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42章 初次见面

第442章 初次见面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开着高档轿车上班,真州市府大院里引起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作为议论话题的当事人萧一凡,却是一无所知,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早上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秘书梁相宜走了进来,躬身说了一句之后,拿起水壶给已经斟了三分之一的茶水杯中续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粱秘书,这两天我不在,有没有人来找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梁相宜有了秘书的样子,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说着将茶杯递到萧一凡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先去忙吧,有事我再叫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拿起茶杯喝一口,感觉茶水清香浓郁,笑道,“这茶不错,是给各个办公室配发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觉好就行了,你问哪里来的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喃喃地说了一句,面颊顿时爬上两朵红云,偷瞄了一眼萧一凡,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奇怪,不就是问了一下茶的出处吗,干嘛还害羞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明其意,正感到疑惑,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惊讶地说道,“不会是她自己买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起身来到茶柜旁,打开柜门查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看不要紧,柜子里赫然放着两种茶叶,一种是贴着新茶标签的龙井,一种是没有标签的碧螺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摇头笑了笑,关上柜门,转身回到办公桌旁,仔细看了看杯中的茶叶,只见淡绿色的茶汤中,颗颗茶叶都是三头嫩芽,饱.满圆润,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萧一凡思考着茶叶的来路,怀疑是梁相宜自己买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是个陌生号码,萧一凡便摁下接听键,“你好,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萧书记吧,我是桑书记以前的秘书,田锦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中传来田锦华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田秘书,你回真州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既然已经回来了,那就麻烦你来市里一趟吧,把该交接的交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我现在市府大院门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保安不让进,非得核实一下之后,才可以进去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可以了吧,要不要我亲自和他们说一声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知道市府大院的保安眼高于顶,连忙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听见电话中传来一句埋怨地声音,“你找萧书记,说一下不就行了嘛,干嘛还打电话麻烦领导,真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见萧书记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说完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,萧一凡放下手机之后,起身来到梁相宜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有事你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看见萧一凡亲自走了过来,连忙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粱秘书,我让田锦华过来交接一下之前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他一会就到了,你有什么要问的,赶紧捋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书记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躬身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对了,那个新茶是你买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,竟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,面红耳赤的低头答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过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梁相宜表情的变化,神情一个突兀,没想到对方竟有如此反应,说了一句之后,便转身返回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见,只得讪讪地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刚刚坐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田锦华敲了敲门,站在办公室门口,面无表情地说道,“萧书记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田秘书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立马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没想到萧一凡会这么年轻,一个错愕之后,立马伸出双手与之一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秘书,这是粱秘书,我就不用多介绍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田锦华,见其神情淡定,淡然一笑说道,“粱秘书,还不赶紧泡杯茶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这才反应过来,起身立马泡茶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秘书,请坐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在会客区坐了下来,笑道,“田秘书,工作做得好好的,怎么就下海了,现在在哪高就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宦海浮沉,跌打滚爬了这么多年,还是秘书一个,前途渺茫、早就厌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淡淡地笑道,“之所以辞职,也想在接近不惑之年之前,给自己创造一个机会吧,我现在在江龙精细化工厂跑业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若有所悟地笑了笑,说道,“看来我得把称呼改一改了,田经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一听,一个错愕之后,连忙陪着笑脸笑道,“萧书记说笑了,我不过是一个业务员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既然有勇气选择下海经商,绝不会自甘平庸,必然要打拼一番,经理之职还不是手到擒来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之所以把你约过来,你可能不知道,桑书记突发意外之后,我来到了这里,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不经意地瞄了一眼田锦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有话就直接问吧,我一定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镇定自若,一副循规蹈矩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秘书,请喝茶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梁相宜端着茶杯走了过来,放在田锦华的面前的茶几上,客气的说了一句,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粱秘书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微微欠身,笑着说道,“萧书记,你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情况是这样的,我来之后,办公室里是焕然一新,什么都是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道,“不但桑书记之前的工作轨迹,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留下,奇怪的是,你的工作材料连张片纸都没留下,现在,我和梁秘书都不知道,从哪开始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这也太玄乎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蹙眉沉吟了一下,沉声道,“萧书记,实不相瞒,在桑书记出事之前,我就已经有了下海经商的念头,至于你所说的情况,我真的是一无所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