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94章 你隐藏得够深的

第394章 你隐藏得够深的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如白驹过隙,很快就到了年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忙完了所有的事情,收拾完了一些衣物,萧一凡坐在客厅内,等自己的死党、东辰乡派出所所长冯常乐来接自己,准备一起回南兴县,去老家萧纪村陪父母过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临别之际,我也没有什么东西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手里拎着一个纸袋,走到萧一凡面前,神情有些黯然地说道,“这是一双男款金利来皮鞋,愿你将来的路越走越宽,就让它陪你走过一段旅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霞姐,你这是干什么,花那个冤枉钱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受其意,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,戏谑地说道,“我是革命一块砖,哪里需要往哪里搬,说不定哪天就又被调回云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是现在,等你带回来再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情绪有些低落,表面却是装得若无其事似的,娇嗔道,“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收与不收你自己看着办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抬起玉手,递到萧一凡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收,当然要收了,这可是你的一片心意,我敢不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道,“对了,后天就是来大年三十了,你回你妈那里,还是就在这过年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回我妈家了,我明天回去,顺便给他们带点年货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笑怼道,“你那个所长朋友还没来啊,我是不是准备一下午餐,你吃完了再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麻烦了,现在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可是约好了一起回南兴吃饭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哦,对了,你跟秦川现在发展到什么程度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瞎说什么呢,我们只是朋友而已,没你说的那么玄乎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嗔怪道,“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,哪天遇到投缘的人,别忘了请姐喝一杯喜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定的,你就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刚说了一句,就听到楼下响起了汽车喇叭声,走到阳台一看,只见冯常乐正冲着自己招手,连忙回应了一句,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转身返回客厅,便准备拎包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见,祝你新年快乐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静静的站在一旁,喃喃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年快乐!照顾好自己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了王美霞一眼,见其眼中含着晶莹的泪珠,暗自叹息一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萧一凡出了门,王美霞久久不能释怀,眼角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泪水,当缓过神来时,走到门口,哪里还有其身影,悄悄走到走廊时,只见白色的轿车已缓缓驶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就这么离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驾驶着车子,疑惑地说道,“你这样做,是不是有点太绝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走,难道你还想要我在这里过年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正说着,突然想到了什么,沉声道,“你小子什么意思,我可告诉你啊,我们可是绝对清白的,你要是敢坏了人家名声,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,我说什么了,你不要在这一惊一乍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装作一副很是惊讶地样子,埋怨道,“我这可是善意的提醒,如果你们没什么也就罢了,反之,你就应该坦然面对,不要轻易伤害了一个女孩的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的好意,我可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,好不好,我们就是纯粹的友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本正经地说道,“你仔细瞧瞧,你哥我是那种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依我看,非常地像,你还真的是虚伪,装得跟个没事人似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真要是像你说的那个样子,你们会合住在一起?再说了,我上次叫她大嫂的时候,她为什么不反对,给我的感觉还是挺高兴的样子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你真的误解我了,我不否认她喜欢我,可我真的跟她没什么,我只是把她当姐姐一样看待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辩解道,“不妨告诉你,你已经有嫂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哒,老大,你也太厉害了吧,就这么悄声无息地找到了女朋友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戏谑地看了一眼萧一凡,贼兮兮地说道,“嫂子在哪里,是什么地方人,长得漂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什么意思,你嫂子不漂亮,能入你哥我的法眼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得意洋洋地说道,“你嫂子和我是大学同学,人嘛虽说不是太美,但是我喜欢就行,关键是我们两投缘,也就是所谓的缘分,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还是你厉害啊,兄弟佩服之至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不可置否地说了一句之后,狡黠地说道,“有时间把嫂子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呗,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女子,能俘获你这个花花.公子的芳心,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小子是皮痒痒了,有你这么跟哥说话的吗,还不安心开车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懊恼地说道,“你要是再敢挤兑我,等会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不但对我虚以委蛇的用话糊弄我,还对我威胁恐吓,你还把我当兄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笑怼道,“你说你有女朋友了,你为什么不说她是哪里人,又不说她是做什么工作的?怎么,干嘛不开口,没话回我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还真是怀疑,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兄弟,这段时间忙得没顾得上你,我看你越来越嚣张蛮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道,“我现在是百口难辩,到了芜州,你看我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急眼啦,我们是回南兴,不是去芜州,你别动不动的就要收拾我,我可是南兴城的冯家大少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乐呵呵的笑怼道,“你千万别告诉我,你去芜州是为了见我未来的嫂子,并且把她带回家过年,嘿嘿,你该不会是把我诓到芜州买东西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你眼里,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没法收拾你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眼珠一转计上心来,笑道,“你看这样好不好,你不是一直在怀疑我吗,我们不妨打个赌,如果一切,都是如你所说的那个样子,算我输,我请你吃饭,如果你输了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是在诳我呢,还是为了掩盖你心虚的一面,故意吓唬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眼睛还故意地观察了一下,看看萧一凡面部表情是不是有什么变化,随即,大方地说道,“要是我输了,你让