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33章 破釜沉舟

第333章 破釜沉舟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得到了田汉明的指示之后,申元一摇三晃的来到了胡东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副局长你好,你怎么来了,请坐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见,态度既不显得热情也不显得怠慢,起身迎接之后,敬了一支香烟给申元,然后自己也叼了一根,一起点燃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吸了一口香烟,打着哈哈说道,“兄弟最近还好吧,工作上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有什么适应不适应的,还不是混日子了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听,心想,自从我来了印刷厂以后,你可是一次没来过,田汉明刚刚走了一会,你申元就来了,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之后,顿时明白他前来的目的,于是淡然地笑了笑,说道,“申局长怎么有闲情逸致跑到印刷厂来了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兄弟,没事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笑了两声之后说道,“前些日子太忙,一直没有时间来看看,还望兄弟你多多谅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你客气了,我现在就是在这混日子,我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,怎敢劳烦你们来看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瞄了一下申元,沉声道,“有什么事就请你直说吧,你可不要在我在那里浪费时间,影响了你的工作,我可吃罪不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啊,我发现你离开计财科之后,性.格可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啊,你千万别忘了,我们还是兄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见胡东对自己的态度始终不冷不热,隐晦地提醒了一下,让其注意和自己说话的态度之后,觉得再多说下去也是无益,不如直接挑明来意算了,于是笑道,“我也是今天上午才知道,你女儿胡秋枫的事,真是可惜了,其实我也对你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就这件事,刚刚田局长也找了我说了,鉴于萧一凡先发制人,他现在也是有心而力不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你来是为田汉明做说客的吧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沉声道,“除了恢复我家秋枫的公职,其他的,我们没什么好谈的,麻烦你回去告诉田汉明,他要是还坚持己见,就别怪我胡东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看了看怒火难耐的胡东,暗自冷笑了两声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东,大家都是朋友,我说句公道话,你为了田局长确实做了很多事,现在像你这样为兄弟两肋插刀的人,可是少之又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,田局长也不是不讲情义之人,为了你和你家姑娘的事,确实也做了很多,目前出现这样的结局,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,奈何萧一凡做事太绝,让我们防不胜防,你不是也有切身体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田局长已经到了无计可施的地步,可他也考虑到了你的情况,现在陷入两难的境地,他也说了,作为对你的补偿,除了不能帮你家姑娘胡秋枫恢复公职以外,其他的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,你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话虽如此,但他未免说得太轻松了,什么样的事情能与这一份公职相比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拍着胸脯说道,“申局长,当初我为了他田汉明做了多少,你也不是不清楚,我现在可谓是鸡飞蛋打,活生生的拿一家老小的幸福换来了他平安无事,你说我能提出什么要求,才能改变我现在一地鸡毛的生活状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啊,你们都有各自的难处,这我也是知道的,可是,事情总要拿出一个解决的办法,闹得反目成仇、两败俱伤更是得不偿失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劝解道,“兄弟啊,听老哥一声劝,你也退一步,你与其闹得鱼死网破,不但得不到你想要的,就连你们各自现在的工作都保不住,说不定还要受牢狱之灾,你也是个聪明人,何去何从你可得考虑清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听,暴躁的心情渐渐平息了下来,沉声问道,“申局长,当初我可是忠心耿耿,却换来今天的样子,我心里这口气咽不下去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啊,任谁都会遇到这种事,都会有你这样的想法,但是,作为你的兄弟,我劝你凡事都得从正反两方面去看,如果像你这样一意孤行,必将遭受难以承受的打击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婆口苦心地劝说道,“我觉得事情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境地,还不如拿点实惠更加可靠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谢谢你当初对我的关心和帮助,也谢谢你现在的一片良苦用心!”胡东沉吟了一下,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我胡东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,既然,你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,这个面子我肯定给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谢谢兄弟对我的信任,你能这么想不再钻牛角尖,我也替你感到高兴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心中暗自一喜,总算没有白费自己一片苦心,满面笑意地说道,“凡事看开一点,退一步海阔天空,既然田局长已经对你放开了条件,你现在完全可以提出你的要求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冲着胡东用大拇指和食指不停地捻动,其意不明自显。