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55章 有潜质

第355章 有潜质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打电话的正是冯常乐之前派出去的刑警韩枫,通完电话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急促地问道,“常乐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这次有可能真被你猜中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兴奋地说道,“韩枫刚刚说,蔡焕成的表哥出了门之后,在超市与一个男子见面之后,并进去一起购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韩警官不认识蔡焕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疑惑地问道,“我们现在是过去察看,还是继续在这里蹲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韩枫说,那个男子从外貌特征与蔡焕成有点相似,但年龄很不相符,至少相差十来岁,而且又没发现宋美琴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蹙眉说道,“反正他们就住在这里,要不在这里再等等,来个守株待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你说两个大男人去超市干吗,说不定宋美琴也在里面,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道,“我觉得我们还是亲自过去打探一番,这样更为保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也不无道理,我让小丁过来继续盯住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点了点头说道,“我和你去超市走一趟,反正呆在这里也是无所事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拿出手机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排停当之后,萧一凡和冯常乐一起向小区对面的购物超市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超市,冯常乐很快和韩枫联系上,带着萧一凡来到三楼茶餐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,你看,就是坐在靠吧台的那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枫呶了一嘴巴,说道,“我也与照片进行了比对,年龄相差太多,我不敢轻易上去检查,防止打草惊蛇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上去是有点相似,不过头发全白了,还戴着眼镜,不会是蔡焕成的哥哥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调侃地说了一句之后,沉声道,“萧局长,你看那人像不像蔡焕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像倒是有点像,年龄确实相差太多!就算蔡焕成一夜白头,可也没到戴老花眼镜的程度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蹙眉说道,“韩警官,他们两人就一直这么坐着,没有发现宋美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从跟踪他到这里,没有其他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枫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,“冯所长,我们下一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与其在这不明所以的傻等,还不如直接上前询问一番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思道,“韩警官你与我一起过去,萧局长你这边注意那个白头发的老头,观察他的一举一动,说不定能发现一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点了点头,随即点了一支香烟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,不再多说,带着韩枫一起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的干哥哥和白发老者正在聊天喝茶,看到了两个不相识的年轻人,站到自己的面前,疑惑地抬起头,操着浓重的省城口音问道,“年轻人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先生,请出示你的身份证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说道,“现在接近年关,为了市民的安全,请你配合我们的例行检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上衣口袋里拿出警官证,冲两人展示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工作证上的警徽,蔡焕成的干哥哥笑着点了点头,从口袋里掏出钱包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警官,你看这是我的身份证,我们可是地地道道的金陵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还隐晦地看了一下白发老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也不搭话,看了一下之后,发现这个人就是蔡焕成的干哥哥柏文华,暗自冷笑一声,将其钱包递还了过去,转头对着白发老者说道,“这位老先生,你的身份证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发老者也不答话,看了冯常乐一眼,慢吞吞地从怀中也掏出了钱包,拿出身份证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接过身份证一看,只见身份证赫然写着刘建军三个字,出生年月是1958年8月,照片虽然年轻一点,却与本人完全相似,再看看身份证真假,也毫无悬念。

