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99章 斗狠

第399章 斗狠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眼看两者要前后夹击自己,萧一凡不但没有表现出一丝慌乱,反而冷静地寻找战机。争取一击将对方制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黄毛说话分神的时候,萧一凡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,腾空飞起一脚,踹在其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毛没想到,萧一凡会趁此机会偷袭自己,重心不稳向后连退了几步,嘴里不由得怒骂了一句,“操,王八蛋,够阴损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能说明你很笨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回怼一句之后,得势不饶人,紧跟着向前一步,一个连环踢,再次踢中黄毛。

        黄毛被一击之下,身上疼痛不已,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,萧一凡这是在扮猪吃虎,心中顿时慌乱无比,连反抗的欲望都没有了,干脆瘫坐在地,一个劲地喊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花棉袄一看傻眼了,本想上前助阵,见最能打的黄毛,都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顿时杵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毛,*的傻叉,站在那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蘑菇头怒骂道,“不知道上前帮一把,一起对付这个王八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棉袄既害怕又紧张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,上前打吧,自己肯定不是萧一凡对手,不上前动手吧,也知道蘑菇头是个什么角色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你拿着个水果刀,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喝道,“现在给你个机会,要么把水果刀扔了,要么就接受我的怒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别,别动手,我认怂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花棉袄猛地被一声喝,胆怯地连忙扔了水果刀,同时不忘认怂服输,点头哈腰地向蘑菇头和黄毛身边靠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傻叉,*的死过来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蘑菇头一见,顿时恼怒不已,说着,就要动手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消消气,黄毛都被打败了,我们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棉袄苦着脸说道,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不是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个怂货,没用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蘑菇头一听,气不打一处来,似乎发现了什么似的,沉声道,“等会看老子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猛然转身,径直向董紫鸢和萧一菲身边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也没想到,这个蘑菇头竟然这么狡猾,心思如此歹毒,一个错愕之余,连忙快速奔跑过去,想上前进行阻止其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,董紫鸢和萧一菲看到花棉袄认怂,萧一凡占了上风,内心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想到蘑菇头竟然贼心不死,想要拿自己作为人质,要挟萧一凡,连忙拉着萧一菲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当转过身的这一刹那间,发现后面全是围观之人,根本无路可逃,顿时惊慌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蘑菇头一看,得意不已,眼看猎物无路可逃,正自鸣得意自己的目的就要实现,却不小心脚底一滑,一个踉跄摔倒在地,疼得是龇牙咧嘴,看到地上的香蕉皮,真是又气又恼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想出口骂人,看到萧一凡冲自己跑来,顾不得许多,挣扎着正要爬起,却被其赶上前来一脚踹在肩膀处,再次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击成功,随即,一脚踩在蘑菇头胸前,使其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八蛋,你敢打老子,我看你是活腻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蘑菇头极力挣扎着,想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我劝你最好安分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脚底再次加大了力度,冷笑道,“否则,吃苦受痛的可是你自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今天本少落在你手里,我认栽了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蘑菇头叹息了一声,随即,恶狠狠地说道,“够种的,你放开我,看我不弄死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看来你是有所依仗了,就是不知道你是哪个王八蛋的少爷,生了你这么个小王八蛋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行啊,我现在给你个机会,赶紧给我摇人,否则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,我也要治你的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在其蘑菇头大腿上,狠狠地踩了一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*!”

        蘑菇头抱着大腿,疼得是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叫什么叫,再敢叫一声,废了你的狗腿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喝道,“还不赶快打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你等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蘑菇头不敢再忤逆萧一凡,生怕再遭来皮肉之苦,随即拿出手机,翻找号码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要不还是算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担心地说道,“与这样的人,纠缠下去简直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还是听嫂子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菲胆战心惊地说道,“好吓人啊,我们赶紧回家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二女紧张的样子,正要安慰两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走,小子,今天你们哪里也别想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黄毛冷笑着说道,“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吗,他爸可是芜州的张副市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*的闭嘴,老子没让你说话,会逼死你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蘑菇头一听,立马呵斥道,“没用的东西,就知道在这瞎哔哔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,心想这小子虽然纨绔,但还是有点脑子的,并不是那种混不吝,在这种场合抬出他老子,等于是给他老子脸上抹黑,不由高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围观之人,开始还未萧一凡庆幸,当听到蘑菇头的老子是副市长时,不由得担心了起来,用同情地眼光看向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菲急得眼泪婆娑地说道,“我,我们还是赶紧走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妹别怕,出不了事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一见,连忙安慰道,“我们是正当防卫,别说他老子是副市长,就是市长来了,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你嫂子说的对,没什么好怕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淡然一笑说道,“紫鸢,你陪小妹先到一边休息一下,这事我来处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多加注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答应了一声,便扶着萧一菲退向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警笛声响起,随即,只见三辆警车停在了外围,围观之人立马散开,让出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围在这里干什么,有什么好看的,让开,让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个小警员吆喝着驱散众人,为后面的警官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察办案,没事的都给我往后退,快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肩扛一级警司肩章的警察,张牙舞爪地呵斥着众人,随即,转身恭敬地说道,“姚副局长,你请,就是不知道那位是张公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友忠,你啰嗦什么,全部给我抓起来,带到局里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兴县公安局副局长姚文才,蹙眉扫视了一圈之后,对其呶了呶嘴,沉声道,“坐在地上的那位,便是张副市长的公子张少阳,你将他带到我的车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友忠一听,径直走到蘑菇头面前,将其一把拉起,轻声道,“张公子,现在不要出声,一切听我安排!”

