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库书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- 第329章 较量中

第329章 较量中

        笔趣阁顶点    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青云直上    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该不会是认为田汉明,在胡秋枫应聘公务员招生考试的过程中,暗中做了手脚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震惊地说道,“人事局岂是他们可以随便糊弄的,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事在人为,一切都有可能,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笑了两声,说道,“你别忘了,田汉明在我来之前,可是对教育局一把手位置,充满了势在必得的信心,其后台背景也是不容小觑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你所说,那我们岂不是功亏一篑,就是查下去也是没有什么作用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懊恼地说道,“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,让他们就此肆意妄为下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这么消极,事情得从正反两方面去看,我们现在完全可以假想一下,胡东当初挪用五万块钱公款,绝不是私自的行为,如果是为了代人受过,受过之人肯定为了弥补他,就算不能直接扳回颓势,做一些投桃报李的事情,总是可以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不可置否地说道,“假如,我们的设想是正确的,那么问题不就一清二楚的摆在我们的面前了吗?只要不是通过正当的手段所取得的结果,必然会有破绽,既然有了破绽,还愁找不到一丝相关的蛛丝马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紧抓住这个问题,对冯文亮进行追根刨地的去查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似乎明白了什么,但也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解铃还须系铃人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点了点头说道,“既然有了审查的方向和人,我们为什么还要在这犹豫、揣度呢?怎么做,就不用我教你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已经决定了,我也就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点了点头,说道,“我现在就去把冯文亮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别急,现在先让他得意一会,事情在没水落石出之前,动静不宜弄得太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沉思道,“这样,你先去通知一下刘志祥局长和纪检组的张红林,一个小时以后,把冯文亮带到我的办公室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答应了一声之后,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中午喝了不少酒,萧一凡感到疲惫不已,便靠在沙发上假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三时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看着冯文亮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,看看时间差不多了,便走上前去说道,“冯科长走吧,我们一起去萧局长办公室开个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科长,就我和你两个人,郑科长不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一听,疑惑地问道,“去萧局长办公室开会,你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具体的我也不清楚,是秦秘书刚刚发消息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看了一眼神色惊慌的冯文亮,不动声色地说道,“具体为了什么事情,我也不清楚,去了不就知道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见王美霞一副公事公办地样子,也没有理由拒绝,只得起身与其一起来到了萧一凡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进了办公室,见萧一凡、刘志祥和张红林都在,冯文亮一个错愕之后,连忙向众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人都到齐了,我们现在开会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说着,眼神不经意地瞄了一下冯文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,我们今天开会的主题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教育局副局长刘志祥也瞄了一下冯文亮,笑道,“你对我们讲明了,我也好做笔记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吸了一口烟,点了点头,冷笑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刘局长真是急性子,今天我们开会没什么主题,就是谈谈工作上的一些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坐的都知道,人事科是局里重要的部门,管理着全县三千多在职名教师,和两千多名退休教师的工作,马虎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期由于事情太多,没有很好的管理这一块工作,加上前任人事科科长徐启茂因贪污受贿被撤职,可以说人事科目前是一盘散沙也不为过,为了加强管理人事科的工作,而且,王美霞主任刚刚升任人事科科长,我觉得有必要跟大家开个会,好好研究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一听,心中更是紧张不已,心想,“既然是研究人事科的工作,为什么不让郑元海参加,难道是为了胡秋枫的事?”越想越觉得有很大的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说得不错,人事科最近是比较混乱,由于前期徐启茂的不作为,现在,确实处于一种群龙无首的状态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赞同地说道,“现在王主任去了人事科,确实要好好抓一抓了,人事工作容不得半点马虎,冯科长,你是人事科的副科长,也是人事科的老人了,对人事科的里里外外也比较熟悉,你不妨先对我们介绍一下,人事科最近的情况,我们也好发现问题,给予及时的查漏补缺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冲着冯文亮做了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、刘局长,我虽然在人事科,但是,我毕竟没有管理全面工作,所以,我怕说不好,反而耽误了你们的决策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狡黠地说道,“要想确切的了解人事科前期的工作,是不是把郑元海副科长一起叫过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冯科长想得真是缜密,到时候肯定是要郑元海副科长过来介绍工作的,不过,事情总得一个一个的解决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冷笑道,“既然,萧局长先把你叫过来,那你就把你所做的工作详细的说一下,抓紧时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本就以郑元海作话题,试探一下今天开会的目的,看看临时开这个会是否追查胡秋枫的事情,听到刘志祥这样说,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,心中不由得想着怎么应对此事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冯科长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沉声道,“冯科长是不是有什么顾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局长,我怎么可能有顾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忙不迭地推辞道,“我这一块工作也没什么好说的,都是以一些按章办事,相传下达的事情,基本没什么问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冯科长平时做事都是循规蹈矩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冷声怼道,“既然没什么好说的,那你就从徐启茂被撤职以后的这段时间,说说你都做了些什么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局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一阵紧张之余,连忙狡辩道,“这期间我也没做什么,除了跟人事局对接一些人事招聘录用的工作以外,也没做什么具体的事情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看来冯科长这段时间确实很休闲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冷笑道,“那就说说有关招聘录用的事情吧,毕竟,王科长也是刚去人事科,有很多事情也不是很熟悉,正好也让王科长了解了解!