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35章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

第335章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田汉明早早地来到了教育局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时间差不多,便打电话将申元叫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找我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进门,便轻声问道,“是不是为了下午中层副职竞聘述职的事情,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午进行中层竞聘述职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疑惑地问道,“是什么时候下发的通知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在上午下班前,由王美霞通知各科室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解释道,“你不知情,估计是你走得太早的缘故吧,我想王美霞还没到不把你放在眼里的程度,不出意外的话,等会就应该来通知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通知我也好,不通知我也罢,中层副职竞聘我还没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这些副职关心了也没什么大作用,一把手的位置既然不能为我们所得,这些副职就是用了,也不会有所作为,还是随他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,这几个关键部门的人,如果全是萧一凡的人,你以后的话语权可就岌岌可危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提醒道,“就算我们现在不能与之抗衡,但是了解一些底细,对我们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,我就不相信他姓萧的没有一点私心,只要他敢伸手贪墨,我一定会抓住机会把他往死里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啊,就别操这份闲心了,先让他嚣张一阵子,我们现在先把自己身边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处理好,完善自身才是硬道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不以为然地说道,“人往往在感觉到没有对手可言时,才会目空一切,在狂妄自大的环境中才能出错,机会总是有的,你且耐心等待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老大你说的话对于我来说,就是至理名言!我也必定以你马首是瞻,听命行事,你说暂且隐忍,那我便暂时引而不发,寻找机会再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陪着笑脸说道,“那你找我来是为了何事,不会是为了解决胡东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这家伙,我现在越来越发现你开始变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戏谑地说道,“我找你来不是为了胡东的事情,还能有什么其他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扎百元大钞,扔在了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面前原封未动的百元大钞,申元震惊得无以复加,咽了两口口水说道,“老大,你这动作未免也太快了吧,就中午这么点时间,你把钱都全准备好了,简直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这算什么,在一些人眼里,早把我田汉明不当回事了,总要有一天,我让他们后悔都不到地方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傲慢地说道,“你把这钱拿给胡东,记住别忘了我们上午跟他说好的条件,我可不想再出现什么意外,速去速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你就放心吧,这件事要是办不好,我这副局长也不要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说着,从桌上拿起钱塞入怀中,冲田汉明看了一眼,见其点了一下头,便转身离去,径直来到印刷厂胡东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你好,怎么这么早,你中午没休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见申元低头含胸,怀里好像抱着什么东西似的,心中便明白了个七七八八,想到此处,不禁满怀希望地期待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啊,我也是没有办法啊,为了你的事,田局长可是把我一顿责怪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长吁短叹地说道,“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,在我的一再催促下,终于将此事办成了!这是田局长答应你的数字,你好好数数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将揣在怀中的手抽了出来,一扎百元大钞砸在胡东面前的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你真会开玩笑,这十万块钱从银行拿出来,原封未动,还数什么数,你快请坐!我这就给你泡茶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见十万块钱,心里早就乐开了花,至于钱的真假,自己做了这么多年会计,早就练就了火眼金睛,能看不出来吗,说着,将钱塞进抽屉,起身便要给申元泡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你先别着急,茶以后有的是时间,你就不必客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连忙拦住胡东说道,“你还别说,我真的挺佩服你的,没想到你会老虎嘴里拔牙,总算没有白忙乎一场!好了,时间不早了,等会还要开局党委会,我还等着回去复命呢,你赶快履行你的诺言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你这是夸我呢,还是挤兑我呢?我也这是无奈之举,就算没有考虑自己,回去总要给家里一个交代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至于承诺的事情,你放心,我胡东虽然现在在这混日子,但是,该有的男儿气度,我也不会做出那种不信守承诺之事,烦请你稍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坐下身来,从抽屉里拿出纸和笔,写了一份保证书,递到了申元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这事就算到此结束了,我也好回去交差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接过保证书一看,并没有发现不妥之处,笑着将保证书收入怀中,说道,“兄弟,凡事看开一点不是很好吗,你看你也不亏,希望你遵照你说的诺言,不要再生事端了!大家各自退一步,海阔天空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谢谢你的关心和照顾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,我早就准备好了,还望你不要推迟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见申元要走,说着,从抽屉里拿出一条中华香烟塞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东你这是干什么,只要你们不再心存芥蒂,我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假意推辞道,“你我之间还在乎这些吗,赶快收起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岂能不懂其意,将香烟硬塞给申元之后,说道,“申局长,你如果还把我当作你的兄弟,这点心意你就收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说的,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作兄弟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半推半就地收下了香烟,笑说道,“以后只要我能做到的,你兄弟有什么事,我定当义不容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能听到申局长的话,我胡东便没有什么遗憾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哂笑道,“不过,兄弟我有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又来了,我们既是兄弟,还有什么话不好当面讲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笑怼道,“有话你尽管讲,我洗耳恭听便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我的样子你也看到了,兄弟劝你一句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说着,看了看申远,见其蹙眉沉声,似乎对自己的话并不感冒,沉声道,“凡事多留个心眼,以防不便之需!