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48章 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

第448章 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管你是正的还是副的,反正你是队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哂笑着说了一句,掏出一支中华香烟递了一支给姚鑫,后者一见,连忙掏出打火机,帮其点燃,自己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啊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,你是我的上级,我也没理由反驳于你,否则,给我扣上不尊重领导的帽子,我的罪过可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抽了一口烟,戏谑地说道,“诶,对了,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,我以后可就跟着你混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还真是打蛇上棍,缠上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不过,我现在才来真州,一切还是未知数,可不要有太大的期望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你没有拒绝我,我就有希望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不以为然地说道,“现在哪个是靠实力爬上去的,多多少少都有点关系,要说有的话,也只有像我这种靠实力打拼,为数不多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小子很自信啊,竟敢在面前喊冤叫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见姚鑫直言不讳地跟自己说起了工作经历,笑怼道,“看来你还是上学时的那个脾气,基本没变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江山好改本性难移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傲娇地说道,“不过,现在你来了,有了你的加持,我的工作能力在一定程度上,更有说服力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话说得,你好像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是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可置否地说道,“你现在不是升的也挺快的嘛,都已经是二级警司了,想想我们那些同学,应该大部分都还是一级警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差不了,能做到三级或者二级警司的,几乎是凤毛麟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点了点头说道,“能做到你现在这个级别,估计只怕只有你一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怎么总是盯着我看啊,且不谈其他,你知道我吃了多少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指了指肩上的警衔,说道,“告诉你,我这个可是真金白银打拼出来的,只不过,我的运气比你好一点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虽然工作以来,我们几乎断了联系,不过,我对你依然还是很敬佩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讪讪地说道,“你现在结婚了吧,嫂子是不是还是我们那个校花闫静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呢,现在工作这么忙,哪有时间谈情说爱,不过,闫静是你嫂子,已经是铁板上钉钉的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得意地说道,“你呢,成家了没有,女孩子是干嘛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啊,今冬明春的事吧,你弟妹在派出所做户籍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笑道,“想起在警校的时候,我还经常给你们做邮差,结婚的时候,我可是要做伴郎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就看是你先成家,还是我先结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调侃道,“对了,你毕业之后一直在治安大队工作吗,想必对内部情况也非常了解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毕业到现在,也不过才三年多一点时间,工作可不是那么好调动的,我当然一直在治安大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鑫点了点头笑道,“治安大队目前怎么说呢,说来话长,我们还是先去办公室喝杯茶,边喝边聊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还别说,我中午喝了点酒,还真有点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,走吧,咱们边喝边聊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拉着姚鑫一起向车子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路走到办公室,觉得有点口渴,刚准备泡杯茶解渴,却见秘书梁相宜快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粱秘书,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不好意思,我来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恭敬的说了一句之后,走到萧一凡面前,抢过茶杯,说道,“我来吧,一会就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梁相宜慌里慌张的样子,也没多说什么,哂然一笑之后,走到办公桌前,悠然自得地坐在了老板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时间有点急,小心烫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端着泡好了的茶杯,递到萧一凡面前,陪着笑脸说道,“有事你叫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便要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梁秘书,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我不在的时候,有没有人来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沉吟了一下,说道,“不过在下班的时候,司机杨永华倒是问我,你在不在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笑道,“哦,他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茶杯,吹了吹漂浮着的茶叶,浅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我就不清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坦然道,“我当时告诉他,你不在,他就走了,我也就没多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你先去忙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梁相宜转身离去,想到杨永华自卑心,不会是担心自己开了车,引起他心理恐慌了吧,想到此处,于是拿起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刚接通,便传来了杨永华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师傅,你上午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不会是见我买了新车,你心里又开始不踏实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老板,你不会不要我的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华嬉皮笑脸地说了一句之后,沉声道,“老板,我今天找你,是有重要的事情先汇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重要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个错愕之间,沉声道,“杨师傅,你现在哪里,来我办公室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老板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华坦然道,“就在上午快下班的时候,张斌打电话告诉我,说田锦华,也就是桑书记以前的秘书,今天去找过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田锦华去找张斌,去找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之下,心中疑惑不已,心想,难道田锦华离开自己这里之后,就直接找张斌去了,究竟为了什么,于是沉声道,“张斌有没有告诉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当时,张斌在电话中只是问你在不在市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华一五一十地说道,“在我追问之下,他只是说田锦华找过他了,具体的是为了什么,我也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哪里,赶紧过来一趟吧,我要用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觉得事情不简单,否则,张斌不会打电话来找自己,于是便想亲自走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我中午没回去,在小车队呢,我现在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华一听,开心地说了一句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挂机声,萧一凡将话筒放了回去,回味着杨永华的话,顿时也感到诧异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斌也算是和自己见过面的,也有自己的联系方式,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自己,而是用婉转的方式打给杨永华?

