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03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

第403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少,小声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一看,及时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叔,怕什么,看你还是个警察呢,怎么腰杆子一点也不硬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讥讽了一句之后,大声嚷嚷道,“一个小小的县纪委书记,有什么好怕的,没看到我爸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张大公子嚣张的样子,姚文才知道,自己刚刚对其说的话,对方根本就没听得进去,再怎么着急也是枉然,只得无奈地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,混账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怒不可遏地转过身来,走到张少阳面前,恨其不争地甩了一个大嘴巴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,你打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懵逼了,记得自己从记事开始,都是有求必应,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窝囊气,顿时大少爷的脾气上来了,恶狠狠地说道,“你竟然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打我,看我回去不告诉奶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眼力见识的小王八蛋,都是你奶奶把你从小惯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张少阳的话,见其仍旧我行我素的不知悔改,张华文更加气急,用手指着自己的儿子,沉声喝道,“整天无所事事在外面瞎混,尽给我惹是生非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张开大手,正反两个大巴掌,抽在张少阳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没想到,自己的一阵言语,招来自家老子的一顿猛揍,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顿时呆愣当场,不敢再说半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市长,你消消气、消消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一见,连忙上前劝说道,“少阳少不经事,一时犯浑,你就不要再打他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张副市长,现在可不是教训贵公子的时候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正站在其身边,如果不劝说两句,未免显的有点尴尬,上前宽慰道,“现在的当务之急,还是先处理好眼前的事情,消消气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从现在起,你要再敢多说一句,就呆在这里,不要出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恨铁不成钢的说了一句之后,转身萧一凡所在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一见,连忙拉着张少阳跟在其身后,轻声说道,“张少,识时务者为俊杰,今天你爸遇到大麻烦了,你千万要配合着点,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一听,一个错愕之后,轻轻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见此情形,叹息了一声,暗自想道,“小子,你平时娇生惯养、到处胡作非为,希望你经此教训之后,有所长进,不失为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张华文教训张少阳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和董紫鸢,以及自己的妹妹萧一菲,坐在一旁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,当听到张华文骂自己的儿子是小王八蛋时,忍不住笑了笑,心想,“你骂你儿子小王八蛋,不就承认自己是老王八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在想什么美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娇笑道,“一个劲地在这偷着乐,快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在看老王八教训小王八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口由心生,不自觉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嗤,你也太坏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忍不住掩面而笑,娇嗔道,“你也太坏了吧,你准备怎么收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怎么收场,我的家人是这么好欺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今天不管怎么说,也得扳回气场,等会你听我的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一听,似有所想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二人说笑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董小姐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走了过来,见董紫鸢和萧一凡正在说话,便认准眼前端庄美丽的女孩子是董书记的千金,陪着笑脸讪讪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看,知道张华文没把自己放在眼里,而且知道他肯定打探了什么情况,否则,不会忽视自己,直接向未曾谋面的董紫鸢主动问好,姿态放得极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诧异地问了一句,语气冰冷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董小姐请勿见怪,我是张少阳的父亲张华文,在芜州市府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一听,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,自己在这半天了,你没看到吗,但又想到对方的身份,来不及多想,躬着身子,继续陪着笑脸说道,“犬子冒犯了董小姐,都怪我平时教导无方,还请董小姐多多恕罪,饶恕他这一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好,虽然起因是我和小妹,被张公子当街调戏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面沉似水地说道,“但是,与贵公子发生争执的却是我未婚夫,有事,你还是跟他商量吧,我做不了主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董紫鸢丝毫不给自己面子,张华文丝毫没有一点脾气,真是应了那句话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董小姐,你先休息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张华文讪讪地说道,“我现在就和一凡书记商量一下,以求得你们对犬子的原谅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双手合十以示歉意,转身来到萧一凡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书记,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真是不好意思啊,都是我平时缺乏对犬子的管教,得罪之处,我这做父亲的带他来,向你们道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却是熟视无睹,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张华文的表现,是完全藐视了自己,自己可是看得清清楚楚,之所以对董紫鸢那么客气,是完全看在了其父董其昌的面子上,也不是他所能与之抗衡,而是妥妥的仰望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者,既然因为这件事情,大家已经撕破了脸皮,要想复水收回,恢复如初,已经是绝无可能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时不时地受到暗中算计,还不如趁此机会,将其死死的压制,正所谓,打蛇打七寸,否则,自己以后受伤的肯定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一看,萧一凡沉默不语,根本不买自己的账,甚至可以说忽视了自己,思量之下,只得暂时放下姿态、隐忍为上,转身沉声道,“逆子,你给我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一听,虽然心中极不情愿,但表面却是看似顺从的样子,走了过来,“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向萧书记和董小姐道歉,态度必须诚恳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喝声道,“否则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我错了,我向你们道歉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