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27章 兄弟的变化

第427章 兄弟的变化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董紫鸢娇媚、温柔可爱的样子,感受其满满的爱意,萧一凡血液沸腾,笑道,“女孩子怎么能进厨房,油烟对皮肤不好,还是我做给你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哒,今晚我有口福了,男子汉大豆腐,可不准赖皮哦,嘻嘻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开心地说道,“喂,都说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,现在怎么研究起女人的皮肤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办法,谁叫我的未婚妻是个美女呢,而且还是个善解人意的大美女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,“为了保证你的青春美丽,我不得不多关心一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狡辩,是不是听那个女孩子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仰着头,戏谑地说道,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不带这么冤枉人的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剑眉一抬,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像我这样的帅哥,也只有你这样的美女,才能俘获我的心,其他的,我连看一眼都嫌多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都说男人的嘴,骗人的鬼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嬉笑道,“你说得这么天花乱坠,肯定做了亏心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说的别人,他们又怎么能和我相比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傲娇地说道,“我虽然不是当今的柳下惠,但是,我只为卿狂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就你会能言善辩,好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笑道,“外面好冷哦,为了表示谢意,今天我们出去吃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又出去吃了,你不是要尝尝我的厨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说道,“我可是诚意满满的,想和你过二人世界呢,你就别逗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不去,机会可只有一次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俏皮地说道,“今晚我请你西餐,喝着红酒,听着音乐,还不是一样的浪漫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既如此,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吃完了西餐,再去看场电影,感觉就更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带着董紫鸢一起上了甲壳虫车子上,发动汽车,脚踩油门,向着芜州市中心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分钟之后,在市中心一家名叫名典的西餐厅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把后备箱打开,我去拿红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说着,推开副驾驶门,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连忙将后备箱按钮摁了下去,随即也走下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,“老大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这也太巧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闻声转头望去,只见死党、自己的好兄弟冯常乐,带着一个扎着马尾巴的女孩,朝着自己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还真是巧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我还准备明天去找你呢,不曾想在这偶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我们是兄弟,这缘分自是不用说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乐呵呵地说了一句,看到董紫鸢后,连忙说道,“大嫂你好,你陪老大来吃西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知道冯常乐和萧一凡两人之间的关系,也不矫情,笑着问候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这话问得也不嫌多余,我们来这里不吃西餐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道,“旁边这位是,怎么也不介绍一下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老大,这是我以前在芜州刑警支队的同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顿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,讪讪地说道,“我这不是要去你那里了吗,今天正好去支队办事,就约了一起吃个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你就是萧书记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孩大大方方地主动搭腔,娇笑道,“我叫闫静,是冯队长的同事兼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闫警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女孩挺大方,性格也挺爽直的,看了一眼冯常乐,笑道,“相逢不如偶遇,我们一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这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见,挠了挠后脑勺,笑道,“老大,你难得回来一次陪嫂子吃个饭,我们就不当电灯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推托之词,还是嫌我和你嫂子碍眼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受其意,调侃着说道,“如果杨警官不介意,我这里正好有红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后备箱里又拿出了一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,认识你这么久了,这可不像你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挽着萧一凡的臂膀,帮腔着说道,“我和你哥都不介意,你又在纠结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戏谑地看了看闫静,又看了看冯常乐,其意不显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,我没什么好纠结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尴尬地说了一句,直盯着闫静看,好像在征求其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着我干什么,不就是吃顿饭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娇嗔道,“下个星期一,你不是过去了吗,正好与萧书记了解一些情况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不是怕你不好意思,怕你生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低声说了一句,抬头笑道,“老大、嫂子,我们进去吧,外面真够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在等你做决定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闫警官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带着董紫鸢转身向餐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餐厅,在迎宾的引导下,来到一个较为偏僻、临窗的卡座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将红酒交给服务员,便拿起菜单交给了董紫鸢,说道,“紫鸢,辛苦你一下,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可是给你做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笑道,“还是原来的口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起身便要向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生怕萧一凡跑了似的,轻拍了一下闫静的肩膀,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跟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我刚从真州回来,我是真的内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我也一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哂笑道,“本来没事,谁知一遇到你,我就忍不住地要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这是紧张啊,还是想跟我来个金屋藏娇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贼兮兮地说道,“说吧,那个闫警官是不是你的女朋友,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就别取笑我了,我们真的是同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陪着笑脸说道,“今天,也是第一次出来吃饭,不曾想就跟你碰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吧,这么