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44章 狗肉馆风波

第444章 狗肉馆风波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吃狗肉,那玩意能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懊恼地说道,“那些农户家土狗,疫苗打没打都不知道,万一吃到病狗肉,问题可就严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兄弟,你前怕狼后怕虎的干嘛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被彻底逗乐了,笑道,“吃的人多了去了,其中不泛大佬级别的人物,至少,到现在没出现过一件不好的事情,怎么到了你这里,偏偏就赶上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凡事,还是小心谨慎一点好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讪讪地说道,“既然老大你这么笃定,我也没什么可怕的,有句话不是叫——舍命陪君子吗,今天就陪你豁出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话可不是这么说的,你不想吃就算,我还能省不少钱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既想吃又怕这怕那的,干脆我们一拍两散,互不迁就不就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你的话音,我怎么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,你还是我老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打起了感情牌,哂笑道,“我现在就过来,今天不管如何,这来真州的第一顿饭,就得你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也不管萧一凡是怎么想的,随即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臭小子,竟敢先挂电话,等会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电话里的嘟嘟挂机声,萧一凡无奈地说了一句之后,收起手机,便准备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之后,在市府大院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怎么站在这里,你的车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见萧一凡站在路边上,调侃道,“就是为了一点汽油费,你也没必要站在冷风中等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我抠门我吝啬行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说道,“从今天起,我的汽油费你包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打开副驾驶车门,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你又不是没有,干嘛让我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你说的那家狗肉馆怎么走,我肚子都快饿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那家疯狗肉馆啊,前面转弯一直走,到了红绿灯左拐,再行驶百十米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话可跟你事先说好了,考虑到你上班,晚上还要喝酒,中午可是没酒喝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狗肉,必须得喝一点,既去土腥味、又起到杀菌的效果,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立马不愿意了,反驳道,“对了,你怎么空手来的,我可告诉你啊,不管如何,酒肯定不能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脚踩油门,向着前方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要喝,我要是坚持己见,你岂不是又要说我小气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一支烟,吸了一口说道,“你后备箱有酒吧,拿着先用,晚上回去还你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后备箱没酒,你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立马反怼道,“请人吃饭,一点诚意都没有,我发现你现在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变了,你是说我吗,我变成什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反问道,“不就是一瓶酒吗,你这样挤兑你大哥,是不是有点过分了,就算我和你借的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话算数啊,我后备箱总共就两瓶五粮液,你要是不还给我,我可是不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满脸怨气地说道,“本来准备送礼的,既然你说了,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不就是一瓶五粮液吗,我后备箱多了没有,一箱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得意洋洋地说道,“这次陪你嫂子回金陵,她怕我一个人在这边孤单寂寞,特地给我在老丈人那儿,搞了一箱茅台和一箱五粮液,区区一瓶又算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哒,嫂子对你真是太好了,还是你牛掰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佩服得不行,感叹一声说道,“你弟妹不给我买酒也就罢了,还嘱咐我,在外面尽量不要喝,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,就别在这自怨自艾的了,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闫静也是为了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想想,你是干什么的,万一有个突发状况,你满嘴酒气的,又怎么处理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听你这么一说,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讪讪一笑,自嘲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靠边,就前面这家,高祖狗肉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萧一凡一声令下,冯常乐将车子停到了路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下车,冯常乐打开后备箱,拿了一瓶五粮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大气,今天可得好好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乐呵呵地说了一句,拉着冯常乐就往狗肉馆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你好,请问几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狗肉馆老板娘迎了过来,笑嘻嘻地说道,“包厢还有一间小的,你们是坐里面,还是就在大厅里用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好,真是太巧了,我们兄弟也可以边吃边谈,那就包厢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老板娘,我们就两个人,也是慕名而来,你不妨介绍一下你家的菜品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位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一听,并没有人少而介意,反而殷勤地将二人带进靠着吧台的一间小包厢,笑道,“老板,我们这里狗肉是正宗的农家犬,有清蒸咸狗肉、有红烧鲜狗肉,也有酱狗肉,还有狗肉火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老板娘说了十几种,关于狗肉的菜品,萧一凡笑道,“咸狗肉、酱狗肉各来一盘,配两三个冷盘下酒,再搞几个蔬菜,配狗肉火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你点的已经够多的了,实不相瞒,我们家分量比较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笑道,“你们两个人估计吃不了那么多,点多了也是浪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娘贵姓,别家店都巴不得客人多点一些,你却是反其道而行之,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感到奇怪了,带着疑惑的心情,忙不迭地说道,“你放心好了,别看我们痩,一顿吃个三五斤肉,还是没问题的,你就尽管上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你这么问也不奇怪,我姓黄,我家老公是大厨,你们店的菜品正是出自我老公之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并不生气,笑道,“我们这个店在这也开了快十年了,可以说,真正做到了童叟无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,谢谢你的提醒,冷盘我们就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能否快一点,吃完了,我们还要上班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稍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躬身说了一句,拿着菜单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之前是不是和