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67章 我们都没错

第367章 我们都没错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办公室之后,王荣光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萧一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书记,这次真的非常感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感慨地笑道,“想不到姚春安在没有办法之下,竟然会找到李书记,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要不是姚春安心中有鬼,绝对不会为了帮田汉明如此卖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笑道,“这次要不是腾县长出面,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书记,改日不如撞日,我们有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,不如今晚小聚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诚意满满地说道,“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腾县长,等会我再打电话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知道萧一凡和腾兆茗的关系,如果自己能走进这种小范围的聚会,对自己来说,可谓是受益匪浅,答应了一声之后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腾兆茗得知萧一凡要请自己和王荣光吃饭之后,考虑再三之后,让两人晚上直接去家里小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临近下班。

        秦东良敲了一下门之后,走了进来躬身说道,“老板你好,有事你请吩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东良,创建素质教育先进县迫在眉睫,这是我写的材料,你拿去看一下,看看还需要补充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道,“另外,明天一早把通知发出去,后天上午九点,召开全县创建工作会议,各中小学校长,以及教育助理必须参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老板放心,我现在就回办公室,把通知发到网页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东良答应了一句,正准备离去,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,转身喃喃地说道,“我有件事情要向你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就直接说,别跟我在这吞吞吐吐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抬头笑道,“是工作上的事情,还是你个人的终身大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你又拿我开刷了,我结婚肯定提前一个星期通知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东良讪讪地笑道,“这两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崔主任总是往田副局长办公室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覆巢之下,岂有完卵,前几天申元出事,蔡焕成也捉拿归案,现在都在县纪委接受调查,你说他们还能逍遥自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所以说,无论在什么时候,都要保持本心,不该碰的东西坚决不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你放心,无论将来如何,我都会谨记你的教诲,努力做好本职工作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东良若有所思地说道,“你说,他们现在已是惊弓之鸟,会不会和蔡焕成与宋美琴一样,一走了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的,他们现在还心存幻想呢,再说他们也没那个资本,难道溜出去乞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哂笑道,“你平时要不露声色的暗中观察,万一发现有什么不对,立马向我报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怎么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东良见萧一凡信心满满,也不再纠结,答应了一声,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时间差不多,萧一凡起身下楼,开车直往腾兆茗所住的小区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在田汉明的办公室,却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蔡焕成和宋美琴现在被捉拿归案,你说他们会不会把我们供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担心地说道,“万一,他们为了自保,减轻自己的罪责,我们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瞄了一眼焦急不已的崔红萍,不以为意地说道,“果真如你所说,我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手眼通天吗,你就在这么坦然处置的坐在办公室,一点也不担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看到田汉明漫不经心的样子,恼怒地说道,“现在,你赶快去找关系啊,你和姚副县长关系不是挺好的吗,赶快请他帮忙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现在跟我说这些话,不觉得太迟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牛气哄哄地说道,“做事如果都像你一样,不知道死多少回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说,你已经找过姚副县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一个错愕之后,惊喜地说道,“死样,干嘛逗人家,害得我都快紧张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扭着腰肢,走到田汉明身边,用手轻点了一下其脑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现在知道了吧,真正关心你的还是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把将崔红萍揽入怀中,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,贼兮兮地说道,“虽然这件事情,我也是为了我们自己,但是我要通过这件事,警告萧一凡,他还没达到神通广大一手遮天的地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嗤,看你能耐的样子,你要知道,这可是我们最后的挣扎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虽感浑身不自在,但还没到得意忘形的地步,欲拒还迎地推了一下,娇嗔道,“你现在还有心思在这和我纠缠,还不赶快打电话去询问一下情况,真不知道说你什么才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领导的电话可不是乱打的,请人办事要注意细节,懂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得意地说道,“放心吧,如果这件事要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他会打电话告诉我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被怼得一愣一愣的,正要说话,恰在这时,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看显示屏上的电话号码,心中暗自吃了一惊,连忙对其摇了摇手,陪着笑脸说道,“姚县长你好,有事你请吩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跟我少来这一套,我打电话给你,就是告诉你,事情我已经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笑怼道,“怎么样,现在是不是正在偷着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了姚县长,真的是太谢谢你了,刚刚可是把我吓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心中乐开了花,开心地说道,“姚县长,要不晚上我安排一下,想吃什么,我来安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晚饭就不必了,赵局长也不一定有时间,他现在可是在局里正忙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沉声道,“这次为了你的事情,我可是使尽了浑身解数,甚至不惜动用到了李书记亲自打电话,才达到你的要求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姚县长,你这次可是帮了大忙了,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姚县长,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问,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我之间还需要说这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心虚地说道,“有什么话你就直接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,你不是亲自找的赵局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讪讪地说道,“我总感到有点不可思议,他的谱未免摆的有点大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知道事情难办啊,不妨告诉你,赵旭阳他敢不给我面子吗,关键是王荣光背地里跟我对着干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冷声怼道,“为了帮你彻底解决此事,我也不是不得已而为之,谁让你是我的兄弟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开心得不行,喜滋滋地说道,“原来是这样啊,辛苦姚县长了,现在,我真是无法用言语表达我对你的感激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感激不感激的话你就不用说了,我能帮你的,自不用你书中交代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这次连书记都帮我了,你也知道事情是多么的难办了,我希望你以后,诸如此类的事情,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了,你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县长你放心,我说过的话不变,关于这样的事情,我保证是最后一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忙不迭地答应道,“年后,还请你多帮帮忙,我在这里真的是一天也不想多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我知道你什么意思,年后看情况,有适合的位置,我一定给你安排!”

