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56章 意外收获

第456章 意外收获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一个纪委书记去工厂,肯定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双手抱头,斜躺在沙发上,笑道,“不是发现了这个厂的老板,跟市里面的那个当官的之间有猫腻,就是接到了群众举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,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,还需要书中交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不过,你说群众举报,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不敢妄加猜测,刚刚还不是被你说成废话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反唇相讥道,“你慢慢想吧,这大冷天的,不早点休息干嘛,今天可是累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是不是皮痒痒了,竟敢挤兑我了,在你眼里我还是不是你的老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瞪了其一眼,坏笑道,“今天,你要是不给我说个子丑寅卯来,你休想睡觉,美得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啊,我怎么就遇见了你,还偏偏对你言听计从,真是日了鬼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苦着脸说道,“我严重怀疑,上辈子的你估计是我的书童,因为我对你太严格,所以,这辈子你寻我报仇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说对了,我们就是欢喜冤家,你想逃也是无处可逃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被逗乐了,笑道,“你就别再喊冤叫屈了,赶紧帮我一起想想,在有些问题上,你可是比我敏感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别捧我了,我可不是喜欢听奉承话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无奈地说道,“群众举报这事还不简单吗,你可别忘了,江龙精细化工厂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,这个化工厂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时不明其意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,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,聪明一世糊涂一时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鄙视的看了一眼,说道,“老大,你今天酒没喝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当然没有了,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酒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耐烦地说道,“别跟我在这故弄玄虚了,还不赶紧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真是无语至极,化工厂不就是生产化工之类的产品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嗤之以鼻地说道,“这么简单的问题,从字面上就一目了然了,还非得让我给你解释,真是衰到姥姥家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化工厂生产产品时,必然会对周围环境造成污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确实没有再计较,蹙眉沉声道,“周边老百姓深受其害,到有关部门也解决不了,上访无果之后,只好写信举报给纪委,然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,由于桑玉奎桑书记为人正直,得知此事后,便开始进行调查了解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打了一个哈气,说道,“这种顺其自然的事情,你还在大费周章的考虑,我对你今天的表现,真是无话可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我这是一时深陷其中,你只不过是旁观者清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尴尬地说道,“你别一时得意,以后你有事也别来烦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是我的老大吗,说了你一句,就这么跟我上纲上线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贼兮兮地说道,“都说,恋爱中的女人,脑瓜子都不灵活,怎么你也变成这样了?该不会是中邪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再敢乱说一句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顿时狡黠地说道,“看来你现在有点飘了,是不是我对你太客气了,你要知道,闫静现在说不定,正和你嫂子在家呢,我是不是打个电话回去汇报一下你的情况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,妥妥的小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装得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说道,“不妨告诉你,哥现在可不像以前了,底气足得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别跟我嬉皮笑脸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了一句之后,沉声道,“常乐,假使这样的设想成立的话,那这上面的几个人的名字,也就是告发之人,也就是破解桑书记车祸案的关键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是这个样子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收起了戏谑地神情,沉思道,“否则,这几个人的名字,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这几个人到底是周围的村民,还是工厂里面知道内情的工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你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,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去做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这是给我额外增加负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苦着脸说道,“就凭这几个名字,无异于大海捞针,我真不知道是该接下来,还是拒绝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的神情,萧一凡干笑了两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我知道这件事有点麻烦,所以才求助于你的,谁叫你是我的兄弟呢,你不帮我,我还有谁可以信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啊,根据这几个人的姓名,你可以利用职务之便,查探他们的来历,获知他们的一些基本信息,至少,能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到了情况之后,再仔细甄别一下,排除同名同姓之人,剩下的也就好解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也知道,我是刚刚来上任,也可以说是,孤家寡人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咂了咂嘴巴,说道,“这种事情既声张不得,又不能委派旁人,这个工作量可不是一般的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对你来说算什么,难道比你当初去深州还要难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道,“你也别急,这两天你先把这三个人的确定一下,剩下的你没时间,我亲自一一走访,这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都这么说了,我要是再拒绝,岂不是太不近人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哂笑着说道,“行了,时间不早了,我得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懒散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行了,你先去休息吧,我再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也不搭话,笑着摇了摇手,向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上午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刚到办公室,见办公桌上放着泡好了的茶杯,伸手端起来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,觉得无所事事,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,决定自己先探探路,立马拿起电话,打给了司机杨永华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分钟之后,来到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华满是开心地说道,“老板,我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师傅,江龙精细化工厂你知道在那