老板娘早就联系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贼兮兮地说道,“我有一个感觉,好像是她故意这么说的,目的嘛,当然是给你省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神经过敏了,不妨坦白的告诉你,我也是第一次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佯怒道,“再说了,这么多年了,我对你小气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是没有,看来是我错怪你了,老大,这家店环境不错,态度也很到位,以后,我们可是有地方经常小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把酒瓶往萧一凡面前一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你不会开酒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客得有个请客的态度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得意洋洋地说道,“今天是我履新的日子,又是老大你为我接风,怎么做还需要兄弟教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我发现,你开始变得滑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打开酒瓶,给冯常乐和自己各斟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老板娘端着两盘狗肉走了进来,将之放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靠,这么大的盘子,都快顶我们正常盘子的两倍菜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见,惊讶地说道,“老大,这么多,我们吃得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量是不少,你就敞开肚皮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挤兑道,“刚刚,不是有人说我小气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是那么一说而已,你别当真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咸狗肉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感觉怎么样,还合你胃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躬身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香,真的很香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赞不绝口地说道,“老大,你别看我呀,赶快尝尝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又夹了一块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我真是服了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着说了一句,端起酒杯说道,“兄弟,对你的到来,表示欢迎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乐不可支地端起杯子,与之轻轻一碰,抿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年一看,识趣地退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,你想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边大口嚼着狗肉,一边贼兮兮地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有趣的事情,你这样不顾形象的吃狗肉,你就不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戏谑地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我和你开玩笑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道,“我发现,只要跟你到一个地方,总会有好吃的,云都的猪蹄,真州的狗肉,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了便宜还卖乖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说说吧,今天去报到,有没有遇到不开心的地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端起酒杯喝了一口,把自己早上去报道的事情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是说,林翔在真州公安局内,一家独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说道,“那你们政委呢,自始至终,一句话都没有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政委不在,说是去市局有事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说道,“而且,我发现,只要是林局长讲话时,没有一个不是认真在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我却是不敢苟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说道,“你想啊,为什么你没有座位,提出责问时,为什么只有常务副局长汪德铭出面,其他人却是不为所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不清楚了,或许,汪德铭更为机灵一些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可置否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个单位之中,上下团结,和谐相处,这是好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但是,当出现一种家长制的现象时,不是屈服于淫威之下,必然背后有猫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不知道了,我这不是刚来嘛,情况还没清楚,也不好下结论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若有所思地说道,“过些日子,是好是孬,总会发现一些情况的,再说了,今晚不是给我举行迎新宴吗,等看了情形,再与你商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凡事小心谨慎一些,小心无大错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端起酒杯笑道,“来,我们兄弟喝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端起酒杯,笑着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门外传来一阵吵闹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是谁在外面吵闹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满脸不高兴地说道,“老大,外面情况不对,好像是为了饭钱,我得出去看看,好歹,我也是分管真州治安大队的副局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,冯局这么有责任心,我们就一起出去看看情况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的说了一句,跟着冯常乐一起走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娘,你这家店是黑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留着小平头的中年男子,语气不善地说道,“两个冷盘暂且不谈,这狗肉火锅的狗肉是金子做的吗,竟然要八十八一斤,你是进口回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就算你是八十八一斤,下了锅涮了一下,竟然小了一倍不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穿羽绒服的男子,也帮着叫嚣道,“就是涮羊肉,也不会这样吧,我严重怀疑你这狗肉有问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吧,这个狗肉是西南州地特有的狗肉品种,而且我们也是明码标价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据理力争,面不改色地说道,“你说狗肉有问题,我们有正规的进货渠道,再说了,我们这个店,可是在真州快有十年了,也没有那个顾客像你们这样认为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只能说是你的一面之词,有那个挂羊头卖狗肉的,说自己卖的不是正宗货!”

        平头男子大手一挥,恶狠狠地说道,“今天要给钱可以,从现在起,我要验证你的狗肉是不是有问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把你家的狗肉进货单拿来,我怀疑,你们收了不少当地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羽绒服男子威胁道,“说不定有些狗,都是被有心之人偷来,暗中卖给你家的也说不定,果真是这样的话,你这里可就是销赃窝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你家生意这么好,狗肉需求量也是非常的大,一天没有十几条狗,根本做不了生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平头男狡黠的眼神中,闪过一丝狠厉,沉声道,“就算你现在想不收钱,恐怕我也不会给你机会了,咱们还是按章办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板气得脸色铁青,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眉头紧蹙,看着这几个吃霸王餐的人,不像地痞无赖,说话也是紧扣重点,不由得看向冯常乐,轻声问道,“你看出什么猫腻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