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78章 连升三级无可能

第378章 连升三级无可能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既然到了这一步,我们也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沉声道,“你是常务副县长,平时多注意点,一发现有什么风吹草动,立马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你放心,我会注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笑嘻嘻地说道,“李书记,我还有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我面前,还有什么好顾虑的,有话但讲无妨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笑怼道,“你这婆婆妈妈、欲言又止地样子,我可是很不习惯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李书记,我觉得我们既然做了,干脆一不做,二不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狡黠地说道,“你先跟林之泉通个气,事先做好一切准备,等市里的批复下来之后,立即开始行动,打他个措手不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话不无道理,我也觉得很有必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一听,沉吟了一会,沉声道,“这样吧,等会我给小林打个电话,让他思想有个准备,你是常务副县长,这件事就由你先暗中操作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书记,你运筹帷幄,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不失时机地拍了一下马屁,献媚地说道,“等林之泉补了缺,坐上副县长的位子,我们在县委的话语权,可就又多了一份保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济山一听,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,半躺在老板椅上,悠然自得地抽起了香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一看,打了一声招呼之后,识趣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回到办公室之后,便开始忙碌了起来,正在伏案工作,突然听到两声敲门声,只见县纪委书记王荣光走了进来,连忙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书记你好,快请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满面笑意地说着,递了一支中华香烟给王荣光之后,一起在会客区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帮滕兆茗点燃香烟之后,也点燃香烟,吸了一口说道,“腾县长,突然造访,没有影响你工作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书记说笑了,其实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把今年的年度工作报告再看一看,防止遗漏了一些什么事情,其次就是规划一下,明年的工作计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哂笑道,“王书记你有什么事,就不要跟我藏着掖着了,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,今天在常委会上,关于提拔副县长的事情,真的是你找了李书记商量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呵呵一笑之后,沉声道,“你是不是早就有了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想法,自从宋长河进去以后,副县长的位置总不能一直空着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笑怼道,“再说了,宋长河之前的工作,一直由抓文教卫生的王茗慧副县长代管着,也不是个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,话虽如此,我怎么觉得你有点话不由衷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贼兮兮地说道,“提拔副县长一事,放眼整个云都,符合条件,能入你法眼的又有几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有什么想法,或者说有什么合适的人选推荐?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坦然笑道,“不瞒你说,我是有让萧一凡更进一步的想法,但是,他今年刚升正科,这事不怎么好办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好办的,培养优秀的年轻干部嘛,就是要不拘一格降人材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笑道,“萧一凡虽然是年轻了一点,但在全国也不是没有先例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话不无道理,我也有过和你一样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点了点头,沉声道,“但是,县里的形势你也很清楚,要是真的操作起来,恐怕会有很多的变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感受其意,用手指了指楼上之后,蹙眉说道,“他不会是想提拔林之泉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切皆有可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叹息了一声,说道,“他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又不是不清楚,他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他这么做,也没什么好顾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林之泉的能力与萧一凡怎能相提并论,悬殊相差可不是一点半点,到时候以实绩相比较,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大家都有你这个想法,还有什么好顾虑的,萧一凡当初也不会去东辰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唏嘘道,“虽然对于萧一凡是个机遇,但是面对种种不确定因素,还是慎重一点比较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谨慎是好事,但是过于谨慎,不免给一些别有用心之人有机可乘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蹙眉说道,“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,我觉得很有必要做好准备,以防不时之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书记,你可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,看来之前是我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哂然一笑,说道,“不管怎么说,哪怕只有一点希望,也要做好百分之百的准备,就算结果不能遂人心愿,也绝对不能让有心之人钻了空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吧,对于萧一凡和林之泉来说,机会是平等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开心地说道,“但我相信,萧一凡肯定会脱颖而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一定啊,萧一凡工作能力自不用说,但是他的锋芒太露,同时也得罪了不少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感叹道,“我之前所担心的,也正是有这一方面的原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凡事都有利弊,这样恰恰说明了萧一凡是个有正义感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,沉声道,“正因如此,说不定还能成为他在竞争过程中的一大利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愿如你所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沉声道,“有些人尸位素餐,整天无所事事,就忙着钩心斗角,虽说我不能左右其思想,但是,只要我在任一天,绝不会任其胡作非为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深深吸了一口烟,目光变得更加坚毅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,你先忙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,于是打了一声招呼,便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着与王荣光的谈话,滕兆茗觉得有必要找萧一凡先谈一谈,拿起手机刚准备打电话,办公桌上的座机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拿起话筒先接了起来,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到话筒里传出声音,“腾县长你好,我是徐家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主任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一听,没想到市.