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21章 谁在算计谁

第421章 谁在算计谁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表情的变化,萧一凡并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此时的金曼丽,看到梁相宜眉目含羞地样子,心中竟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嫉妒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老弟,来喝杯酒,给你压压惊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的变化,被杨昊看得一清二楚,觉得萧一凡是有意为之,并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,只是这种场合之下,只要传递一些信息就行,动作不能太夸张罢了,想到此处,满面笑意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刚刚不知怎么的,鱼皮竟然张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边举杯,一边自嘲地笑道,“这个划一下没事吧,直到现在,这个感觉还有点不舒服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的,一会便没什么感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怼了一句之后,与之一碰抿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得萧一凡吃了一口菜之后,金曼丽迫不及待地说道,“萧书记,刚刚可能是我没有说得清楚,我敬你一杯,以表歉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酒杯,仰起脖子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主任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刚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,看了看杯中物还有小半杯的样子,手指轻摇,喝了个杯底地朝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这下感觉好多了吧,应该没有刺痛感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见萧一凡也干了杯中酒,心中开心不已,娇笑道,“表妹,你傻坐在那里干嘛呀,赶快给萧书记斟酒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差不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看着两瓶五粮液已经见底,嚅嚅诺诺地说道,“萧书记,你看这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粱秘书,今天,酒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连忙摇手说道,“不要听你表姐的,再喝,我可就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好吧,那我去给你泡杯茶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听,起身便要去给萧一凡泡茶,以便其舒缓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老弟,这酒刚尽兴,你怎么能不喝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端起酒杯,笑怼道,“你都不喝了,我这杯中酒是喝还是不喝呢,我劝你还是再斟点,你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喝就真的多了,我都已经八两下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地说道,“这瓶酒要是再打开,肯定是喝不完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喝不完不要紧,还是再喝一点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狡黠地说道,“话说,酒逢知己千杯少,我酒量没你大,不也是八两了嘛,除非你不愿意喝,那就算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萧书记怎么可能不愿意喝呢,都怪我表妹太年轻、见识小,惹了书记生气都不自知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起身,将原封不动的酒瓶打开,走到萧一凡面前,躬着身子、诚意满满地笑道,“萧书记,感谢你赏光,我还是给你斟一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一见,满面笑意地看着萧一凡,笑道,“萧书记,美女给你斟酒,你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,你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道,“要我再喝可以,不过,我也有个条件,就是不知道你和金主任答不答应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就知道老弟你是个爽快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干笑了两声,说道,“只要是我能做到的,绝不会推托,老弟你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杨市长都答应你了,你赶快说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嗲声嗲气地笑道,“你看,酒瓶已经打开了,我的手都快麻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金主任你别急嘛,其实,我也没什么要求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金曼丽撒娇的样子,狠挖了一眼傲人的双.峰之后,贼兮兮地笑道,“我建议,从这一瓶酒开始,我喝多少,金主任就陪我喝多少,杨市长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隐晦地递了一个你懂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一听,正中下怀,加上酒精的作用,脑子里立马浮想联翩,忙不迭地答应道,“金主任,现在可是看你的表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市长你好坏哦,萧书记这是故意在引你下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小女人的姿态十足,娇嗔道,“我的酒量怎能比得过萧书记,要是这么喝下去的话,我可就要交待在这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杯,一杯应该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根本不给其反驳的机会,笑道,“你如果连一杯都不喝,这酒,我看就没必要再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老弟,我承认你酒量大,但是,金主任陪你喝一杯,应该没问题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一看萧一凡要推诿,连忙插言道,“金主任,今晚都是自己人,我也知道你也能喝一点,你就委屈一下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梁相宜,其意不显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感受其意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娇声道,“萧书记,我今天舍命陪君子,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主任,我只想多个人喝酒,气氛热闹一点而已,我可不敢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了一眼杨昊,戏谑地说道,“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,你先给我斟一点,我陪你干杯之后,我们一起斟满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金主任,萧书记已经给你极大的面子了,你再纠缠下去就没意思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虎一听,觉得这办法不错,心想,你们两个人都喝多了才好呢,那样可就两全其美了,想到此处,将金曼丽的酒杯,顺手拿了过来,放在了萧一凡的面前,笑道,“你杯中就还有一口酒,陪萧书记干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一听,不疑有他,虽感到有些吃力,但是想到为了梁相宜,更是为了自己,端起杯子,躬身说道,“萧书记,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满面笑意地说了一句,与之一碰,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痛快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金曼丽再次斟满了酒,杨昊心意满满地与二人闲谈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哥,今天真是愉快啊,想不到金主任这么能喝,巾帼不让须眉,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用手指点了点虚空,嗫嚅地说道,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还是早点解散,回去休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老弟,今天确实开心,你酒还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一听,也不知道萧一凡是真是假,见其酒意十足,笑道,“以我之见,我们暂时换个地方,休息一下再走,这样更安全些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兄长,我听你安排