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06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

第406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傻丫头,奶奶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清楚得很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奶奶满是疼爱地说道,“别让奶奶留下遗憾,收下奶奶的祝福吧,祝你们珠联璧合,白头偕老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将萧一凡的手搭在董紫鸢的手上,用力地握了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激动,轻轻将老奶奶拥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,可不能哭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奶奶轻轻拍了拍董紫鸢的后背,笑道,“小凡,奶奶就鸢鸢这么一个孙女,你可要照顾好她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老人的爱,萧一凡动情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,奶奶相信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奶奶欣慰地看了一眼萧一凡,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、紫鸢,扶奶奶出来,一起吃饭咯!”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房间外传来了聂文慧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用玉手擦了一下眼角,柔声说道,“奶奶,吃饭了,我和一凡扶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和萧一凡搀扶着老奶奶向餐厅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好吃哒,我爸这是准备了多久啊,这也太厉害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看着满满的一桌子菜,惊讶地说道,“妈,你没骗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全都是你爸一个人做的,我和刘阿姨只是帮忙择菜、洗菜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笑道,“一凡,紫鸢他爸不在家,也没人陪你喝酒,你不要有生分感,阿姨知道你能喝,想怎么喝就怎么喝,这里也是你的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要为准女婿斟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我不喝酒了,下午我还得赶回芜州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婉拒道,“我陪你们一起喝饮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怎么行呢,你们今天刚回来,怎么下午就要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一个错愕之后,疑惑地说道,“就算明天上班了,明天起早走,也来得及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嘛,第一次来哪有不喝酒的道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嗔道,“虽说,爸爸去燕京了,你尽管喝好了,回去我来开车,否则,还不得被你这个大酒量给责怪死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丫头,大过年的,说话一点也不注意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满是疼爱地埋怨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俏皮的做了鬼脸,以解尴尬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紫鸢,你还有几天在上班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我今天先回去,等周末的时候,我回来接你,你就在家好好陪陪阿姨和奶奶,平时工作忙也没时间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怎么行呢,下午,或者晚上,我陪你一起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爱意满满地说道,“你一个人回去,我不放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还是喝一点吧,到时候,让紫鸢和你一起回芜州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笑道,“阿姨是过来人,自家姑娘的心思岂能不明白,再说了,他爸回来之后,我们都要忙于工作了,也没时间让她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阿姨,谢谢你的理解和支持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讪讪地笑道,“我还是不喝了吧,下次,下次来了再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一凡升职了,调离云都去真州做纪委书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看了一眼萧一凡,娇笑道,“明天也是他履新的日子,去迟了恐怕不太好,今天就不要勉强他了,等爸回来,让他们再好好喝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升职啦,真是太好了,年纪轻轻的就升职副处了,比你爸当年可是强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开心满满地说道,“既然明天要去履新上任,阿姨也不强人所难了,那我们一家就喝饮料庆贺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打开一瓶果汁,给众人斟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乐融融的家宴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一家人吃完饭之后,一起在阳光房里嗮太阳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吃饭前奶奶,奶奶给我了一个红木盒,说是咱们家祖上传下来的,你也见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神秘兮兮地说道,“听奶奶说,你后来又还给了她,我还没打开呢,是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一听,满面笑意地侃侃而谈了起来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是祖上传下来的,具体是哪代人传下来的,我和你爸也不得而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盒子里呢,是两串项链,和一个镶嵌着红宝石的金戒指,一串是女子戴的珍珠项链,项链的坠子是一块翡翠做的聚宝盆;一串是男子戴的翡翠项链,坠子也是用翡翠雕刻的玉算盘,做工真的很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代表着男子赚钱养家,女子勤俭持家,合在一起的其意就是珠联璧合,既然你奶奶给了你们,你们就好好收着,也是他老人家的一片心意!也是对你们未来美好的祝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乖乖!原来我们家祖上这么有钱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听了之后,惊讶地说道,“不对,不但有钱,说不定还是个书香门第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丫头,就两串项链,看把你高兴的样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笑怼道,“你说祖上可能是个有钱的人家倒也可能,毕竟,翡翠在任何时候都是比较值钱的,可你为什么这么说,还是个书香门第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两串项链的寓意,不就是很好地说明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傲娇地说道,“没点文化,就是有钱也想不到这么好的寓意吧?你说呢,一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许你是说的对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可置否地笑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叫也许对呢,以我看,就是这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嗔了一句,越发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,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,疑惑地问道,“妈,我长这么大都没看过爷爷,你看过没有,我爷爷以前是不是经商做生意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也没见过你,像今天这样刨根问底的,你这是要了解家族史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戏谑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闲来无事,聊聊天还不行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嘟囔道,“以前不是不想问,那是没时间,现在有空闲了,你就把知道的说一说一说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祖上到底是干什么的,我真的不清楚,你爸跟我一样,也不是太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坦然笑道,“你爷爷也不是经商做生意的,而是一个当过兵的军人,解放后,由于工作的需要,转业到了地方上工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哇,爷爷这么厉害,原来我也是根正.