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34章 好男人的标准

第434章 好男人的标准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妈的,人死哪去了,到现在还不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响了好几声之后,还是没有接通,荣飞恼怒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电话快临近结束之际,话筒里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,“喂,哪位?还让不让人睡觉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魁,太阳都晒屁股了,你还在温柔乡做梦?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听到电话里传来不耐烦的声音,不但不生气,反而戏谑地说道,“看来你小子最近混得挺不错的啊,你人在哪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荣飞口中所谓的三魁,正是真州市地下混混世界的三个大佬之一的钱三魁,以能打善斗,还是个会用脑子的人,而称霸真州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先钱三魁也不怎么样,与江龙精细化工厂的老板老板荣飞也不相识。

        荣飞经过多年跌打滚爬,商海沉浮,终于在十年前成就了自己的事业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有了一定的基础,便想把事业做大做强,于五年前在真州江边开发区,买了一块地皮,足有三百多亩,建立了新厂区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边虽然荒地多,土地在当时也不贵,但是,也足足花了一百多万,加之基础建设、设备的投入,花了近千万资金,这样的手笔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形式越来越好,生意也逐渐做大做强,在整个真州地面上同行业中,有独占鳌头之势,现有的规模不能满足企业发展的需要,一年前,便同当时的真州市政.府,签订了土地征用协议,再次购买了二百亩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,周边有了其他企业,场地受到了限制,只能向内陆发展,这就占用到了良田,荣飞为了企业能够迅速扩建,不惜代价,花了将近三百万终于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占用到了良田,离周边的村庄也是越来越近,化工厂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,甚是难闻,于是与村民们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多,彼此之间经常闹得不可开交,荣飞也是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次处理矛盾的时候,钱三魁聚集了一帮混混,为了帮助解决村民们的问题,与荣飞相识,后者见其有勇有谋,便有了拉拢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有钱,一个有人有势,一来二去,在金钱的驱使、诱惑下,钱三魁甘为荣飞的小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荣总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没想到荣飞会打来,睡意顿消,连忙陪着笑脸说道,“荣总,不好意思,昨天晚上玩的有点嗨,一时睡意朦胧,没注意,有事你请吩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三魁兄弟,你的小日子真是过得滋润啊,我都羡慕你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对于钱三魁的态度很是满意,爽朗地笑道,“中午有时间吧,一起喝个酒聊聊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荣总相邀,是你看得起我三魁,我怎么敢不识趣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对荣飞做事的方式,非常熟悉,知道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,绝不会是为了请自己喝酒聊天,笑道,“你说,在哪里,我现在就起床过去与你见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都已经十点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看了一下时间,笑道,“你抓紧时间,老地方等我,一会我们一起去芜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荣总!”

