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90章 独缺一人

第390章 独缺一人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铿锵有力的话语,以及不容置疑的语气,使众人始料不及,全都愕然地看向主席台,会议室内安静得能听到一根针落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更是惊为天人,没想到萧一凡在这关键时刻,说出主动退出竞选的话来,震惊之余,眼神不经意地瞄了一眼身旁的腾兆茗,见其也是微微蹙眉,更是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小子在干什么呢,就算是为了博得同情,也不至于如此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之泉看到萧一凡一副坦然的样子,思来想去,就是想不通萧一凡这么做的原因,蹙眉暗自嘀咕道,“难道之前的那些谣言的是假的,还是,因为谣言的原因,使这小子产生了为难的情绪,不管他了,他退出了,自己则更有了竞争力,离更进一步靠得更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不由得坦然地依靠在椅子后背上,静静等待接下来发生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是林之泉有想法,坐在一旁的梁文清此时也很是不淡定,本以为萧一凡一开始是安慰自己,或者,不客气的说是给自己施加障眼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萧一凡最后的几句话,犹如响雷轰顶一般,震惊得无以复加,竟然力挺自己,而放弃这多少人,都求之不得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同为候选人,他除了比自己年轻,能力也好,还是工作业绩都比自己不遑多让,甚至更胜一筹,这到底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会议主持人,云都县三把手的高朝辉,在听到萧一凡的话之后,在感到诧异、疑惑不解的同时,不由得替其惋惜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常务副县长姚春安一听,一个错愕之后,开心不已,心想,算你小子识相,还有一点自知之明,不知道作为一县之长的腾兆茗,此时心里是不是像吃了一个苍蝇一样难受呢,想到此处,瞄了一眼对方,见其面部表情没有一丝变化,不由得疑惑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众人心中既感到震惊,疑惑不已,但是会议还得继续,总不能因为萧一凡的放弃,就终止会议吧?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便是开始无记名投票,又是一阵忙碌之后,最终,土地管理局局长梁文清以多两票的微弱优势,竞选成功,当选为云都副县长,结果让人出乎意料,有感慨的也有惋惜的,有开心的也有懊恼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没想到事情的结局会是如此,自己处心积虑地先和腾兆茗一较高下,没想到,却被没什么背景的梁文清摘了果实,心中真是又气又恼,在宣布了任命之后,起身离开会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散会之后,一号二号的离开,会场顿时变得热闹了起来,纷纷与梁文清打起了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之泉没想到自己和萧一凡鹤蚌相争,最终让梁文清摘得桂冠,看了一眼被众人众星捧月般的吹捧着,暗自叹息一声,讪讪地离开会场,向李济山的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没打扰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办公室之后,林之泉发现姚春安也在,讪讪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林啊,这次出现这种结果,纯属意外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吸了一口烟,满脸怨气地说道,“你也不要因此而垂头丧气,你还年轻,机会多的是,坐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老板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之泉满面愁容地说了一句,在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之泉镇长,虽说这次意外落选,不要就此灰心丧气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陪着笑脸尴尬地说道,“正如书记所说,你还年轻,用不了多久,肯定会再进一步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、姚县长,你们放心好了,就这么点事情,他们想打击我工作的积极.性,他们也太小看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之泉阴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,沉声道,“我不明白的是,萧一凡为什么会临阵退场,这太不应该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是太反常了,想那萧一凡是个不肯吃亏,更是个睚眦必报的主,他怎么自甘堕落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一听插言道,“难道是腾兆茗之前便有了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腾兆茗之前并不是想让萧一凡上位,而真正的目的是梁文清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蹙眉沉思道,“可是据我所知,梁文清平时和腾兆茗之间,没有什么交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觉得很有可能,书记,你不妨仔细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似乎觉察到了什么,沉声道,“腾兆茗是县府那边的一把手,他也知道我和他之间不对付,为了巩固他的地位,在明知道萧一凡很难胜出的情况下,做出欲盖弥彰之事,我觉得越想越有这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萧一凡成为众矢之的,暗中为梁文清推波助澜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蹙眉沉思,喃喃地说道,“利用别人抵触的心理,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,这心思真是隐藏得够深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当初,你告诉我腾兆茗提出梁文清为候选人时,我也是怎么都想不明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恼怒地说道,“想想现在,腾兆茗真是够阴险的,狐狸都没他狡猾,骗了所有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说对了一半,小林也不过是差了两票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叹息道,“至于,梁文清是不是腾兆茗早就定好的计划,等一会便知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书记,你说的很有道理,我现在就回去盯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连忙奉承道,“如果,梁文清会后先来你这里,也就罢了,如果是先去了那边,我们得好好斟酌一番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你就辛苦一下,先盯着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脸色阴沉得能挤出水来,沉声道,“我和小林再说一些工作上的事,完事之后,晚上一起去喝两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书记,你先忙,我现在就去安排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答应了一句之后,与林之泉点了一下头,转身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李济山与姚春安、林之泉谈话的同时,腾兆茗的办公室却是另一番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谢腾县长对我的关心和栽培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文清端坐着身体,上身微微前倾,恭敬地说道,“文清这次能够得以晋升,以后一定会认真做事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梁局长,哦,不对,现在应该叫梁副县长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你在土地管理局也有些年头了,你平时的工作表现,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,这次能够竞选成功,真是可喜可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腾县长对我的肯定,我会一如既往的用心做事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文清一听,开心不已,讪讪地笑道,“只要腾县长有吩咐,保证随叫随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暂且先不急,你先回去把手上的事务交接一下,三天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满面笑容容地说道,“等你把事情交接了以后,我们再开个工作会议,明确一下分工,接下来的担子可是不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腾县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梁文清一听开心满满地说道,“你先忙,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看到腾兆茗满面笑意地点了点头,便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梁文清离开腾兆茗办公室之际,站在办公室窗前的姚春安,将一切尽收眼底,阴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阴狠,自言自语地说道,“果真如此,以后有你受的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    