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隐晦地瞄了一眼金曼丽,见其满脸通红,已经有了醉意,暗自冷笑一声,讪讪地说道,“就是不知道老哥你,接下来安排什么项目了,嘿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边有歌厅,也有**中心和供客人休息的客房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贼兮兮地说道,“就是不知道老弟喜欢哪一项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喝了这么多酒,头疼得厉害,唱歌就不必了,吵死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打了个酒嗝,摇了摇手说道,“喝了酒去洗澡,水热空气闷,容易加快醉酒的速度,不能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开两间房休息一下,这样更为妥当些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一听,正中下怀,连忙叫来了柳媚,安排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柳媚领命而去,回想着杨昊和萧一凡的谈话内容,偷偷地瞄了一眼自己的老板,一直*在一旁的梁相宜不禁害怕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主任,你酒喝多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安排好事宜,看似关心地问道,“我们一起休息一下,再回市区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休息,我还要喝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说着,用力的摇了摇手,也不知是故意为之,还是真的喝多了,坐立不稳,一个踉跄,扑在了杨昊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金主任,金主任,你快醒醒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面露难色,看了一眼萧一凡和梁相宜之后,便要将金曼丽扶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要嘛,你别动,我难受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含糊其辞地说了一句,趴在杨昊身上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你看看这,不能喝,就少喝一点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看似纠结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柳媚走了进来,躬身说道,“各位,房间已经安排好了,请随我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下好了,嘘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如负重释一般,做了个深呼吸,说道,“柳小姐,你先把我兄弟带过去,回头再来接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哥,我就想过去了,走的时候别忘了通知我一声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歪歪斜斜的站了起来,傻乎乎地冲着柳媚,笑道,“前面带路,我可是累得快不行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摇晃着身子,便要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看到萧一凡站立不稳,生怕有个闪失,连忙提醒了一句,便要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我没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大手一挥,踉踉跄跄地再次要向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梁秘书,还不赶快帮刘小姐吧,把我兄弟送到房间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见梁相宜呆立在原地,蹙眉说道,“万一一个闪失,你良心上过得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一听杨昊发话了,也不好直接开怼,情急之下,连忙上前,与柳媚一起搀扶着萧一凡离开了春江厅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手搭在梁相宜的肩头,杨昊的脸上露出了得意地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以后,萧一凡对自己唯命是从的样子,杨昊悠然自得地点了一支香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杨,她们,她们都走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杨昊心满意足、浮想联翩的时候,金曼丽趴在其腿上,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你没喝醉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惊讶地问道,“别动,他们刚走了没多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看我这个样子,像个没醉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媚眼如丝,喷着酒气不以为意地埋怨道,“今天为了你,我可是真的豁出去了,你这个没良心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用心了,放心吧,一会我会好好奖励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色眯眯地笑道,“今天真是费了我好大的劲,喝了这么多,车子肯定是没法开回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,今天算是便宜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懒洋洋地说道,“好久没这么喝了,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喝杯茶舒缓一下,等会就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说着,端起茶杯,就要往金曼丽嘴边送。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也不矫情,手扶着茶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,做了个深呼吸之后,说道,“还不知道他们怎么样呢,我们还是赶紧过去看看吧,这死丫头,心眼有点实,万一闹出点什么事来,可就得不偿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该不会的,萧一凡已经喝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冷笑道,“你表妹虽然看上去有点抗拒,不过这种事情我见的多了,最终,肯定会半推半就地生米煮成熟饭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娇嗔道,“是不是你以前这种事做多了,有经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说的,自从与你在一起,我什么时候在外面,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笑怼道,“你我都是过来之人,像萧一凡这种男人,有几个女人不喜欢,再说了,两人一个未婚一个未娶,正值芳华之际,发生的什么太正常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小心的好,小心无大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金曼丽虽感话说的在理,但是为了以防万一,催促道,“快,扶我过去看看情况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心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杨昊一听,扔了烟头,开心地说道,“好吧,良宵苦短,还是听你的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两人议论着的同时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在柳媚和梁相宜的一左一右的搀扶下,终于来到了安排休息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打扰二位休息了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媚见萧一凡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,连忙说了一句,便躬身退了出来,顺手将房间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相宜见柳媚走了,顿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眼萧一凡,心想,这孤男寡女的共处在一个房间,算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该不会是正如自己的表姐所说一样,对自己想图谋不轨吧?自己可是**之身,从来就没有做过苟且之事,甚至对这种不光彩的事,可是深恶痛绝!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躺在萧一凡,喘着粗重的呼吸声,叹息了一声,自言自语地说道,“这么年轻就爬到如此高位,怎么一点都不懂珍惜呢,假如你是一个正人君子该有多好,本姑娘一定将你追到手,可惜,这样的你,在我眼里只是个宵小之辈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恼怒地再次看了一眼萧一凡,便要准备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,梁相宜脚步刚迈出去,突然一只手抓住了自己,重心不稳,一个踉跄之下,身体向一旁倒了下去,正好压在萧一凡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