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32章 反目成仇

第332章 反目成仇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萧一凡宣布了对胡秋枫的处罚决定,田汉明气得脸色铁青,等到散会之时,立刻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见,也立刻起身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进田汉明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沉声道,“没想到萧一凡动作这么快,根本就让我们来不及应对,现在胡秋枫的事情已经铁板上钉钉、无法更改,胡东那里又该如何解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,萧一凡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,我现在就是有这个心也没那个能力去解决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恼怒不已,郁闷地说道,“等一会你去印刷厂,亲自找他去谈一谈,到时候,只有看情况再说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我觉得还是你亲自去比较好,这种情况之下,胡东肯定是无法接受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劝说道,“我去了不但解释不清楚,而且还显得你对此事诚意不足,到时候胡东要是跟你翻了脸,你们之间连个从中缓解矛盾,帮你说话的人都没有!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阴沉着个脸,沉思了一下之后,说道,“好吧,你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,事不宜迟,我现在就去印刷厂找胡东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田汉明起身便要走出办公室,胡东提醒道,“田局长,你去了之后,如果胡东反应强烈、情绪激动,你千万不要与之硬怼,暂且先稳住他,你懂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!目前只能这样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点了点头,便直接走出办公室,往印刷厂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怎么来了,有事你打个电话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见田汉明进了办公室,出于礼节连忙起身相迎,问道,“情况怎么样,是不是想到解决的办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东,你先别急,暂且听我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说着,走到胡东的办公桌位置坐了下去,掏出中华香烟,给其递了一支之后,自己也叼了一根,后者一见,连忙帮起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田汉明的样子,胡东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感觉,蹙眉说道,“事情现在是个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实话对你说吧,你家姑娘的事已经定下来了,开除公职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吐了一口浓浓的烟雾,神情颓废地说道,“他妈的,萧一凡做事太绝了,根本不给我周旋的时间,真是可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开除公职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一颗紧张的心,本就提到了嗓子眼,一天田汉明的话,一个错愕之后,神情一凛,沉声道,“田局长,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我能拿这事跟你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唉声叹气地说道,“为了能够保住你家姑娘的工作,我已经找到了县里的那位,可是还没来得及操作,萧一凡今天一上班就开了局党委会,我是真的无能为力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真是笑话,你一句无能为力,就想把这件事推诿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失心疯地笑了两声,恼怒地说道,“田局长,你不觉得你这样说,也太轻松了?想当初我可是以你马首是瞻,虽算不上忠心耿耿,但是对你的话也算是唯命是从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你先别激动,我们有话慢慢商量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看到胡东情绪失控,连忙出言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商量,请问田大局长怎么商量,还有商量的余地吗?我的女儿现在被开除公职,我将如何面对她,回去怎么跟她解释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冷声怼道,“没想到我胡东对你田大局长一凡赤诚,甚至,为你承担了不该承担的责任,最终落得如此的境地,你说,我这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我知道你对我田汉明忠心,为我田汉明也做了许多,这点,我可是对你充满了感激之情,没有你的当初,就没有我的现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急声说道,“但是,我田汉明并不是不懂感恩,难道你怀疑我为胡秋枫所做的一切,是在敷衍你吗?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,对事情也能有个准确的判断和理解,要不是萧一凡从中作梗,这事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现在和我提萧一凡还有意思吗?我要的是胡秋枫能继续在局里上班,你懂不懂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恶狠狠地责问道,“现在,我可不管是谁的原因,我自始至终都是为了你,现在只认你说话,请问,我怎么给我女儿一个交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一些伤感情的话,我们就不要再说了,我之前帮你达成心愿,这事总不会假吧,对不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心情郁闷到了极点,气呼呼地说道,“你现在问我,你怎么给你女儿一个交代,你这不是在逼我吗?说句不中听的话,要是你家女儿自身实力够硬,也不会出现今天的结果!你要知道,我为你家胡秋枫的事,可是使尽了浑身解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,我也就不必顾忌什么了,你告诉我,我家胡秋枫要是实力够硬,我还需要委曲求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见事情已经无法得到妥善解决,和田汉明之间也撕破了脸皮,冷声怼道,“既然事情既成事实,也无法改变,那就请你田大局长给我一个说法吧?否则,大家一拍两散,来个鱼死网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东,当你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,你还有点良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呵斥道,“你别以为为了我做了事情,就始终想掐住我的脖子,我田汉明亏待你了吗?给你的汇报还少吗?想威胁我,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!不妨告诉你,我也不是好惹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你这一副丑恶的嘴脸,今天我终于明白,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,这是悔不当初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威胁的意味十足,冷笑道,“都说女怕嫁错郎,男怕跟错人!