        蘑菇头张少阳会意,也不反抗,跟着王友忠向桑塔纳警车上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棉袄一见,顿时傻眼了,老大这是搬的什么救兵,怎么连自己也被带走了,焦急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,配合警察办案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少阳呵斥了一句,眼神戏谑地看了一眼萧一凡之后,转身大大方方地上了警车,好像是他的座驾来接他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花棉袄一见,也不敢再啰嗦,与黄毛一起,在两名警察的看押下,向面包警车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站在这里干什么,你是自己走啊,还是我们帮你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警员推了一下萧一凡呵斥道,“别在这磨磨蹭蹭的,快点,否则,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拍了拍腰间,其意不明自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官,配合你们办案,我责无旁贷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在上警车之前,我想打个电话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警员刚想呵斥,抬头之间,看到萧一凡冷峻的脸上,流露出不容置疑、酷似上位者的气息,不耐烦地说道,“你的事还真不少,赶紧的,别让我难做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一声,掏出电话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中传来冯常乐慵懒的声音,“你是不是到南兴县城了,你又不是不认识我家,赶紧过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你且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我现在被南兴县公安局的警察给带走了,带头办案之人是叫姚文才的副局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别开玩笑了,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郑重地告诉你,我一丁点都没开玩笑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赶紧给你老子打电话吧,我可不想让你嫂子跟着我受委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怎么这么多,快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警员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了一句,便挂了电话,随着警员一起向面包车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董紫鸢一见,拉着萧一菲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紫鸢,今天电影是看不成了,就是不知道,那部警匪大片的情节,是不是跟我们雷同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的说了一句,与二人一起钻进了警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见萧一凡挂了电话,顿时睡意全无,本能的反应,知道萧一凡肯定摊上事情了,连忙摁了号码拨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之后,三辆警车开进了南兴县公安局大院,在一栋办公楼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全部下车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友忠拉开车门,沉声道,“来人,把这三个人带到审讯室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带着二女下了车,见两名警员走了过来,沉声道,“王警官,我们去审讯室,那三个人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你是在指导我办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友忠冷笑道,“那是张副市长的公子,也是你能质疑的,你就认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,他不是你们所能得罪的,所以,要无罪释放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你就不怕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张公子有罪没罪,不是我能说了算的,没看到我们姚局长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友忠鄙视地看了一眼萧一凡,嘲讽道,“你时运不济,又能怪得了谁?带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喝道,“你去把你们副局长叫过来,就说我要见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咋呼什么,我们副局长也是你能大呼小叫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友忠训斥道,“你要是再敢无理取闹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,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,在没有弄清事情原委之前,都得一视同仁,而且他们才是肆意闹事的原凶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我劝你还是照我的话去做,否则,我一定让你后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友忠,你在干嘛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沉声道,“站在门口像什么样子,还不快去审讯室,我发现你越来越不会办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友忠刚要搭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副局长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大声说道,“恣意肇事的人,你不将其带进去审问,反将受害人要带进去审问,你是要滋长坏人的行径,还是要损公肥私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账,警察办案也是你能质疑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一听,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你再敢胡言乱语,小心我给你增加一条诽谤之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好大的官威啊,我就是一介草民,你可不要吓唬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气极而笑,沉声道,“今天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,这事,我一定会追究到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以狂妄的资本,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文才冷笑道,“王友忠,你还杵在那里干什么,还不把这个狂妄之徒,给我带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友忠立马站直身体,答应了一声之后,冷声说道,“小子,这是你咎由自取,怪不得别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腰间拿出银手镯,便要上前给萧一凡戴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贼兮兮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你的话够多的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友忠冷声怼道,“好好配合,争取宽大处理,自觉点,别逼我动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便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伸出双手,冷笑道,“现在戴上去好戴,拿下来,恐怕就没这么容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真多,要不是看在你还算配合的份上,你现在还能站在这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友忠说着,将一只银手镯戴在了萧一凡的左手上,正要戴另一只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一声喝,传入了耳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啊,在这咋咋呼呼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友忠不耐烦地说了一句,转身望去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结结巴巴地说道,“冯,冯局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