        抬眼看了看白发老者,见其自顾自地喝着茶,一副坦然地样子,冯常乐失望的心情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冯常乐端详了半天,柏文华抬眉笑怼道,“警官,我刘老哥没啥子问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,打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讪讪地说了一句,带着韩枫折身返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常乐,该不会是真的弄错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看到冯常乐一脸失望地神情,郁闷地说道,“天下竟如此相似之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所长、萧局长,虽然没有发现蔡焕成,但是我们还是有希望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枫笑道,“我们现在已经暴露,不宜在这多久留,还是换小丁来继续跟踪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走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说着,起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,蔡焕成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突然站起来,向着柏文华和老者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和韩枫一听,震惊之余,连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该不是犯迷糊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快跑着跟了上去,走到萧一凡身边说道,“我们都已经查清楚了,你可不要犯错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错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怼了一声,快步来到柏文华面前,对着白发老者说道,“蔡焕成,你还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发老者一个错愕之后,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先生,你认错了人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柏文华沉声道,“念在你还年轻,请你马上离开,否则,我就要叫保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保安,你叫好了,我们可是警察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蔡焕成你不要再装了,你就是伪装的再好,依然改不了你的生活习惯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开始以为萧一凡这是内心焦急所致,当听到说白发老者是做了伪装,将信将疑地走到老者身边,伸手向其头上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手,你们警察就是这样对待老百姓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柏文华拍案而起,怒声说道,“我们已经被你查过了,你们如此对待我的朋友,我要去司法部门控告你们野蛮执法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发老者一看,扔掉手中香烟,起身也站了起来,将冯常乐的阻挡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给我们扣大帽子了,我说得不错的话,你是他的干兄弟吧?你要是再在这阻扰执法,身陷囹圄的可就是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指着白发老者,沉声说道,“蔡焕成,你不要再假装正经了,你或许能糊弄别人,但在我面前,你就自认倒霉吧,不妨告诉你,是你夹烟的习惯出卖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不再犹豫,一把向白发老者的头上抓去,后者虽然极力反抗,但又怎么会是对手,头上的白发套被扯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狡猾的家伙,差点被你蒙混过关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怒吼一声,不再客气,一招将蔡焕成制服在地,随即从腰间拿出银手镯,给其戴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见自己被萧一凡识破伪装,还被警察控制动弹不得,绝望之下恶狠狠地骂道,“萧一凡,你阴魂不散,老子诅咒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我的生死就不用你操心了,你还是多担心一下你自己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韩警官,窝藏逃犯是个什么罪,就不用我提醒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柏文华一听,傻眼了,连忙转身准备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韩枫听了萧一凡的话,正要上前,看到柏文华要溜,飞身跃起,一脚将其踢倒,顺势将其控制起来,随即拿出银手镯也将其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过了中午的饭点,茶餐厅内的客人并不多,冯常乐为了不出意外,让所有客人配合,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并让韩枫控制出入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蔡焕成,你好意瞒天过海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拍了拍蔡焕成的肩膀冷笑道,“要不是萧局长发现了端倪,还真的被你蒙混过去了,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怨毒地看了萧一凡一眼,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我认栽,没有什么可说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宋美琴人呢,没和你在一起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声说道,“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希望你不要做无畏的抵抗,继续执迷不悟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眼睛还朝着柏文华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蔡焕成你考虑清楚,你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你自己虽然有责任,但是蛊惑你的却是宋美琴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声喝道,“我劝你还是早点交代,否则,后果不是你一个人所能承担得了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一听,丝毫不以为意看了萧一凡一眼,低头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柏文华一见,顿时焦急不已,生怕因为蔡焕成而被冯常乐等人带走,眼珠一转笑道,“警官,我真的不知道蔡焕成是在逃的通缉犯,否则,我也不敢收留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蔡焕成一听,抬头看了一眼柏文华,随即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要解释了,他的假身份证肯定也是你帮他办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听,冷笑道,“不过对你怎么处罚,就看你现在的表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,那是他自己找人办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柏文华忙不迭地点头哈腰地说道,“警官,宋美琴和我老婆在这里逛商场呢,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他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是你能帮助我们一举擒获宋美琴,我可是暂时不追究你的责任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沉声说道,“你要是因此敢耍花样,则是罪加一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懂,我懂!”

        柏文华一边献媚的说着,一边向冯常乐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韩探长,帮他解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一看,随即让韩枫帮其打开银手镯。

        韩枫一听,拿出钥匙帮其解开一只手,静待在一旁,防止柏文华耍花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分钟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催什么呀催,真是烦死人了!这么早回去干嘛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门口走进来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,身后跟着宋美琴,两人大包小包的拎着,满脸怨气地说道,“也不知道过来接我们一把,我看你现在是越活越潇洒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柏文华一听,抬眼看了自己老婆徐芙蓉一眼,哪敢说什么,只是坐在椅子上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耳朵聋啦,看我回去不收拾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芙蓉话没说完,突然听得宋美琴惊叫一声,转身就想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枫一个闪身,阻挡着宋美琴的去路,顺势将其擒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还没王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芙蓉震惊之余,恼羞成怒地说道,“柏文华你这个杀千刀的,人家来逼债,你把我诳来做什么?老娘可没钱给你还债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气冲冲地转身要走,看到韩枫亮了亮手上的银手镯,顿时懵了,杵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一凡,我们与你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总是追住不放?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美琴叫喊道,“你把我们带回去有什么好处,你能拿到一分钱吗,只要你把我们放了,你要多少,我都可以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没想到宋美琴在这个时候,还会说出这样不着边际的话来,鄙视地看了其一眼,恼怒地说道,“想贿赂我,看来小金库的钱被你全部卷走,已是确信无疑了,我可不敢沾染,你们还是自求多福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美琴一听,知道自己绝无生路可逃,发疯似的骂道,“萧一凡你就是王八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嘴,你再多说一句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起身喝道,“全都给我带回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官,你看我表现这么好,你就饶了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柏文华一见傻眼了,本来自己之所以把蔡焕成和宋美琴留在金陵,是因为借了他们两万块钱还了赌债,不曾想惹上了不该惹的麻烦,连忙求饶道,“蔡焕成之前只是告诉我,来金陵创业,我真的不知道他惹上了官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警官,我们真的不知道,否则也不敢这么大胆窝藏罪犯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芙蓉也连忙出声哀求道,“你们行行好,把我们夫妻放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真是假,你们自己心里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冷声怼道,“我们会把你们交给当地派出所,果真和你们说的一样,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柏文华夫妇一听,忙不迭地点头,连声愿意表示配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完成交接之后,冯常乐和萧一凡从派出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没想到这次这么顺利,你这下可是立了大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开心地说道,“我发现你有做刑警的潜质,不如你回去跟上面说一说,到云都公安局做局长算了,兄弟我也能和你沾沾光不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矫情!消息是你提供的,我只是帮了一点小忙而已,我可不想分了你们的功劳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笑怼道,“不过这次能抓住蔡焕成和宋美琴,确实为我接下来铲平局里的毒瘤,带来很大的帮助,回去请你喝酒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常乐疑惑地说道,“你不回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拍了拍冯常乐肩膀说道,“我还有点事,就此别过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