委办公室主任徐家栋,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,一个错愕之后,顿感不妙,沉声道,“有事你请吩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,吩咐不敢当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家栋笑呵呵地说道,“不过,我还真的有件事想和你打听一下,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主任请说,只要我知道的,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一听,自己虽说和徐家栋没有什么交集,仅仅熟悉而已,对方还比自己高一个级别,完全没有必要对自己这么和蔼,心中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其实也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家栋笑道,“腾县长,你们县是不是有一个叫萧一凡的,你能对我讲一讲他的一些相关情况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主任,我们县是有一个叫萧一凡的,现任教育局局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一听,心中更加疑惑不已,表面却不动声色地说道,“徐主任,就是不知道你要问的是不是这个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对,就是这个萧一凡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家栋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你把他的相关情况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主任,萧一凡是金陵大学毕业的,以选调生的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虽然感到疑惑,但还是如实地把情况讲了一遍,说完之后,试探地问道,“徐主任,萧一凡是不是犯了什么错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家栋笑道,“腾县长,感谢你说得这么详细,看来这个萧一凡很有能力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主任,你放心,我说的每一句话,都经得起推敲!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拍着胸脯说道,“像这样的年轻干部,只要好好培养,前途将不可限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,我会如实向上面反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家栋笑道,“腾县长,我也是受人之托,具体为了什么事,我也不是太清楚,反正不是坏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一听,紧张的心情顿时松懈了不少,哂笑道,“徐主任,还有其他什么要了解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,没有什么可问的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家栋笑道,“就先这样吧,下次见面再闲谈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见,徐主任!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赶紧说了一句,听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,也放下了话筒,想到刚刚与徐家栋的对话,立马再次拿起话筒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正准备下班,听到响铃声,立马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现在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沉声道,“中午,你来家里一趟,我要和你谈谈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发觉滕兆茗的语气有点不对劲,疑惑地说道,“腾县长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就现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一看时间,已经快十二点了,连忙说道,“我现在就回去,你也快点过来吧,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虽然感到疑惑,但是对方根本被自己问的机会,挂了电话之后,连忙下楼驱车,径直来到红光小区滕兆茗的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来啦,你哥也刚到家,在卫生间洗漱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的妻子吴娟笑道,“你先坐一会,马上就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嫂子,你先忙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着回答了一句,看到吴娟没有什么反常的现象,便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在这时,滕兆茗洗漱完毕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你跟我来书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说着,转身向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进了书房,将门掩好,忙不迭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不出事,我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第给萧一凡一支中华香烟后,沉声道,“你最近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最近没忙什么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连忙帮其点燃香烟,坦然道,“这创建不是刚结束嘛,好不容易才休息了两天,除了休息就是上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确定你没有骗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看到萧一凡不是在糊弄自己,疑惑地说道,“我问你,你最近有没有去芜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,我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还不清楚吗,我有那个胆子敢骗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之后,想到和董紫鸢谈恋爱的事,讪讪地笑道,“这两天在芜州也没做什么,就是和女朋友逛了逛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刚想指责萧一凡,突然听到后半句,转而开心地说道,“谈恋爱啦,女孩子是芜州的,你小子可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你说的男大当婚嘛,我也这是奉命行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你急乎乎的把我叫过来,不会就是为了问我有没有谈恋爱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很大的关系!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笑怼了一句之后,急不可耐地道,“女孩是干什么的,叫什么名字,长得漂不漂亮,你们现在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很大关系?我不就是谈个恋爱嘛,你这么紧张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戏谑地说道,“她叫董紫鸢,是东升实业的副总,也是宦东升的表妹,也是我大学校友,长得不算出类拔萃,但也能算是美女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姓董,还是宦东升的表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疑惑地说道,“真是奇了怪了,我还以为你和市里面哪位大佬家千金谈恋爱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奇怪的,难道我谈恋爱,还要经过市里的批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明其意,反问道,“腾县长,你是不是听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凡,今天早上市.委办的徐家栋主任,打电话给我,向我了解你的情况!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蹙眉说道,“我问他什么事,他也不说,听他的语气,似乎在打听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腾县长,你说徐家栋打电话给你,还真是有点奇怪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心里也不淡定了,疑惑地问道,“他还问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问了你的履历,以及一些家庭情况,其他的也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滕兆茗关心地说道,“一凡,今天上午开过县.委常委会了,县里面决定在县里提拔一个副县长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,至少,给云都自己人一个晋升的机会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坦然道,“不过这事你得好好慎重考虑一下,千万不要再出现像宋长河那样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跟我装糊涂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腾兆茗呵斥道,“我是问你自己有什么想法,而不是听你建议,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什么想法,你别忘了,我今年刚刚才升的正科,你该不会让我连升三级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就算你有这想法,那位又怎么可能同意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