        姚春安沉声道,“好了,话不多说了,等会我还有事,就这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说了一句之后,心意满满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是姚县长给你打的电话,事情办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一见,迫不及待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能怎么样,这件事算是办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得意洋洋地说道,“等这件事结束,我们从此就可以高枕无忧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哒,你该不会是又想骗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一听,紧张的心情一下放松了不少,娇嗔道,“你可是不知道,我刚刚可是担心的要死,不过,为了感谢你这次做得非常的好,今天晚上,我做几个小菜,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求之不得,今天可是有口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开心地说道,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,今天晚上我得好好喝两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沾沾自喜地样子,哪里还有常务副局长地该有的样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娇嗔道,“已经下班了,我回办公室拿个包,你先下楼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开心不已,连忙开始收拾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上午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早早来到监察局,却见赵旭阳迎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书记你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旭阳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为了表示我的公平公正,我可没有擅自进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赵局长精神可嘉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一听,不动声色地瞄了一下对方,沉声道,“一室里面还在继续审讯,还是一大清早的就已经开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我早上一来,就看到一号审讯室里的灯,一直就亮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旭阳沉声道,“我叫了半天,也不见人来开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了得,谁敢忤逆你一个堂堂的监察局局长,该不会是里面没有人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沉声喝道,“你现在就跟我一起过去,真是反了这帮臭小子了,看我怎么收拾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书记,你请!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旭阳立马摆出一个请的姿势,抢先一步,走到审讯一室门口,用力敲起门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谁啊,还让不让人休息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门内传出一阵埋怨声,审讯室的门被打开,只见纪委副书记魏明顺站在二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魏明顺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旭阳惊讶地说道,“你怎么在里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感到很奇怪吗,有什么事说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打了一个哈气,伸了个懒腰,也是惊讶地说道,“王书记,你怎么也在这里,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能来这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冷声怼道,“昨天,我打电话给你打不通,发信给你也不回,你现在可是了不得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书记,不好意思,我的手机昨天下午就没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表现出一副惊慌的表情,讪讪地说道,“加上审讯完蔡焕成之后,玩了一会扑克牌,就没回去,在这里胡乱睡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魏副书记真是尽心敬业啊,谁让你擅自审讯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旭阳一见,震惊之余质问道,“县.委李书记已经明确表示,有关蔡焕成的案子,必须是我们一起审,谁要是敢擅自作主,视为同罪,你这可是执法犯法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一听,隐晦地看了王荣光一眼,立马出声反怼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赵旭阳,请你说话注意你的用词,你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,吓唬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刚我已经对王书记解释过了,你一再强词夺理地给我乱扣帽子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得到消息,你为什么现在才来,你不知道我昨天就在这里审讯蔡焕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魏明顺,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旭阳怒不可遏地说道,“你自己犯了错,怪不得别人,你就自求多福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赵旭阳,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,谁知道你竟是这样的小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理直气壮地说道,“不过,我告诉你,身正不怕影子斜!今天当着王书记的面,必须把这事说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旭阳气得浑身直哆嗦,手指着魏明顺说道,“王书记,这事怎么解决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旭阳书记你也太上纲上线了,还是少说两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拍了拍其肩膀,蹙眉说道,“要是追究这件事的责任,我们都有错,也都没有错,都是手机惹的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旭阳一听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啊,我当时从李书记那里出来,已经是快六点了,打了明顺书记电话打不通之后,就打给了你,与你相约今天我们三个一起审讯蔡焕成,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赵旭阳点了一下头之后,王荣光继续说道,“我以为你会和明顺书记通个气,说一下情况的,恰巧昨晚上和几个朋友小聚,喝多了点,就把这事给忘了,谁知你也没打电话,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明顺书记才继续审讯蔡焕成的,这不是手机没电惹的祸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旭阳恼怒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顺书记,你昨天审讯蔡焕成是什么时候结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荣光沉声问道,“结果有没有审讯出来呢,如果没有的话,现在就继续开始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报告王书记,结果已经出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明顺说着,转身向审讯桌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