们无法接受你的道歉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说道,“道歉,就应该拿出道歉的样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一听之下,顿时恼怒不已,心想,我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,你还想怎样,真是给脸不要脸,看了一眼身旁的老子张华文,话到嘴边又生生的咽了回去,仿佛在说,你看到了,我已经道过歉了,人家不接受,我也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书记,冤家宜解不宜结嘛,请你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见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一见,只得忍气吞声的陪着笑脸说道,“你说,只要你和董小姐能消了心中的怨气,让这个逆子怎么样都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眼神犀利地看了父子二人一眼,阴沉脸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干嘛这么看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感受到其眼神,像一头猎物被狼盯上一样,顿觉浑身不自在,恼怒地说道,“我已经向你道过谦了,接不接受你看着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一听,以为自己听错了,萧一凡这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,自己好歹还是芜州的副市长,这脸打得未免太响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一听,惊讶得合不拢嘴,俗话说,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,你又何必为了一时的快活,咄咄逼人呢,就算你后台再怎么强硬,在你面前的可是堂堂的副市长,你这么做与自寻死路有什么区别?又自感自己人微言轻,站在一旁冷眼观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站在一旁,沉默不语的观看了半天,当听到萧一凡的话后,内心也是震惊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到萧一凡会这么强势,惊的是连张华文的面子也不给,喜的是萧一凡做事果断、丝毫不含糊,上位者的气势展现的淋漓尽致不容亵渎,欣赏之余,更多的是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跪,跪你妈的头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一个错愕之间,恶狠狠地回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敢说一句试试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张副市长,你也看到了,犬子坚持不道歉,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你耳朵聋了,跪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一听,虽也感到气愤,但是,知道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,抬起左脚一脚踢在张少阳的腿弯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站立不稳,腿一软,单膝跪在了萧一凡面前,扭头恶狠狠地看向自己的老子,刚要挣扎着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跪好,你这个逆子,自己闯了祸,还不知道悔改,真是瞎了你的狗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恶狠狠地说道,“你现在要是敢站起来,老子亲手把你送进去,省得你到处惹是生非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一看,刚刚升起的怒火,顿时被浇灭,只得老老实实的低着头、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现在,这个逆子已经给你跪下认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阴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,沉声道,“你想怎么惩罚他都行,我绝对不护短,你就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已经给过他教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说道,“剩下的事情,还是让他回去,自己好好反省反省吧,不是什么人都是他能够得罪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本来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等以后再说,听到萧一凡的话后,又觉得对方似乎在警告自己,叹息了一声之后,一脚踢在张少阳的屁股上,怒喝道,“丢人现眼的东西,还不快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一听,头也不抬地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董小姐、萧书记,今天多有得罪,也感谢你们的宽宏大量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沉声道,“我回去以后,一定会对逆子严加管教,你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了,希望你能理解我们的心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今天如若换作旁人,恐怕就不是这个结果了,就此别过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,多谢萧书记和董小姐了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听了萧一凡的话,岂能不懂其意,此时此刻,也只能隐忍着,说了一句之后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没想到,张华文一个堂堂的副市长,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,紧张得屁都不敢放一个,连忙转身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叔,今天给你添麻烦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可是你也看到了,我这完全也是无奈之举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给我添什么麻烦,像这样的纨绔子弟,整治一下也不无是处,至少让他们知道,天外有天人外有人,省得到处惹是生非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只是,经过今天的事,张华文恐怕不会这么轻易地善罢甘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他怎么做,那就看他的眼力见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一笑,说道,“这样的事情,我以前做的还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有关你在云都的事迹,之前我也听了不少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笑着点了点头,感慨地说道,“能做到你这么强势的,可是凤毛麟角啊,说是当今的强项令也不为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叔,你这是夸我呢,还是笑怼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对于那些以权谋私,徇私舞弊之人,总是想欲除之而后快,或许,这就是我的使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年纪轻轻的,就能有这样的见识和魄力,不愧为年轻一辈中的翘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嘘唏道,“论级别你是我的领导,论辈分我可是你的长辈,我可得提醒你一句,在以后的工作中,还是多栽花少栽刺,毕竟你未来的路还很长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冯叔,侄儿谨记你的教诲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诚恳地说了一句之后,笑道,“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我得给你和婶婶拜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瞧我,怎么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爽朗地笑道,“一凡、董小姐、小菲,恐怕你婶婶在家已经等得着急了,咱们现在就回去,晚上好好喝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冯叔,一定陪你尽兴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道,“只怕,你收藏的好酒,又要少两瓶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叔叔我可没你说的那么小气吧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开心地笑道,“放心吧,放开肚皮喝,保证管够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对着萧一凡三人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转身走出了会议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