傍晚,王荣光和萧一凡在红光小区楼下不期而遇,一阵招呼之后,双双来到腾兆茗的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书记、一凡,来啦,快请坐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娟满面笑意,热情地说道,“家里没什么好菜,你们就将就点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夫人,你太客气了,你做的菜可是美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笑道,“就是我们经常来叨扰,你可不要嫌我们烦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荣光书记,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婆婆妈妈的了,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笑怼道,“都坐吧,天冷,菜都快凉了,咱们边吃边聊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邀请着两人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娟一见,赶紧转身走进厨房端菜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见状,便要打开酒瓶为两人斟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坐下,这杯酒由我亲自给你斟满!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一见,立马阻止道,“以前,都是你给我斟酒,今天就让我给你斟一次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这是什么意思啊,兆茗县长你今天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不明其意地说道,“怎么好好的,伤感起来了,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有什么事情,只是有感而发罢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苦笑道,“荣光书记,你有所不知啊,只怕以后,我们三人聚在一起喝酒的机会不多了,所以,今天斟酒的事,你们谁也不准跟我抢着干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打开酒瓶,为二人斟满之后,也给自己斟了一杯,便要敬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兆茗县长,你能不能把话说得直白一点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疑惑地说道,“今天还真是奇怪,先是一凡兄弟主动放弃竞选副县长,现在又是你在伤感,这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看看腾兆茗,又转头看向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这么看着我们干什么,像抓贼似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笑怼道,“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矫情,一凡放弃副县长竞选,那是他自己的选择,与我毫不相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今晚的举动这么异常,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生气地说道,“这不明不白的酒,我宁可馋死,也不喝一口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见,似乎充耳不闻一样,一个劲地坐在位置上傻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,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,亏你还是纪委书记,这么一点眼力见识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哂笑道,“要想知道原因,把酒喝了再告诉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,不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一听,一个错愕之后,再次看了看二人,不敢确定地说道,“你们二人,是不是其中有一个要离开云都?可也没理由啊,一点征兆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说对了一半,准确来说,你还是不知道,在这瞎猜而已!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叹息了一声之后,哂笑道,“好了,都是兄弟,也不让你胡乱猜想了,还是让一凡亲口告诉你吧!”“腾县长,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讪讪地说道,“任命还没下来之前,一切都有变数,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还是我城府不够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自嘲的说了一句之后,笑道,“这时已经定下来,今天开会之前,我已经接到了陈书记和葛部长的电话,调令应该明天就能到云都了,你就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你是说一凡兄弟要被带走,调到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一听,既感到诧异又感到惊喜,急不可耐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去芜州第一个县级市——真州,和你的位置一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戏谑地说道,“你说,我这杯酒该不该敬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哒,太好了,原来如此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震惊之余,高兴地说道,“一凡兄弟,祝贺你高升,恐怕,放眼江南省,像你这么年轻的纪委书记,有史以来你是第一人,来,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来,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也举起酒杯,心意满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,干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也不再矫情,端起酒杯与二人轻轻一碰,仰起脖子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畅快!咳……咳,咳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由于喝得太猛,不停地咳嗽起来,好一会擦了一下嘴巴,讪讪地笑道,“不好意思,一时冲动,让你们见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,你那半吊子酒量,足足喝了二两,已经很不容易了,哪有笑话你的道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笑怼道,“赶快夹一口菜,压一压,你可不能半途而废,否则,这酒喝得就不畅快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,怎么滴也要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说着,夹了一块酱牛肉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慢点,小心又呛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哂笑着说了一句,又开始斟起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兆茗,荣光大哥酒量没你们大,你们可不能这么喝啊,容易醉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娟端了一盘红烧肉,放在桌子中央之后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一凡,听到你高升的消息,嫂子真的替你高兴,嫂子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端起腾兆茗面前的酒杯,伸手敬向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嫂子,你这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没想到吴娟会喝酒,感到诧异的同时,连忙关心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你就放心好了,你嫂子的酒量与我相比,也不逞多让!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笑着解释道,“虽然她很少沾杯,但是,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,你就接受她的祝福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