化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但是真正做起来,却是完全另一种概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不以为意的埋怨道,“环保局一开始是派人来了,但是没几天,便不再过问了,具体是什么原因,也没给我们一个解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简直是太不像话了,有些人拿着工资,什么事也不做,只知道阿谀奉承,见眼色行事,简直就是尸位素餐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愤愤不平地说道,“既然,环保局都不闻不问了,你又是怎么找到桑书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找了很多部门,包括报警电话我都打了,不是被拒绝,就是被告知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之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坦然道,“无奈之下,我便直接去市府大院了,想找领导反映情况,看他们怎么解决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一个人去的,还是约了几个人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似乎想到了什么,插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时约了邻村的高小波一起去的,因为,他有文化,曾经做过民办教师,我怕我见了领导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直言不讳地说道,“正好他们家也靠我们村近,也发现了一些与我们类似的问题,所以,一拍即合,相约了时间一起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高瑞章这个人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终于得到了高小波的消息,心中开心不已,带着同样的心情,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瑞章?没听说过,也不认识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沉吟片刻之后,说道,“萧书记,你要找高小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怀礼大哥,你误会了,实不相瞒,桑书记出事以后,为了他未完成的事情,我想继续做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如实说道,“在我看了他的笔记之后,上面有你们的名字,于是我想都了解一下,所以才有此一问,你继续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天,我和高小波去了市府大院,谁知保安不让我们进去,说我们没有预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我们就是老百姓,希望就在眼前,可是又进不了,无奈之下,干脆就在门口等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认识桑书记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认识,保安见我们呆在原地不走,于是想赶我们走,说我们有损形象,真是气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神情变得激动了起来,说道,“高小波一听,当时与保安理论了起来,就在我们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,恰巧被上班的桑书记看到了,就这样,我们去了他的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了他的办公室之后,我们把事情的情况如实讲了一遍,桑书记当时就拍板,说一定帮我们彻查此事,后来,桑书记果然没有食言,不但到我们村实地察看,还去了化工厂,找老板理论了此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桑书记去找化工厂老板商谈之后,情况如何,有没有进展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桑书记有没有对你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情况肯定是得到好转的,经过几次交涉下来,化工厂也不敢再明目张胆的排放污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而且,据桑书记当时讲,镇上和化工厂也达成了一些协议,争取在今年五月底,把我们三十几户人家拆迁的问题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,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,那么后来桑书记和你先后出事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问道,“当时,桑书记发生车祸的那天,你有没有和他在一起处理过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桑书记出事的那天,我正在外面收货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坦然道,“我平时就做一些建材生意,快年关了,总得把资金收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高小波自从和你去了市府大院之后,跟桑书记有没有再联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,可能还漏掉了一些关键的事情,或许高小波会知道一些,于是,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不会,高小波在一家工厂里做会计,白天上班,应该没有多余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想了想,摇了摇头说道,“就算高小波知道一些什么,肯定会告诉我的,而且,也没听说跟我一样,遭人毒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说不定啊,他家毕竟和你不是一个村的,你又受伤没出去,你又怎么能确定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高小波家离这有多远,我又怎样才能找到他本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说的这个高小波,原来就是高老师啊,瞧我这个睁眼瞎!只知道高老师,却不知道高晓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讪讪地说道,“怀礼行动不便,等会我带你过去找他好了,反正我这个老头子,也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也行,说不准他在家休息也不一定,长贵叔,那就辛苦你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怀礼笑道,“萧书记,知道的,我都告诉你了,今天实在没办法,还请你多多包涵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怀礼大哥,你安心休息,如果有什么事情尽管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章怀礼之后,与刘长贵一起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长贵叔,你们这是要走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田青芳端了两碗水煮蛋,走了进来,放在堂屋的八仙桌上,疑惑地说道,“萧书记,不好意思,农村没有什么好招待的,吃完了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嫂,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闻着淡淡的一丝麻油清香,萧一凡感受其意,感动地说道,“以后有什么需要的,尽管给我打电话,我还要去高老师家一趟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、长贵叔,这都已经做好了,多少吃一点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青芳盛情挽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芳啊,萧书记还有事,你就甭客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笑呵呵地说道,“我现在还要陪萧书记,去邻村高老师家一趟,走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青芳一听,只得将二人送出了院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章怀礼家,萧一凡与刘长贵并肩走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叔,今天真是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激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麻烦,不麻烦,你也不是为了我们大家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朴实地说了一句之后,笑道,“说实话,我们早就希望有人帮我们了,桑书记遭遇这样的事情,真是让我们感到痛心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叔,你放心,不管桑书记的车祸,是意外还是有人故意为之,我一定会查探清楚,给事实一个真相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到老实憨厚的刘长贵,发自肺腑的话语,笑道,“大叔,你家几个孩子啊,你平时就一个人在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我相信你是个好官,也相信桑书记一定会康复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憨憨地一笑,说道,“我家有两个小孩,老大是儿子,在真州县城上班,已经成家了,孙子都已经上幼儿园了,姑娘也在县城上班,前年也成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,大叔你好福气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要是我老伴还在,那真的就是好福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叹息了一声,说道,“可惜,她早得早,没享受到几天清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叔,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状况,凡事多往好处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歉意地说了一句,连忙岔开话题,说道,“高老师家应该快到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往前面走不远,绕过前面一条小河,过了木桥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指着前方不远的地方说道,“要说这个高老师,也是够倒霉的,本来有希望从民办转为公办教师的,却不想最后还是被辞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叔,看来你对高老师的情况很熟悉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刘长贵打开了话匣子,神情一凛,说道,“把你知道的跟我说一说,看看这里面有什么猫儿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高老师,当初还是我家小孩的老师呢,我能不熟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得意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戏谑地看了一眼对方,心想,“既然你这么熟悉,怎么连高老师的名字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不说话,刘长贵开始侃侃而谈了起来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高老师年轻的时候,就在我们镇上中学教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教出来的学生,没有一个不说他好的,那个语文课上的就像说故事似的,孩子们都乐意听他上课,人也和善,在我们这一方,口碑相当的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可是,事不如人愿,前年是最后一批民转公,本来他绝对是有把握的,没曾想,他还是没转成,无奈之下,就进城去打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也巧,他东转西转,最后竟然被他学生给录用了,也算是好人有好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,看来高老师这个人,人缘真的不错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点头笑道,“他当初那么有把握,为什么后来没有转成呢,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还不是因为有人插了一脚,把他的名额给挤掉了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愤愤不平地说道,“听说,当时镇上一共有六个名额,高老师也名列其中,后来还不是给镇上,那个镇长的老婆给占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这也太霸道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蹙眉问道,“那个镇长叫什么名字,现在还在镇上做镇长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