人在江湖飘,难免不挨刀,我可不想到时候,你跟我一样,为了别人挨了刀,还不得不忍受下去,不值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谢谢你的坦诚,也谢谢你的关心和提醒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拍了拍胡东的肩膀说道,“说实话,你的事情,也让我很受感触,我会多加注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与胡东握了握手之后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回教育局的路上,申元耳边始终回荡着胡东的话,尤其是凡事多留个心眼,以防不便之需!几个字眼,直接撞击着自己的心灵,使其久久不能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田汉明做常务副局长以来,可谓是位极一时,便充分展示了其能力和野心,特别是在老局长张中凯退居二线之后,更是不可一世,加上后台有强硬的背景,大有一副升任教育局一把手的强势劲头,所作所为跟一把手的做派丝毫没有区别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当时审时度势,便投靠在了田汉明麾下,甘愿以其马首是瞻,可谓是唯命是从,因此也为他做了不少不少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要不是萧一凡突然像从天上而降一样,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意外,蔡焕成和宋美琴就不会携款而逃,胡东和徐启茂就不会被查、更不会撤职,想到发生的种种事情,申元不寒而栗,考虑到现在田汉明根本就没有对付萧一凡的能力,不免产生了多个自保的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要走进教育局大门之际,看到路边不远处的文印店,驻足沉思了一下之后,便直接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,需要买点什么文具,还是打字复印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文印店老板娘走过来,问候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娘,给我把这个复印一张,请不要留意纸上的内容,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说完,从怀中拿出胡东刚刚写好的保证书,递到了文印店老板娘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板娘接过去之后,果真没有多看一眼,将保证书塞进复印机之后,便直接按下了复印按钮,等复印件出来之后,将原稿一起递给了申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收好原件和复印件之后,丢下一个一元钢币,连忙走了出来,一路小跑着走回自己办公室,将香烟和复印件锁在抽屉之后,又来到了田汉明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我回来了,幸不辱使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说着,从怀中拿出保证书原件,递给了田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辛苦了兄弟,来抽烟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看了看胡东写的保证书之后,递了一支中华香烟给申元,阴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,笑道,“兄弟,你没有复印一份给胡东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这是胡东写给你的,干嘛还要复印一份给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个错愕之后,连忙疑惑地问道,“这是什么道理,难道是为了时刻提醒他,注意自己以后的言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我本来是有这个想法,被你这一问,反而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发现申元不像说谎的样子,心中怀疑申元自留一份复印件的的疑虑顿消,打着哈哈说道,“行了,我暂且把这保证书收好了,看他胡东以后还能把我怎么样,真是鼠目寸光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别说他胡东向你敲诈十万块钱,就是三倍五倍又能怎样,将来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,我可是听江南的同学说,他们已经开始涨工资了!我们估计要不了多久,也会涨工资的,说不定,将来一年就能拿个十来万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顿时迎着田汉明的思路奉承了起来,陪着笑脸说道,“哦,对了,王美霞有没有过来通知你开会,这都快三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你刚走了一会,王美霞就过来通知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冷笑道,“今天她要是不来通知我,我必定找萧一凡讨要个说法!就算他萧一凡再怎么强势,我可是教育局堂堂的二把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我真的希望你不要甘为人后,否则,萧一凡会更加嚣张跋扈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副叫屈的样子,说道,“长此以往下去,局里可就是萧一凡的一言堂了,哪里还有你我说话的余地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我们虽然现在不愿意与他一争高低,但是,也不是任他萧一凡随意拿捏的,只可惜,我们现在势单力薄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不无感慨地说道,“你想想看,现在局党委几个常委,和我们站在一起的还有几个,前天的党委会上早就说明问题了,这是愁煞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老大,谁说不是呢,想到目前我们的处境,我真的恨死蔡焕成那个王八蛋了,我们现在所承受的,全都是拜他所赐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宣泄道,“当初要不是他和那个宋美琴勾搭在一起,不听你的劝告,他也不会出事,更不会让我们跟着他白受煎熬,到头来弄得我们一分钱得不到也就罢了,还要为他留下的这摊事疲于应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,我们现在所要做的,就是如何摆脱这尴尬的境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蹙眉说道,“诶,对了,蔡焕成走了之后,目前局里不是空出一个副局长位置了吗?我们为什么不在这个方面做做文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老大,他萧一凡就是把所有的中层岗位都收入怀中,也抵不上一个副局长的能量啊,我们怎么能避重就轻的,总是把眼光放在那些无关痛痒的位置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你的口气,好像早就想到了这个方面的意思似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笑怼道,“你看局里现在的情况,觉得谁符合这个条件的,而且,还能和我们一条心的,不妨说出来听听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大,你就别笑话我了,我这不是听了你的话之后,才有的这个想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讪讪地说道,“要说识人的本领,我连给你提鞋都不配,还是烦劳你想一想,谁更适合条件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淡然一笑之后,再次蹙眉沉思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