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打趣道,“所以,你在我面前不能撒谎,连老天都让我看着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,不瞒你说,我去年去云都那边的时候,还孑人一身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是在去深州之后,才开始发展的,说来道去,还不是因为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你的口气,你这是在感谢我呢,还是在埋怨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说道,“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,就算是因为我,可得到实惠的可是你呀,你不感谢我也就罢了,怎么还埋怨起我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有这么说,是你多想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了一句之后,说道,“老大,跟你说正事,我这次突然被调到真州去,是不是你在背后做了小动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怎么样,不是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说道,“怎么,你不想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知道肯定是你的原因,昨天,我收到调令,去真州做副局长兼刑警大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坦然道,“这么好的事情,要不是因为你,我就是在云都再呆个三四年,恐怕也不会做到副局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不要妄自菲薄,你的能力我是知道的,就算不是因为我,你迟早也会升上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没想到,自己临行前的一个要求,陈坤祥作为芜州的一号大佬,竟然这么给力,不但同意了自己的要求,还顺便将冯常乐的级别,再次提升了一把,开心地笑道,“这次,我们能再次并肩作战,有了你的加持,我就更有信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然,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信心满满地说道,“对了,我爸对我说了,如果你回芜州了,让你我回南兴一趟,顺便请你吃个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爸真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问道,“具体为了什么事情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骗你干嘛,我的话就这么容易让你产生怀疑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道,“不跟你说了,一点信任感都没有,真够憋屈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径直向洗手间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摇了摇头,自嘲地笑了笑,也跟着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爽,真是太爽了,可是把我憋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方便完,走到水池边,一边洗手,一边感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声音小点,也不怕别人听到了,笑话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洗完手,将手在烘干机上吹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了没有,没看到我在这等着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着挤兑道,“西餐我不懂,你赶紧过去帮忙,我在这抽支烟再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凭什么我先过去,有你嫂子在怕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将手撤回,拿出中华香烟,自顾自地点燃两支后,递了一支香烟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老大,你还是这么爱占便宜,总是想多抽一口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擦了擦手,坏笑道,“明天才是周末呢,你怎么今天就迫不及待地回来了,是不是想嫂子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是不是皮痒痒了,抽不抽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就要将香烟给掐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别,谁说我不抽了,开个玩笑而已,至于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把夺过香烟,深吸了一口,满脸享受地样子,笑道,“你说奇怪不奇怪,香烟这么好抽,为什么女孩子对之甚是反感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该不会是你的闫警官还没过门呢,就开始管上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调侃道,“看来,你也不是钢板一块,也有认怂的时候啊,兄弟,恭喜你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叫认怂,也不是你所想的那种样子,我怎么会有妻管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嗤之以鼻地说道,“男孩子嘛,对女孩子要忍让一点,这叫尊重,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还是你的水平比我高一筹,我承认没有你这个觉悟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说道,“走吧,我们出来时间不短了,还是赶快过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说得对,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猛吸了一口之后,连忙掐灭了烟蒂,便迈开脚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我,这么急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笑着挤兑了一句,连忙扔了烟蒂,随即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边走边聊,来到大厅,看到董紫鸢和闫静面对面的坐着,开心地谈笑着,顿时惊讶得合不拢嘴,塞下一个鸡蛋都是轻轻松松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们什么时候熟悉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说道,“这个样子,比起你我之间的交情,也一点都不曾多让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也太神奇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眨了眨眼睛,似乎感觉自己看花了眼,喃喃地说道,“聊得这么轻松愉快,不会是因为我们的原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径直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见,忙不迭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服务员端着牛排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们干嘛去了,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笑道,“你们要是再不来,我们吃完了,可是准备去逛街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没去多久啊,这不是回来的正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似不经意地瞄了一眼冯常乐,坦然说道,“哦,怕影响到你们,在那边抽了支烟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正在忙着铺放餐巾的手,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个细微的动作,萧一凡忍住笑,生怕发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呀,我又不是不让你抽,只是劝你少抽一点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萧一凡的表情,看到冯常乐傻愣的样子,闫静顿时娇羞不已,轻声埋怨道,“快别这样了,没看到你大哥正在笑话你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什么意思,看着我干嘛,赶快斟酒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为了缓解尴尬,干咳了两声说道,“你该不会是拿着酒瓶想自斟自饮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不是等你收拾好了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闫警官,喝点红酒没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萧书记,还是我来帮你和嫂子斟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闫静说着,便要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能让女孩子斟酒呢,你坐,我来斟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见,及时阻拦,起身从萧一凡手上接过酒瓶,给董紫鸢和闫静斟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不同寻常的变化,董紫鸢与萧一凡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在偷乐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斟完酒之后,看到萧一凡贼兮兮的样子,笑问道,“这红酒你喝了不过瘾吧,要不陪你来点白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我无所谓,关键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连忙说道,“你无所谓,我更无所谓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