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401章 让你也体验一下

第401章 让你也体验一下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和冯秋山正聊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响起了几声急促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蹙眉说了一句,抬头看向办公室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张副市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局办公室主任丁奎推门而入,急声道,“姚副局长已经下楼,去接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丁主任,你这慌里慌张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沉声道,“你这个样子,哪里还有点警察该有的冷静和沉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张副市长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,肯定是为了他儿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丁奎讪讪地一笑之后,担心地说道,“你还是早做一下准备,以备不时之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来的总会来的,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冷笑道,“对了,这位是真州市(县级市)纪委书记萧书记,以及他的家眷,你带他们暂且去小会避一避,我去迎一下张副市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与萧一凡三人打了一声招呼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书记,请给我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丁奎没想到萧一凡如此年轻,便已经是一个县的纪委书记,妥妥的副处级,自己都快四十岁了,不过才混到副科,便觉得其背景不简单,绝对是非富即贵,感慨之余,心中更多的是羡慕,躬身说了一句,便引着三人向会议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刚走到楼梯口,便听到一阵脚步声,停下脚步,俯身向下看去,只见副局长姚文才陪着芜州市副市长张华文,走在二楼楼梯拐角处,随即,放慢脚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连忙走了几步台阶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你怎么来了,迎驾来迟,还望你多多包涵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伸开双手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让冯局长亲自迎接,我恐怕在你面前,还不够格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冷哼一声,阴阳怪气地说道,“我的儿子都被你拘押了,我能不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一看,心中冷笑不已,暗自得意道,“姓冯的,之前你不是挺横的吗,现在怎么一副讨好的样子,晚了,你就准备接受张市长的怒火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市长,你消消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一听,去丝毫不以为意,瞄了一眼姚文才之后,笑着说道,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还是请你去我办公室休息一下,听我慢慢给你解释吧,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前面带路,我倒想听听你怎么解释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冷哼一声,恶狠狠看了一眼冯秋山,抬脚便向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市长,小心楼梯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一看,献媚地说了一句,双手作搀扶状,滞留在半空中,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一见,厌恶的摇了摇头,也转身跟着向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办公室,冯秋山刚想要请张华文入座,却见其径直走到了自己老板椅子前,想当然的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得暂且坐在了办公桌前的谈话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秋山吃瘪,姚文才暗自开心不已,刚想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副局长,我和张副市长谈事,你怎么一点眼力见识也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瞄了一眼,蹙眉沉声道,“茶几上有上好的龙井,还不赶紧泡一杯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一听,刚欲出言相怼,见张华文阴沉着个脸,恼怒地瞪了一眼冯秋山,只得转身忙着去泡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现在说话方便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阴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,沉声道,“我的儿子呢,他究竟犯了多大的事?我想知道详细情况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假装没看见,满面笑意地坦然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贵公子正在置留室被拘押着,我之所以这么做,也是无奈之举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情况我也了解了一些,但是姚副局长比我更了解的透彻一些,还是由他来说一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副局长,就辛苦你一下,把事情的经过,如实地对张副市长讲一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刚刚泡好茶,正要端给张华文,没想到冯秋山将皮球推给了自己,一个错愕之后,连忙说道,“冯局长,情况你也不是了解吗,何必让我夹在中间,多此一举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话就不对了吧,现场可是你去处理的,事情的经过你肯定比我更清楚,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一听,果然与自己所预料的一样,姚文才之所以推诿,之前肯定在张华文数落了自己,冷声怼道,“你现在在这一个劲地推诿,不会是你也不清楚情况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我现在是来要带走我的儿子的,不是来听你们互相打口水仗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恼怒地说道,“冯局长,我就问你一句话,现在,我能不能带走张少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实在是对不起,现在恐怕不行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依旧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就算让张公子和你一起回去,还得等我们审理之后再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秋山,你什么意思,你未免太狂妄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猛地拍了一下桌子,恼羞成怒地说道,“既然你一味的坚持己见,别怪我不给你机会,你现在就打电话给市公安局丁祥益,让他定夺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一听,鄙视地看了冯秋山一眼,暗自开心不已,“姓冯的,真是给脸不要脸,现在张市长要你打电话给丁局长,看你如何收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看来我是好心办坏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淡定地笑道,“这件事可大也可小,如果闹大了,别说是丁祥益局长,就是厅.