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看,岂能不懂其意,想到自己当初为田汉明所做的一切,落得个如此境地,又想到自家姑娘不能再应聘公务员考试,与其到一般工厂上班,还不如自己创业做生意,哪怕开个门店也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些之后,胡东盘算了一下之后,沉声道,“申局长,麻烦你回去告诉田汉明一声,对于胡秋枫不能恢复公职的事情,我也不再纠缠,不过,他的给我十万元作为封口费,否则,这事便没有商量的余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听到胡东的前半句话,顿感心情一松,当听到对方要十万块钱封口费时,震惊得差点掉了下巴,早知道自己不做这个好人了,回去跟田汉明怎么交代,于是讪讪地说道,“兄弟,你这条件是不是有点太高了,十万块钱都快赶上我六年的工资和奖金了,是不是你再斟酌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你认为我开的价码高吗,对于他田汉明的职位和工作来说,我已经手下留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沉声道,“这件事已经是我的底线了,你就把我的原话告诉他,三天之内我要看到他的诚意,否则,就别怪我不仗义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一定把你的意思转告田局长,至于什么结果,兄弟你耐心等待便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觉得胡东没有商量的余地了,于是答应了一声之后,便与其告别,再次回到了教育局田汉明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看深远走了进来,迫不及待地问道,“兄弟回来了,你辛苦了,胡东是怎么个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我辛苦倒没什么,关键是胡东终于答应,不再纠缠他姑娘胡秋枫恢复公职的事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陪着笑脸说道,“但是,他也提出了要求,这个条件有点苛刻了,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只要不再纠缠胡秋枫的事,其他事情就不再是事情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胡东既然答应,就不会再去县纪委告发自己,那自己便无后顾之忧,开心地说道,“你快告诉我,他提出了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讪讪地说道,“田局长,胡东说了,要想平息此事,让你赔偿他损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你在这吞吞吐吐的干什么?不就是钱的事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焦急地说道,“你倒是快说啊,胡东想让我赔偿他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无奈之下,只得把胡东的话,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要十万块钱,他怎么不去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震惊得惊叫了一声,恼怒地说道,“亏他说的出口,真是狮子大张口!你是怎么答应他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一开始我听到胡东的条件,也是被他给震惊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心中不以为然的想到,这可是你当初承诺的,现在怎么问起我来了,于是讪讪地说道,“可是无论我怎么劝说他,也是无济于事,无奈之下,我这才回来向你报告的,而且,他还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恼怒地说道,“想不到胡东这狗东西心还挺黑的,当初怎么就没发现这一点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心想,胡东心黑还不是被你给逼的,你想消灾又不想花代价,怎么可能呢,你们可是一丘之貉,想到此处,坦然地说道,“胡东让你三天之内办成此事,否则,他便要去县纪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蛋!胡东啊胡东,想不到你会这么逼老子,老子到哪去找这个十万块钱,咱们走着瞧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自感什么时候,自己被人逼着走,简直是对他人格的侮辱,正要发作,却突然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可要考虑清楚啊,虽然胡东狮子大张口,太不是个东西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眼看出田汉明这是在自己面前装腔作势,于是,装作一副为你好的样子,貌似担心地说道,“依我看,你如果不答应他的条件,对你来说将会是灭顶之灾,现在胡东可是张开了獠牙,你在其屋檐下,根本没有与之抗衡的能力,只有挨宰的份!我劝你还是忍一时之痛,彻底甩掉这坨烂泥,花钱消灾算了,省得以后麻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啊,他胡东也太不像话了,十万块钱也太多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纠结地说道,“就算我把这个钱给他了,他要是还是纠缠下去,我岂不是这一辈子都替他卖命打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我这个中间人可不是好做的,得罪哪一个,事情都无法善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听出田汉明有就坡下驴之意,沉声道,“不过你放心,只要你做好了你该做的,胡东只要敢继续威胁恐吓你,我也绝对不会饶了他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这件事我只能拜托你了,我不想再与胡东之间有任何瓜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蹙眉说道,“十万就十万,我回去筹钱,等你把钱交给他时,必须让他打收条,并且写一个保证书给我,答应此事到此结束,不在和我纠缠,找我的麻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你放心好了,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点了点头说道,“只要胡东敢不答应,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他的,不过出于慎重考虑,我还是打个电话给他,把话说清楚,你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田汉明点了点头,申元拿出手机,拨打给了胡东,接通之后,打开了扬声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你好,事情怎么说的,田汉明有没有答应我提出的条件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在电话中说道,“你只要告诉我结果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东,田局长虽然很无奈,但是,同意了你提出来的条件,你这下没有什么感到纠结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沉声道,“不过呢,我觉得大家以前都是兄弟,为了避免以后再发生不愉快的事情,我觉得田局长给了你钱之后,你也要写个保证书,保证不再纠缠他,从今以后,大家相安无事,还跟以前一样是好兄弟,你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,你放心好了,只要他田汉明说到做到,我胡东也不是死缠烂打之人,绝不会再找他的麻烦,请你放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沉声道,“至于以后,什么兄弟之间诸如此类的话,就不用再说了,我和他之间已经闹到这种地步,你觉得还有再相处下去的必要吗?所以,我在收到钱之后,大家便一拍两散,我走我的阳关道,他走他的独木桥,老死不相来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你也别说气话了,田局长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,你何必把话说得这么绝呢,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略带责备的意思,说道,“好了,我一定把你的意思转告给田局长,我们就先聊到这里,不中听的话就不要再多说了,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胡东在电话里答应了一声,便挂了电话,申元关掉手机,转头看向了田汉明,问道,“田局长,你都听到了,你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当初我就觉得他不是个善茬,是个没有良心的人,你还不信,现在你也看到了他的真面目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阴沉着个脸说道,“等这件事情处理完了,你也不要再和他有任何联系,从此,我们和他形同路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如果不是为了妥善解决此事,我会对他低声下气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讨好地说道,“老大你放心,解决此事之后,我连正眼都不会瞧他一眼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