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带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华爽快的答应了一声,开着车子离开了市府大院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龙精细化工厂是真州化工类的龙头企业,坐落在江边上,一刻钟之后,车子停在大门口的马路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我们不进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华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进去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知道这一带有什么村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村庄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华不明其意,疑惑地说道,“好像在前面有一个叫郑家庄的村子,就是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带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华一听,不敢多言,开着车子缓缓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行驶了二百多米,来到三岔路口,远远看到几家农舍,杨永华随即将车子开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村口,一米多的路面变得破败不堪,车子根本进不了村子,萧一凡让杨永华将车子停好,走路向着一家靠路边最近的农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门口,看着眼前的两进院的农舍,萧一凡正准备上前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这时,一个五十多的老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叔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连忙上前问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没想到会有人站在自家门口,打量了一下萧一凡,觉得是生面孔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叔,我是路过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掏出中华香烟,递了一支过去,并帮其点燃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出门的时候,忘了带茶杯,有点口渴,能否讨杯水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进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看萧一凡不像坏人,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,带着萧一凡走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进屋一看,前面是个低矮的平房,中间是堂屋,东边是厨房,西边是个放农具的地方,虽然简简单单,但是打扫得干净、整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着干嘛,请过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端着一碗白开水,递到了萧一凡的面前的餐桌上,讪讪地说道,“不好意思,我们家没有茶叶,你就将就着喝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欠了欠身子,以示感谢,笑道,“大叔,你们这个村子怎么周围全是工厂啊,不嫌吵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,我们这里原来也没什么工厂,全是农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叹息了一声,说道,“这两年,县里面搞什么工业园区,我们这里就变成这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叔,你贵姓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老者还算健谈,喝了一口白开水,满面笑意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姓刘,叫刘林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者笑着说道,“你是哪里人,怎么来到我们村了,是不是来找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叔,不瞒你说啊,我是来找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大叔,你住在这里有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从小就住在这里,你说我住在这有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林贵被萧一凡一口一个大叔的叫着,心生欢喜,微笑着说道,“你找的人叫什么名字,看看我是否能帮到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大叔,原来你是原住民啊,是我一时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,想到桑玉奎的笔记本上,记载的两个名字,说道,“大叔,我找的人叫高瑞章,你们村有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没有这个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林贵沉吟片刻之后,摇头说道,“我们这个村庄基本都是姓刘的,还有几家姓郑的,姓高的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叔,你们这里既然是工业园区,为什么你们这里没拆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点头,笑道,“你看你们村周围这么多厂,环境多不好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这有什么办法,这是县里的决定,不是我们小老百姓能够阻止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林贵叹息了一声,说道,“且不说田地都被糟蹋了,前面那个化工厂,更是害人不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面那个化工厂不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似随意地说道,“他们是生产什么化工产品,你们这里就闻不到什么气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闻是闻不到什么,但是,这个化工厂排出来的污水,可把我们给害惨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面露愤愤不平之色,说道,“你也知道,我们这边靠江边不远,周边不少小河都与长江相通,现在,我们都不敢用小河里面的水,都是吃的井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排污,化工厂里不是有专门处理污水的设备吗,怎么能乱排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讶地说道,“你们知道这个化工厂乱排放污水,怎么不向上面反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你真是说得轻巧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唉声叹气地说道,“我们是什么人,小老百姓一个,说了有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们就这样忍受着,你们不反应,上面也不知道情况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循循善诱地说道,“你可是不知道,这样的污水排出来,对你们来说可是有很大的伤害的,说不定井水受到污染,你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,我家井水离河边还有一段距离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惊疑不定地说了一句之后,看着萧一凡喝着碗里的水,神情戏谑地说道,“你现在喝的水,就是我家井里的,你喝了有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猝不及防之下,一个错愕之后,讪讪地笑道,“大叔,这可不好说啊,还是多个心眼,小心谨慎一点的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好像品尝什么似的,咂了咂嘴巴,又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不瞒你说啊,我们虽然不懂,但是,我们村里跟你有一样想法的,大有人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长贵被萧一凡喝水的样子,给逗乐了,笑道,“去年,我们村有个叫章怀礼的,还特地为了此事,找了不少部门,可是一点用也没有,人家根本理都不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章怀礼,是你们村的人,他家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心想,怎么在桑玉奎的笔记本上,没有看到这个名字,不由得急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家就在前面不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林贵指着门外一座楼房说道,“他家靠河边近,说井水里的水,有股奇怪的味道,应该,就像你说的那个样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叔,这个章怀礼是做什么的,他家现在有人吗,你能不能带我过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神情顿时变得激动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