长大人来了,也是无济于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屁,就这么芝麻大的小事,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得不可收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一听,顿时恼羞成怒地爆了一句粗口,恶声说道,“看来,今天你是要与我硬怼到底了,行,你不打,我亲自打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你信也好,不信也罢,我言尽于此,不管你怎么看待我,甚至为此事而记恨于我,我都无所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也不再客气,语气冰冷地说道,“事情是在南新县城发生的,在我的地盘上,谁来了也不行,哪怕你扒了我这身皮,我也绝不会退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狂妄至极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正要打电话,听到冯秋山的话后,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不就是小孩子之间打闹吗,是有人伤了住院了,还是出了人命案了,我看你就是在故意夸大其词,我还就不信治不了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冯局长,我不知道你这么做的意图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在一旁煽风点火道,“说重了,顶多也就是个扰乱治安案件,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,你又何必在这咄咄逼人,一点面子也不给领导,传出去,叫领导情何以堪,颜面何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意图,你不懂,就请你闭上你的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冷声怼道,“且不谈我们作为一个执法者,肩上所担负的责任,如果不是这件事干系重大,我会亲自过问这件事,还害得张副市长亲自跑一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强词夺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一听,不以为意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强词夺理,还是你故意想害张副市长,使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呵斥道,“我所说的句句是真,不像你不问青红皂白地一味巴结奉承、献媚讨好,还在一旁沾沾自喜的,害了领导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血口喷人,我什么时候害张市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一听,顿时不服气了,仗着张华文在场,硬杠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呵斥了一句之后,阴鸷的眼神像两把利刃盯着冯秋山,狡黠地说道,“冯大局长,照你的意思,你是在救我们父子二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你是在怀疑我,还是在责问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冷笑着摇了摇头,说道,“你知道贵公子打的是何人,又是什么原因出手相向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张少阳打的是何人,又为什么原因起冲突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劲,但是想到姚文才的话,又怕冯秋山故意唬自己,于是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贵公子打的是新任真州市的纪委书记,萧一凡萧书记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沉声道,“互相起冲突的原因是,贵公子调戏萧书记的未婚妻在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一凡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一听,顿时蹙起了眉头,沉吟半晌之后,说道,“我怎么这么熟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一听,暗自冷哼了一声,“哼,就算是纪委书记又怎样,在张市长眼里,也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而已,装什么大尾巴狼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萧一凡原先是云都县的教育局局长,最近市里才任命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一见,不由得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想起来了,是有这么回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恍然大悟似的说道,“既然都是自己人,事情也就好办了,真是应了那句话,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啊,萧一凡在哪里,我来亲自和他打声招呼,相信这件事也就过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就算萧一凡再怎么生气,相信他一定会给张市长面子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连忙附和献媚道,“冯局长,他们人呢,不会是给你放走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这事有点难办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暗自冷笑一声之后,沉声道,“刚刚我也和他们,作了一些了解、沟通,萧一凡倒是好说话一些,可是他的未婚妻却坚决要法.办贵公子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这话怎么讲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一开始很不待见冯秋山,听了这么多的话之后,开始有点相信其诚意了,于是疑惑地问道,“难道萧一凡是个天生的怕老婆,还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具体的我就不清楚了,我也不能胡乱瞎猜,以此来糊弄你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蹙眉说道,“不过,通过刚才,哦,就是在你来之前的时候,我通过与他们的谈话得知,了解到萧一凡的女朋友姓董,是从省城金陵府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难的,先跟萧一凡谈一谈,相信他会看在张市长的面子上,在这件事情上会有所让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牛气哄哄地说道,“一个女孩子嘛,说两句好听的话,实在不行的话,给她买点礼物什么的,也就过去了,我想,她不会不顾及萧一凡的处境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一听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虽然自己的儿子错在先,好在自己还是萧一凡的上级,于情于理,他不会硬杠到底的,毕竟,以后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不至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副局长,你能不能动动你的脑子以后,再说话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讥讽道,“要是按照你的意思,倒是我不会办事,故意让张副市长难堪了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没有这么说,也没有你说的那个意思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哼哼唧唧地说道,“请你不要多想,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一个就事论事,说得还真是想当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冷声怼道,“你这是让张副市长去自取其辱罢了,还在这不知趣地沾沾自喜,真是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被怼得一愣一愣的,一时气结,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什么我,我说的不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得理不饶人,反问道,“不懂,就不要乱插嘴,用耳朵听,能憋屈死你呀?一点规矩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局长,你别理他,他就是个憨货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,说话也不经大脑考虑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,怼了姚文才一句之后,继续说道,“萧一凡的女朋友是不是有什么强大的背景,连他都如此不管不顾地任其所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不瞒你说,我也有跟你一样的想法,但也只是想想而已,又不好直接去问,难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这事万一处理不好,恐怕连你都要受到波及啊,我反正无所谓,还有两三年就退二线了,你可是正值壮年,事业如旭日东升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秋山局长,之前是我一时心急,言语有点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尴尬地笑了笑,言语之间似乎充满了浓浓的愧疚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副市长,请你不要这样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救子心切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秋山装得跟个没事人似的,坦然说道,“不过,当务之急,还是尽快想办法平息萧一凡未婚妻的怒火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呢,我可是无从查起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华文焦急地说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