既然如此,那我们明天县纪委见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胡东,*的混蛋,你别以为你说了这样的话,老子就怕了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阴鸷地眼神闪过一丝狠厉,恶狠狠地说道,“只要你敢去,老子在进去之前,必定先弄死你女儿,比别以为我跟你在这打哈哈,孰轻孰重你看着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*的吓唬谁呢,把老子惹急了,我报复你全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东丝毫不怂,直言相怼道,“看你这种丧心病狂的样子,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,还不就是披着人皮的垃圾一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那咱们就走着瞧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猛地一拍桌子,把茶杯也震倒了,茶水洒了一地,说完,一把推开胡东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胡东看到田汉明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,恼怒之下,一把拿起办公桌上的茶杯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走出办公室的田汉明,身形一顿之后,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办公室,田汉明心中的怒火依旧不能平息,想要倒杯茶喝,却发现热水瓶瓶中空空,一点热水也没有,恼怒之下,将热水瓶狠狠地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响声惊动了正准备前来的局办公室主任崔红萍。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听到响声后,急切地走进了田汉明办公室,见满地的玻璃碎片,再看看田汉明一脸的忿忿之色,疑惑地问道,“你这是怎么了,发这么大的火,刚刚可是把我吓了一跳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好紧张的,我能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气呼呼地说道,“也不是我说你,你后勤工作是怎么安排的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连瓶开水都没有,等会去给我把那个负责后勤的保安给辞退了,太吊儿郎当的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呀,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少说两句话,省得得罪了人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娇嗔道,“好了,你也别气了,我去给你那瓶热水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你也看不起我,我堂堂的一个常务副局长,连开除一个保安的权利都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正在气头上,根本听不进劝,瞪着眼睛说道,“去,你把那个保安叫过来,我现在就让他滚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了,吃错药了?劝你两句还听不下去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埋怨道,“你知道那个负责各办公室茶水和卫生的阿姨是谁吗,那是老局长张中凯的表妹,你要辞退她,你自己去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一个错愕之后,讪讪地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你也别生气了,我先给你拿壶开水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说着,转身去了自己办公室,拎着一个热水壶折身返回了田汉明的办公室,帮其泡了一杯茶之后,正准备将地上的垃圾打扫干净,却见申元背着双手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诶,崔主任,你这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看了一眼田汉明,疑惑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申局长请进,刚刚不小心,将热水壶碰在了地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红萍抬头满面笑意地说了一句之后,冲其看了一眼,朝着田汉明呶了呶嘴。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见,点了点头之后,走到田汉明面前,陪着笑脸说道,“田局长,来抽支烟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从口袋里掏出中华香烟,递了一支过去,并帮其点燃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抽着烟,看着眼前淡白色的烟雾,感受到田汉明一脸的阴沉之色,申元知道,虽然自己没有亲临现场,但田汉明去找胡东谈话,两人肯定闹得很不愉快!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崔红萍拿着簸箕走了出去,连忙说道,“田局长,去找胡东谈过了,他是个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你别提他了,提到他我就来气,竟敢对我出言不逊,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气呼呼地说道,“要不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,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他,你可是不知道,他那个态度简直是嚣张至极,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果然如自己所预料的一样,庆幸自己当时没有答应田汉明的要求,否则,就算胡东不像对待后者一样对待自己,自己到时候回来都不知道跟其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我知道你为胡东做了不少事,特别是他家姑娘胡秋枫,参加这次公务员招聘考试,你可是使尽了浑身解数,就算为自己小孩的事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讨好地说道,“胡东不念往日情分,自认为自己为你做了很多的事情,对你不尊重,甚至,对你产生怨恨,这可就是他的不对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还是兄弟你明白事理,你说,我对他不够好吗,今天他竟然对我做出一副不达目的是把罢休的样子,还竟敢威胁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郁闷至极,唉声叹气地说道,“我田汉明是那么好吓唬的吗,既然他这样,也就别怪我对他不将情面了,我看他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猛吸了一口烟之后,将烟蒂狠狠地摔在地上,用脚使劲地踩了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田局长,你也不要生气了,当时那种情况之下,你们之间能愉快的谈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田汉明的样子,申元知道,此时自己应该做的什么了,否则,自己将是被记恨的第二个胡东,拿定主意之后,配着脸说道,“你看要不这样,你先说一说你的想法,我在中间做个和事佬,尽量把这件事情妥善解决掉,何必闹得面红耳赤的,这样下去对谁都没好处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一听,顿时作沉思状,其实,自己心里跟明镜似的,如果自己真的不管不顾,胡东情急之下,说不定真的会做出不利于自己的事情,那样一来,对自己来说可是得不偿失的,正愁找不到斡旋之人,没想到申元竟能自告奋勇,简直就是给自己铺好了台阶,既有了面子,还使自己摆脱不利的尴尬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兄弟你能有这个想法,说明当初,我认为你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一点都没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感慨道,“想当初,我们几个人在一起的情形,那叫一个快乐!现在,只剩下你我在这里煎熬,想想都让人难以接受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都是他妈的蔡焕成这个狗东西害的,搞得我们处处受掣肘!恨不得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,方解我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感慨之余,谨慎地问道,“田局长,你先考虑一下,准备给胡东一个什么样的交代,我也好去跟他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啊!就算我想给他一个交代,有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田汉明叹息了一声说道,“这样,你先去找他聊一聊,看他是个什么意思,这样,我才能对症下药,你说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申元一听,看了田汉明一眼之后,无奈地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