田经理能不能简单的说一说,之前你在这里的工作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粱秘书也是刚刚被带来这里,作为她的前辈,你不妨知道一二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你客气了,现在我是闲人一个,要是有能力指导梁秘书,我还至于离开这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自嘲地笑道,“我之前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,况且,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你来这里之后,为什么片纸都没留一张,所以,我只能说爱莫能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说物是人非,让人不胜感慨,这里现在全部变了,你是不是感到很是陌生,并由此心灰意冷了啊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田锦华貌视恭敬,实质暗地里还是有着一丝桀骜不驯的样子,萧一凡剑眉一抬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说道,“如果田经理不介意的话,那我们不妨就聊一聊,就当聊家常,可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太抬举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微微躬身,恭敬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田经理,以前桑书记在这上班的时候,是个什么工作状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似随意地笑道,“是有事就做,没事就在办公室聊聊天、看看报纸喝喝茶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不瞒你说,桑书记是个认真工作的人!别说他整天忙于工作了,平时就算没事的时候,也经常下乡走访,绝不会在办公室休闲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一听,敬佩之情油然于表,坦然道,“就是我这样的小秘书,也是经常不知道他的人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,桑书记下乡或者说出去查探民意,你不一起陪着他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面带笑意地说道,“真州市府大院里一片祥和,桑书记这么做,又是为了什么,偏要这样做得格格不入的,在别人眼里岂不是另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,或许桑书记并不这么想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唏嘘道,“不过,我记得桑书记说过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话,能说来听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田锦华欲言又止的样子,萧一凡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作为纪委人,就得时刻准备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神情茫然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初听之下并不感到有什么,细细品味之下,不由得蹙眉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神情凝重,田锦华轻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没事,好一个纪委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慨了一句之后,笑道,“桑书记平常都到哪些地方走访民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州每个地方都有他的足迹,乡镇、街道、开发区都去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笑了笑,坦然地说道,“甚至一些民宅也是他经常走访的地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,看来,我也不能经常坐在办公室无所事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说道,“桑书记勤勤恳恳、兢兢业业的工作,作为现任的我,可不能懈怠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一听,面带笑意并不答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田经理,桑书记出事的原因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突然话锋一转,沉声道,“真的是意外,还是有人故意针对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在丝毫没有准备之下,惊吓得目瞪口呆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经理,田经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田锦华紧张地样子,似乎想到了什么,冷声问道,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萧书记,我被你的话惊吓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回过神来,讪讪地说道,“当时桑书记出了交通意外,交警部门定性为对方为酒后肇事,并非你所说的什么仇家报仇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也只是说说而已,毕竟你说桑书记经常私访,说不定掌握了什么情况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解释道,“话说到这里,我突然想知道的是,桑书记平时一定得罪不少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我就不清楚了,或许有,或许没有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讪讪一笑,不可置否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说秘书是体己人,你作为桑书记的亲信之人,你一点都没发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了两声说道,“或者说,桑书记平时没有和你提及过这些方面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我真的不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见萧一凡直盯着自己看,干咳了两声说道,“萧书记,还有其他事吗,如果没有的话,我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田经理感谢你在百忙之中,能前来一叙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状,起身伸手笑道,“粱秘书,这可是你的前辈呀,你还有什么需要和田经理了解的吗,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听,心想,“领导,你没毛病吧,你们说了这么久,自始至终都没问我一句,更不要谈什么与我相关的话题了,怎么人家走了,你却这么说,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你说笑了,粱秘书年轻有为,知识、学历都超我几条街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讪讪地笑道,“我要是指导粱秘书的话,岂不是太自不量力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与萧一凡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田经理不要太谦虚了,工作经验可不是学历就能轻易得到的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哈哈一笑,说道,“既然如此,今天就这样吧,粱秘书,你送一下田经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经理,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听,连忙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再见萧书记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一见,躬着身子、双手合十,满面笑意地打了声招呼,与梁相宜一起离开了萧一凡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田锦华离去的背影,萧一凡冷笑了一声,“貌视恭敬、处处提防,小子,看来你很不简单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转手走到办公桌旁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田锦华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走了进来,满脸挂着一层黑纱似的,阴着脸说道,“不知道你约他来干嘛,一句实用的话都没有,就是个老滑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为什么这么说,我还不是为了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个错愕之后,笑怼道,“为人处世的经验,可比知识学历重要多了,你真的没感觉到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,我求你别说的玄乎玄乎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娇嗔道,“我可是早就不耐烦了,还学什么经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呀,看来还得需要多打磨打磨,我可是学了不少东西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直言不讳地笑道,“有时候,看事情不是只看表面,而是要学会分析,仔细地去听、用心的听,才会明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