苗红的人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惊喜地说道,“妈,既然我爷爷已经到了地方上工作,为什么还走得那么早,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变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董紫鸢的话,聂文慧叹息了一声之后,开始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时候,我们国家底子薄,又遇到三年.自然.灾害,不知道饿死了多少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,你爷爷每天都有定制的口粮,可是那个时候有了你爸爸,一家四口都还能维持生活,解决基本的温饱还是没有问题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,没有多久,由于社会层面的原因,全国掀起了清算热潮,你爷爷的一个战友也受到了波及,被冤枉成了走.资派,全家六口人的生活也就变得更加艰难了起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爷爷呀,为了给他的战友家给予一些帮助,宁可自己挨饿,每月都定时的送去一些粮食,时间久了,由于工作强度大,又经常起早贪黑的工作,身体自然也就垮了,在一次带领大家修水库的时候,突然病倒在了堤坝上,半年之后,也就离开了人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真是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郁闷地说道,“真是搞不懂,都已经到了那种地步了,为什么还要克己奉公,就算拿点米面什么的,也不为过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,你就不懂了,那时候什么都是计划供应,买粮要粮票、买布要布票,总之一句话,你再怎么有钱也没用,买什么东西必须有相应的票,否则,肯定买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感慨道,“再说了,你爷爷虽然为官一方,但是从来没有拿过公家一针一线,对自己的要求也是非常严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无奈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说的不错,虽然我们没经过那样的年代,但是,老一辈为了祖国的强大,不但严格要求自己,无私的精神更是值得人敬仰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慨地插言道,“不像今天,有些人为了一己私利,不顾党.纪国法,徇私枉法、肆意妄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不过这些人,最终还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,所谓,不是自己的东西千万莫伸手,否则必被捉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点了点头,赞同地说道,“一凡,你现在好歹也是一个副处级干部了,要时时刻刻记住,你应该要怎样做,才对得起人民赋予你的权.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你放心,我一定会做好自己、严格要求自己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豪言壮语我不敢说,但至少绝对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,你能这样想,我和紫鸢他爸都会感到欣慰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满意地点了点头,笑道,“你到了真州以后,做事一定要谨慎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刚要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就放心吧,一凡这方面还是很自律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突然插言道,“根据他以往的工作经历来看,他就是专门与那些贪字当头的人对着干的,说是他们的克星也不为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嘛?我倒是有点好奇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惊讶地说道,“紫鸢,那你说了一两件给妈听听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一听,瞄了一眼萧一凡,戏谑地说道,“萧书记,还是你亲自讲呢,还是本小姐代劳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讲的,只怕说了之后,会被阿姨责怪我鲁莽的,不讲也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然一笑,说道,“紫鸢,你陪阿姨聊天,我想出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做了一个抽烟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烟鬼,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柔情满满地笑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尴尬地笑了笑,转身向院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紫鸢,你跟妈妈说说,你们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准备什么时候办大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走了出去,聂文慧关心地问道,“一凡,又是跟你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什么意思吗,什么叫已经到了这个地步?我和一凡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害羞地说了一句之后,埋怨地说道,“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,要把你女儿嫁出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还害羞上了,傻丫头!妈有你说的那么坏吗,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这事再也正常不过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笑道,“快跟妈说说,妈妈也好有所准备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这次去一凡家,他父母的想法跟你们一样,也希望我们早点把大事办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害羞地说道,“不过,考虑到一凡才去真州,很多事情还不熟悉,还是下半年再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迫不及待地问道,“话虽如此,一凡他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怎么想,当然是我说的这个想法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讪讪地说道,“你就放心吧,你还愁你女儿嫁不出去吗,而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看到自己女儿娇羞的样子,疑惑地说道,“你心里是不是有什么其他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啦,早上来的时候,一凡给了我一张卡,说是他父母给他的,让我们自己在芜州买婚房用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讪讪地说道,“这下,你总该放心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下父母心,做父母的都是一样,为了儿女总是无私的奉献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一听,感慨地说道,“紫鸢,等会回去之后,你把卡还给一凡,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坦然道,“妈,我当时就不肯收,可是一凡非要给,我也是无奈之下,才答应暂时替他保管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这张卡里的钱,你们不要用,一凡父母为了这些钱,可定时省吃俭用攒下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宽容地说道,“你在芜州不是也有房子嘛,何必花那个冤枉钱,只要你们是真心相爱,这些都不是事,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你真好,我当初也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开心之余,戏谑地问道,“你真的不介意这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傻丫头,我要是介意,还会跟你说这些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笑嗔了一句,便和董紫鸢谈起了私密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这些我都懂,你就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笑盈盈地说道,“到时候,我按照你的吩咐去做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长大了,妈只是提醒你而已,并无其他想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聂文慧唏嘘道,“你去把一凡叫过来,有些话,我得当面跟他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一听,讪讪地答应了一声,便起身走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