        再说,田锦华以前是桑玉奎的秘书不假,可是他已经辞职不干了,怎么突然去找张斌,又是为了什么,难道,这里面有什么猫腻?

        越想疑点越多,给人一种朴素迷离之感,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,萧一凡不再迟疑,随即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楼下,见杨永华开着老旧的智俊已然在等自己,于是直接上车,一起来到了张斌的住处,城北勤丰村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斌吃完饭,无所事事的拿了一张躺椅,在庭院里嗮太阳打盹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斌,赶快起来,萧书记来看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华一见,连忙上前摇了摇张斌,随即,走到客厅拿了一张椅子,请萧一凡就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斌一听,忙不迭地爬了起来,讪讪地说道,“不好意思,让你见笑了,快请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便要转身去忙着泡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张师傅,我自带了茶杯,你就不用忙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听杨师傅说,你要找我,不知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其实我本想打你电话的,可是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,所以,问了一下杨永华,就没打扰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斌讪讪地说着,看了一眼萧一凡,又瞄了一眼杨永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啊,张斌,你不是说田锦华来找你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华一听,诧异地说道,“现在,怎么又没什么事了,你这不是拿我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哥,应该是你听岔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斌微微蹙眉,看似随意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张斌闪烁其词地样子,似乎不想让杨永华知道实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师傅,你先去车上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掏出中华香烟,分别给人散了一支,笑道,“我跟张师傅谈两句话,一会就过来,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老板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永华虽然憨,但不傻,这点眼力见识还是有的,知道张斌肯定不想让自己知晓实情,于是接过香烟,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斌见杨永华走了出去,连忙帮萧一凡点燃香烟,自己也随之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师傅,现在,这里就你我二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吐出一口淡灰色的烟雾,蹙眉说道,“今天田锦华来找你,是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实不相瞒,今天田锦华是来找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斌似有顾虑地说道,“我不明白的是,他既然已经辞职离开了,为什么还来问我,说什么受桑书记的夫人委托,来问桑书记的包在不在我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桑书记平时都带着公文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惊讶地问道,“桑书记出事的时候,他的公文包有没有带在身边,你还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不相瞒,萧书记,桑书记只要是出去办事,公文包从不离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斌深吸了一口烟之后,坦然道,“那天出事的时候,桑书记已经昏迷不醒,在交警处理完事故之后,要拖车的时候,桑书记的公文包,我也就拿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桑书记的公文包呢,还在你这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知道,桑玉奎的公文包里,肯定都是他平时记录的一些走访、审查案件的文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得到这些文件的话,不但,桑玉奎的车祸之谜很快破解,同时对自己进一步开展工作,也有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桑书记的公文包,确实在我这里,但是,我不能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斌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桑书记现在虽然昏迷不醒,但这是他的私人物品,而且,你也知道,桑书记的夫人也想收回,所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师傅,桑书记能有你这样忠心本分的好司机,一定会感到欣慰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状,知道这时候不能硬来,也知道张斌的抵触心理很强,只得耐心地劝说道,“把桑书记的公文包归还给其夫人,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,可是,你知道吗,这个包很有可能给你带来麻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别吓唬我好不好,不就是一个包包吗,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斌看似不以为然,但深吸了一口烟的样子,以及面部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,却是出卖了他此刻紧张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吓唬你,更没有对你隐藏什么的想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你想啊,平时都是桑书记、你、以及田锦华一起出去办事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斌蹙眉点了点头,眼睛直盯着萧一凡,好像在寻求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过没有,为什么你们出事的那天,偏偏田锦华不在车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耐心地解释道,“可笑的是,他今天又来你这里,要桑书记的公文包,两者加在一起,你不觉得这里面会没有猫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,桑书记出事与田锦华有关,这也太离奇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斌疑惑不定地说道,“田锦华平时对桑书记恭敬有加,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桑书记的事,说不定这是巧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准备一副惊疑不定地神情,萧一凡沉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不一定,俗话说,人心隔肚皮,画龙画虎难画骨,万一不幸被我言中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据田锦华告诉我,桑书记出了事之后,他总共去了医院探望了两次,为什么这次才想起要讨回公文包,辞职以后去了哪里,他没告诉我,想必,他也没告诉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说了,如你所说,他就是没有怀疑的地方,和你一样,对桑书记也是忠心耿耿,现在,我想破解这个谜,你又为什么不配合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真的觉得桑书记这次车祸是有预谋的,是被有心之人给陷害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斌震惊地说道,“如今可是法.治社会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觉得,而是,种种迹象表明,让我不得不感到怀疑,疑点确实是太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你也是当过兵的,我知道你的觉悟不会低,忠心就更不用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萧一凡的话,张斌看了其一眼,顿时蹙眉沉思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