同时,也让萧局长了解一下情况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一听,不知道如何面对现在的处境,眉头凝成了川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冯科长不会连这点事情都说不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见冯文亮始终不肯说出个所以然来,总是推三阻四的,便不再与其纠缠,直言不讳地插言道,“项目科新来的会计胡秋枫,不就是在你的手上招聘考试后录用的吗,你就以她说说情况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说的,都是按流程办事,经过人事局审查后,以第一的成绩被录取任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阴鸷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坚定,心想,不管你们如何问我,我就是一问三不知的态度,除了见话搭话以外,绝不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冯科长,你这话好像说得有点话不由衷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美霞一听,沉声道,“你誊写的胡秋枫笔试成绩单上,有涂改的痕迹,而且,原始的笔试试卷也不翼而飞,这怎么解释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科长,早上我就已经对你解释过了,你为什么总是抓住此事不放呢?”冯文亮恼怒地说道,“这次我是负责考生的资料搜集与上报,但是对于胡秋枫笔试试卷的丢失,确实不知情,你何必咄咄逼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,王科长、冯科长你们刚刚说胡秋枫的笔试试卷不见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喝问道,“怎么能出现这种事情呢,这可是严重影响到考生以后在升职、调动过程中资格审查的,这件事绝容不得半点马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萧局长说的不错,这种事情的发生,无论于公于私都是无法交代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志祥蹙眉说道,“说轻点这是你冯科长工作不严谨造成的,说重一点,不管是对胡秋枫的现在和将来,都是无法交代的,说不准还会影响其一生,我劝你以慎重的态度考虑清楚,现在你还是好好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局长,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,要不是今天早上王科长问这事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胡秋枫的笔试试卷会不翼而飞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一副郁闷的样子,说道,“就算是我弄丢的,但是,胡秋枫如果成绩总不会错吧?要不然,人事局也不会下达任命书的,是不是这个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冯科长,你这话就是在推卸责任,不管你对我有意见也好,没意见也罢,我之所以这么说,原因有以下几点,请你听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一,人事局公布了公务员招聘录用的考试后,我们教育局负责与人事局一直联系的人是你,资料的整理、上报,全是你一手负责的,其他考生的笔试试卷等资料一样不少,为何偏偏少了胡秋枫的,这不管是谁,听了都会产生怀疑的想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其次,为什么誊写胡秋枫成的绩单子上,成绩会有涂改的痕迹,在找不到原有的笔试试卷情况下,这种涂改的痕迹,又拿什么证据来证明成绩是真实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事情的过程,不但是你亲自负责的,还是你一手经办的,你说你是无辜的,假设你说的就是事实情况,但是,我不得不提醒你,请你换位思考一下,假如负责此事的人不是你,而是另有其人,请问你又作何感想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刘志祥和张红林的问话,萧一凡不动声色地坐在老板椅子上,一边抽烟,时不时地还吐一两个烟圈,显得一副云淡风轻,丝毫不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科长,你要是这样问我,我确实没有办法证明我的清白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地样子,气呼呼地说道,“但是,我敢保证,我绝对没有做出不好的举动,或者做了一些违背职业道德的事情!不信,你们完全可以去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我能相信你的话,可是你能说服萧局长、刘局长,或者是你直接主管的领导王科长呢?就算他们相信你,这事经得起上面的检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冷声怼道,“这件事情的发生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,情况既棘手也很严重,更没有谁为这件事担责任的,我劝你还是想清楚,谁没有个头脑发热的时候,但是,当问题出来了,就要妥善解决,真所谓,亡羊补牢为时未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科长,未免也太危言耸听了吧?我现在是无法解释,更不要谈什么堵漏补缺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仍旧坚持己见,冷言怼道,“就算是我的责任,我也是在不经意间弄丢的,顶多也就挨个批评,记过处分什么的,对此,我也只能怪自己时运不济,遇到这种倒霉的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一凡一听,眼神不经意地看了冯文亮一眼,却发现刘志祥正眯着眼睛看着也看着后者,心中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冯科长确实是很无奈,不过,我倒是挺赞赏你这种一副大义凛人、视死如归的样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嗤之以鼻地说道,“不过,我觉得你好像把这件事情,想得过于简单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张科长,你又何必再危言耸听呢,按你的意思,还想把我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恼怒地说道,“做了就是做了,没做就是没做,我坦然面对就是了,就算为此事担责,撤了我这人事科副科长之职,总不会开除我的公职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看来你还没认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,不管你是由于工作的疏忽也好,还是受了什么人的蒙蔽也罢,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如你想象的那么简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红林沉声喝道,“萧局长或许念在你是同事的份上,想放你一马,但是,萧局长就敢为此事担责任吗?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,一旦县纪委入手调查此事,这件事没有猫腻也就罢了,如果,情况相反,绝不会是挨批评处分,撤职查办这么简单,必将会受到牢狱之灾,你自己想清楚!”

        冯文亮一听,惊慌之余顿时蹙眉沉思了起来。