        钱三魁知道,这个时候去芜州,一定是荣飞有重要的事与自己相谈,否则,电话里就交代了,挂了电话之后,连忙起床洗漱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完电话,荣飞走到办公桌前,拿起大奔钥匙之后,随即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办公室之后,田锦华想到荣飞说的话,便决定去芜州一趟,探望一下仍在昏迷之中的,自己的老领导、原真州市纪委书记桑玉奎,虽说不是出自本心,但是,把表面功夫做足,顺便打探一下情况,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起身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在楼下停车场不期而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经理,这么巧,你这是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笑道,“这还没到下班时间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荣总,还真是巧啊,遵从你的命令,我想去芜州一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笑着如实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芜州啊,你这个习惯还真是好啊,值得表扬!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笑怼了一句之后,沉声道,“赶紧去吧,费用回来给你报销,但是一点要提醒你,车子不要开进去,低调一点的好,免生事端,你懂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请荣总放心,我会小心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一听,费用报销,连忙感激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我有点事,就不跟你多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荣飞满面笑意地说了一句,打开车门,发动着车子,向着公司门口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田锦华见荣飞的车子驶离了公司,转身看着眼前的桑塔纳,唏嘘道,“我一定会把你变成奔驰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打开车门,坐进驾驶室,脚踩油门向公司门口驶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和董紫鸢一路欢歌,不知不觉中,车子已经进了金陵市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紫鸢,前面不远就应该到你家了,我们是不是下去再买点水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征求着董紫鸢的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,后备箱里不是已经买了那么多的礼物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笑道,“你这是新女婿上门,心里是不是感到紧张啊,怎么尽想着买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说一点不紧张,怎么可能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一笑,说道,“你妈倒是挺善良的,不知道你爸是个什么样子,会不会怪我把他宝贝女儿给拐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嘛,你说我爸会威风八面,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来对待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撒娇道,“告诉你,我爸虽然平时话不多,但是绝对的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,至于对你如何,那可就得看你的表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尽量表现的好一点,都说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欢喜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慨道,“就是不知道,泰山大人看到新女婿,会是个什么样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身材高大,英俊嘛,虽然长得有点差强人意,不过,还说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戏谑地说道,“加之你博学有识、才华出众,能力非凡,年纪轻轻的,便已经做到如此高位,我老爸一定会对你大加赞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只能说是你偏见,你还不如直接说成潘安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都说情人眼中出西施,色不迷人人之谜,原来你们女孩子,对待心爱的人,还是和我们男人一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潘安?这话说的有点不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眼珠一转,计上心来,娇嗔道,“潘安虽然是大才子,可是,他终身都未能踏入官场,寄情于山水书画,而且,他还是一个风流倜傥,喜欢拈花惹草的人,你想和他一比高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在他那个时候,我与之相比,顶点多就是一个书生或者是一个秀才罢了,哪有他的才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岂能听不懂其意,连忙说道,“不过,对于酒量这一块倒是和他有得一拼,至于拈花惹草吗,也只能偶尔想想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都说男人不是好东西,果然不假,没想到你也有如此兴趣爱好,你这个大坏蛋,竟然隐藏得如此之深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逮住机会怎么能放过,佯怒道,“以后,想也不准想,这是在思想上已经背叛了,属于思想出轨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婆,你好霸气哦,目之所及,皆是美好,心之所想,皆是过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你这样说,说的我以后都不敢在大路上走了,要不你给我配副眼睛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狡辩,心之所向,皆是过往好不好,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了味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霸气地说道,“反正,不过怎么说,就是不准你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老婆大人!你老公我是什么人,怎么会在这个问题上犯错误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贼兮兮地笑道吗“就算我好色,也是有品位的好不好,不然我怎么会得到你这个大美女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油嘴滑舌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嗔了一句,撅着嘴巴说道,“我不管以前是个什么样子,但是,现在,你不准在外面花心,又是被我知道了,我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转眼之间,看到董紫鸢伸出的玉手成剪刀状,顿觉大腿上传来一阵寒意,一个惊愕之间,连忙说道,“我靠,你这是想谋杀亲夫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晓得就好,你对我好,我把你当宝,你要对我不好,我就把你当草咔嚓掉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得意洋洋地说道,“希望你没事不惹事,在外顶天立地,对内没有脾气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仅遵夫人之命,我知道以后怎么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听了,虽不敢苟同,但心有余悸地说道,“这些玩笑还是不要再说的好,我怕万一那天一不小心,真的撞上去了,那可就糗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看在你表现还不错的份上,本小姐答应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笑道,“安心开车,前面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老婆,你真是我的贤内助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加大了油门,很快将车子停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紫鸢,这个车怎么这么熟悉,该不会是你表哥宦总来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正准备将车子停入车库,却见一辆熟悉的奥迪,阻挡在车库门口,疑惑地说道,“不对啊,你表哥来,怎么也没事先和我们通个气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表哥的车子,你看车牌号都一个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惊讶地说道,“真是奇怪,早知道,跟他们一起来不就行了,害得你这么辛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管了,我们还是先进去再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大手一挥,帮着董紫鸢拿着礼品,笑道,“要是宦总来了更好,我也就不那么紧张了,想必你爸有很多话会问他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胆小鬼,刚刚是谁说不紧张的,现在终于露出底细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嗔了一句,一手挽着萧一凡,一手提着礼品,向院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并排刚刚走进院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兄弟,你们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东升实业老总宦东升起身迎了过来,笑道,“今天还真是巧了,早知道你们今天也回来,就和你们一起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宦总,还真是巧啊,我刚刚在门口看到你的车子,也是这么认为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,说道,“祝你新年快乐,财源达三江,生意兴荣通四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老哥就托你吉言了,我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,喜结连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其实,我正月初二就来过了,今天正好来金陵办点事,打电话给舅舅,才知道你们今天回来,所以,一办完事情,我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表哥,谢谢你了,你总不能光顾着说话,没看到我们手上正拎着东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开心地笑道,“我爸呢,怎么不在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宦东升一听,连忙让开身子,帮着董紫鸢提着礼品,说道,“你爸也是刚回来,正在屋里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赶快走吧,春节到现在,我还没看到我爸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说着,拉着萧一凡便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刚走到门口,只见聂文慧和董其昌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、爸,我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一看,欢快地走了过去,挽着董其昌的膀臂,撒娇道,“爸,我好想你哦,我和一凡回来看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、阿姨,你们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敢怠慢,等董紫鸢说完话,连忙向未曾谋面的老丈人躬身问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这么大了,还像个小姑娘似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其昌疼爱地说了一句,笑道,“回来就好,一凡,过来坐,今天的太阳真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率先迈步来到全是玻璃制作成的阳光房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见,一起随行,到了阳光房,聂文慧开心地说道,“你们先坐着,好好聊聊天,我去给你们沏壶茶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我和你一起去,奶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朝着萧一凡递了一个隐晦的眼神,便要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奶奶有保姆陪着,出去散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笑眯眯地说道,“不用,今天你爸可是难得休息一次,你们三个小辈多陪陪他、聊聊天,一家人这么齐聚在一起,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摆了摆手,转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文慧,把我刚刚带回来的大红袍泡一壶来,那可是好东西,大家一起尝尝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其昌见聂文慧要去泡茶,连忙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啦,你就放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一听,开心地看了一眼董紫鸢和萧一凡,转身向屋里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