我怎么滴都行,不过,你要输了,三十晚上就在我家吃团圆饭,你敢不敢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,你家老爷子的酒,我可是惦记着呢,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点头,一副不容置疑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开心地说道,“这下我家老爷子可有得开心了,他看到你比我这个儿子还高兴,你要是去了我们家,还不得拿出存了多年的好酒来招待你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在这沾沾自喜的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就怕你家老爷子的那点窖藏,还不够我一个人喝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别的不敢说,让你洗一次澡还是有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得意洋洋地说道,“你尽管放开肚皮喝,保证足量供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你家老爷子到时候,一定会怪你是个败家子的,你还是小心点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好了,你我别总是在这打口水仗了,还是说说你吧,年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能有什么打算,继续待在东辰乡呗,不管怎么说,至少把这一任得做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无所谓地说了一句之后,感叹道,“像你这样的,又有几个能与你相比,你高升去真州了,兄弟我还不是要继续在原地打转混日子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是这么想,我看你还是在东辰乡呆一辈子的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打击了一句,继续说道,“你在东辰乡的能力,在你们系统内可是有目共睹的,为什么不再继续努力一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什么意思,我就这么不受你待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埋怨道,“现在东辰乡治安环境非常好,说是歌舞升平,一片祥和也不为过,我难道非得闹得鸡飞狗跳的才行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前天去县里,怎么听说,要把你调到云都刑警大队去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神秘兮兮地说道,“而且,我还听说,原刑警大队大队长魏明顺要调到县局去做副局长了,怎么你没听说此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捕风捉影的倒是听了不少,谁知道是真是假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大大咧咧地说道,“就算是真的,又能怎么样,他的位置空置下来,也轮不到我去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你就不能坐,你屁股上是长了疖子,还是你有痔疮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怒怼道,“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,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句,你可是刑警出身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以前吧,我还有你,现在,我可是孤家寡人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苦逼似的说道,“你可是不知道,云都整个公安系统内,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这些位置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既然你如此没有信心,我看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叹息一声说道,“本来这次离开云都,上面问我还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结,看来我是多此一举了,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他们,不用再为你的事而操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不打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话刚出口,顿感哪里不对,一个错愕之后,惊喜地说道,“你的意思是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什么意思,我可什么也没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狡黠地说道,“你认真开你的车,前面就是三岔口了,芜州往右边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对我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,开心地说道,“不管你想去哪里,我保证把你送到目的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才知道啊,我还以为你良心被猫给叼了去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安心开车,去芜州亚龙湾小区,我昨天酒有点多,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,你就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答应了一声,立马提速向目的地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五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的小区,冯常乐傻眼了,不知道往哪开,连忙摇醒萧一凡,说道,“老大,到小区门口了,现在怎么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快,你小子开的直升飞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睁开眼睛一看,打着哈气说道,“从这一直开进去,到超市面前左拐弯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当应了一声,继续开着车子,按照萧一凡的指示,将车子停在第10幢楼下,说道,“老大,到了,现在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戏谑地说道,“我上去一下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上去喝杯茶,还是就在楼下等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先行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上去了,我还在楼下等你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笑道,“你送礼速办速决,别让我等得太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将座椅向后移了移,半躺在椅子上,悠闲地点了一支香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不跟我一起上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再次问了一句,见冯常乐摆了摆手,关上车门,转身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萧一凡空手走进楼道里,冯常乐刚想提醒,却已不见了其身影,心想,怎么回事,这都快过节了,怎么礼品也不带一个,该不会是忘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连忙拿出手机,准备打电话给萧一凡,谁知,一直到结束,对方也没接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奈之下,冯常乐只得安心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还不下来,老大,你该不会是想留在吃饭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仍不见萧一凡的身影,焦急地嘟囔了一句之后,走下车来,伸了个懒腰,来回徘徊着,以示活动一下筋骨,舒缓一下疲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你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冯常乐来回转身晃悠着,无聊的寂寞难耐的时候,萧一凡拎着个红色行李箱走了过来,笑道,“瞎转悠什么呢,还不赶快把后备箱打开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这是帮谁搬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问了一句之后,连忙走到驾驶室,将后备箱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搬家就这点东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了一句,从后备箱将自己的行囊拿了出来,径直向红色的甲壳虫轿车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见萧一凡拿着两份行李离开,不明其意地追上去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干什么,当然是回家去过年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你也别闲着,赶紧地帮我一把,别傻愣着,快点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将自己的行李箱递到了冯常乐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